刚刚更新: 〔甜妻乖乖爱:试婚〕〔钱债情偿:毕先生〕〔帝姬来袭:相爷,〕〔娇华〕〔小妻要逃:帝少的〕〔官路女人香〕〔重生五十年代有空〕〔天下豪商〕〔吞噬世界之龙〕〔都市之大圣重生〕〔女总裁的逆天高手〕〔甜妻辣爱〕〔每秒都在升级〕〔哑姑玉经〕〔修真天王〕〔神话之我是传奇〕〔幻兽进化图鉴〕〔MIRACLE——超越人〕〔重生学霸:玄学大〕〔张苏静的幸福日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四十七章 暴怒
    镇西侯面无表情地听着小儿子苏仲英叙述孙女与外男私会,结果这个外男忽然变成了广昌王的经过,只觉得脑袋都快要爆炸了。

    他有满腔怒火憋在身体里,很想冲着坏了事的小儿子喷去,但又还记得小儿子根本不知道自己与广昌王的兄长宁化王早有默契,而且约定的是十分禁忌的事。他只能继续憋着,可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过难受了,难受得他想要吐血。

    他只能恶狠狠地瞪着小儿子,手微微发着抖,死忍着才没有一耳光扇上去。

    苏仲英虽然觉得父亲的表情很可怕,显然非常生气,但他没察觉到父亲的怒火是冲着自己来的,反而误会了镇西侯是在为嫡长孙女与外男相会一事而恼火。他对镇西侯道:“父亲,今日这事儿,虽说大侄女有错,但广昌王欺骗她在先,诱拐她在后,被我们发现了,又拒不承认自己的行为,大侄女严格来说,只是上当受骗了而已。这事儿确实不体面,也有损大侄女的闺誉,但到了这一步,您拿孩子出气也没用,还不如想想该如何善后吧。”

    镇西侯在磨牙。他还是没开口,就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忍不住骂小儿子。

    镇西侯世子冷着脸坐在一旁,盯着屋子中央低声哭泣着的长女,寒声问:“哭什么?你既然有胆量做出这等没脸没皮的事,如今怎么就胆小得只会哭?!”

    苏大姑娘的哭声顿时大了起来。得知“戚表哥”其实是宗室郡王,就是舅母梁氏那位嫁给了晋王做侧妃的姐妹所生,从心上人到一直以来敬爱信任的舅母,都欺骗了自己,她就觉得自己心都快要碎了。她并没有觉得“戚表哥”是广昌王,家世远超方才误会的罪官子侄,他们的婚事就有了希望。她反而想到,“戚表哥”明明知道她的心事,又一直在她面前出现,倘若当真有意娶她为妻,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真正身份,又迟迟没有shang men提亲?她方才在茶楼雅间里,已经暗示了一下,家中祖父和父母都在为她相看亲事。若是广昌王对她有心,当时就该许诺了。他又不是家世有问题,何必闭口不言?

    除非……他从头到尾只是在耍弄她而已,根本就没想过要娶她!她好歹也是镇西侯的嫡长孙女,湖广总督的外孙女,名门闺秀,官家千金,哪里配不上广昌王了?他就算是宗室贵胄,也不能这般欺辱她!

    苏大姑娘心中悔恨无比。

    镇西侯世子夫人卞氏扶着小女儿,气喘吁吁地赶到了。她今日去了娘家兄弟家作,是家里传信过来,方才急急赶回的,如今还穿着出门作的大衣裳,脸色一片惨白,大冷的天,额上却冒了汗。

    一进门,她就向公公婆婆行礼了,脚软得差点儿当场跪下,先替长女请罪。小女儿也紧跟在她身后,低着头不敢说话,偶尔偷偷看一眼姐姐,满脸都是恨铁不成钢。

    她早就劝过姐姐了,姐姐怎么还是犯了糊涂?!

    镇西侯夫人板着脸训长媳卞氏:“你是怎么教孩子的?当初你把两个女儿带回娘家去的时候,又是怎么说的?我让你带着孩子回京随我住,你不听,非说在娘家很好,有人照顾你的病情,还有人帮你教养孩子,结果就是教养出了这么一个东西?!谁家女儿会随随便便跟外男在外头相见?就算是被人骗了,你娘家嫂子难道不知道她外甥是谁?结果她就任由她外甥来骗我们苏家的女儿,却闷不吭声?!你住在娘家的时候,难道就丝毫没察觉她跟那个广昌王在搞什么勾当?!”

    卞氏无言以对。她是真的不知道广昌王私下在与女儿见面。她虽早就知道娘家嫂子的姐姐就是已故晋王的侧妃,生下了宁化王与广昌王,可嫂嫂梁氏带着两个女儿去武昌时,她因为身体不好,并未同行,又因为觉得女儿是去父亲任上,料想不会有什么差错,便也没有留意女儿在武昌结识了什么人。至于后来广昌王去成都那一回,他到卞家去,梁氏一见,很快就把他安排到了别的地方住宿,他也没再在卞家露过面。她顶多就是听说嫂子的几个娘家外甥、侄儿到蜀地来玩了,又怎会知道其中还有一个是宗室,并且隐姓埋名私下与她女儿结交?

    卞氏清楚,自己在长女的事情上,确实是有责任的。她对娘家亲人太过放心了,竟没提防,就让长女犯了错。最糟糕的是,虽然长女并未吃什么亏,今日私会外男之事,似乎也没传出去,可承恩侯长孙秦简在场,他是知qing ren,她再想跟承恩侯府的人提两家亲事,恐怕是不成了。

    卞氏有些沮丧,面对婆婆的指责,她只能低头认错。

    镇西侯夫人早就对长媳不满了,有这样好的机会,怎会不趁机多敲打敲打?只是卞氏柔顺地认错,她又觉得自己好象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点儿都不得劲,心中有气,便转而喷起了大孙女儿:“你也是自幼读的人,礼仪廉耻理当都知道才是,怎会瞒着家里人做这等不要脸的事?!你还有脸哭?哭什么哭?!我们苏家的名声都叫你败坏了,你还只会哭,怎么不去死呢?!”

    苏大姑娘哭倒在地,一副快要断气的模样,好不可怜。苏仲英顿时觉得母亲说话太过了,大侄女虽然有错,但她还是个孩子,又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何必把孩子骂得这么狠呢?

    他便替苏大姑娘求情:“母亲熄怒。大侄女确实有错,但她也是被人骗了。那个广昌王看着好眉好眼的,万万没想到竟是个登徒浪子!他私下冒名来哄骗侄女们就算了,还写了纸条约大侄女见面。大侄女原本未必有心去赴约,只是出门时被广昌王截住了,又想着彼此是表亲,不好拒了他的好意,才会跟着他去茶楼的。但大侄女一直都带着丫头,倒也不算是孤男寡女相见。她一个孩子,才多大的岁数?一直养在深闺,哪里知道世上人心险恶呢?广昌王显然是老手了,最爱诱骗她们这样的美貌大家闺秀。母亲不知道,就在广昌王约大侄女相见的时候,他才尾随过云阳侯府蔡家的千金呢,因此才会被蔡家的人带着城卫堵在茶楼里打的。”

    镇西侯夫人顿时露出了嫌恶的表情:“这样的人,大丫头然还能被他骗了?!长眼睛了没有?!”

    镇西侯却死死盯着小儿子:“你说什么?广昌王……他在尾随蔡家的女儿?!”

    苏仲英点头:“是呀,这事儿其实是秦家的姑娘在楼上窗边看见的,还跟简哥商量着,要给蔡家xiao jie送个信,让她提防着些登徒子。没想到广昌王一转身,就跟大侄女搭话去了。他也着实大胆,什么人都敢招惹,以为自己是宗室郡王,就真的无法无天了么?他可是无诏擅入京城的,皇上若是知道了降罪,连王爵都未必能保得住,真不知是打哪儿来这么大的胆子!”

    镇西侯的脸色黑得跟锅底有得比了。

    镇西侯世子苏伯雄看了父亲一眼,平静地道:“算了,这事儿也算是过去了。大丫头已经知错,先让她禁足三个月,罚抄《女训》、《女诫》,以观后效吧。我们跟秦家、蔡家打一声招呼,再敲打一下茶楼的人,想必消息不会走漏出去。只是出了这种事,终究有损我们苏家的声名。日后大丫头的婚事,我会往京外寻去的,眼下却不是给她议亲的好时机。”

    镇西侯冷冷地看了长子一眼。苏伯雄依然表情平静:“肃宁郡王与秦家交情莫逆,未必不会听到风声。他原本就不大乐意这门亲事,如今更有理由拒绝了。我们镇西侯府的女儿又不是嫁不出去,何苦上赶着求亲呢?外人知道了,只会笑话我们苏家没脸没皮。”

    镇西侯冷哼一声。若不是长子夫妻俩执意反对,连小儿子也在他们那一边,长孙女与肃宁郡王赵陌的婚事早就定下了,又怎会发生今日的丑事?

    苏伯雄看着父亲的表情,也大概能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并不多言,只是扭头对长女道:“你都听见了?赶紧给我回去反省!若胆敢再犯,我亲自送你去尼姑庵落发修行,你给我一辈子青灯古佛,向苏家的列祖列宗赎罪吧!”

    苏大姑娘哭得满脸是泪,重重地点头。卞氏默默流着泪,与小女儿一道,扶起长女离开了。

    苏伯雄又对苏仲英道:“秦家与蔡家两边,还得二弟与弟妹走一趟,顺道再去宗人府打听一下,广昌王的伤势如何了?若是打得太重,你先前带的那两个人,最好是躲一躲。”

    苏仲英忙应下来,转身急急离开了。镇西侯夫人有些烦躁,质问长子:“你怎么把人都赶走了?我还没训完话呢!”

    苏伯雄叹了口气:“母亲,我想跟父亲谈一谈,能请您回避么?”

    镇西侯夫人一怔,转头看向丈夫,见他没有提出反对,只好不情愿地转身离开了。

    屋里只剩下镇西侯与世子苏伯雄二人。后者问父亲:“广昌王私下隐姓埋名诱骗我们大丫头,父亲事先可知情么?”

    镇西侯没好气地说:“我怎么可能知情?!我又不是傻子!”

    苏伯雄又问:“广昌王对我们大丫头到底是什么想法?若当真有意,为何不来提亲?他跟着宁化王在京中待了这么久,不可能不知道宁化王的安排吧?父亲想将大丫头许给肃宁郡王,广昌王是否知情?若只是为了回报父亲在蜀地给他们的方便,让我们苏家出一个郡王妃,那为什么不是广昌王来求娶,反而是找上肃宁郡王呢?!”

    镇西侯黑着脸,没有说话。

    苏伯雄再问:“广昌王诱骗了大丫头,自己却盯上了云阳侯府蔡家的千金,宁化王也知情么?他是不是觉得我们镇西侯府没有了西南军权,没有从前有用了,所以嫌大丫头配不上广昌王了?他这是想叫云阳侯的千金做广昌王妃?是不是也盘算着,让云阳侯来取代父亲的位置呢?”

    镇西侯终于忍不住,暴怒地大吼:“闭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老子是不周山〕〔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