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窃玉生香〕〔只短一笔〕〔超能小乞丐〕〔我在家里有矿挖〕〔田园美娇娘〕〔抢个首富当夫君〕〔我在地府当网红〕〔重生七零逆袭路〕〔我的超时空假期〕〔造个武器来玩玩〕〔木头人不许动〕〔最强快递传说〕〔我当盲院长的那些〕〔超级神召唤〕〔邪气遮天〕〔大仙请饶命〕〔风临万界〕〔我家后院有个修仙〕〔金牌县令〕〔女神的医品兵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三十七章 关键
    赵陌其实没有察觉到,他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无动于衷。

    赵硕毕竟是他的亲生父亲,父子俩也曾有过父慈子孝的时光。昔年在辽东辽王府里,他们一家三口相亲相爱,面对着辽王与辽王继妃,还有他们所出的两位小王爷的明坑暗害,始终团结一致,共同对外。哪怕有妾室和庶子掺了一脚,夫妻父子之间的关系仍旧是好的。

    只是自从赵陌的母亲温氏去世,这一切就都变了。赵陌难以相信曾经疼爱自己的父亲会变得面目全非,心中的怨恨也就更深。如果赵硕不是曾经做过好丈夫、好父亲,兴许赵陌还不会如此失望。失望得多了,他的心就变得麻木起来。可是再麻木,他也依旧是个人。面对父亲赵硕一次又一次刷新底线的行为,他其实还是会怨,会恨,会愤怒。

    正因为有这些怨恨与愤怒,赵陌听到秦含真为他打抱不平的话时,才会激动得失态。若换了是平时,秦含真维护他分明就是常态,他每次都会觉得感动,但感动到忘了规矩礼数,一时冲动跑上去抱住人家女孩子不放这种事,还是头一回。这已经可以证明他当时的心理状态有多么异常了。

    他还不自知,以为自己对于父亲,真的早就没有了任何念想,也不会再为父亲的伤害而难过了。

    其实秦含真隐隐有些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可那又如何呢?赵陌只是个还未满十八岁的少年人,血气方刚,为亲生父亲的算计而生气难过,在喜欢的女孩子面前冲动一下,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她反而更加心疼赵陌,心下已是默许了他这一次的拥抱。

    这有什么好在意的?只是一个很纯洁的拥抱而已。

    秦含真红着脸,这么想着。

    她偷偷看了赵陌一眼,谁知赵陌也正好看过来,他发现了这一点,便冲她微微一笑,仿佛心中没有半点阴影。

    秦含真连忙收回视线,清了清嗓子,道:“你父亲的想法太可笑了。他竟然真的觉得自己离皇储之位只有一步之遥?他是不是根本就没弄清楚,当初皇上压根儿就没想过要过继侄儿为嗣,反而是借着他与蜀王幼子做挡箭牌,吸引朝廷内外的注意力,暗地里却让太子悄悄儿出京寻医,直到寻访到神医,太子的身体确实大有好转了,平安回京,方才公开了这个事实。说白了,你父亲就是被骗了而已。”

    以皇帝对太子这个唯一子嗣的重视程度,秦含真觉得,就算当年太子没有找到神医,治好了身体,只能拖着病体残躯返回京城,估计皇帝也不会过继嗣子取代他吧?皇帝都还没有正式提出过继之事,那一波又一波有心上位的宗室子弟就无视太子的存在了,真等有人上了位,太子又会落得如何下场?他人还没死呢!就算太子撑不下去,没过几年就死了,他也留下了妻妾与亲生的女儿。敏顺郡主不是男孩儿,却是太子唯一活着的女儿,皇帝唯一活着的孙辈。皇帝会容许她受到怠慢吗?

    与其过继嗣子,让太子尚在人世,就被人轻视,倒不如直接过继嗣孙算了。好歹太子也算后继有人了,嗣孙得称他一声父亲,得为他养老送终,还要礼敬太子妃,关怀太子所出的亲生女儿敏顺郡主。但凡有一丝儿做得不够好,朝廷上下、民间百姓,个个都能戳他的脊梁骨。这才是对太子最有利的安排。

    所以,那什么王家,什么辽王世子,蜀王幼子,还有早早坏了事的前晋王世子等等,其实根本就没有过机会。皇帝只是吊着他们,免得让外人打搅太子静养而已。从头到尾,都只是王家以及部分宗室、皇亲与朝臣在那里上窜下跳,皇帝又几时明白确定地开口说过准备要过继皇嗣呢?

    赵陌其实早就想明白了这一点,可父亲看不透,他又能说什么呢?他们父子的关系很奇怪,他一直待在封地上,父亲从不到他的封地去,父子之间连书信往来都不多,而且写的多是套话。有些话,他曾经有心想要劝父亲的,但看到对方的态度,又觉得没必要说出来了。真的说了出来,估计父亲会更加讨厌他这个儿子吧?因为他打破了父亲一直以来的美梦。

    秦含真对他的想法有些不以为然:“他对你半点没有慈父心肠,你还这么为他着想干什么?不跟他把话说明白了,他还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曾经有多么的位高权重,深受皇上宠信呢。就该让他明白,他其实只是个幌子,他才会认清自己的位置,以后也不会再有妄想了。说白了,皇上是骗过他,但也给了他想要的世子之位。他更应该感念皇恩才对,而不是总想着跟其他不知所谓的人勾结,算计皇家,为自己谋私利!”

    赵陌苦笑道:“表妹说得容易,这些话可不能从我的嘴里说出去。”

    秦含真也明白他的难处:“也对,没必要为了他,坏了你的名声。其实只要你把自己知道的实情通通告诉皇上和太子,你父亲也就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我都怀疑,如果不是顾虑到你,你父亲的世子之位都未必能保住。”

    说起来也是讽刺,赵硕肯参与宁化王的计划,就是为了稳固自己的世子之位,可他却忘了,一旦出了差错,他这个位置也是保不住的。其实什么都不做才是最稳妥的,他的兄弟都有黑历史,没有他清白。除非皇帝要革除辽王的王爵,否则只要赵硕不出差错,他这个世子之位就跑不掉。偏他要胡思乱想,反而让自己的处境更加危险。

    赵陌对此只有一句话:“无妨,无论皇上会如何处置我父亲,辽王世子之位,是不会旁落他人头上的。”

    秦含真眨眨眼,小声问他:“赵表哥,是不是皇上对你有了承诺?莫非他是属意让你直接以世孙身份,继承辽王王爵?”

    赵陌听得笑了:“这倒不是。辽东虽大,离京城却太远了。况且王爷名为镇守,其实如今已经很少涉足军务,只是名义上还是辽东军统帅而已。我觉得朝廷的将军们就已经做得足够好,是否有一个辽王府镇守辽东,并不重要。就比如晋王去世后,世子除爵,庶子被封了郡王南下,原本的晋地已经没有了镇守的藩王,仅靠着卫所驻军,也没出过乱子,军中人士甚至觉得日子过得比先前晋王尚在时还好。辽东应该也差不多吧?反正我父亲和两位叔叔都不是带兵打仗的料子,何必叫他们中的任何一人白担了个统帅的虚名,真有战事时,却只能拖人后腿,误国误民?”

    秦含真笑道:“你的想法也对。其实蜀王被圈禁后,蜀地就是朝廷派官员与军队去镇守的,有没有蜀王在都没差别,还省下了供养蜀王府的钱财,让国库多得些银子。由此推断,你不继承辽王之位,皇帝说不定会更高兴。你只需要专心把封地经营好了,就比继承别人的烂摊子要强。”

    赵陌笑着说:“我就是这么想的。当然,肃宁县的地方是小了一点儿,若有机会能让我的封地变大一些,那就再好不过了,但我没打算搬。好不容易建起来的王府,我还没住够呢。”

    秦含真有些惊讶:“你想要让自己的封地变大一点儿?怎么个变法?请皇上多赐你几块地吗?”

    赵陌想了想,没有明着回答:“谁知道呢?我也就是随口一说,毕竟肃宁县是真的还不如宁化与广昌的一半呢。”

    既然是随口说的,秦含真就不追问了。她对赵陌方才话里的暗示挺感兴趣,不知皇帝与太子是不是对赵硕已经失去了耐心,决定要好好教训他一番了?其他人呢?又会是什么下场?宁化王的这场大戏,应该要到落幕的时候了吧?

    赵陌却说:“还没完呢,虽说很多消息都已查出来了,但宁化王还未真正有图谋不轨的行径,皇上就算有心处置,也要顾虑宗室们的想法。”

    秦含真瞪圆了双眼:“他都干这么多见不得人的事了,还不够吗?他养的人手,接近军中大将,图谋军权,还有插手你亲卫的事”

    赵陌摆了摆手:“宁化王将私下的人手都藏了起来,不抓个现行,是很难以此为由,指责他图谋不轨的。他接近军中大将,可以拿人际交往为借口,云帅与镇西侯总不会蠢到承认自己有不忠之心。至于我的亲卫,宁化王只是让人私下与我的亲卫长及王府管事结交,透出口风,说认得什么亲戚朋友,身强体健,身手出众,可充作亲卫而已。其实他还没来得及把人安插进来。”

    秦含真明白了:“你们这是想要抓个现行?”

    赵陌笑笑:“现行不现行的,估计皇上还没拿定主意。他虽然生气,却还需要考虑大局。这些参与宁化王一案的宗室皇亲、军中大将,人员众多,身份也高,倘若真要从严处置,那就必须要有无可辩驳的明证实证才行,否则无法服众倘若不打算从严处置,那也需得有时间能让皇上尽量不惊动了旁人,慢慢儿地将他们一个个处置掉。皇上眼下还在犹豫,太子都没有进言,我又何必去多嘴?”

    秦含真听得直皱眉:“那还得等多久?万一宁化王采取行动了怎么办?他那些藏起来的人手,始终是个隐患。”

    “他的目的是要让他儿子成为皇家嗣孙,只要他觉得这事儿还有希望,就不会贸然动用武力。”赵陌神色淡淡地道,“他的计划已经为皇上所知,不足为患。皇上如今担心的是另一件事。”

    宁化王的想法并不新鲜,只要太子一日没有生下子嗣,便始终会有宗室中人蠢蠢欲动,想要把自家子嗣推送上位。皇帝灭了一个宁化王,却未必能拦得住第二个、第三个宁化王。想要一劳永逸,关键还在于太子身上。

    关于皇嗣,皇家需得拿出一个章程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一胎二宝:冷血总〕〔引凤决〕〔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萌宝来袭:总裁爹〕〔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