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千年归来〕〔兽性盛宠:帝少疼〕〔极品农妃〕〔大劫主〕〔神医废柴妃:鬼王〕〔无限之万界穿行〕〔凡女逑仙〕〔农女太彪悍:夫君〕〔极品无敌小仙医〕〔宇宙霸业〕〔千尸镇〕〔角天〕〔八零后咸鱼术士〕〔娇妻撩人:军少别〕〔随身空间:独品农〕〔婚色撩人:司少的〕〔道门法则〕〔傅少的亿万甜妻〕〔我的美女主播姐姐〕〔我的男友是帝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三十六章 冲动
    秦含真简直要气死了!宁化王这个坑简直是要害死人!一个宗室王爷的亲卫队,就是他手中能掌握住的军事力量,既是本人安全的保证,也是他军事实力的象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倘若赵陌手下的亲卫队里,充斥着大量宁化王安插|进来的人手,不但自身安全没法保证,想要亲卫干些什么事,都要看另一位郡王的眼色,若有机密行动,也会直接暴露在对方眼中,而且将来这些人做了什么坏事,还要赵陌去替他们背黑锅!试想一下,如果宁化王把自己手下见不得光的武装力量转变成肃宁王府的亲卫,日后做出什么让皇帝忌惮的事情来,皇帝派人一查,这些人都是赵陌的亲卫,平时也是在赵陌的封地里生活,再加上赵陌的父亲赵硕与宁化王关系紧密,皇帝还能相信赵陌是无辜的吗?就算他真的相信了,赵陌也有失察之嫌。连身边的亲卫队都无法掌控,被图谋不轨的人算计了,自身却一无所知,这样的人还有什么能力?还怎么让人放心把正事交给他去办?赵陌尚不满十八周岁,这一生的前程,恐怕就已经让宁化王的算计给葬送了!秦含真气得脸都白了,颤抖着声音问赵陌:“这种事……宁化王广昌王那种一肚子坏水的要算计你就算了,他们本来就不是好货色。可是你父亲……他为什么要答应帮着别人来害你?他不知道这种事风险有多大吗?!他自己还可以,只是让老婆出面帮着联络一下,牺牲一下儿子的婚姻幸福,成功了,他能得到被许诺的好处,失败了,他推不知情,还有很大可能脱身,反正他参与的程度也不深,毕竟他本来就没啥用处。但是你……你到底是前世欠他什么了?不但婚姻大事被他利用,连封地、人身安全和将来的前程,圣眷,全都要被利用上。宁化王成功了,你一点好处都没有,还会连圣眷、前程甚至是婚姻幸福也都一并失去;宁化王失败了,你也要跟着没有好下场。你父亲怎么就忍心这样坑你?!”赵陌看着秦含真,神情微微动容。他本是微笑着跟秦含真起这件事的,其实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毕竟,他已经发现了宁化王的阴谋,自不会再给对方任何机会。可他没想到,秦含真听完后,没有过问后续,反而关心起他本人会受到的影响。她关心他的安全,他的前程,他的……婚姻幸福。她那么地生气,那么地怨恨他的父亲,无法忍受他在当中受到的伤害。不知怎的,他的心底暖洋洋的,有一股热热的、甜甜的,又带着点儿酸涩的冲动猛然从内心深处涌出,一下就充满了他的整个脑子。等到他醒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几时站起了身,冲到秦含真面前,伸出双臂,将她搂在了怀里。秦含真本来气得要跳脚的,可赵陌一冲过来,她就懵了,被他紧紧搂住了,也半没反应过来。等到她意识到他做了什么的时候,她顿时羞红了脸。将要成年的赵陌,身高体壮,已经不是过去那个青涩的少年。他的身体周遭隐隐散发着一股成年男子才会有的气味,他的呼吸灼热而急促,他的怀抱温暖而有力。她还听到了他的心跳声,快得有些超出正常频率,而且……那么的响。秦含真在听到他心跳声的那一刹那,还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其实听到的,是自己的心跳声才对。鬼使神差地,她没有第一时间挣脱赵陌的怀抱,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她察觉到了他似乎回过神来了,也发现自己正在做什么。但他也没有放开她。两人就这么静静地拥抱着,直至门外传来丰儿的咳嗽声。秦含真清楚地知道丰儿的各种咳嗽声都有着怎样的含义。这一声,代表着有人进院子了,有可能会看到她正在做什么。秦含真慌忙挣开赵陌,红着脸起身走到他原本的位子上坐下,就看见有个婆子从门外走进来,在院子里跟一个丫头了些什么,那丫头又跑到正屋门前与丰儿耳语了几句。丰儿没有进屋,直接在门外就扬声向秦含真禀道:“姑娘,夫人打发人来问,郡王爷午饭是在家里吃,还是上东府去?若在家里吃,她就让人准备几样郡王爷爱吃的菜。”秦含真眨眨眼,偷偷看向赵陌。赵陌方才也是激动了,如今已经冷静下来。他在秦含真原本的位置上坐下,微笑道:“就在这儿吃吧。我本来跟舅爷爷舅奶奶,要把洮砚给你,一会儿话,就要上承恩侯府那边寻简哥去了。不成想与你话的时间久了,竟到这时候还未过去,索性等吃过午饭再。”他也不用秦含真转达,直接就向院中的婆子下了指令:“请嬷嬷替我向舅奶奶转告一声吧,就我在这儿陪表妹聊会儿,一会儿就回正院去吃饭。”婆子领命而去。赵陌回头望向秦含真,露出一个微笑。秦含真只觉得脸上烫得很,咬了咬唇,扭过头去不看他。赵陌稍稍凑近了些,低声道:“方才……我一时孟浪,唐突表妹了。还请表妹不要见怪。”秦含真偷偷回头看他一眼,见他抬眼望来,忙又扭过头去,声哼哼:“你……你知道孟浪就好。我早就过了……不要动手动脚的。叫人看见,象什么样子……”赵陌眉眼一弯,微微一笑:“不怕,我虽是因一时激动而失态,但门外有丰儿守着,这院里院外又都是表妹的人。即使真叫了看了去,又能如何?她们难道还敢到处嚷嚷去?”他自问这几年里,他人虽然不在京里,但该下的功夫都下了,永嘉侯府上下都早已默认,他将来一定会是这个家的孙女婿。即使真叫下人看见他跟秦表妹亲近一些,又有什么关系?秦含真不知他心中的想法,没好气地回头嗔了他一记:“她们当然不会胡乱对外头去,但是她们看见了,以后跟我相处时,要是打趣我,我岂不是很尴尬?!她们如果犯了错,我要教训人,你要我怎么端起主人的架子来呢?!”赵陌低头笑了:“表妹放心,若将来真有哪个不懂事的丫头敢因为这事儿不听你的差遣,我自会替你教训她。”秦含真斜睨了他一眼:“不必劳烦了。我的丫头,自然该由我管教。”赵陌举起双手:“好,我绝不会插手,表妹放心。”他放下手,又含笑看向她:“表妹方才……没有生气?也没有挣开我?”秦含真的脸顿时又涨得通红,随手就把桌面上搁着的手捂子给扔了过去:“你还要!既占了便宜,就别卖乖了!”赵陌将手捂子一把抓住,笑个不停:“是是是,我错了,以后再不敢了!表妹别生气!”秦含真红着脸睁圆了一双眼瞪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模样在赵陌眼中,显得多么可爱。他嘴边的笑意掩都掩不住,话的语气不出的温柔和软:“我们……继续方才的话题?表妹也别再生气了。虽然那些算计我的人可恶,可我都发现他们的阴谋了,自不会让他们得逞的。如今是他们在明,我在暗,只有我算计他们的份儿。表妹试想一下,他们会有什么样的下场?”秦含真深吸几口气,努力把脸上的热意压了下去,不以为然地道:“就算他们算计不了你,有那个心思就够可恶的了。我最无法理解的是你父亲,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以前我就知道他糊涂,也知道他对你这个儿子不大慈爱,可没想到他竟然糊涂到这个地步,对你也刻薄无情到这个地步!”赵陌的笑容淡了一些:“父亲……他这几年过得不是很好。虽比起从前在辽东的时候,他的日子已经好过了许多,毕竟已经不需要再提防王爷与王妃,还有我那两个叔叔的陷害了。可是,他毕竟曾经在朝廷上风光过,当过实差,得过圣眷,还一度离皇储之位只有一步之遥。如今所有的风光都消失了,他又过上了闲人的日子,心里一时间转不过弯来。况且辽东那边一直不太平,他想要插手辽东军务又失败了,生怕有朝一日,连如今的日子都保不住,只能在王爷、王妃和两个兄弟的鼻息下苟延残喘。宁化王巧舌如簧,连一向与他不睦的碤叔都能被他动,我父亲犯个糊涂,又有什么不可能呢?他如今还盼着自己有朝一日能翻身,即使无法成为皇储,好歹也能做个实权王爷,一如当年他在王家暗助下,在朝中受人推崇时那么风光。”至于赵陌这个儿子,本来就帮不上他的忙,只会拖他后腿,后来还越发不听话,不肯受他摆布,他需要送走儿子时不肯走,他需要儿子回来时不肯回。更过分的事,竟然越过他直接博得了皇帝与太子的欢心,封了郡王,有了封地,过得比他还要自在风光!赵陌是他的儿子,连他都无法得到的东西,赵陌凭什么得到?既然得到了,又凭什么不孝敬父亲?为了父亲,让他帮忙尽点力又怎的了?父亲若重新获得了权势,做儿子的难道不会沾光吗?赵陌无法评价父亲的想法。他对这个父亲,早就已经失望了。即使知道对方帮着外人算计自己,心里也不再感觉到难过。对他而言,父亲……只是一个代名词而已。不及永嘉侯一家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沈娴秦如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