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将军拜上〕〔穿越之弃妇荣归〕〔我真不是神仙〕〔百工匠心〕〔灵魂网络〕〔吕布之雄图霸业〕〔皮墨儿梦游仙境〕〔在海贼修仙的日子〕〔我的大小仙女〕〔未来之我是历史名〕〔时轮,命轮〕〔隐婚挚爱:前夫请〕〔都市超级医圣〕〔重生1980之强国崛〕〔我的女仙老婆〕〔八零军嫂有点苏〕〔绝美女总裁的贴身〕〔圣手仙瞳〕〔官印〕〔九朝杏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二十三章 喜讯
    秦含真一张一张地翻着金丝楠匣子里的画,那全部画的都是隆福寺庙会的情形,有各种各样卖东西的摊子,有所有露过面的杂耍百戏,有街道两边的商铺、房屋以及招牌,还有隆福寺的全景图,以及寺院前庭里举行的祈福仪式场景。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画并不是一个人画的,有的画者技艺寻常些,只能说是白描了个大概的样子,瞧着象是街卖的粗印山寨绣像小说里的图;有的画者水平略强些,只是色彩没用好,一些线条画得糊了,看得出来用的是较劣质的笔和颜料;有的画者已经达到了书坊行当里数一数二的画匠水准,线条精细流畅,色彩绚丽,人物生动;还有的画者,那笔法与技巧怎么看怎么让秦含真觉得眼熟,她一眼认出了,那是赵陌的亲笔,画的分别是千味居、他们一群人团团围着在人群往前挤,还有骑马坐车走在路、经过驴肉火烧店的场景。

    这里一共五十多张画,竟然都是赵陌与其他画者画下的隆福寺庙会场景图,而且正是正月初九那一天的。秦含真已经猜到了赵陌将这些画送给她的原因——

    她应祖母牛氏要求,正打算用心画一幅《隆福寺庙会图》,可庙会她只逛了半天,虽在小本本做了笔记,心思却先叫同行的赵陌分去了三分,到了千味居休息后,又叫赵陌与秦简讨论宁化王阴谋一事分走了另外三分心思。回到家来,再构思草图,已经相当吃力了。她忙活了两天,也不过是画了个大概的街道房屋分布,再将不同的商铺与摊子按照笔记排列好,再根据记忆,一点一点地回忆着每个摊子的模样。如今的成果,也是书画摊、彩灯摊与针头线脑摊而已。

    她都已经拿定了主意,等隆福寺以后再办庙会,她再跑一趟,甚至是十趟八趟,哪怕每次庙会各种摊子杂耍都会有所改变,也没关系。她要将细节观察清楚了,日后才好画到纸来。她倒也不是非得追求某一次隆福寺庙会的“真实”,只要能把场景画得热闹、地道,对得起自己多年苦学好了。但赵陌这时候送来了这么多画,无疑是帮了她的大忙,让她省去了奔波之苦。

    秦含真欣喜地翻看着那些画稿,不由得想起了当初在江南的时候,赵陌自个儿跟着巡视产业的何信等人,往镇江常州苏州松江杭州等地转了一圈,回来带了许多路画下的画稿,不少都是街景图。她当时跟赵陌合力,将同一个地点的画拼起来,重画成了一幅幅完整的江南街景,过程不知费了多少功夫去学习前人名家的绘画技巧,又查阅了多少各地风土人情,力求画得逼真、精细又还原。

    离开江南后,她与赵陌分住两地,没法再象从前一样,整天待在一处画画了,但她还是保留了画完几幅画,便送去给赵陌看的习惯。赵陌闲时也会将自己看过、游过的山水风景人物建筑画成画,送来给她瞧。她看着那些画,将它们转为自己笔下的图卷,想象着赵陌在肃宁的生活,心里只觉得与他同游了那些风景一般。

    而赵陌送来的这些画面画的,不正是她与他同游的风景吗?

    秦含真抿嘴笑了,小心将画稿重新一张张卷好,整齐放回金丝楠匣子当,合匣盖,挂了锁,亲手将匣子提到画案边放好。

    有了这些画稿作为参考,她有信心,自己一定能画好一幅《隆福寺庙会图》,并不是简单地将别人的画复制下来,而是将别人的画当作是照片一样,牵引出记忆的街景,然后用自己的视角,重新画成一幅画。

    赵陌为她花了那么多的心思,在短短的时间内准备了那么多画稿,不用说,定是在初九那日,另雇了人在庙会写生,当还有技艺高超的画师,费用定然不菲。而他在百忙之,还能抽空亲自画四五幅画,也实在是用心良苦了。她自问这几年学画,还算有些心得,又怎能容忍自己辜负了赵陌的一番心意,不画出一幅好画来?

    她定要平日练画还要认真十倍、百倍,竭尽全力做到最好!

    接下来的几天,秦含真基本都把时间花在画画了。为了构思出满意的草图,她天天在画室里忙碌个没完,只有在累了需要休息的时候,才会抽空去陪祖父祖母说说话,去承恩侯府寻堂兄堂姐们聊聊天,再关注一下秦简与赵陌那边的消息。

    没办法,她如今只是深闺女子,能接触到的外界信息太少了。秦简见过云三少一面,只是听他抱怨了二嫂王四姑奶奶半天,顶多是稍稍挑动得对方对王四姑奶奶多生出几分怨恨与忌惮来,但对于云帅接下来的动静,是否与某些宗室子弟、某些刚刚回京不久的老将来往从密,却是一无所知。

    赵陌则直接几日不见踪影。本来还跟秦含真约好了要一起看元宵节的花灯,正月十六还要陪她去走百病的,结果他整个元宵节前后都消失不见了,若不是阿寿那边反馈回来的消息时,他奉了太子之命,出京去办事了,一切顺利,估计秦含真要开始担心他的安全了吧?

    本来说定的约会没能成行,秦含真心里有些小沮丧,只是不好在祖父祖母面前露出来,还得装作兴高采烈的模样,陪二老去赏灯吃宵夜。回到家里,她看着那一对为了应景才买来的走马灯,又想起了那年与赵陌一块儿做走马灯时的情形。

    其实他们做的走马灯,在街买的要精致,甚至她如今买的这一对都要好。只是今年没有赵陌陪着,她提不起精神来自己做罢了。可是想到赵陌缺席了原本定好的约会,她总觉得有些不得劲。转头望望画案画了一半的草图,她沉默了一会儿,便拉过一张白纸,磨了墨,蘸了笔,开始把今晚的花灯会场景画下来,还有她去过的茶楼,猜过的灯谜,吃过的宵夜……她觉得,把这些做成走马灯面的画,应该也挺有意思的吧?明日走百病,她也去走走好了。赵陌不在,她跟姐妹们一道去。等回来了,也画成一盏走马灯。等赵陌回来时,便把一对灯都送给他,叫他也能看见她见过的风景。

    秦含真下笔渐渐纯熟起来,心也平静下来了。赵陌所送的金丝楠木匣子放在她手边,匣子里还放着他亲笔画的画。有它们相伴,其实并没有她原本以为的那样寂寞。

    日子这样不咸不淡地过去了,刚过正月二十,大同那边有了信。牛氏派去大同传话的下人报了一个喜讯,令牛氏喜笑颜开。

    小冯氏怀孕了。已经满了四个月。

    小冯氏嫁给秦安已经三年有余,一直不曾有过身孕。刚开始,牛氏还担心过,请了大夫给她诊治,得知她身体还算康健,只是先前几年日子清苦,有些亏损了,好好补一补,能调养过来的。小冯氏守孝那几年,连叔叔也要欺负他们姐弟,她会受苦受罪,也是能理解的。自打她定下永嘉侯府这门亲事后,情况已大有改善,冯氏族长也没少让妻子媳妇给她和她弟弟冯玉庭送好菜补汤什么的。之所以嫁过去后,身体还显得有些不好,大约只是因为苦夏,又有些水土不服的关系。她一路从江南过去,路也颠簸得厉害,兴许也是累了。

    牛氏回京后,也没少打发人送补药去大同给二儿媳吃。虽然秦安已经有了谦哥这个长子,但谦哥儿如今记为庶子,出身还是差了些。牛氏是做娘的,怎会不盼着儿子多子多孙呢?她虽然没有催得太急,心里却也是急的。尤其小冯氏是她亲自选定的媳妇,倘若不能为秦安开枝散叶,岂不是显得她挑错了人?

    不过小冯氏虽然迟迟未能有孕,作为媳妇却着实贤惠,令人无处挑剔。她替秦安打理馈,教养**,样样做得周全,连对金环那个宠妾,也都依规矩行事,不见嫉妒,也不会纵容,十足大家风范。三年多过去,秦安对这个妻子,虽不如当年对何氏那般死心踏地,却也敬爱有加,反倒是对金环稍稍疏远了些,还时常叫她不要淘气,有事只管听从二奶奶吩举。金环是何想法,京诸人不得而知,但秦柏与牛氏对这个儿媳都挺满意的,只是忧心她为何不能有孕而已。

    如今小冯氏终于怀孕了,牛氏怎会不开心?

    她连声问派去大同传话的婆子:“竟然已经有四个月了,怎的先前没给家里递个信来?若是年前知道,我跟侯爷这个新年也能过得更欢喜些!除夕夜祭祖的时候,我还能给老祖宗们个香,请他们保佑媳妇与孩子母子平安呢!”

    那婆子笑道:“五爷说了,五奶奶年前忙着家里家外的事,根本没发现自个儿有了身子。身体虽有些不适,五奶奶却以为是累着了的缘故。是在除夕夜,因五爷说想吃鱼,五奶奶让人在年夜饭席添了一条鱼,谁知她闻着那鱼的味道,吐出来了!过了初六,五爷亲自去请了大夫来给五奶奶诊了脉,确定是喜脉无疑。只是因为先前不知道,五奶奶累着了些,因此胎不是很稳,还需要静养。五爷立时要写信回京,是五奶奶说,要等到胎彻底稳下来,再写信报喜也不迟,省得出了什么差错,让侯爷与夫人白欢喜一场。”

    牛氏嗔道:“这孩子是太过小心!怎会出什么差错呢?她身子康健,一直以来都没断过滋补汤水的,身边又有卢嬷嬷这样的老成人……”但想到小冯氏都怀孕四个月了,诊断出来的时候,也有三个月,卢嬷嬷在她身边服侍,竟然半点没发觉,是否有失职之嫌?

    ://..///39/392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