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无敌天帝系统〕〔网游之帝国争锋〕〔星球博物馆〕〔仕者生存〕〔幽冥灯之九星寻龙〕〔我撞坏了异世界重〕〔且把深情共流年〕〔大清隐龙〕〔萌娃驾到,妈咪快〕〔刷钱人生〕〔乡野小神医〕〔逆袭少夫人:军少〕〔从零开始的末世生〕〔我的王妃我的国〕〔我的重生有点强〕〔取证辑凶〕〔逐天大帝〕〔我不是大仙尊啊〕〔全民武道〕〔君权为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一十九章 决意
    一  秦简在晚饭之前依约过了永嘉侯府,到秦含真的院子里把她与赵陌写的那几张纸给看了,看得毛骨悚然。

    他一脸心有余悸的模样对秦含真:“三妹妹,此前我还真不知道,这几个人的背后竟然藏了那么多东西。本来我还以为,只要找出谁跟宁化王同伙,再寻了宁化王的证据,往宫里一告,这事儿就算解决了。虽事涉军权,宁化王居心叵测,镇西侯他们也有些糊涂,但毕竟什么都没有做成,又有好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帅牵涉在内,皇上多半不会张扬,只私下敲打了宁化王就是,再严重些,也不过是削爵废王。宁化王没了王爵与封地,又算是哪根葱呢?那几位老帅可能将来无法再回到执掌军队大权的位置上,但从此闲住在家养老,也不是坏事。他们的儿孙可能也无法再象父辈一般主掌一军,但依靠长辈威名,在军中不上不下地做个官,也并非难事。如此大家欢喜,事情也能平静无波地解决掉,我们就不必为姑姑姑父担忧了。可是看到三妹妹你写的这些,我才忽然发现,事情估计没那么简单。宁化王想做的,恐怕不仅仅是服东宫过继他的儿子为嗣而已。”

    如果只是想过继儿子,宁化王只需要在宫里下功夫就行了,又或是再收买些宗室皇亲、朝中重臣,让他们帮忙劝皇帝与太子点头。他完全不必把云帅与镇西侯这两家牵扯进来,打军队的主意。难不成他是打算以军权威逼皇室让步?他难道不知道这么做会带来多大的风险吗?当年王家就是因为插手军权才犯了皇帝的忌讳,令皇帝不再容忍。宁化王自然也不会有差别待遇。他明知故犯,那就是觉得这个做法必不可少。可见他已经考虑过了,他的目标可能没办法以和平方式达成,那就利用武力去协助。有这种想法,已经是大逆不道。

    秦简道:“看看你这纸上写的,宁化王的想法有多可怕呀!他拉拢了云帅家那边,又打上了镇西侯的主意。若是镇西侯旧患痊愈后返回西南,不用肯定是要接手蜀地防务的。万一宁化王跟蜀王府确实有勾结,那他就可以直接借助镇西侯,得到蜀王府藏在蜀地的财物,又或是接受蜀王府暗藏的人手了!若是镇西侯父子都留京,不是被安排到京郊大营,就是城卫或御林军,再加上云帅那边掌握的京郊大营军权,宁化王不定真有逼宫的实力呢!这还只是我们知道的,至于我们还不知道的军中人士,是否还有人跟他有勾结,谁能得准?!倘若真叫他把御林军或是城卫、京郊大营的军权给拿到手了,皇位都有可能换人做,还谈什么过继?!”

    秦含真见堂兄似乎有些恐慌了,连忙安抚他:“大哥哥别急,事情没你的那么严重。首先,宁化王还什么都没干成呢,顶多就是想想而已。他想拉拢的人,目前还未拉拢到呢。其次,赵表哥已经了要把事情告诉太子殿下的。太子殿下有了防备,你觉得宁化王还能做什么呢?就算真要过继,也不是非得选他的儿子,而一旦皇嗣的事有了准话,宁化王的盘算落了空,云家也好,镇西侯府也好,谁都不是傻子,不会为了没什么希望成功的事,就冒着身家性命的危险去助他的。”

    秦简深吸了几口气,慢慢让自己冷静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道:“宁化王不可能什么都还没有干成。我怀疑……他跟镇西侯可能早就有联系了。镇西侯回京不过月余,即使他心中有再多的怨言,再想回西南军中去,也没理由在忠于皇上与朝廷几十年后,忽然起了背弃之心,打算跟宁化王一起作乱臣贼子了。到底,皇上不过是赏了他恩典,让他回京养伤,既不曾永远不会放他回西南,也没他的儿孙从此要投置闲散。况且他回京之事,还是镇西侯夫人求来的,他断没有理由全都怨到皇上头上。可看他如今怨念颇深的模样,实在叫人想不明白,这可不象是他素来的为人。我怀疑,他对皇上可能早就有所误会了,那自然少不了人在他耳边挑拨离间。此外,他旧伤痊愈后,是否能在军中任职,谁也不准。兴许皇上会赐他荣养呢?只需一句年迈,或是有旧伤,就能压住他了。皇上有恩典,谁还敢不对?宁化王若真个手眼通,能决定京中三军执掌之位的人选,也不必一直偏安赣南做个的郡王了。因此,他早前若真的与蜀王府有什么协议,私下接触镇西侯,也不是什么奇事。他只是没想到,镇西侯会忽然被召回京城而已。”

    秦含真皱起眉头。这种可能她先前没想过,毕竟她对镇西侯并不了解。不过秦简所在的长房与镇西侯府是姻亲,即使姑母秦幼仪回娘家的次数再少,姻亲关系也依旧存在着,两家的礼尚往来、人员走动从没断过。秦简身为秦幼仪的亲侄儿,上门去探望姑父姑母,更是寻常事。他对镇西侯府的情况,对镇西侯性格的了解,绝对远比她要多得多。

    秦含真对秦简道:“这事儿不过是大哥哥你自己推测的,未必做得准。咱们先别自己慌了手脚。反正东宫这时候多半已经知道实情了,镇西侯府将来下场如何,就要看镇西侯的造化了。姑姑姑父完全不知情,应该不至于落入绝境。一来镇西侯过往也算是有大功于朝廷,二来姑姑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女儿,又是完全无辜的,皇上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再者,如果我们秦家在这件事上立的功劳大一些,将来皇上要处置镇西侯府时,我们也有更多的底气去为姑母一家求情。所以,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大哥哥,你是我们这一辈年纪最长的兄长,你要稳住了,拿出个主意来。”

    秦简又深吸了几口气,道:“你得对,现在不能慌了手脚。我想想……”他咬了咬牙,“太子会提防宁化王的,那我就先想法子在别的地方做手脚!云帅……我听他是个最精乖不过的人了。先帝末年,诸皇子夺嫡争位,当时还是储君的皇上突然被圈禁,云帅那时已是军中名将,却能赶在皇上出事前出了京,此后再也没有参与过皇子夺嫡的乱子,皇上登基后,他又立时赶回来上表恭贺。几十年了,他从来没出过什么岔子。以他的为人,会因为两个孙子都是王氏女所生,就甘受王家摆布么?哼,如今高门大户里头,又不是没有去母留子的旧例!我会想想办法,从云帅那儿下手的。只要云帅不为宁化王所动,一个镇西侯府又能成什么气候?”

    秦含真眨了眨眼:“这主意不错,只是……你要怎么从云帅那儿下手呢?你认得他家的人?我觉得你在宗室皇亲圈子里有不少朋友,要不要考虑从他们那儿想想办法?比如坏了宁化王的名声,又或是挑拨一下他们兄弟几个的情谊啥啥的……”

    秦简道:“宁化王又不靠名声做乱,而赵碤与他本就不睦,挑拨离间又能起什么作用?广昌王又是宁化王亲弟,几句挑拨,哪里能派得上用场?云帅的儿子年纪比我大几岁,我和朋友们时候就是跟在他身后,叫他带着到处去玩耍的。听闻他夫人近日又有了身孕,我寻个借口上门去拜访,未必就不能劝动他不要轻举妄动。”

    秦含真想起了惠太嫔,想到秦简还不知道她的问题,张口想,又觉得赵陌今日分明是向秦简瞒了惠太嫔的事,兴许是有什么顾虑,况且她也没什么证据,一切都只是推论而已,就没把话出口。她对秦简道:“既然你有门路跟云家联系,那就什么都试试吧。姑母那儿,大哥哥也可以想办法去试探一下,看镇西侯这些是否有什么异动。不管他是否已经背弃了皇上,他旧伤一日未好,就一日不可能出任任何实职,因此他目前首要任务还是得先养伤。倒是镇西侯世子有可能被安排官职,当然他年纪轻些,级别也会比他父亲低,能掌握的权力也会相对一些。我们多提防就好。”

    秦简郑重地点了点头,只觉得自己肩上责任很重。事关江山社稷,他既然察觉到了危机,自然就责无旁贷。虽然他无职无权,年少力薄,但秦家祖上乃是开国功臣,他们承恩侯府也深受皇恩,有乱臣贼子意欲祸乱朝纲,颠覆皇室,他又怎能因为畏惧而退缩呢?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更何况,他可是个读书人呢!

    秦简昂首挺胸,满怀勇气与壮志离开了。秦含真又在那几张表格上添加了些刚刚秦简告知的内容,重头看了两遍,只觉得心里也有些紧张起来了。

    她心将这一叠纸拿个锦袋装好了,放到一个可以上锁的紫檀匣子里,郑重上了锁,然后再塞到镜奁最下层的抽屉里去,又上了一回锁。这两把钥匙,她也分别收藏起来了,双重保险,想必不会出了差错。

    但做完这些事后,她还嘱咐了自己的两个大丫头丰儿、百巧几句,让她们不许任何人碰那只匣子里的东西。以后就连她房间里进出的丫头婆子,也要严格定下规矩来,什么级别、身份的人能进屋,什么人不能。省得院子里的丫头婆子仗着秦含真好性儿,也跟着轻浮起来,没规没矩地随意往主人屋里钻。

    第二,赵陌没有过来。秦含真也不清楚他是否已经将事情禀报了太子,更不知道太子有什么反应。她只是按捺下心中的躁动,开始构思那幅《庙会图》,画着画着,也就专心起来了。

    第三,长房那边传来消息,秦简往云家“访友”去了。秦含真便知道,他这是要开始采取行动了,也不知效果如何,但愿别出差错才好。

    这一日的下午,赵陌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穆少宠妻:国民妖〕〔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