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域之王〕〔七塔之上〕〔御剑仙瑶〕〔大汉的光芒〕〔邪皇宠上瘾:爱妃〕〔武神无限〕〔超级武大郎系统〕〔惊雷〕〔仗剑万里〕〔蜜恋100分:宝贝,〕〔神医兵王在都市〕〔海贼之七大罪〕〔富贵田园:村姑皇〕〔带着仙葫混都市〕〔娇宠梁园:王爷,〕〔征战暗世界〕〔星空武皇〕〔神级大药师〕〔独家霸宠:boss,〕〔魔翼枪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一十章 饭庄
    隆福寺庙会名不虚传,十分热闹。各种卖吃的、各地特产的、手工艺品的、日用百货的、胭脂水粉的、绫罗绸缎的、针头线脑的、年节用品的的摊子,还有杂耍、百戏、鼓、耍猴、斗鸡……并各商铺为了吸引客流而特地在门前办的种种歌舞庆典活动,应有尽有。

    秦含真他们一行人,在人群里艰难地挤出了一条路来,从街头走到街尾,却只看见了一半的风光,还有另一半不曾领略。但要他们重新又转回到人群中去,把另一半街道上的热闹也给看了,却都没了那勇气。

    秦锦容紧紧拉着大堂兄秦简的袖子,走在最前头,方才叽叽喳喳好不热闹,几次想要冲破两层仆妇护卫的包围,跑到外头的摊子上就近买东西、看稀奇,若不是秦简牢牢拉住了她,又有丫头婆子侍卫们挡着,不定她早就在人群里失去踪影了,但此刻她就象是蔫了的白菜一般,扯着堂兄的袖子撒娇,委委屈屈地:“我好累啊,走不动了。大哥哥,我们找个地方歇息吧?”

    秦简也早想找地方歇息了,至少要约束住这个堂妹的脚。为了她,他连亲妹子都没顾得上,心里愧疚得很。听到秦锦容要找地方休息,他就立刻松了口气:“早就该找地方歇脚了,都是你闹着要逛!”叫过一个护卫,命他到隆福寺打一声招呼,要个静室。他本来还打算在附近寻个饭庄用午饭的,可看到这人山人海的架势,他必须承认自己想得太真了。现在已近饭时,哪家饭庄还有空包间?他总不能带着妹妹们在大厅里用饭吧?

    走在最后的赵陌稍稍提高了声量,道:“隆福寺里到处都是香客,这个时辰还有什么静室能剩下?就算真有,也好不到哪里去。况且这里离隆福寺还有好些路呢,难不成要重新挤回人群里去?我在前头千味居订了后院雅间,最是清静不过的了,地方也大,足以容纳我们这许多人,岂不是比重回隆福寺要强些?”

    千味居离隆福寺有一段距离,此时还没被人群淹没,且它本身是个三进三路的四合院,乃是庄中有名的大饭庄,深受达官贵人喜爱。能在那里包下一整个院子,确实是既体面又周到,甚至还能有不止一间的雅室可供女眷憩。赵陌竟然能事先准备周全,实在令秦简惊喜,也不顾上问赵陌为什么事先不曾告诉过他了,连忙带着众人齐齐往千味居的方向行进。

    路上,秦简还打发人回前头停放马车的那座茶楼去送信,命两名车夫绕道将马车赶到千味居这边来。一会儿回家时,直接就能从千味居出发了,倒也不必费事再绕回去。

    千味居离得并不远,他们不肖片刻便到了地方。千味居的掌柜伙计都是做惯达官贵人生意的,见他们这一行有护卫有使女还有女眷,立刻就派出一个穿戴干净体面的女伙计,引他们进门后转进侧院,沿那处的过道避过众人,直入后方的一处院。那院除了院中正中的彩棚以外,有正房三间,左右偏厢各两间,还有两间南屋,却是茶房与净室,正房里有男女伙计侍候,另有一个丫头,一个厮在厢房听候吩咐,彩棚下的两桌,却是为仆从侍卫等人准备的,真是既清静,又能避人,果然周全。

    正房正屋里有一围桌椅,东西次间里也各有一围,次间里窗下还有炕,炕上有桌,又是一围。这一处三间正房,竟是个能摆型宴会的场所,也方便男女分席。赵陌让跟来的亲卫占了一间东厢房,秦简命自家仆从护院留在外头彩棚里,正房中便只剩下他们自家人与赵陌了。

    秦锦容立刻跑进东次间里,爬上炕靠坐好,舒服地长吁一口气。早有清秀伶俐的丫头上前倒了茶水,放到她手边的炕桌上。她瞧了一眼,没有碰,只嚷嚷着叫自家丫头:“镜,泡茶!用我们自家的茶叶!”

    倒茶的丫头抿嘴微笑着退了出去,没什么。他们千味居的客人,各种癖好都有,不过是嫌他们饭庄的茶叶不够好,只肯泡自己家带来的茶罢了,不过是意思而已。

    秦含真与秦锦华、卢悦娘都在大炕对面的圆桌旁坐下了,走了半日,腿都快不是自己的了,终于有了个歇息的地方,她们都松了口气。秦含真还笑道:“亏我平时总是在家里绕着园子或自己的院子走路,觉得已经锻炼了身体,没想到今只逛了不到半日,就撑不住了,以后还是不能偷懒,得继续加强锻炼才行。”

    秦锦华有些迷糊地看了看她,想了想,总算猜出她的意思了,笑道:“我记得三妹妹自体弱,还曾经生过大病,伤了元气的。可今日看来,哪里有病弱的模样?你的腿脚分明比我要强得多,方才若不是你一直扶着我,我只怕都走不动路了。”

    卢悦娘也抿嘴笑着轻道:“方才确实很累,我也是靠丫头扶着,才撑下来了。只是回到家里以后,怕是要好生歇上两日。”

    卢初亮笑嘻嘻地倚着正间与东次间之间的圆光罩,打趣几位姐妹表姐妹:“你们就是太娇气了,若都象我似的,整跑跑跳跳,哪儿还在乎这点路?不就是一条东四北大街么?我平日里把附近几条街都逛遍了,也不会喊一声累!”

    卢悦娘嗔道:“谁要跟你这个泼猴比?”秦锦容笑嘻嘻地大力点头:“没错!泼猴表哥!”

    卢初亮白了她们一眼,又回到桌边去。秦简与赵陌已经商量好了,跟女伙计点完了菜,只留自家丫头婆子侍候,饭庄的人便恭敬地退了下去,另行招呼院中与东厢房众人了。

    秦简终于可以放松下来,还有些心有余悸:“可算逛完了。我从前也不是没逛过庙会,怎的那时候没觉得象今这般艰难呢?”他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看了东次间炕上的堂妹一眼,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赵陌笑笑:“总算平安逛出来了,大家还算尽兴么。一会儿我们多吃点好菜,歇过气,就高高兴兴坐车回去吧。”

    他显然也很高兴,眼角眉梢都带了笑意,话语气也十分温柔。看到他这样,秦简也只能自家堂妹是自作孽,粗心忘了礼数,否则又怎会受到赵陌的冷脸?他分明是个极温和极好话的人呢。

    秦锦容在里间听见赵陌的话,却偏偏要犯起拧来,扬声:“我才没有尽兴呢!今儿只看了热闹,却什么东西都没买找!我本来见那些杂耍有趣,想走得近些去看的,也被大哥哥拉住了。要不是太累,我还不想走呢。一会儿我吃过饭,歇过气来,还要再去逛一逛的。大哥哥陪我去!不带那么多人了。”

    秦简顿了顿,脸上就露出了悲苦之色来。

    赵陌冲他笑了笑,用口型:“看你下回还带她不?”接着出声道:“今儿大家一路逛过来,都看中什么东西了?打发两个能干的仆妇,把东西买回来吧,也省得大家再回头挤了。方才那景象,你们也瞧见了,真真是人山人海!我看简哥也未必有耐心重新再逛一回。”

    秦简忙道:“我自然不想再去跟人挤了,打发人去买东西就好。”便起身去寻妹妹商量,看她们姐妹几个都有什么想买的,写了单子和记忆中摊子的位置,让人一路寻过去就是。唯一可虑的是,从千味居出发,沿着他们来路去采购,怕是要跟人流逆行,艰难之处更胜之前,想想都叫人头皮发麻了,不定还要让人回到他们早前停车的茶楼去,沿着来时的路重新走一遍。

    秦含真忙跟姐妹们一道商量要买些什么东西,本来她打算掏出自己的本本供献纸笔的,忽然想起原来的本本和眉笔还在赵陌那儿收着,自己新得的却是赵陌送的礼物,有些舍不得拿出来,撕了上头的纸给人。她便问饭庄里侍候的丫头要了纸笔,反而将袖子里的新本本与铅笔藏得更密实了些。

    秦锦容本来还在为堂哥没听她的话而生气,但听秦含真她们讨论得热闹,连卢悦娘也凑上了一份,便坐不住了,也从炕上爬下来,叽叽喳喳地:“我想要那个竹根挖的船,还有那个面人儿,要孙悟空和唐三藏的,再要一个美人的,我还要画儿,要龙的,大公鸡也好。对了,那个泥人的摊子,也不要忘了!”她还很遗憾,“要是我能亲自去就好了,让摊子上的人照着我的模样做一个面人,再做一个卢表姐这样的,岂不是好?”

    卢悦娘抿嘴笑着:“这个容易,上哪儿不能找面人摊子、泥人摊子去?也不必非得在庙会上跟人挤。”

    秦锦容叹道:“卢表姐你哪里知道,若不是赶上过年时的大庙会,这些手艺人还未必会跑到京城来呢,平日里也不过是在十里八乡的村镇之间转悠罢了。进城可是要给税钱的。”

    秦含真掩口笑道:“真了不得,原来五妹妹还知道城外的百姓进城是要给税钱的?”

    秦锦容白了她一眼:“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平时常跟闵家的表哥表姐们出城打猎游玩,进城的时候就没少遇到过。你真当我是深宅大院里万事不知的土妞么?”

    秦锦华听得也笑了:“怎么会?五妹妹上知文,下知地理,见识广博着呢。”

    秦锦容轻哼一声,立刻抬起了骄傲的下巴,看得秦含真与秦锦华都暗笑不已。

    她们姐妹们轻声话,赵陌侧耳听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秦简与卢家兄弟着话,外头却有伙计来报赵陌:“湘王府的一位少爷听贵客在此,特来邀贵客前去相见。”

    赵陌顿时精神一振,笑道:“这么巧?看来是遇上朋友了。”他对秦简,“我去去就来。”

    秦简本来还想跟他一起去的,但又不能丢下妹妹们不管,只能由得他自己去了,嘱咐他多加心。

    秦含真走到窗边看着赵陌出了院子,心里有些疑惑。

    湘王府的少爷?那会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婚心动魄:神秘人〕〔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