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司,请自重!〕〔奋斗1981〕〔重生之都市天帝〕〔三国之神级皇帝系〕〔盛唐风华路〕〔立宋〕〔地府惊情:绝宠妃〕〔开局一血〕〔乱世之巅峰召唤〕〔盛世暖宠〕〔大宋御赐侦探〕〔情深缘浅:蜜宠娇〕〔新帝谋婚:重生第〕〔溺宠99分,男神宠〕〔最强农民〕〔轮回之大剑圣〕〔关在我魔法书里的〕〔回到明末当帝王〕〔武帝重生〕〔魂帝武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零九章 小气
    秦含真忍不住腹诽。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她虽然不清楚赵陌为什么忽然间给了秦锦容一个难堪,但秦锦容分明与赵陌不熟,还离得老远要扬声跟他说话,未免太不客气了一些。赵陌大概是觉得小姑娘举止不当吧?但算是这样,也没必要跟小孩子计较嘛。

    秦含真很好心地想替小堂妹解围,省得她在路哭闹起来,便掀起车帘一角,叫了个跟车的婆子,命其去附近的驴肉火烧铺子里,买两个火烧回来给秦锦容尝尝鲜。

    她吩咐婆子的时候,声音不大不小,却足以让周围的人听见些许动静,秦锦容自然也是能听见的。但秦含真一番好意,某人却似乎不大领情。自觉丢了大脸的秦锦容如今是连给她难堪的赵陌与“故作好人”的秦含真都一并恨了,哭骂道:“我不用你装好心!谁稀罕吃那种东西?!”竟然真个哭起来了。

    秦含真撇了撇嘴角,挥手示意那婆子退下,不必再跑腿了,便拿眼睛去看前方骑马的赵陌,暗剐了他一眼。都是他惹的事!

    赵陌却好象完全没察觉到她飞过去的眼神似的,正骑马与秦简并排而行,凑近了后者,似乎在低声说着什么。

    秦简听完赵陌的话,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见他扭过头去不再多言,便叹了口气,纵马回到第二辆马车边,弯下腰来,对着马车窗内的秦锦容道:“哭什么?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秦家五姑娘当街胡闹么?再这样闹,我便立刻打发人送你回去!”

    秦锦容立刻把哭声一收,红着眼睛瞪秦简:“大哥哥,我被欺负了!你只顾着骂我!”

    秦简没好气地说:“你自己无礼在先,却怪别人头?方才肃宁郡王在前头跟我说话,你离得这样远,叫唤什么?你跟郡王很熟么?要当街跟人搭话。幸好郡王与我们相熟,才没见怪,换了别人,看人家会不会笑话你!”

    秦锦容扁嘴,委屈得快要哭出来了:“二姐姐三姐姐跟他搭话了,大哥哥怎么不骂她们?!”

    秦简道:“她们只是在答应而已,也不曾扬声,哪儿象你这般无礼?快别再说了,也不怕叫你卢表姐看了笑话。再闹下去,我真的要送你回家了!”

    秦锦容委委屈屈地抱怨:“你是偏心二姐姐三姐姐罢了!分明我才是跟你一房的。”

    秦简沉下脸:“你说什么?!”

    秦锦容缩了缩脖子,没敢再多言,更不敢闹了。秦简盯了她两眼,见她还算乖巧,方才给她一点甜头:“你若听话,一会儿到了庙会,我许你多买两样小玩意儿,只要不超过五两银子行。”

    秦锦容顿时双眼一亮:“大哥你说话算话!”

    “自然。”秦简轻甩马鞭,又再度骑马返回到赵陌身边去了。

    秦锦容其实还想再讨价还价一下的,但又觉得现在还没到庙会,也没看什么东西,倒不如一会儿有了意的玩意儿,再去磨大堂兄。到那时候,周围的人多,大堂哥是个要脸的,定不会跟她争吵,多半驳都不驳一句,掏钱替她把东西买下了。那岂不是远胜她现在跟他吵,万一惹得他不快,还要被他送回家里去,连庙会的边都没摸着?

    小姑娘打起了如意算盘,一旁的卢悦娘不知她心里想法,还以为她在为方才的事难过,便轻声劝解:“五表妹别生气,方才……其实肃宁郡王是不方便到我们马车跟前来与你说话的。”

    秦锦容正怨着赵陌呢,闻言不解:“这有什么不方便的?他跟二姐姐三姐姐还不是一样熟络?若说是男女有别,需要避讳,他也没跟她们避讳呀?我跟姐姐们又有什么不一样呢?姐姐们可以叫他表哥,跟他大大方方地说话,凭什么我不方便了?”

    卢悦娘苦笑道:“五表妹你当然没什么不方便的,可我……不大方便呀!”

    秦锦容怔了怔,很快反应过来了。她之前因为跟卢悦娘要好,每日形影不离的,倒是一时疏忽了。卢悦娘姓卢,乃是秦家的亲戚,又是芳龄十七尚未婚配的闺秀。秦家姐妹可以因为旧日情谊,以及那么一丝所谓的表亲情份,跟赵陌无所顾忌地来往说话,可卢悦娘却需要谨守礼法,尽可能不跟赵陌直接打交道。他们二人同龄,又都未有婚约在身,更是男才女貌,稍有亲近行止,落在外人眼里,可说不清了。如果是在承恩侯府内部还好,如今大街大巷的,周围还有许多行人呢,自然需要多避讳些。

    秦锦容一时脸红了,但还想硬撑:“我又没让他过来马车旁与我说话,我……我是随口问一句罢了,他离得老远也可以回答我呀!”

    卢悦娘抿嘴笑道:“他那样的身份,又怎会当众做这样粗俗的事?好妹妹,总归是我疏忽了,没提醒你。你别怪我,回头我让家里带来的厨娘给你做你最爱吃的茶糕,如何?”

    秦锦容哪里会怪她?这本来跟卢悦娘不相干。不过卢悦娘愿意哄着她,秦锦容心里还是欢喜的,本来的一点怨气很快消散殆尽了。

    马车到达隆福寺附近的茶楼停下。秦简事先让人在这里订了雅间,供姐妹们歇脚,其实是用来暂时存放马车而已。这茶楼位置极好,门口过去是庙会边缘了,但茶楼本身的茶水点心出品寻常,秦家众人与赵陌都没打算在这里用饭。他们下了马车,带齐随身物品,留下两个车夫看守马车,可以步行进入庙会的现场了。

    肃宁郡王府的侍卫前后左右围了一个圈,承恩侯府的护院围成了第二个圈,再往里头则是丫头婆子们,最间的才是秦含真姐妹几个,秦简、赵陌和卢初明陪在姐妹们身边,兼做护卫与向导,还客串了解说员,卢初亮最耐不住,早带着心腹小厮窜到人群里去了,不过临行前答应了给姐姐卢悦娘与秦锦容带好玩的东西回来。他走后,秦家与肃宁郡王府这么一大群人,开始了缓慢的庙会行程。

    秦含真身边跟着赵陌。她看见走在自己另一边的秦锦华满目惊叹地看着不远处一摊杂耍,四周的人也都在到处看,估计没什么人注意到自己了,方才往赵陌那边凑近了些,压低了声音道:“你好好的跟我五妹妹闹什么别扭?”

    赵陌眨了眨眼,没听清楚。

    秦含真无奈,掏出做笔记的小本本,迅速拿眉笔在头写了一行小字,递给赵陌看。

    赵陌明白了,接过她的纸笔,写了两行字,塞回给她。

    秦含真低头一看,表情更加无奈了。原来赵陌是埋怨秦锦容节外生枝,硬是挤进了他们本来约好的四人出行计划。赵陌本来觉得,他们四人若凑在一起,不但说话方便,他只需要略施手段,能让秦简带着亲妹妹另走一路,自己跟秦含真相伴同行,到时候有多少话说不得?可惜叫秦锦容破坏了,多添了一个她还不算,竟然连卢家姐弟都算了,里头卢初明、卢初亮都是能让他生出忌惮之心的少年。虽说赵陌对自己挺有信心,但是能少一些竞争对手,总是好的。

    再加秦锦容出门前明显跟秦含真有不和,赵陌看在眼里,更着恼了。他自问心眼不大,算明知道跟小女孩计较,有失身份,但他是忍不住不肯给秦锦容好脸。

    秦含真叹了口气,在小本本又写了一行字,递给赵陌。

    赵陌瞥了一眼,原来是秦含真在笑话他跟小女孩一般见识,太过小气。他撇了撇嘴,接过本本,写了一行“她怠慢你”。还没塞回给秦含真呢,秦锦华转过头来笑着叫秦含真:“三妹妹,你看那边那个卖彩灯的摊子,扎得好高啊!”

    秦含真忙掩饰地望过去:“哪儿?在哪儿呀?”手却在偷偷动作,示意赵陌赶紧把东西还回来。可赵陌却微微一笑,把笔记往怀里一揣,也开始饶有兴致地观赏起了路旁的小摊档。

    秦含真暗瞪他一眼,却又担心秦锦华起疑,只得装作没事人一样,跟她继续说笑着,打算一会儿到了歇脚的地方,再向赵陌把小本本讨回来。

    那小本本面,不但记载着秦柏与牛氏告诉她可以光顾的店铺摊档,还有她事先构思的《隆福寺庙会图》布局初稿。她今天可不能光看热闹,还得将一些建筑与店铺招牌的信息用笔头记下来,一些唯有庙会时才会出现的街景,也需要画个速写,日后才好根据初稿做些增减修改,然后斟酌着把草图画出来。这么多东西,她不可能只靠脑子记的,不把小本本要回来,她岂不是要抓瞎?

    赵陌曾与她一起学画,又熟知她画大幅街景图时的习惯,怎么把她的小本本和眉笔都一块儿收走了?

    秦含真正郁闷呢,忽然感觉到赵陌宽大的袖口底下,似乎伸出一只手来,握住了她的手。她正讶异,只觉得右手一暖,便有什么东西被塞了过来。她低头一看,却是一个她的小本本略大些的白纸线装本,那纸明显小本本的要洁白硬挺。另外还有一支笔,笔身拿厚皮纸缠住,只有笔尖出露出一截炭黑的笔芯来,瞧着有点象是铅笔的模样。

    秦含真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眼,忙抬头看向赵陌。

    赵陌嘴角含笑,用嘴型吿诉她:“叫人照你说的模样试制而成的。”然后接过她手里的“铅笔”,在小本匆匆写了三个字“且试用”,然后又将纸笔还给了她。

    秦含真抱着这份意外的礼物,斜瞟了赵陌一眼,心里暖暖的,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

    ://..///39/392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最强军婚:首长,〕〔婚心动魄:神秘人〕〔夫人别跑〕〔重生空间:慕少,〕〔帝仙妖娆:摄政王〕〔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后娘[穿越]〕〔情嫂 (梁甜芬王飞〕〔放纵〕〔斩男色〕〔炊烟起,我等你〕〔狗带吧青春〕〔我的老婆大人〕〔甜妻有毒:腹黑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