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卦帝刘封〕〔九阳帝尊〕〔人皇纪〕〔异世厨神〕〔我本天骄:调教妖〕〔小保安的梦想〕〔大唐好相公〕〔帝少心尖宠:宝贝〕〔美利坚财富人生〕〔护灵人之医道无边〕〔异界邂逅二次元女〕〔寒门枭士〕〔崇祯聊天群〕〔无限虐杀进化〕〔梦想为王〕〔逆流2002〕〔篮球之天赋系统〕〔闲臣风流〕〔总裁套路深,娇妻〕〔东游之吕祖纯阳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零八章 出行
    赵陌规规矩矩地给承恩侯夫人许氏请了安,顺便给秦仲海、秦叔涛两兄弟也问了好。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他当年微弱时,虽是依附于秦家三房门下,但住的却是秦家长房的宅子,又与秦简交好。念着这份旧情谊,他对秦家长房众人一向是礼敬有加的,绝不会因为自己身份有变,失了礼数。

    承恩侯夫人许氏面带笑容,慈爱地看着赵陌,接受了他的大礼,然后立刻命长孙秦简将赵陌扶住,请到下手东面第一把交椅坐下,问起他这几日的生活。初二那日,他只是匆匆过来请了安,便在外院吃席,离开时,因许氏还在跟女儿秦幼仪说话,也没来得及请辞。许氏心里知道问题在自己,更知道许峥被秦锦仪算计一事,多亏了赵陌相助,才未酿成大祸,此时见了赵陌,自然早前又多了几分真心的关切。

    如果当日不是赵陌热心,许峥又警醒,后者真叫秦锦仪算计了去,别说娘家不会原谅自己的疏忽,是秦家长房的名声,也要一落千丈了。赵陌可以说是帮了秦家长房大忙,也帮了许家大忙。虽然这份恩情不能公之于众,但她却绝对会牢记在心。

    许氏关切地问起赵陌在辽王府的饮食起居。她也清楚赵硕、赵陌父子俩与辽王夫妻的关系如何。赵陌如今是父亲靠不住,祖父也不靠谱,独自住在辽王府,明明是正经嫡长孙,名正言顺的继承人,辽王府未来的少主,却活象是客居似的,还要提防辽东辽王府那边的算计,处境实在可怜。秦家怎么也跟这孩子有几分情谊,哪儿能不多关心关心?

    实际早已把辽王府下人掌握住的赵陌露出纯善乖巧的笑容,恭敬又不失亲热地跟许氏说起自己的起居,透露了几句自己从肃宁京时没少带护卫,封地那边王府里惯用的内院婢仆,也都在年前陆续到达京城,为他所用了,因此不必许氏送丫环小厮。

    这都是实话。辽王府的下人们也没人敢在他跟前拿架子,他既是嫡长孙,又是郡王,还有圣眷,辽王府那群长年被辽王夫妻遗忘的仆从,哪里有底气跟他对着干?真有顽固的,也早叫他干净利落地处置了。大过年的,他在京城还有许多重要的事要做呢,哪里有闲心跟几个下人争闲斗气?没得失了身份!

    许氏听了赵陌的话,把原先打算送人的念头给打消了,但看向赵陌的目光越发慈爱欣赏了。这个孩子不但老实乖巧,礼数周到,还十分聪慧能干呢,看着竟自家嫡长孙秦简也不差什么,怪不得两个孩子如此要好。也不知辽王世子赵硕是不是被猪油蒙了心,竟将这么好的一个嫡长子往外推。若说从前是为了看王家脸色,因此远着嫡长子些,也罢了,如今王家早不成气候了,小王氏病了几年,从无生养,赵硕跟前只得一个通房所出的庶子,居然还要继续跟这个嫡长子生分,真真是糊涂透顶!

    不过不要紧,赵陌与生父不和,与祖父亦不和,倒是跟皇帝、太子更亲近些。秦家本是太子母族,跟赵陌又有旧情谊在,往后多亲近亲近也是好的。秦家长房家主秦松从前留下了一堆烂摊子,看着似乎满京城都是知交好友,其实一个靠得住的盟友都没有。如今秦松已经投置闲散,不过是每日与妾室厮混罢了,年轻一辈却还需要多结人脉,多认识几个真诚挚友,往后出仕为官,也能多个臂膀。

    许氏心里考虑着要如何让儿孙们跟赵陌关系更亲近些,却不知道赵陌心里也在打着同样的主意,不过目的较猥琐一点:目前秦家长房跟三房关系和睦,秦平秦安都外放做官,秦含真的婚事,主要是由秦柏夫妻决定。虽然赵陌对自己在秦柏夫妻心目的印象挺有信心,但若能再拉秦家长房为助,那婚事越发稳妥了……

    赵陌与许氏各自打了如意算盘,秦含真坐在一侧冷眼旁观,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心想赵陌那一脸纯善青年的模样真是越装越顺手了,他知不知道自己如今的样子有多么违和?想想辽王父子、蜀王、赵硕、王家众人,在赵陌手里都没能讨得了好去,还吃了不少哑巴亏。赵陌封了郡王之后,更是日渐羽翼丰满,有财有权,有身份有圣眷。辽王府下被他收拾得老老实实的,其父赵硕才打了他的主意,连同赵碤三兄弟的行踪都被他派人给盯了,还探知了赵砌偷入京城这种机密。大伯祖母是从哪里看出他是个孤苦无依的小可怜,还需要长房送丫头送小厮,才能有信得过的人在身边侍候?

    秦含真没眼看下去,扭头欣赏窗外的花枝去了。

    这时,秦锦华、秦锦容与卢家姐弟一同过来了。他们全都穿戴一新,预备着要跟秦简、秦含真和赵陌一道出门逛庙会去。

    秦锦容穿了一身大红织金镶兔毛的锦袄,洋红绣花裙,头梳了丫髻,两边各戴了一圈白色毛绒绒的兔毛金发圈,身也不知挂了什么东西,一路走,一路传出细细的铃铛声,热热闹闹、华华丽丽地给长辈们请了安,向赵陌问了好,便往秦含真面前一站,下巴抬得高高的:“三姐姐,这是我舅母给我做的新衣裳,好看吧?是不是你那件镶兔毛的小红袄好看?”

    秦含真也有一件大红织金镶兔毛的绸袄,大年初一的时候穿在身,讨个喜庆而已。她平时很少穿这么大红大绿大俗的衣服,换季做新衣,选的衣料都以柔和雅致的颜色为主,难得穿一件红袄,还是挺显眼的。穿着它来长房的时候,许氏、秦仲海、姚氏、闵氏、秦简、秦锦华、秦幼珍以及卢悦娘,都曾夸过她穿得好看。当时秦含真见秦锦容有些不服气地撅了嘴,还以为她只是生个闷气算了,没想到是在这里等着她呢?

    不知道这短短几天的功夫,秦锦容是怎么说服她闵家舅母,给她做了这么一身新衣的?

    秦含真不可能跟个十岁的小女孩一般见识,便只是笑笑:“很好看,这身衣裳非常配你。”

    秦锦容一拳打在棉花,本来以为可以奚落秦含真一把的,却落了空。她一点都不为秦含真的夸奖而高兴,反而阴沉地瞪了后者一眼,鼓着嘴转身跑了。

    闵氏有些不悦地指责女儿:“五丫头,你怎可对你三姐姐如此无礼?”

    秦锦容心里更是生气,但因为有赵陌这个外客在,她不能象平时那样哭闹起来,只能板着小脸,躲到了卢悦娘身后。

    有外客在,闵氏也不可能指责女儿太多,只能暗暗瞪着秦锦容,打算过后找补了。

    一直端坐在许氏下手的赵陌,原本满脸是笑的,如今笑容却渐渐收起,神色有些淡淡地。

    秦简只觉得在好友面前丢了脸,更觉今日带秦锦容,乃是一大累赘,可是许氏都吩咐过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来。为了不让小堂妹再出岔子,他连忙对许氏说:“时候不早了,孙儿便跟郡王一道出发了。不然一会子庙会的人多起来,只怕会挤得慌。”

    许氏笑道:“行,你们去吧,好好吃,好好玩,只是身边不许离了人,也别买外头摊子不明不白的东西吃,要吃到有声誉的酒楼饭庄里吃去。”

    秦简、秦锦华与卢家姐弟等齐声应下,便热热闹闹地出发了。

    秦含真与秦锦华坐了一辆马车,身边还带了丰儿与画冬两个丫头,秦锦容与卢悦娘同坐一辆马车,也是同样待遇安排。男孩子们都骑马,护卫在马车周围,另有四名护院、两个长随,并四名跟车的婆子随行。赵陌另有随从,不必详述了。一行人说是要微服去逛庙会,其实排场一点都不小。

    没办法,如果只是秦含真与赵陌,外带一个秦简和一个秦锦华,带的人少些也无妨,毕竟大家都懂事知礼,不会无事生出什么夭蛾子。但多添一个孩子气的秦锦容,卢悦娘又是美貌的大姑娘了,还有卢初亮这个淘气少年,秦简身为主导之人,哪里放得下心?自然要多带几个随从,也免得途出什么岔子,他没法跟三叔三婶和卢家交代。

    从出承恩侯府大门开始,秦简的头皮紧了起来,时刻盯前盯后,留意着有没有人掉队,马车里的姐妹们是否觉得车颠,骑马的兄弟们是否吹着了风,简直没有一刻是放松的。

    赵陌见状忍不住笑道:“你也太操心了些,我带了这许多亲卫,难不成他们都是吃干饭的?还怕这么多人跟着,会有谁丢了去?又不是真的小孩子,你几个兄弟都知道好歹了,能出什么差错呢?”

    秦简叹道:“你又不是我,哪里知道我的苦处?”想到秦锦容平日在家时的难缠,万一她在外头大街也不管不顾地闹起来,又要如何收场?果然他该在祖母许氏面前坚决一些的,若不带秦锦容,哪怕有卢家姐弟在,他也用不着这么发愁。

    赵陌只是含笑看了他一眼,便纵马回头,走在秦含真坐的马车旁跟她说话:“前头那条街道,有个卖驴肉火烧的铺子极有名气,连皇都夸他家的火烧做得好呢。两位表妹要不要也尝尝?我骑马过去,一会儿得了,保管带回来时,东西还是热的。”

    秦含真见秦锦华露出感兴趣的表情,便道:“那家店的驴肉火烧,我也吃过几回,确实美味,却不差在这一时。此时把肚子塞满了,到了庙会遇到好吃的怎么办?还是算了吧。那铺子横竖跑不了。”

    赵陌听了一笑,也不多言,又纵马回秦简身边去了。

    后头马车的秦锦容听见动静,倒是来了兴致:“郡王表哥,那家火烧真的那么好吃么?”她也想吃吃看。平时祖母是从不许她们兄妹吃外头买来的东西的。

    赵陌没吭声,没理会,没有象秦锦容想象的那样,也纵马跑到她马车边来跟她亲切地说话,与先前表现的和气大哥哥模样完全不一样。

    秦锦容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任何动静,周围悄声一片。她的脸慢慢地涨红了。

    ://..///39/392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最强军婚:首长,〕〔白雅顾凌擎〕〔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