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阳鬼符〕〔游戏系统异界加载〕〔暖婚眷宠:宝贝,〕〔足球之非凡球衣〕〔哈利波特之罪恶之〕〔情不敢用尽:恐大〕〔天庭小狱卒〕〔一世独尊〕〔明士〕〔重生最强女帝〕〔宝藏海岛主〕〔我拔掉了上帝的网〕〔阴阳论道〕〔重生之国民婚宠〕〔输出之神〕〔缘仙纪〕〔官路青云梯〕〔田园宠妻:小农女〕〔玄幻世界设计师〕〔美食支配异世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零七章 疑团
    广昌王赵砌秘密进京?为什么?

    本朝律法对藩王们约束得还是挺严的。赵陌这点年纪,不满十五岁去了封地,然后将近四年都不曾离开过肃宁县,是受“藩王无诏不得入京”这一条规定所限。他从不敢违律,因为他知道,一旦他踩过了那条红线,那等待他的绝不会是皇帝的宽容。他如此受太子偏爱,都没有那胆子。赵砌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宗室子,只封了郡王,封地还是在闽赣之交的广昌,而不是晋王一家经营已久的晋地任何一处郡县。他哪里来的底气,公然违反朝廷律令?不怕封地会有人泄露消息吗?

    秦含真问赵陌:“广昌王为什么要秘密京?他不怕一但被人认出来,他会很麻烦吗?你方才说,他哥哥宁化王也在京城,不过是有诏令的。他们兄弟是同行来此?广昌王明知道自己身份不能曝光,还要你那儿去耀武扬威,倒也不怕叫人认出来,把他哥哥也给连累了!”

    赵陌笑了笑:“他次到京城的时候,距今差不多有十年了。那时候他还是个孩子,如今却已是十九岁的大人,谁还能认得出他来?只需要他行事小心些,别满大街嚷嚷他是什么人,也别在宗室皇亲面前露了脸,日后叫人认出来不好看,他倒也没什么可愁的。他会我家里显摆,也不过是仗着辽王府没人认得他罢了。”

    秦含真撇嘴:“你少来。如果京城里真的没人能认出他来,你是怎么知道他身份的?”

    赵陌眨了眨眼:“这完全是凑巧了。我手下商队做茶叶生意,光靠江南的茶园是不成的,还要往闽地收茶去,有一回路过赣南时,曾经见过广昌王在广昌县城街头追鸡撵狗的英姿。所有人只看一眼,都牢记在心了。这商队有一个护卫身手很不错,得了我的赏识,被抽调进了郡王府的亲卫队,又恰好被我派去碤叔那边盯梢。广昌王出入碤叔府第时,被那名护卫认出来了。虽然那是两年前的事,广昌王已然长高了些许,容貌也有些变化,但大体,还是能认出来的,更别说他又跟宁化王住在一处,还时时往碤叔家里去。若说他不是广昌王,谁又会信呢?”

    说起这个,秦含真有一个疑问:“晋王的三个儿子好象嫡庶不和吧?怎么如今又和好了?”

    关于这一点,赵陌还没有打听出个详情,不过也大致能猜到:“如今宁化王与广昌王都是郡王,封地虽然不算富庶,却碤叔的处境要强得多了。宁化与广昌又离得极近,尽管不是在他们所熟悉的晋地,但他们兄弟二人可以相互扶持,又有生母在身边,想必日子也过得安逸。相之下,碤叔身为嫡长兄,却落得如今的下场,连生母都丢了性命。做庶弟的看着嫡兄沦落至此,想必也会心生不忍吧?多帮衬一二,亲近亲近,也好叫外人知道他们做兄弟的如何孝悌友爱。”看到以前在自己面前高高在的嫡兄过得远不如自己,那两位郡王想必都在心里暗爽吧?赵陌这么心思阴暗地猜度着。

    秦含真也想到了这一点,嗤笑着道:“这也算是狗咬狗了。当初晋王府正妃与侧妃相争,双方都别说自己无辜。况且晋王妃和前晋王世子会倒台,也有那位侧妃和她两个儿子的功劳吧?捅出晋王已死消息的人,好象是他们母子。现在宁化王和广昌王想扮好人,跟嫡兄亲近,博一个好名声,也要看人家会不会相信才行。”

    赵陌想了想:“我倒是听我父亲提过一嘴,好象碤叔很有可能终生都不会再有子嗣了。他们整天想着要过继给别人做儿子,未必不会为了香火,打起过继兄弟的儿子为嗣的主意。若果真如此,宁化、广昌两位郡王虽然与碤叔是隔母的,但他们的子嗣血缘其他宗室晚辈离他更近些。广昌王尚未娶妻,宁化王却已有嫡出二子,并庶出的一子一女,年纪轻轻子嗣繁茂,碤叔看了可能会觉得眼热吧?”

    当然眼热,没想到宁化王这么能生。他今年也二十五岁而已。这才几年呀?当还有晋王去世后守孝的二十七个月。宁化王肯定要出了孝之后,才能议亲事,等把妻子娶回家里,还要至少十个月的时间,妻子才能生下第一胎。这么几年功夫,他光是嫡出的儿子都有两个了,庶出的也没落下,这效率还真是惊人。

    宁化王赵砃此番进京,是为了给几个儿子宗室玉牒来的。这是明面的理由。至于私底下有什么打算,外人未必知道了。至少,在赵陌说出广昌王赵砌也隐瞒了身份,随兄长进京之前,秦含真没怀疑过宁化王京,还能有什么阴谋。连他在京城四处拜访宗室皇亲长辈,与有实权的人结交,也以为他可能是为了换个富庶些大些的封地,才会耍小手段呢。

    秦含真小声问赵陌:“宁化王跟广昌王都是前晋王世子的弟弟,算是隔母的,也是亲兄弟。前晋王世子曾对储位有过想法,他的弟弟们会不会也有同样的野心?”

    赵陌眯了眯眼:“有这种念头的宗室多了去了,但大部分人都不会真的有所动作。宁化王与广昌王……会这么想也不怪。他们很有可能是盯了东宫皇嗣的位子。晋王不象蜀王,他虽有些小心思,却并无劣迹,跟皇也颇有兄弟情谊。碤叔是因为犯了不孝的忌,才会被圈禁多时。但皇终究还是看在晋王的面,对他从轻发落了。晋王的另外两个儿子,从前也曾有过年少聪慧、武双全的好名声,还曾被晋王带到太后和皇跟前去奉承讨好,更是一直循规蹈矩,无出格行止。皇对他们,态度自然跟对碤叔不一样。只要他们不出差错,倘若东宫真的需要过继嗣子,那他们的孩子还真的挺有希望……”

    赵陌顿了一顿:“广昌王倒罢了,宁化王三子,二嫡一庶,全都还是不记事的奶娃娃,但又已经立住了,身体健康,瞧着没有夭折之相。他们当若有人小小年纪被抱到东宫去养活,自然过继大孩子要容易养熟。倘若宁化王当真有这样的打算,那他还真是挺会挑时机的。再过一年半载的,他的几个儿子没有这个好处了。”

    秦含真大概是因为这类故事听得多了,一点儿都不再觉得吃惊。本朝宗室们,若说有哪一位从没想过要把自己或者自己的儿子过继到皇家去做嗣子,那才是难得的清流呢。

    她随意挥了挥手:“宁化王这种想法早不稀了,我这几年都不知道见过多少个跟他抱有相似想法的人,不必多提。我是较好,算宁化王是存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才带着孩子京城来的,他又为什么要跟处境潦倒的嫡兄搅和在一起呢?为什么要跟你父亲来往?广昌王又为什么会隐瞒身份随行?他应该清楚这么做有多大的风险才对。可别说是因为舍不得哥哥,他们兄弟的封地挨在一起,想见面,有的是机会。晋王侧太妃还能自由来往于两个儿子的地盘,随她想住哪儿住哪儿呢。”

    赵陌沉吟:“我还想知道他为什么要装小厮去找我?说话还阴阳怪气的。我是哪里惹着他了?他后来还见了我一次,仍是那股臭脾气,好象生怕我不会怀疑他的身份似的。这么……愚蠢,他兄弟为什么非要带他来京城?”

    晋王三子,辽王世子,还有圈禁的蜀王世子之女,王家姑奶奶们,以及她们宫那位身份不明的同伙……这么想想,疑团还挺多的,他们要查的东西更多。千头万绪的,也不知道有没有理清的一天。

    秦含真停下脚步,看向前方的围墙。他们已经穿过永嘉侯府的整个花园,出了青云巷,即将到达承恩侯府的地界了。接下来,他们谈话可能不象在永嘉侯府里那么自由自在了,需得提防隔墙有耳。

    她看了赵陌一眼,心里有些惋惜,自家的花园还是太小了些,没那么长的路可供她散步。

    赵陌含笑回看了她一眼:“这些事,我会让人去留意的。秦表妹不必费神,只需要静待消息即可。”

    秦含真撇嘴道:“真是小瞧人,难道我除了坐等消息,什么都干不成了?”

    赵陌摸了摸鼻子,疑心自己又说错了话,但又不知道自己是哪里说错了。好不容易把回的事给抹过去了,秦表妹瞧着也有松口的意思,这时候他可不能再出什么差错了。

    赵陌有些生硬地转了话题:“等打听到确切的消息后,弄明白了宁化、广昌两位郡王的目的,探听清楚宫里与王家姑奶奶们有约的同伙是谁,王家女们又在盘算着什么事,我们可以采取接下来的应对之策了。”

    秦含真问他:“到时候你打算怎么应对?”不是先商量出应对之法,再付诸行动吗?这是打算打听完消息后直接动手了?

    赵陌却冲她笑了一笑:“先告一状好了,告广昌王无诏私入京城,宁化王欺君瞒。表妹觉得如何?”

    秦含真双眼一亮。这么干脆,这么刺激?果然是个好主意!

    赵陌见她如此反应,又笑了,抬手轻轻敲了敲承恩侯府那边的侧门。不一会儿,门吱呀一声打开,将赵陌与秦含真一行迎了进去。

    ://..///39/392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贴心萌宝荒唐爹〕〔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