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慕川向晚〕〔高危职业〕〔都市盗梦者〕〔位面宇宙〕〔魔法与万象卡牌系〕〔空降1630〕〔穿越之变身绝色女〕〔极品并肩王〕〔网游之最强传说〕〔神农医仙混都市〕〔九鼎惊神〕〔天才高手在都市〕〔网游之绝学〕〔韩娱重生之月光〕〔末世大回炉〕〔重生之家有宝贝〕〔网游之绝学内〕〔凰骨〕〔霸道总裁深度宠〕〔请叫我教皇大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九十九章 闺秀
    秦含真与秦锦华一道返回正殿,还没走到慈宁宫园的出口,就遇上一群闺秀嘻嘻哈哈地从园的另一边径走了过来。她们瞧见秦锦华,都热情地向她打招呼,招手示意她过去。

    秦锦华拉着秦含真道:“三妹妹,这几位都是我要好的朋友,你也是认得的。今儿难得遇上,你也一块儿来吧?你在京城认得的朋友实在是太少了些,就算想要在家里办个茶会、诗会,也没处请人去,我实在看不过眼。”

    秦含真怔了怔,心想她何时要在家里办什么茶会、诗会了?那种场合她都巴不得避开。不过秦锦华也是好意,那群闺秀也确实不是陌生人,她也就乖乖任由堂姐拉着一并上前凑趣了。

    秦锦华的这群闺秀朋友,不是勋贵出身的公侯伯府千金,就是哪家皇亲国戚的女儿,简单来,就是通通出身非凡,与秦锦华家世背景十分相似与秦含真的家世背景也同样相似交往起来,没什么文武之分,不会吵架,不用考虑各自身份高低,家境贫富,大家都自在。

    过去的这将近四年时间里,秦含真虽然常常随祖父、祖母出远门,在江南、岭南等地旅居了不短的时间,但在京城的时日也不少,偶尔遇上长房设宴待客,她也会跟着祖父祖母过去参加的。秦锦华常常请了这些朋友到家里来做客,她自然也没少见她们,彼此知道身份、年岁,认得出各人相貌,有几个人连性情喜好都有所了解从秦锦华那里听来的,但她跟她们只是泛泛之交。

    秦锦华也曾设些宴招待朋友们,可秦含真很少去参加。祖母牛氏交际圈子很窄,能在宴会上找到话交流的人不容易。长房女眷们忙着招待客人,对牛氏只能怠慢些;许家二夫人心思难测,牛氏早已疏远了她;闵家女眷倒是投缘,可她们自有亲友,又不可能只陪着牛氏一个。秦含真担心祖母席上觉得无趣,通常都会陪在她身边,自然也就没什么时间去交新朋友了。

    不过,今日在慈宁宫这样的场合,众闺秀们又都是认得秦含真的,知道她与秦锦华十分要好,便也待她亲亲热热地,拉着她一道去话。秦含真顶着个萝莉外皮,内里却是成年人的芯子,既有意跟这些闺秀们结交,自然能把她们哄得高高兴兴地,不一会儿,便也将她当成是好朋友了。大家一块儿笑一阵,在园里又逛了一会儿,方才结伴一同回到正殿的宴席上去。

    进了殿,众人就要分开了,大家的席位并不是在一处的。

    临分开前,云阳侯府的嫡长女蔡元贞对秦含真道:“二月我家里有春宴,本已经给秦二下了帖子,她早就答应要去的,我却忘了妹妹。等今儿回家,就给妹妹补上一份帖子,妹妹千万要赏光才好。”

    秦含真笑道:“蔡姐姐家里的‘琪园’,京城上下无人不知,我闻名已久了,能有机会亲自前往游玩,乃是我的荣幸。姐姐可千万别忘了把帖子送来,否则我就要求上门去了。”

    众人都笑了,另一位闺秀唐素,性格比较活泼,闻言还假装跟秦含真悄悄话,其实声量大得她们所有人都能听见:“秦三妹妹,咱俩今日聊得投缘,我教你个乖。咱们蔡大姐是位才女,她家要宴客,她请了我们姐妹几个去,定是要起诗社的。你若是不擅长这个,可记得要提前准备上几首诗,到时候也好搪塞。若不然,可就要叫那两位女诗人抢光了风头去,咱们只能做个陪衬了。”

    这话本来有些不中听,可唐素得俏皮,在座没一个人是生气的,蔡元贞还轻轻拧了她的脸颊一记:“又编排人了,你不擅长诗词,我们何时逼过你去作?不过大家玩笑罢了。你自己好面子,非要弄虚作假,如今又教坏了新来的妹妹,也不怕叫人听了笑话!”

    唐素笑着往后躲:“怕什么笑话?秦二还不是一样叫她哥哥弄虚作假?我比她还强些,好歹还曾经胡诌过几首呢。即使是找了哥哥帮忙,那也是叫他帮我改诗,不是直接叫他作好了,换成是我的名字,就当是自己的诗了。”

    秦锦华面红耳赤地掐她的手臂:“你还这个?我不就是弄虚作假了一回么?那回也不曾夺了魁首,只比你略强些,你怎的就嗦个没完了呢?!”

    唐素往秦含真身后一躲,吃吃笑道:“那一回你作的诗竟然能叫心兰心悦诚服,我自然是记得牢牢的。后来真相大白的时候,心兰脸上那表情,足够我笑上一年的!我为什么不提呢?”

    寿山伯府的千金余心兰本来一直微笑着站在一旁看戏,万万想不到火竟会烧到她身上来,听了唐素的话,不由得也脸红了,嗔道:“好好的怎么把我拖下水了?我吃个惊罢了,也值得你笑话上一年?”跺跺脚,竟直接转身走了。

    唐素伏在秦含真肩膀上笑得肚子都疼了。秦含真却是一脸懵逼,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蔡元贞没好气地对唐素:“瞧你,还是那么促狭,又把心兰惹生气了。不过是件事,你何苦翻来覆去地提?”

    唐素咬着帕子吃吃地笑道:“蔡姐姐别生气,大不了我以后都不了。”

    秦锦华瞪她:“你本来就不该!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弄虚作假,你自己也没干净到哪里去。大家不过是玩儿罢了。我因为害怕受罚,才错了一回,倒叫你拿住了把柄,再不敢犯了。我自己都抛开了此事,你却不依不饶起来。”

    唐素红着脸,拉着她的袖子撒娇:“好姐姐,是我的不是,你别生气,我给你赔礼了。”着还真个屈膝行了一礼。

    秦锦华哪里是真的生她的气?瞪了她一眼,便也重新露出笑容来。

    当下便算是约定好了去蔡家赴春宴的事。蔡元贞还对秦含真:“你别听唐丫头的话,我们姐妹几个聚会,虽要起诗社,但真的只是在玩而已。每次都是余家妹妹与裴家妹妹争辉,没有我们其他人什么事儿。你也不必真个事先用心准备什么诗呀词的,到得春宴那日,放宽心到舍下痛快玩一就是了。”

    秦含真笑道:“蔡姐姐放心,我于诗词上虽然只是平平,倒还能胡乱诌几首打油诗,只要姐姐别笑话我就好。”

    秦锦华道:“蔡姐姐别听她的,她诗词上平常,却画得一笔好画,到时候别叫她作诗,只让她把你家的好景致都画成画,就象是行乐图那样,包管你喜欢。”

    蔡元贞双眼一亮:“不成想秦三妹妹竟还有这样的本事?那我可当真要好好见识一番才行。”

    秦含真笑道:“二姐姐太抬举我了,蔡姐姐别信她,我那两笔涂鸦,又算什么画呢?”

    一直沉默站在一旁的国公府千金裴茵插言道:“都别相互吹捧了,我们快回位置上去吧。在殿门处闹了这半日,宫人已经在看我们了。”

    众女闻言连忙收了笑,整理了一下衣饰,心端正了表情,重新以端庄优雅的姿态回到殿中,各自分散回席去了。

    秦含真与秦锦华原本的坐位离得不远,如今许氏、牛氏、姚氏与闵氏都不在,秦含真就索性坐到秦锦华身边来了。她压低声音问:“方才唐姑娘的,二姐姐让大堂哥代替做诗,是怎么回事?”

    秦锦华脸一红:“你怎么也问起那事儿来?那回是因为余心兰做东道起诗社,出的题目特别难,我打听到以后,怕会出丑,就提前试着作上一首诗来备用,却怎么作都作不好,只得求了哥哥代劳。没想到哥哥的诗作得太好了,竟然让余心兰都心悦诚服,甘拜下风。幸好那一回是蔡姐姐的诗得了魁首,我才掩饰过去了。谁知唐丫头后来发现了端倪,就当着大家的面拆穿了我,倒把余心兰给臊得脸红。因为余心兰不止一次夸我那诗作得好,却没想到是哥哥作的。”

    秦含真心想,原来只是这样的事,那还真是没什么值得多提的。唐素的笑点也太低了一些。而且这姑娘是不是有些缺心眼儿?既然大家都有弄虚作假,也没有真个把自己炒作成女诗人,她何必把实情出来?反正结果都没什么不一样呀?

    秦锦华告诉秦含真:“唐素的性情真了些,有时候话没分寸,会让人下不来台。可她这人没什么心眼,并不是存心要给人添堵的,因此大家都乐得跟她交好。”

    唐素是新晋大理寺卿之女,母亲是秦王府的郡君,也是皇亲国戚。她上头还有一个出众的同胞哥哥,自己却是家中唯一的女儿,自幼受宠惯了,没什么心眼。秦锦华她们都喜欢她这个性子,即使她时不时会些叫人下不来台的话,但没哪个人会真的跟她计较。

    秦含真以前跟唐素只是点头之交,还真不清楚她是这样的性格,正想要多打听些其他几位闺秀的性情喜好,今后来往时也好多加注意,就看见姚王氏与姚氏母女俩从殿门进来了,看脸色都不是很好。

    秦含真与秦锦华连忙起身迎接。后者搀住了姚王氏的手臂,声问:“外祖母,事情怎么样了?”

    姚王氏面带倦意,无言地摇了摇头,什么话都没。姚氏则低声嘱咐女儿:“不要问了,也别跟旁人提起这事儿。”秦锦华扁了扁嘴,但还是听话了。

    秦含真见状就知道她们只能回家后再想办法从秦简处打听了。她也不多问,只装乖巧状,给两位长辈倒茶。忽然听得内殿方向传来一阵笑声,没过多久,就出来了一行四名女眷,一位老太太,一位中年妇人,另外两个是十几岁的少女,其中个子比较高的那名少女,生得十分美貌,让周围的人都不由得朝她看过去。

    宫人殷勤地请这四位女眷回到席位上。周围有人声交头接耳,议论她们得了太后的厚赏。

    秦含真有些好奇:“这是谁家的女眷?”瞧着脸生。

    回答她的,却是姚氏幽幽的声音:“是镇西侯府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重生空间:慕少,〕〔爱上阴间小娇妻〕〔我的微信连三界〕〔皇后有旨:暴君,〕〔后娘[穿越]〕〔权路迷局〕〔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杀神叶欢〕〔英雄?我早就不当〕〔一欢成瘾:慕少,〕〔沈娴秦如凉〕〔隐婚甜宠:大财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