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苏妲己:男神〕〔崩天战记〕〔一拳奇迹〕〔亮剑之楚天飞云〕〔邪帝毒宠:爆萌兽〕〔虫屋〕〔穿越变成老爷爷〕〔冥婚夜嫁:妖孽鬼〕〔西游之金乌大圣〕〔首席老公,强势爱〕〔大千劫主〕〔超级军火系统纵横〕〔无敌战神升级系统〕〔婚色撩人:陆少,〕〔血色天途〕〔鬼医小毒妃:帝尊〕〔雷裂苍穹〕〔鬼妃迷人:王爷,〕〔方先生,无药不欢〕〔游戏两万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八十二章 激励
    薛氏如今心灰意冷,能让她惦记的,就只剩下了女儿的婚事。除此之外,她已经没心情去管别的了。听了秦锦春的提议,她只是懒懒地:“何必如此费事?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芳姨娘虽有些心思,却只是丫头出身,就算逊哥儿再有出息,她也越不过我去。我只求你能得一桩好姻缘,过两年顺顺利利地出了阁,日后一生平安喜乐。到时候我只需要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敲经念佛,清静度日。别人想去争什么夺什么,就由得他们去吧,与我无关。”

    秦锦春见母亲如此态度,心中就暗叫不好。薛氏本来就对长女失望,无心再去多管长女的事,只一心要为她这个女儿操心罢了,但内心深处,还是盼着秦锦仪能有一个好结果的,至少也要是平顺一生。没想到如今秦锦仪自己作死,薛氏对长女再也没有了期待,又觉得她这个女儿前程可期,既有长房、三房做主,秦伯复也越发重视,便觉得自己没什么可担忧的了,竟有些自暴自弃起来。长此以往,一旦她出嫁,怕是母亲就要连生存的欲|望都失去了。

    薛氏不过三十多岁年纪,就一副心如缟素的模样,恐怕不是长寿之相。

    秦锦春有些急了,忙道:“母亲,我并不是平白无故这番话的。今日在长房,我看得分明,大姐虽犯了错,还不知悔改,可是父亲只顾着发脾气,又她又踢又骂的,二话不就把她交给了二婶娘处置。这哪里有半分慈父的模样?昔日他对大姐何等疼爱?就是我和逊哥儿,都要退避三尺。可这些疼爱,只因为大姐未能出他所愿,嫁进高门大户,就都抛诸脑后了。那我将来又会如何?父亲对我,还不如对大姐好呢!”

    薛氏面色微微有了变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锦春叹了口气:“母亲只觉得我背后有长房、三房撑腰,又得了太子妃娘娘的亲眼,祖母、父亲也似乎将往日对大姐的期望转移到我身上了,觉得我前程再无可忧虑之处,就放下心来了,是不是?可您有没有想过?我的婚事,终究还是要父亲点头的。他如今即将丢官去职,冠带闲住,心目中趋炎附势之心只有比往日更烈的。他若是看中了哪门亲事,能为他带来好处,执意要我嫁过去,却不顾那人是否与我相配,那我又该如何是好?长房、三房待我再好,也没有为了我去跟父亲对着干的道理。若是往常,还有祖母可以劝他一劝,但祖母如今这样……我只怕到时候,母亲就连为我一句话都不能了!”

    薛氏的脸色顿时涨红。她心里清楚,女儿的话是正理。别现在了,就是从前婆婆兼姑母还能执掌家中大权的时候,丈夫秦伯复也很少能听得进她这个妻子的话。可那时候,她好歹还能求一求婆婆,只要是婆婆认可的事,秦伯复也只能听从。但如今……

    秦锦春道:“祖母已经病倒了,可即使她好了起来,也元气大伤。父亲因年前薛家二房的事,跟祖母闹翻了,往后即使会跟祖母和好,也未必能象从前那样言听计从,母亲又没有子嗣撑腰,薛家如今更是……母亲,子嗣、婆母、娘家,这三样您都无法依靠,将来要怎么办?在这个家里,您若是连自己都立足不稳,您又如何能护着我呢?您别看芳姨娘好象老实了许多,逊哥儿也不爱生事,但他们母子绝不是省油的灯!我若能嫁得如意,日后您在这个家里,自然是稳当无忧的。父亲总要看在我的面上,给您留一份正室的体面。芳姨娘与逊哥儿却未必乐见这一点,万一芳姨娘在父亲面前进谗言,让父亲给我定一门不好的亲事……”

    薛氏面色煞白:“不……她不能这么做!你嫁得不好,对逊哥儿又有什么好处?!”

    秦锦春叹了口气:“这世上,总有些听起来体面,实际上叫人生不如死的姻缘。就比如父亲当日为大姐看中的那门做填房继室的婚事,父亲那般中意,大姐却死都不肯答应,就是最好的例子了。母亲想想,倘若芳姨娘窜唆父亲,也为我定这么一门婚事,您道父亲和逊哥儿能不能从中得到好处?”

    薛氏已经快要摇摇欲坠了:“不行,不能这样!”她咬紧牙关,“我一定不会让你父亲害了你终身!”

    秦锦春心下一松,忙接着道:“芳姨娘和逊哥儿仰仗的,不过是逊哥儿乃是父亲唯一的子嗣。若是父亲再得几个庶子,芳姨娘就没那么嚣张了。再者,母亲膝下无子,等过几年我出嫁了,母亲身边无人侍奉,那时该如何是好?我也没个亲兄弟做依靠,总不能指望逊哥儿,长房的哥哥们倒好,偏又隔了一层。母亲若能收得两个孩子在身边教养,将来也能给我做个臂助,是不是?还有大姐,她虽不孝顺您,但她自幼锦衣玉食,将来出了家,如何能受得了清苦的日子?定要靠家里贴补的。若有一两个弟弟能为母亲分忧,母亲日后也不必操心大姐将来会孤苦无依了。”

    薛氏本来还觉得添几个庶子无妨,但亲自去教养,就太费心神了,她宁可送了女儿出阁,便每日礼佛,清静度日。然而,听秦锦春所言,她亲自教养大的孩子,虽不是亲生,却与亲生无异,确实可以护一护长女,再给幼女做个臂膀。长女总归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她哪里舍得让对方真的去受苦?

    这么一想,薛氏便也心软了:“罢了,你都把话到这份上,我还能不答应么?只是子嗣这种事儿,终究还是要看意。如今你祖母伤得这样,我哪里好提给你父亲纳妾的事儿?还是等过了年,你祖母的伤势好些了,我再缓缓进言,求她老人家同意,给你父亲挑两个温顺好生养的通房吧。论理,我们二房的子嗣,也确实单薄了些。”

    到这里,薛氏又忍不住叹息了。其实,婆婆薛氏虽然待她颇为严厉,更是独占家中大权不肯分些给她,但其实还是很关照她的。这么多年来,除了芳姨娘是曾经侍候过秦伯复的大丫头,凭自己心计上位生子以外,薛氏从来没有因为她未曾替秦伯复生下子嗣,就给儿子屋里添人,而是一直都盼着她这个儿媳妇能生出嫡子来。无奈秦伯复实在不喜她这个正室,才会耽误了子嗣,至今只有秦逊一子。到底,薛氏还是盼着亲侄女儿能生下嫡子,继承家业的。但薛氏如今都快四十岁了,早已没有了再生育的打算,只能给秦伯复挑几个屋里人,辜负了姑母兼婆婆的一番心意。

    秦锦春并不知道母亲心里的想法,她正为母亲点头同意自己的建议而欢喜。父亲年后闲置在家,总要给他寻些事做做,省得他整只想着在外头钻营,又或是麻烦长房、三房替他跑官。她宁可父亲从此沉醉在温柔乡中,也不想他再给长房、三房添堵了。若是父亲能给母亲带来一两个庶出的子嗣,让母亲将来老了能有个依靠,她心里还能感激他几分。至于那庶子的生母,倒不是什么难处理的事儿。有了芳姨娘在前,她绝不会再允许第二个芳姨娘出现的。

    反正,就算要去母留子,也有了现成的背黑锅人选。

    秦含真第二一早,就听长房那边收到了秦锦春命葡萄亲自送过去的一大叠身契,以及两房家生仆,分别是画楼与弄影的家人。至于绘春那边,由于她身在薛氏的陪嫁庄子中,离京城有些远,还需得多等一日,才能送回来。但她的身契,秦锦春已经从长姐屋子里搜出来了,一并送到了长房。

    秦含真便去了承恩侯府寻秦简和秦锦华,看他们要如何处置那些二房的下人。

    秦简道:“母亲已经了,要么将人全都卖了,要么安排到离京城远些的庄子上,叫他们下田干活去。弄影要赎身嫁人,这是我们早就答应过她的,那就在庄子上或是附近的乡镇人家好了。但我觉得,她与画楼最好不要再见了。她与我们合谋,原本也是瞒着画楼的。她似乎无意让画楼知道真相,大约也是不愿与姐妹反目吧?”

    秦锦华对秦含真道:“可是画楼哭着要见弄影。母亲叫人打了她二十板子,她如今趴在床上动弹不得,但还是要见弄影。倒不象是对弄影起了疑心,而是担心弄影也受了重罚。她还后悔呢,当初弄影劝她的时候,她就不该犹豫的。如果早早拦住大姐,她们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秦含真叹道:“这个画楼对弄影倒是有情有义的。可惜她对大姐姐太过愚忠了。”她问,“弄影那边怎么样?她不想见画楼吗?”

    秦简笑道:“画楼挨了板子,她却没有,一见面就要穿帮的,她如何敢去见?她对自己侍候的主人无愧于心,倒是对画楼有愧,因为她是瞒了画楼向四妹妹投诚的。我倒觉得,她无须顾虑这么多。横竖将来她们也是要分开两地,再难有相见的时候了,即使画楼知道了真相要怨她,又有何妨?本来在弄影投诚之前,我们就已经有所察觉了,大妹妹的图谋根本就不会成功。弄影所为,反而挽救了她与画楼二人的性命,如今连她们的家人也得以脱身,可谓是因祸得福。兴许画楼反而要感谢弄影呢。”

    秦含真想了想:“那就把画楼的意思转告弄影,让她自己考虑吧,可以让你们身边知道内情的大丫头去劝一劝。但如果她实在不想见,那也由得她去。这事儿算是解决了,但愿大姐今后能老实念经,不要再闹出什么事来。四妹妹也不容易,她家里还有不少麻烦没解决呢。”

    秦简点了点头,忽然又笑道:“是了,昨儿广路走得早,他有一句话托我转告给三妹妹知道。”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网游之我能看到数〕〔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农家子〕〔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凝脂美人在八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