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妇〕〔我是全能大明星〕〔官道巅峰〕〔冒牌高人〕〔重生之资本巨鳄〕〔巅峰官路〕〔重生神皇降临〕〔空间俏医女:猎户〕〔神级升级系统〕〔二号红人〕〔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应许之婚〕〔碎星物语〕〔秦吏〕〔吞天主宰〕〔村长的后院〕〔透视小兵王〕〔凰临天下:至尊魔〕〔万界登陆〕〔军武大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728章 训斥
    茶水验过后,证明是很有问题的,只需要一小口,就能弄晕一只鸡。

    秦锦仪似乎生怕制服不了许峥,没法称心如意地摆布他,特地下了相当重的份量。许峥只喝了一口,便觉得迷糊,还得靠冷风吹着,带有解药成分的茶水灌着,外加心里一股气勉强支撑,才没有失去意识。过后他还喝了大量的解药茶下去,上了一回净房,才完全清醒了。想到若是他再多喝两口茶,若是赵陌没有跟过来,若是秦简兄妹几个没有看见赵陌,揭破秦锦仪的谎言,进而闯进屋中……他会落到什么下场?许峥一想起这个,就忍不住打颤。

    若真的要与秦锦仪这等品行不正、心思奸滑的女子相伴终生,他岂不是要生不如死?许峥想到这一点,就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此事被轻轻放过。

    正好,秦简兄妹几个,也不想事情就这样被轻轻放过。在场的知情人已经不算少了,长房、二房、三房,姻亲许家,宗室子弟,还有几个贴身侍候的大丫头,以及粗使的几个婆子。想要让这么多人闭嘴不提,是不可能的。秦简只希望将事情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又或是仅仅向长辈们瞒下那封假信里具体写了些什么。

    他与许峥商量了一番,便派人去请二房的大伯父秦伯复过来。恰好他的父母秦仲海与姚氏也从姚家回来了,也一并请到。有父母在场,他觉得自己的底气都足了些。

    秦伯复、秦仲海与姚氏高坐上位,人证赵陌安坐下手第一把交椅,苦主许峥与秦锦华各立一边,打酱油做见证的秦含真与秦锦春陪在后者身后给她打气,而现行犯秦锦仪,则继续坐倒在屋子中间的地面上,还没能起来。在屋子的角落里,还跪着朱楼与王婆子这两个帮凶。至于画楼与弄影,却不知道被押到什么地方去了。

    秦锦仪的腰疼,腿疼,眼泪已干,鼻涕却还在流,身上冷得快要发僵了,脸都是青的,但没人为她披上一件厚外套,也没人给她塞手炉。还是等长辈们安坐之后,秦含真关上了房门,屋里才因为有人接手去烧火墙,而重新暖和起来。但她觉得,她一定已经生病了,脑门发热,身上却一片冰冷,神智开始有些发昏。

    但其他人的神智却很清醒。

    他们神情严肃阴沉地听秦简叙述着事情的经过,说秦锦仪如何将自己的心腹长随朱楼安排到弟弟秦逊身边,让他去收买前院茶房的王婆子给许峥送信,假称是秦锦华写的,邀请许峥前来纨心斋见面。而她事先躲在纨心斋正房后间,收拾了桌椅床铺,准备了有料的茶水,故意将火墙烧起,烧得屋内特别热。等许峥进来后,因为她在书信中嘱咐的话,而把房门关上,屋内又太热,就去喝那有料的茶水。然后她再从后屋走出来,意欲与许峥成就好事……

    如果不是因为许峥知礼,把赵陌叫上同行,而赵陌又在遇见秦简秦锦华兄妹时开口问及书信的事,从而揭破真相,跑进屋里破坏了秦锦仪的计划,还不知道许峥如今是什么样子呢。

    茶水、伪造的信、火墙、床铺,还有秦锦仪脱掉的衣服,精修的妆容,都是明晃晃的物证。

    朱楼、王婆子、赵陌、秦锦华,那据说是在烧火墙时被抓住的丫环弄影,都是实打实的人证。

    朱楼甚至还供出了自己的妻子正是当年被撵出承恩侯府的绘春,她在做秦锦华的丫环时,便有着模仿自家姑娘笔迹的技能。这一点,秦锦华身边的丫头都是知情的。秦锦仪在那么久之前,就把这个丫头扣下,留作日后使,分明就是对堂妹秦锦华早有算计之心,罪上加罪。

    人证、物证俱在,案情的经过也叙述得非常清晰,逻辑合理,条理分明,连秦锦仪自己都没有否认——其实她否认过,只是被驳了回来而已——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都很清楚,无可辩驳。

    秦仲海听得眉头直皱,看向秦锦仪的目光,仿佛在看着什么肮脏的东西,简直不想多看她一眼。

    姚氏看向秦锦仪的目光中仿佛带了刀子,恨不得一刀一刀割她的肉。居然利用自己的女儿,差点儿坏了女儿的名声,这简直罪无可赦!这般不要脸的女孩儿,她怎么不去死呢?!

    秦伯复看着长女时,也在咬牙切齿。真是愚蠢之极!她若是早能拿出这样的决心,这样的心计,去算计一位身份高贵的王公子弟,还用得着担心至今未能嫁出去么?!今日肃宁郡王就在承恩侯府内,她居然还去算计许家的嫡长孙,何等没有眼光?!

    况且,她算计就算计了,若没有肃宁郡王在,许家嫡长孙也算是不错的优秀子弟,能得他为婿也不错,可她居然没成功,叫人撞破了!真真无能!最重要的是,她被人撞破,就丢了他的脸。这叫他日后如何跟长房打交道?如何与许家人相见?以前秦伯复并不在意这些,可如今,他已经知道自己曾经犯下多大的过错了,正想要与长房重修旧好呢。长女帮不上忙不说,居然还拆他的台?!

    秦伯复心中气愤无比,忍不住站起身冲下长女,抬脚就踢了过去:“孽障!你真能如此不知廉耻?!你真是丢尽了我的脸面!”

    秦锦仪被父亲一脚踢得趴在地上,眼冒金星,只觉得身上剧痛无比。她忍不住放声大哭:“我怎么丢脸了?怎么不知廉耻了?我从小就喜欢许表哥,是你们不答应让我嫁给他,一心要我嫁到王公府第、高门大户中去。从前我听你们的话,你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到得如今还未能定下亲事。现下父亲都快要丢官了,难不成还指望我再嫁给王公贵族?我不想再听你们的话,耽误自己的终身大事了。我想要嫁给自己看中的人,又有什么错?!”许峥的家世又不是拿不出手。

    “你这个死丫头……”秦伯复气得倒仰,恨不得堵住她的嘴。这种话也是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口的?她不要脸,他还要呢!

    他狠狠地扇了长女一个耳光,又见屋里没有下人在,只好去指使小女儿:“四丫头,去……找东西把你姐姐的嘴给我堵起来,不许她再说这等不要脸的话了!我秦家的名声,都败坏在她的这张嘴里了!”

    秦锦春低头上前,掏出块帕子,胡乱塞进秦锦仪的嘴里。秦锦仪挣扎着推开她,要把帕子取出来,又被秦伯复喝斥着命人进屋押她下去。两个有力气的婆子进了门,扭着秦锦仪的手臂将她拖走。她连起身都难,只觉得那两个婆子抓得她全身都疼,想要再嚷几句话,又叫妹妹秦锦春拿帕子把嘴给堵上了。这一回,受两个婆子所制,她没能再将帕子丢开,只能“唔唔”地被人半拖出去。

    秦锦仪一走,王婆子与朱楼也被押走了,屋子里便又重新安静下来。秦伯复抬头看看弟弟弟媳,再看看目睹了事情经过的侄儿侄女们,还有苦主许峥与证人赵陌,表情尴尬无比。

    赵陌轻咳一声,率先打破了沉默:“我今日只是来做个见证,府上的家务事,原与我等外姓人无关。我瞧这天色也不早了,我还得往永嘉侯府去,给三舅爷爷、三舅奶奶请安呢。这便先行告辞了。”

    秦仲海忙起身道:“今日实在是怠慢了,还请郡王爷勿怪。改日我再做东……”

    赵陌笑着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表叔不必如此客气,我们本来就是亲戚,先前不是都说好了么?您还是继续唤我广路吧。”

    秦仲海干笑几声,还是叫过长子秦简,让他好生将赵陌送出去。

    赵陌暗暗给秦含真递了个眼色。秦含真会意,却摇了摇头。她还不想走呢,还想看看后续的处理。秦锦仪犯了这么大的事,还被抓了现行,长辈们都知道了,难不成就只是将她堵了嘴押下去?

    赵陌无奈,只得与秦简先离开了。

    许峥有些不安地动了动,很快沉着下来。他想知道秦家二房会如何向他交代。

    秦伯复看着许峥,表情纠结。按理说,秦锦仪做下这样的丑事,他们二房定是要向许家陪礼的。可这种丑事闹大了,也太过没脸。如今看长房的态度,估计也不想闹大,否则就不会只叫了这几个人,在纨心斋里就把事情给处置了,他们应该会闹到松风堂或是枯荣堂去才对。可即使不把事情闹大,当着长房兄弟弟媳的面,礼还是要赔的,难不成真要他冲着许家的小辈低头?秦伯复觉得脸面上下不来。

    秦仲海却出乎他意料之外地站了出来,向许峥赔了不是:“峥哥儿,这一回原是我们秦家对不住你,叫你受了惊吓,表叔向你赔礼。你是个知礼守礼的好孩子,无辜被人算计,表叔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只是,事关两家声誉,还是别让太多人知道的好,也省得那些不知内情的人胡乱猜嫌,坏了两家长辈的名声。你觉得如何?”

    许峥立刻就猜到那封信头上了,明白秦仲海为何会这么说。他心中那股气愤渐渐消散,先前压下去的愧疚便重新生了出来,低头道:“表叔说得是。事关二表妹的名声,我怎么能叫她无辜受累?我原也不曾真叫人算计了去,倒不好跟弱质女流一般见识。此事我不会向旁人提及,连在家中长辈与弟妹们面前也不会说。表叔尽管放心。”

    秦仲海笑了,郑重谢过他。

    苦主许峥也被安抚住了,顺利打发。

    屋里就只剩下秦家三个房头的知情人了。

    秦简送完赵陌回来,重新关上了房门,看向三位长辈:“大妹妹犯此大错,应该如何处罚她,才能让她没有机会再犯?”

    秦伯复冷哼道:“还罚个什么?她已经是无救了!索性将她送进家庙去,让她出家,为她祖母祈福,还能成全她一个孝女名声!”

    众人不由露出惊愕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全能奶爸[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