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乾坤之眼〕〔最强弃夫〕〔是书无经〕〔重生之都市北冥天〕〔重生之至尊仙帝〕〔重生之先声夺人〕〔漫游星海世界〕〔都市阴阳师〕〔媳妇儿,今晚回家〕〔婚开二度:邪佞总〕〔不死剑修〕〔百万年后做海贼〕〔绝品男保姆〕〔神级黄金手〕〔和亲拯救地球[星际〕〔重生校园女神:墨〕〔仙武踏天〕〔夜末人〕〔西游动漫之旅〕〔[综武侠]女装大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七十七章 现行
    许峥正满心纠结着。 .vod.他怀里揣着茶水婆子给的那封信,铁块还要沉重,火炭还要烫手。可他也只能揣着,没法直接将它丢开不管。

    他其实知道自己家有些不厚道,祖父、父亲、母亲,都盼着自己能娶一位秦家嫡女。许家近年有衰败之势,还要指望他这个嫡长孙能重振门楣,若能娶回一位得力的妻室,定能事半功倍。而秦家,则是许家最有希望能结亲的高门大户了。许峥作为许家长孙,自幼知道自己身担负着全家的希望,并不排斥家人的安排。

    可是祖母却不乐意,起与外戚、勋贵联姻,她更希望孙子能娶一个世代书香人家的女儿,象她娘家那样的。当年她未能为两个儿子娶得娘家侄女儿、外甥女儿,心里一直觉得遗憾,便希望孙子能为她圆梦。这些年,因为老太太坚持己见,许峥的亲事一直无法定下来,甚至还连累得大妹妹许岫的亲事也未能定下。因为祖母许大夫人说了,若想要许秦两家再次联姻,让许岫嫁给秦简,也是一样的。许家其他人虽然郁闷,但也不敢真的将许岫早早许了人,彻底断绝这一可能。因为次女许岚乃是庶出,若让她与秦家联姻,份量是远远不够的。

    偏偏二房还要来凑热闹,一再说许峥年纪秦家几个女孩儿都大,还是许嵘更合适些,也想要娶秦家女做孙媳妇。

    一家人都不能齐心,又如何能果断为许峥定下亲事?再加几位长辈有意无意地在外头放话,秦家表婶几次想要给女儿相看别的人家,都没能相看成。秦家表妹会生出抱怨,实属人之常情。便是许峥自己,也觉得很对不起秦二表妹,没有脸去见她。

    今日,秦二表妹既然已经递了信来,邀他相见,把话说清楚,许峥便是再羞愧,也必须硬撑着走这一趟。他是该给表妹一个交代了。

    可是,等走进了二门,许峥便又开始纠结。孤男寡女私下见面,终究还是不合礼数的。万一让人知道了可怎么好?不但对秦二表妹的名声不利,也有违他一直以来谨守的礼仪道德。许峥一路行来,浑身都不自在,总觉得好象有人在盯着自己看。回头望望,除了承恩侯府各处执守的下人,也只有秦逊的那个长随朱楼在前院呆站。许峥觉得自己真是多心了,那些下人又怎会知道他要去见秦锦华?但那是在外院,他怎么走动都是正常的。如今进了二门,万一遇个丫头婆子,问自己要去哪里,那要如何回答?

    许峥是在这纠结的当口,遇了迎面而来的赵陌。他心下顿时慌了一瞬,好不容易才镇定下来,勉强笑问:“郡王爷这是打算回枯荣堂去么?”

    赵陌一打量他的神色,便猜到他是了当,要往纨心斋去了,便笑道:“是呀,秦家三表妹请我到松风堂说话,说是想托我从琉璃厂买几幅古画,我想这不过是小事儿,答应下来。择日不如撞日,索性今儿叫简哥儿一道逛去,不想他被他的妹妹们缠住了,正说话呢,我先回前头去等着。许兄这是哪儿去?要到松风堂么?那你帮我催一催简哥儿吧。他晚还要回来参加家宴,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快去快回。”

    许峥怎么可能去松风堂?只能干笑:“不是,我……我不去松风堂。”

    赵陌“哦”了一声:“我还想托你捎个话呢。其实秦三表妹原是让我在松风堂里等的,说他们兄妹不过是聊几句,托简哥儿捎带几样小玩意儿罢了,我没必要避出去。只是我想着,如今我们都长大了,不得小时候,男女有别,总要避个嫌的。虽说大家是亲戚,从小儿常在一处说笑玩耍,素来亲近,心里也不存邪念。但人多嘴杂,家里下人那么多,有人议论个一句半句的,积攒得多了,足以坏了一个人的名声,因此,宁可自己避讳着些,也好过连累了女孩儿们的闺誉。”

    许峥听得肃然起敬:“郡王爷真是守礼君子。”只觉得赵陌性情为人都与他极为相投,实乃佳友。

    他想到自己即将要去赴女孩儿的约,万一被下人看到了,议论起来,岂不是坏了秦二表妹的闺誉?秦二表妹年纪小,难免会有疏忽。但他已是成年人了,又有功名在身,该想得更周到些。因为许家,秦二表妹已经受了委屈,他不能再害了她。

    许峥犹豫了一下,吞吞吐吐地对赵陌说:“郡王爷,我有一件为难的事……”含糊地说自己惹得秦二表妹生气了,秦二表妹约他前去相见,要他赔不是,可那约定的地点在内宅的空院子,孤男寡女的,他觉得不妥,却又不好不去赔这个礼……

    赵陌露出了心领神会的表情:“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许兄是担心叫人撞见你们私下相会,说不清楚,会连累了秦二姑娘的名声吧?那我与你一道同行如何?我不出现,只远远缀在后头,守在院门处,若是看见有人来,还能出声示个警。”

    许峥大喜,忙向他躬身行了个大礼:“谢过郡王爷!”

    赵陌忙笑着扶住他:“不必如此客气,秦家二表妹说来也是我的表妹呢,本不是外人。”他歪歪头,面露疑惑,“不过,你跟她约在何时见面?方才我才在松风堂见过她,并没听她说起这事儿。她跟几位姐妹们还聊得开心呢,不象是生了气的模样。你没有记错时间么?”

    许峥从怀掏出那封信来,再看了一遍,确认了时间地点都没有弄错。赵陌装作关心,走到他身旁扫视了那信几眼,疑惑地问:“这是秦二表妹写给许兄的信?怪,前些天我在舅爷爷那里看过她的书法功课,她的笔迹好象不是这样的吧?”

    许峥怔了怔:“是么?”他忍不住又看了信一遍,心下狐疑。他小时候常到承恩侯府来,记得那时候秦锦华的笔迹差不多是这样。后来因为三房回归,拒绝了联姻之意,祖父又提出让他娶秦锦华的主意来,他觉得尴尬,又要专心读书,来得少了。他已经很久没留意秦锦华写的字是怎样的,只能照着小时候的印象来。

    不过,秦锦华虽然功课并不算出色,却也不至于练字练四五年,都没个长进吧?

    在许峥终于起了疑心的时候,赵陌若无其事地催促他:“这要走了么?我不是很熟悉这边的房屋格局,不如许兄在前头带路?”

    许峥心下犹疑地带着赵陌往纨心斋走去。秦简、秦含真与秦锦华、秦锦春四人这时候才敢从东穿堂走出来,远远看到他们拐进了通往纨心斋的夹道。

    秦锦春暗暗抹了把汗:“看来郡王爷把许大公子稳住了,接下来不知道他要怎么办?”

    秦含真猜想:“他估计会让许峥进去,自己缀在后头,见势不妙冲过去坏了大姐姐的局。如今是许峥邀请他同行的,大姐姐事后怀疑不到他头。我们不如也找个借口,声称是看到他了,才跟了过去,然后撞见了大姐姐跟许峥在一起?”

    秦简点头:“如此确实我们先前想的要稳当些。”

    秦锦华小声说:“弄影、描夏和流辉都还不知道赵表哥插手了呢,一会儿她们定要吓一跳。还有大姐姐,她如今应该已经躲在纨心斋的屋子里了,可别让她看见赵表哥进了院子。”

    秦含真摇摇头:“赵表哥明知道是什么情况,才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呢。”

    事实证明,赵陌并没有辜负秦含真对他的信心。他走到纨心斋门口停下来了,一声不吭,只拿眼神与动作示意许峥进去,自己往院门门板后头躲起来了。许峥哑然失笑,心情却是轻松了许多,提起衣摆,直接往正房走。信明说了,秦锦华会到正房与他相见。

    纨心斋本是二房薛氏的住所,自打二房搬离后,再也没有人住进来过。抛空数年,本该到处落了尘才对,但如今却经过了简单的打扫,桌椅、床铺,都是干净的,桌面还准备了茶具茶水,火墙也烧起来了,烘得屋内一片暖融融。

    许峥记起书信嘱咐的话,将房门关,不让外头路过的人发现这屋里有人。然后他在桌旁坐下,觉得屋里似乎稍微热了一点儿。不过,想到秦锦华素来娇弱,让丫头将屋子烤得暖和些,也是寻常事,他没觉得怪。

    他在屋里等了好一阵子,也没见秦锦华出现,不由得有些不安。他起身到窗边往外看了看,确实没看到人影,连赵陌都没看见,想必还躲在门板后头呢。他叹了口气,又重新回到桌边坐下,只觉得屋里越发热了。他想去开门,又想到秦锦华在信的嘱咐,还是按捺住了,随手倒了杯茶,喝了一口。茶是温的,带着点儿甜味,也不知道放了什么东西,倒是挺好喝,也很解渴。他忍不住想要多喝两口,但想到二表妹迟迟未至,便又心焦地将杯子放下,想要再到院门去看一看。

    没想到刚起身,他觉得脑子有些发晕,身体晃了一晃,重新跌坐在凳子,手下一时没留意,将杯子扫落在地,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他这是怎么了?

    他身后传来吱呀一声,却是有人从后屋走了进来,脚步声越来越近。许峥硬撑着头回身看去,模模糊糊地认出这是秦家二房的秦锦仪。她怎会出现在这里?!

    秦锦仪满面羞红,走到许峥面前,柔柔福了一礼,娇滴滴地说:“许大表哥,表妹对你仰慕已久了,今日特地约你前来……”话还未说完,房门忽然被撞开了,赵陌大咧咧地走了进来,嘴里还在嚷嚷:“许兄,你弄错了,秦二表妹并没有约你!”

    秦简、秦锦华、秦含真与秦锦春都跟在他身后,立在院子里,表情各异地往屋看来。

    许峥脑一片糊涂:“啊?”

    秦锦仪却懵在了那里,连礼都还没行完呢,正矫揉造作地扭出一个优美的身形,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脚下一个不稳,摔倒在地,把腰给扭了。

    ://..///39/392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我的神秘老公〕〔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