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官场日记〕〔名门惊爱:总裁的〕〔变身之女侠时代〕〔决战白日门〕〔盛华〕〔玩锤子牧师〕〔病娇宠:黑萌嫡医〕〔名门盛宠:军少,〕〔重生之天尸有毒〕〔修真聊天群〕〔蜜爱不限时:娇妻〕〔末世之宠物为王〕〔重生之杀手至尊〕〔时空位面大穿梭〕〔穿越者纵横动漫世〕〔哈利波特与秘密宝〕〔重生白蛇传〕〔重生之权宠病娇王〕〔赛尔号之星河战役〕〔四重分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七十五章 变故
    可惜,有些事情不是秦简能掌控的,就在他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应对赵陌的问题时,秦逊已经先开了口:“赵表哥,他是我的长随,不是大哥的小厮!”

    秦简心下暗道一声“不好”,但也只能叹气了。这个坑看来是没挖成,恐怕只能便宜秦锦仪了。

    朱楼却是僵在了那里。他没办法说秦逊说错了,只能干巴巴地赔笑着,认下了这个身份。幸好他还没来得及对许峥说自己是秦简的小厮,只是表现得跟砚雨他们挺要好亲近罢了。秦逊如今紧粘着秦简,一副乖巧好弟弟的模样,他这个所谓的小厮跟秦简的小厮亲近一些,也没什么奇怪的。

    可惜秦逊说出口的话,不仅仅是那一句而已。

    他对赵陌道:“我本来有小厮,只是我大姐嫌他畏畏缩缩的,上不了台面,就在出门前把手下的人借给我使了。朱楼年纪大些,办事也老到,比我的小厮要能干得多。我大姐很看重他呢,四姐本来看朱楼不顺眼,要把他撵了,我大姐还跑到奶奶跟前去求了情,硬是将人给留了下来。现在看到他侍候我侍候得这么好,我也明白大姐为什么看重他了。”

    朱楼已经僵在那里了,脸上硬挤出来的微笑快要挂不住。谁能想到呢?秦锦仪防着同胞亲mei mei,为保住他不惜与秦锦春针锋相对,为了让他能顺利接近许峥,还利用庶弟秦逊做了个挡箭牌,可最后坏事的却不是秦锦春,而是秦逊。有了秦逊这一番话,谁也不会相信从他手里递出去的书信,会是长房二姑娘秦锦华写的了。恐怕只要他露出一点口风,所有人都会疑心是秦锦仪在背后指使他,不过是借了秦锦华的名义而已。

    朱楼脑子里飞快地转动着,思考接下来的计划要如何实施,难不成真的要放弃?

    赵陌隐隐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劲,只是没看出来问题在哪里。不过对于秦锦仪,他还是有话要说的:“看不出来,原来令姐待你也不错。我本以为她不是这般和气的人。”

    秦逊笑道:“我也觉得挺纳闷呢。”没有再说别的。秦锦仪怎么可能待他不错?她的为人如何,秦家上下谁人不知?只是如今连肃宁郡王都知道了,果然不愧是跟三房要好的贵人。他觉得对方更值得他去讨好了。

    而在场的人中,另一个知qing ren秦简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了转头去看朱楼的冲动。他心里真的很想知道这个下人此时会有什么样的表情,然而,为了不引起对方的疑心,他必须维持住脸上的笑容,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微笑着给赵陌、许峥倒茶。

    他看了表兄许峥一眼,暗叹对方有运道。今日这场好戏,估计是唱不起来了。恐怕许峥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他曾经被什么人用什么样无耻的计谋算计过吧?

    秦简又忍不住转眼去看了秦逊,心里也在感叹这孩子误打误撞坏了秦锦仪的盘算,还当着许峥的面拆秦锦仪的台,也不知道回家后会如何呢。不过秦逊乃是二房第三代唯一的男丁,薛氏与秦伯复都护得紧,想必不会吃了大亏去。

    忽然间,秦简发现秦逊斜睨了朱楼一眼,脸上露出了小得意的表情,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转回头来,恢复了原本有些刻意的讨好笑容。若不是秦简这时正盯着秦逊看,恐怕他不会发现秦逊那一瞬间的表情变化。这让他对这个庶出的堂弟立刻刮目相看。

    难不成,秦逊并非无意中破坏了秦锦仪的图谋,而是有意为之?

    先前看他那般刻意、笨拙地讨好着自己与赵陌,还真没看出他有这样的心计。秦简暗想,倘若这个庶出的堂弟真是个有心计的,那他往后可得好生留意一下才行。若是个心思正派的,还能用心引导一下,叫他给自己作个臂膀,倘若是个心思不正的,那以后就要多加提防了。

    秦逊还不知道自己的小表情已叫大堂哥秦简看了去,心里还在暗喜呢。他是不知道秦锦仪为什么忽然把这个叫朱楼的仆从安排给自己,但她一向没把他这个隔母的兄弟放在眼里,怎么可能是真的为了他着想呢?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秦逊知道前不久秦锦仪才为了保住这个朱楼,跟四姐姐秦锦春有过口角。秦锦春要撵朱楼,兴许有私怨的成分,但也是因为朱楼犯错在先。秦锦仪却不管不顾地硬是护下了他,总有缘故。朱楼既不是家生子,甚至还不是奴籍,虽说是祖母薛氏陪嫁庄子里的人,却是外头投奔而来的。他进府短短一个月,凭什么得了秦锦仪的信重?连薛氏都没那么重视,还答应秦锦春撵人的请求。

    若说是秦锦仪有事要用得上他,可二房下人不少,哪里就轮到一个外来的小子受提拔了?绿云的兄弟坏了事且不说,月华就有好几个兄弟,其中有一个就是他秦逊用惯多年的小厮,平时没少在他面前抱怨朱楼抢了他们的差事。不过,秦逊不象小厮们那样只会抱怨,他猜想,长姐秦锦仪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机密事,要让朱楼去做,还得瞒着家里人。所以,宁可选择外来无根基的朱楼,也不找更可靠的家生子。因为家生子受命去做了什么坏事,是很难瞒过长辈们的。

    秦逊才懒得理会秦锦仪到底有什么算计,横竖早晚要嫁出去的。等两个姐姐都出嫁了,秦家二房就是他的了,谁都抢不走。他只需要老实待着,根本用不着争,还反过来劝芳姨娘不要多事呢。可是,秦锦仪只管算计她自己的,为什么要拿他做幌子?还哄骗他带上这个不知想做什么的朱楼。万一朱楼在长房惹出事来,他身为朱楼名义上的主人,是不是要负责任?明明与他无关,凭什么叫他背锅?!他是不知道秦锦仪与朱楼都在谋算些什么,反正他在人前将自己撇清了,日后出了事,也算不到他头上!

    一无所知的赵陌与许峥还在继续说笑,心里存了事的秦简与秦逊在旁漫不经心地喝着茶,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过得大半个时辰,就到了午饭的时候了。秦仲海秦叔涛都不在家,秦伯复是早已分家出去的人,自然不好插手,秦柏是长辈,又是隔房的,万没有叫他辛苦的道理,男眷的宴席只能由秦简主持。他顾不上别的了,忙忙指挥着下人们一通收拾,将各人席上的茶具点心撤走,又重新换上了碗箸。一溜儿婆子媳妇提着食盒进屋,不条不紊地上起了酒菜。

    朱楼趁机溜了出去。

    他先去寻了画楼。今日画楼负责里外联系,是事先就约定好了的。朱楼行动受挫,自然要先问过大姑娘秦锦仪的意思。

    画楼万万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化,担忧之余,心下却在暗喜。如此一来,有了肃宁郡王赵陌做借口,朱楼身份暴露,原本的计划不能继续了,自家姑娘的谋算注定了不能成功,那是不是就不必继续做这种事了呢?她还是再回头劝一劝姑娘吧,天意如此,可见姑娘与许家大公子注定了无缘!

    虽然弄影出了主意,劝她暗中做手脚,破坏秦锦仪的计划,可画楼素来做惯了忠婢,总觉得心下不安,就怕有朝一日暴露了,既叫主人骂是背主,又要受重罚。如今这样的结果,可以说是皆大欢喜了。姑娘不用做见不得人的事,自己也避开了风险,真真是两全其美!

    她便对朱楼说:“事已至此,我们也是没法子,回头我就如实禀报姑娘,这事儿还是算了吧,反正已经骗不了许大公子了。”

    朱楼却是不死心。他近日听说了二房大老爷秦伯复年后就要丢官的传闻,他抛下庄子里清闲的差事进城,为的就是享福。若大老爷不做官了,二房还有富贵日子可过么?他没本事让大老爷保住官职,却可以成为大xiao jie的陪嫁,到官宦人家去谋更好的差事。他可是听说了,大xiao jie算计的那位许家大少爷,家里世代都做着官,可比二房要体面得多了,否则大xiao jie也不会看上他。对于这门亲事,只怕他比秦锦仪都要热心些呢。

    犹豫片刻,朱楼咬了咬牙,对画楼道:“你去跟姑娘说,若是她信得过我,就给我些银子,我去买通个人替她送信。只要有足够的银子,不怕堵不上那人的嘴。你们家是从这府里分出去的,若是有可靠的人,那自然最好,没有的话,就交给我。我想法子找人打听去。就算今儿没能替姑娘办成,新年还有这么多天呢,未必就不会有第二次机会!”

    画楼吃惊地看着朱楼,有些着恼地压低声音道:“你这是做什么?姑娘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可别惹祸。”

    朱楼沉声道:“放心,我心里有数。姑娘看得起我,我若不能替她把事情办好了,如何对得起她的看重?!”

    画楼心里不由觉得他多事,可是她又不敢向秦锦仪隐瞒,只能气闷地去了松风堂传话。

    秦锦仪听完后,气得直跺脚:“秦逊那小兔崽子竟敢坏我的事?!看我回去不撕了他?!”

    画楼忙道:“姑娘息怒,这事儿咱们不好明说的,否则叫大爷和奶奶知道了,可没有姑娘的好果子吃。”

    秦锦仪冷哼:“我是秦逊的嫡姐,想要治他,有的是法子!”接着想了想,咬牙道,“罢了,既然朱楼说他有法子,那就让他去办。不过是买通个婆子送信罢了,有什么难的?这府里的下人,哪儿有那么多人品正派的忠仆?还不都是盯着银子的货色?你去找弄影,看看你俩身上有多少银子,全都先交给朱楼去使。若是不够,马车里还有一包十两的碎银子,全都给他。我不管他花多少,也不管他怎么花,但是午宴结束后,我要在纨心斋看到许家表哥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