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征战末日三千年〕〔玩游戏刷黑科技〕〔阴阳女鬼修〕〔诸天万界反派聊天〕〔蜜恋百分百:恶魔〕〔美漫修仙实录〕〔主神培养基地〕〔我的星界之门〕〔快穿:这个女配很〕〔最初的寻道者〕〔一切从寻秦记开始〕〔我的冰山美女老婆〕〔低维游戏〕〔小麒麟的世界之旅〕〔权宠之将女毒谋〕〔诸天投影〕〔隐婚100分:重生学〕〔宠妻如命:霸道老〕〔柏林1943〕〔灭明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七十四章 纠结
    秦含真看到赵陌进屋的时候,眼睛都瞪大了。

    大年初二媳妇儿回娘家,这一天基本上是不会接待外客的。赵陌一个外姓男子,跑来承恩侯府做什么客?!虽说他也算是秦家亲戚,但这亲戚跟亲戚也是不一样的,比如今儿姚家、闵家的人就不会shang men,苏家、卢家除去卢普一家本来就住在福贵居以外,苏家的长辈也不会来呀?!

    秦含真就眼睁睁看着赵陌给许氏、牛氏行礼问安,说起他已经在外头给秦柏、秦家兄弟以及卢普见过礼了,都是行的家礼,没让众人依爵位敬他,还让众人继续唤他作“广路”或是“赵表哥”,别叫什么郡王爷啥啥的,显得生分。

    赵陌的态度如此温和亲切,秦家众人自然是欢喜的。姚氏这样伶俐的,还声情并茂地说起了他在承恩侯府里寄居时的往事,说他与秦简有多么要好,跟秦柏、牛氏又是多么的亲近,诸如此类。至于王曹利用秦简的小厮向赵陌下毒手这类糟心事,她自然不会提起。不过,经过她这么一说,不但本来就跟赵陌熟悉的长房、三房,就连许、苏、卢三家的人,也都觉得赵陌与秦家确实关系极亲近了,都当他是亲友家的子侄一般。

    赵陌在松风堂里凑了两刻钟的趣,方才与秦简一道回前头枯荣堂席上了。期间他也没能挤出点时间跟秦含真说两句话,两人离得还有点远,毕竟秦含真与姐妹们在一处,赵陌如今是大小伙儿了,还是要避点嫌的。不过他离开的时候,特地朝她这边望了望,在两人四目相对的那一刻,迅速眨了一下右眼,才嘴角含笑地转身而去。

    秦含真居然觉得他那个动作显得有些小调皮,还显得比旁人更亲近,可这是赵广路能干得出来的事么?!他这几年里到底遇到了什么,怎么性格都好象有点儿变化了呢?

    不过,更过分的是,赵陌前几日才耍了她一记,这会儿居然就装没事人了,还冲她眨单眼。他装什么傻呀!

    秦含真暗暗生着闷气,觉得自己一定要找时间好好质问赵陌一番才行,便听得许岚在一旁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话。她走了神,没听清楚,忙问:“许二姐姐,你方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许岚拿帕子掩了口,抿着嘴小声说:“你们家二房那位大姑娘,正站在窗台前看谁呢?方才我哥哥出去的时候,她就是这样死盯着人的背影看。如今肃宁郡王出去,她也是这般。她一双眼睛,怎么光盯男人去了?”

    秦含真怔了怔,转头去寻秦锦仪,果然看到她站在玻璃窗前往院子里瞧,又是一脸呆呆的模样,还唉声叹气地。

    她叹个什么鬼气?!秦含真只觉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秦锦仪既然自小就对许峥有想法,她对他的背影花痴一下,也是人之常情,可她看赵陌也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这姑娘的老毛病还没改,一颗心是可以同时对不同的男人动情的?!

    秦含真觉得自己被雷到了。旁边秦锦华与秦锦春也听到、看到了,面上不由而同地露出了尴尬的表情。秦锦仪虽然讨人嫌,但毕竟还是秦家的女儿,是她们的姐妹。如今她在外ren mian前露出丑态,她们脸上也无光。

    许岫眨了眨眼,低咳一声,微微红了脸,轻扯了许岚一下。许岚便闭了嘴,干笑着给秦含真塞了个桔子,又给秦锦春倒茶,想要若无其事地将这事儿抹过去。

    秦锦容年纪虽小,却也隐隐明白在场的一众姐妹们是因为谁而感到尴尬了。她瞥了秦锦仪那边一眼,冷冷地哼了一声。

    卢悦娘仍旧淡定地微笑坐着,喝茶吃点心,还能照顾一下秦锦容,仿佛什么话都没听见。

    她们这一席忽然安静下来,姚氏那边时不时留意爱女动静,似乎察觉到了,走过来问:“这是怎么了?拌嘴了么?”秦含真笑着说:“没事儿,我们正喝茶吃点心呢。”

    姚氏心知定然有事,不过当着众人的面,也不便多问,就笑笑转身离开了。

    秦幼珍劝她:“家里有我们呢,你跟三弟妹也是要回娘家的,不如赶紧走一趟,吃过饭就回来?今儿这府里只怕要到天黑后才能散,你要是不赶紧趁着眼下还算得闲时出门,越晚越忙,哪里还有功夫回去看娘家人?”

    许氏那边有老妯娌相陪,有亲生女儿与侄女儿——几乎于养女无异了——相伴,又有许多孙子孙女们凑趣,心情正好呢,对儿媳妇也分外体恤:“是呀,你们赶紧回去吧,吃过午饭再回来。我午后还要歇中觉,家里的事儿有幼珍看着,用不着你们妯娌俩。记得让仲海和叔涛兄弟俩少喝些酒,替我捎带着问候亲家老爷和亲家母吧。”

    姚氏与闵氏忙起身笑着应下,又陪着聊了一会儿天,方才退出去了。虽然许氏说他们可以在家里多留些时间,但她们心里都清楚,家里有这许多亲友在,她们不可能真的在娘家耽搁这么久的,出发之前要把家里的事安排好,回了娘家,也就是吃个饭的功夫,就得回来了。

    秦锦仪看着两位婶娘离开,心中暗喜。她早就算到了这一出,才会觉得自己很有把握能把事情做成的。长房最厉害的,不就是二婶娘姚氏么?她和三婶娘闵氏都不在家,又带走了两位叔叔,午饭过后,许氏要午睡,牛氏也是老太太,估计是同理,说不定三房全家都要回西府去,晚上再过来。秦幼珍、秦幼仪已是出嫁女,等闲不会在府里四处闲逛,几位兄弟姐妹估计就是到各自的院子去说话歇息了。女孩儿与男孩儿住的院子隔得这样远,只要朱楼看准了时机,把信递过去,许峥是不会有机会遇到秦锦华,弄清那封信是伪造的。而纨心斋离折桂台又是那样的近……

    不过,看着计划有了成功的可能,秦锦仪又有些犹豫了。她方才看到肃宁郡王赵陌,那样年轻俊朗,虽然看起来有些黑瘦,不如许峥肤白清俊,温文尔雅,可那是位实权郡王呀!听说才立了大功,得了皇帝的青眼,将来定是前程似锦的,爵位也有可能再升一升。秦锦仪梦想着嫁给宗室皇亲家的贵人,梦想了好些年。如今虽说梦想破灭了,但眼前有一位曾经期盼着能嫁的宗室贵人伫在那里,她的梦想便又开始死灰复燃。

    其实她从前,也曾经肖想过赵陌的。但那时候他是那样的落魄,看起来没有了出头的希望,连亲爹都不待见他,待她还十分冷淡。秦锦仪素有大志,便也没再理会他了,万万没想到他还能有翻身上位的一天!早知道他能小小年纪就得封郡王,她当年就不会轻易放弃他了!如今再想攀附,都没有了借口。不象二婶娘姚氏,仗着儿子与赵陌交好,还能厚着脸皮说什么往日情谊。

    当然,赵陌能有今日,秦家确实功不可没。仗着这份恩情,秦家要求他娶一个秦家女为妃,也是应该的。秦锦仪觉得自己是嫡长女,很有希望。若真能成为肃宁王妃,祖母与父亲一定会觉得满意。那本来就是他们希望她能攀上的那种好亲事。许峥虽好,出身却比不上堂堂宗室郡王。

    一边是心爱的男子,一边是身份高高在上的贵人,秦锦仪有些左右摇摆,不由纠结起来。

    弄影悄无声息地再次来复命:“姑娘,纨心斋那边都已经布置好了。姑娘可是打算午后动手?那我一会儿回去盯着,守在门口,免得被人糊里糊涂闯一进去。”

    秦锦仪犹豫着说:“方才我看到肃宁郡王在这里……如果是他,祖母一定会高兴吧?”

    弄影脸色变了变,尽量保持镇定地道:“姑娘,我们只准备了一封信,能骗到许大公子,却骗不了郡王爷。”

    秦锦仪呆了一呆,长叹一声:“你说得是……若早知道他会来,我就能另作准备了。可见我与他有缘无份,还是继续原本的计划吧。”她挥挥手,“你去纨心斋守着吧,仔细别让人看见你。”

    弄影抿了抿唇,行礼退下。出门之前,她往秦含真等姑娘们那边看了看,与秦锦春对视一眼,不一会儿,站在秦锦春身后的葡萄便拿着个空了的瓜子碟儿出去了。

    葡萄很快拿着满满一碟的瓜子回来,秦锦春扯着她到后头隔间里避了人说话,紧接着,秦含真与秦锦华也跟了进去。从葡萄那里听说了秦锦仪的最新消息后,她们仨都无语了。

    秦锦华羞得满面通红:“大姐姐如今怎么变成这样了?!若叫赵表哥知道,岂不是丢脸丢到宗室里去?!”

    秦锦春倒是淡定:“她从小就是这样,若是要脸的,也出不了那许多丑。”

    秦含真心里万分不自在,脸上都要挤不出笑容来了。她沉着脸问两位姐妹:“接下来怎么做?继续么?其实让赵表哥知道也没什么,虽然有些丢脸,但他不是个多嘴多舌的人。”

    秦锦春迟疑了一下:“那就跟大哥哥说一声好了。不为别的,就怕一会儿大姐又转了心思,真把主意打到赵表哥头上,那样麻烦可就大了。”

    事实上,即使她们还没跟秦简提起这话,秦简也觉得情况有些不妙了。赵陌自打入了席,好象就一直在跟许峥说话。明明小时候两人也不见得有多熟悉,顶多是打过几次照面,如今却仿佛分外投缘似的。两人聊天聊得兴起,旁人都顾不上了,只觉得相逢太晚。

    若他俩只是聊天,也就罢了,偏偏赵陌还是个眼尖心细的,瞧见朱楼跟在砚雨他们身后进来给几位小爷添茶温酒,穿戴得很象长房的小厮,他还要问一句:“你是简哥儿新添的小厮?我怎么瞧着眼生?看年纪倒是不小了。”

    秦简头皮一麻,看了看旁边微笑着吃茶的许峥,再看一眼今天朱楼名义上的主人秦逊,然后看向额头上冒汗的朱楼,心里纠结得很。

    他到底是帮朱楼圆了场子,好继续哄他们往坑里跳,还是袖手旁观,任由赵陌揭穿朱楼的wei zhuang?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