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独宠:首席大〕〔捉鬼天师〕〔后会无妻:前夫,〕〔冤家路窄:高冷男〕〔他的陆太太很甜〕〔一级警戒:首席大〕〔重回下岗时代〕〔无敌奶爸的捉妖日〕〔乡村小神农〕〔顽皮千金:霍爷宠〕〔最强和尚驾到〕〔美女总裁的绝品仙〕〔普通人的逐梦时代〕〔快穿:女配,冷静〕〔极品小赘婿〕〔大国轻工〕〔万界心愿〕〔有一种梦想叫足球〕〔花都最强魔王系统〕〔爆笑修仙,萌狐不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七十章 回归
    秦含真瞪着眼前的高大少年发呆,那少年却是笑得一脸的灿烂:“表妹怎么看着我不说话?难道认不出我来了?”

    秦含真深喘一口气:“赵表哥你长高了好多!”

    赵陌听了,笑得更灿烂了。明明天色昏暗将黑,他那张笑脸却仿佛会发光似的,越发让秦含真移不开眼了。

    赵陌可不仅仅是长高了而已,他比当初分别的时候,长得更高,更壮了,模样也长开了不少,看起来象是个大人,只眉眼间还透出几分青涩与稚嫩,能显出少年的模样。

    他束着整整齐齐的发髻,没有戴冠,只插了一支简单的黑玉簪,披着厚厚的石青素绸面大毛斗篷,行动间隐隐露出斗篷里面的青绿锦衣,身高腿长,肩宽腰细,十足一个衣架子。他的肤色似乎黑了不少,脸型也有些瘦削,可一双黑眼极其有神,一眼望过来,就让人感觉到有一股别样的精气神。秦含真脑子里忽然闪过“顾盼生辉”四个字,但又没好意思说出口,只是一下一下地,忍不住往赵陌脸上看去。

    赵陌也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到秦含真的目光,反正他一脸若无其事的模样,脸上挂着微笑,笑得那么欢,还时不时温和地问秦含真几句话,聊点儿家常。

    他今天到永嘉侯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秦家上下都没人知道他会上京,先前也没见他在书信里提起,秦含真心里还疑惑着呢。不等她问,周祥年就先殷勤地将自己知道的情况报告了:“郡王殿下是受了圣旨传召,特地上京过年来的。此番郡王爷立了功劳,说不定以后还能在京中久住呢,后晌才出宫,先是到世子爷府里转了一圈,就立马奔咱们侯府来了。这都是郡王爷待咱们侯爷、夫人的心意!”

    这话已经解释了不少事,秦含真恍然大悟,想必是圣旨下得忽然,赵陌急着上京,也没来得及递封?只是他如今已经是一位郡王,不再是光头宗室子弟了,如果继续住在永嘉侯府,会不会不太合适?

    秦含真心里正烦恼着,赵陌已经往周祥年那边斜了一眼,暗暗有些嫌他多事了。这些话他赵陌自己不会说么?正想要跟秦表妹叙叙近况的,倒叫这没眼色的给抢了先去。

    周祥年惯看人眼色,立刻就察觉到了赵陌的目光有异。虽然他心里纳闷,不知道是哪里做错了,但还是很乖觉地闭上了嘴。

    秦柏与牛氏看到赵陌,也非常惊喜。正赶上晚饭时候,牛氏忙不迭地吩咐厨房多做几个好菜送过来,又叫人去温些酒。大冷的天,喝点酒也好暖暖身子,赵陌看起来就是大小伙儿的样子了,不象从前还是孩子,喝点酒也是无妨的。

    秦柏忙拉了赵陌坐下来说话,问起他为什么忽然进了京,赵陌就一五一十地说了。

    他在肃宁做了几年的农业实验,还真有了成果,研究出了一个治理盐碱地的法子。虽然这个法子的效果只是平平,不能保证经过治理的盐碱地能种出许多粮食来,但好歹也有些收成了,比从前地里完全不能长出粮食要强得多。而且,他觉得这个法子还能进一步改善,到时候经过治理的盐碱地,粮产量还会再往上升的。除此之外,还有秦含真给他的一些建议,他经过实验,也研究出了几种可以在盐碱地种植的作物,有粮食、药材、树木等。赵陌将这些研究成果归纳起来,写了详细的奏章,在送万寿节礼进京的时候,一并送到京中来,呈交御览了。

    皇帝龙颜大悦,还让户部擅长农耕的官员去做了核实,确认赵陌在肃宁做的实验是真有成效的,他献上的法子,确实对治理盐碱地有用。这可是实打实的大功劳!能为天下人增添多少能种粮食的田地呀?皇帝即刻下旨,召了赵陌上京,一来是他就藩多年,正该让他回京休养,加以封赏二来,也是皇帝觉得这孩子已经长成,且有能力,又有忠君爱民之心,是个肯做实事的,召到京中见一见,若是合适,就给他安排个好差事,也省得他继续窝在肃宁县那个小小的地方屈才了。

    赵陌其实是昨天晚上到的京城,一路骑了快马,只是没赶上关城门的时候。没办法,他只好在自家的小庄子上过了夜,今早才进城。进城后,他先往宫里递了牌子,皇帝早朝后就召他去见面了。皇帝与太子,再有两位户部的高官,与他聊了半日的功夫,连午饭都是草草解决的。御前说完了话,太后那儿又召了他去。待得出宫时,日头已经偏西了。

    赵陌其实很想直接往永嘉侯府来,但考虑到还有父亲在京中,不去一趟,礼数上说不过去,便跑了一趟辽王世子府。辽王世子赵硕却不在京城,带着爱妾庶子往温泉庄子上避寒去了。据说他这两年比较悠闲,差事也不多,进了腊月后,没什么事可做,就带着小儿子去泡温泉了。京中的宅子,如今是管家照管着,正室小王氏清清静静地在家养病,没有中馈大权。

    赵陌去了父亲家里,只能跟留守的管家甄忠见个面。继母小王氏那儿,他不想答理,小王氏也借口生病,不接受他的请安,估计也是懒得见面的意思。赵陌虽然心中不免要腹诽小王氏祸害遗千年,但为了不叫人拿住把柄,还是意思意思地在正院门外全了礼数。接下来,他也不在父亲家里待着了,直接往永嘉侯府来。对着要给他安排房舍住处的甄忠,他只拿一句“还要去拜见长辈”做搪塞,事实上,连一点行李、一个随从,都没有留下来,全都带走了。

    他这个决定,秦柏并没有反对的意思。反正赵硕又不在家,剩下一个小王氏,那是什么人?当心存心要害死嫡长子,可没少对赵陌下狠手。这样的妇人,何苦叫赵陌装孝子,勉强跟她同住在一个屋檐下?

    只是,今时不同以往,赵陌身上已有了王爵,又是蒙皇上传召,才上京受封赏来的,怕是不方便继续象小时候那样,继续留宿在永嘉侯府了。

    秦含真听了,便眼巴巴地看着秦柏:“那赵表哥要住到哪里去呀?他这趟上京那么急,也没事先准备好住的地方,总不能到客栈去吧?就算是去驿站,也不方便哪。”

    赵陌微笑着说:“表妹不必为我担心,我早就想好了。方才过来之前,已经让手下的人带着行李,往辽王府安置去了。”

    辽王府,是指在辽王京城的王府,原是辽王从前未就藩时的住所,如今基本是用于辽王上京晋见时居住。但自打那年辽王次子与三子因为与王家联姻,肖想皇储之位的事儿,闹出了丑闻,一家子已经有好几年没进京了。皇家这边,也没人传他们晋见。因此,除了每年三节两寿,辽王府循例需要送礼进京晋上时,派来的使者还得在辽王府里住上一头半个月以外,这座王府基本是处于没有主人入住的状态,不过是百来个下人看守着房子,做些日常维护的差使而已。

    赵陌乃是辽王嫡长孙,即使不论他父亲赵硕的世子身份,他也有资格入住辽王府。从前,他还有可能因为不受父亲重视,他父亲又不受祖父待见,在辽王府住着也不见得舒服自在,所以懒得搬进来。但如今他身上有郡王头衔,正经算起来,比辽王次子、三子的身份都要高些,又是嫡长孙,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就算是辽王、辽王继妃以及世子赵硕齐齐亲至,也没底气拒绝他住进来。他去了辽王府,就是整座王府最有权势地位的主人,哪个下人敢再给他脸色看?

    秦柏一听就道:“这是个好主意,偌大一座王府,空置着也可惜了。横竖如今你祖父一家都不在京中,你就住进去,也省事许多。倘若下人有哪个不听话的,你只管整治。你如今是堂堂的实封郡王,没人能给你委屈受。”

    赵陌听得笑了:“是,我心里有数的,舅爷爷放心。”

    秦柏又问起赵陌这一年在肃宁的生活。去年路经肃宁时,他是看过赵陌的居住环境与日常生活的,当时只觉得还好,并不十分艰苦,但如今瞧着这孩子,觉得他仿佛又瘦了些,担心他是劳累太过了,就忍不住多问几句。

    秦柏还劝赵陌:“你已经有了郡王爵位,功劳的事,倒不必太过着急。田地里多看两年,等心里更有把握了,再报上去,岂不更加稳当?如今熬得这般,就是我们这些做长辈的看见了,也觉得心疼。”

    秦含真忙问:“怎么?赵表哥如今的气色难道比祖父去年见着他时还要差许多吗?赵表哥,你这一年里到底都做什么了呀?!”

    赵陌放柔了神色:“没事,我真的没有太辛苦,那些辛苦的事情自有底下人去做,我顶多就是多盯着那试验田一些,多翻书,向人请教,难不成还需要我一个郡王去卖苦力么?我如今只是比去年黑了一点儿,瘦了一点儿。长黑了是因为近来我晒太阳多了,可冬天晒太阳暖和,我这不是受不住冻么?至于我长瘦了,那是因为我长个子了,抽条儿,人高了,就显得瘦了。其实我身体壮实着呢。肃宁那边别的不多,皮子最多,你们还担心我会缺肉吃么?我那郡王府里的厨子手艺也好,还有表妹时不时给我寄个药膳方子去,我没少进补,能吃能睡,过得可好了。”

    秦含真撇了撇嘴:“这话你说了不算。趁着如今在京城,你没事儿多到咱们家来,让我祖母给你准备些补身的汤水,多喝一些,滋养身体。若是这般养上一个月,正月完了,你还是这副黑瘦模样,我才能信你的话!”

    赵陌哑然失笑,脸上的笑意却是暖的。这时,虎嬷嬷进屋来报说:“酒菜都好了。侯爷,夫人,是不是这就开席?”

    牛氏忙道:“当然要开席了。广路午饭在宫里吃的,也不知道吃饱了没有,这饿了半天了,赶紧开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老子是不周山〕〔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