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夫有毒:1000万〕〔抱紧系统大腿搞事〕〔漫威之无限人格〕〔我带着商店到春秋〕〔定制婚宠:少帅,〕〔明末立志传〕〔绝品小神农〕〔都市妖孽武神〕〔极品高手俏佳人〕〔最强女王:早安,〕〔相思难负〕〔名门千金:重生全〕〔薄少,恋爱请低调〕〔甜宠萌妻:总裁,〕〔高冷王爷掌上妃〕〔随身空间:神医小〕〔都市巅峰武神〕〔一世遗光〕〔萌上天命贵女:帝〕〔怒指苍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六十八章 弃暗
    秦含真与秦锦华姐妹俩找秦简商量过,正寻思着要以什么理由,把画冬给派出府去办事呢,秦锦春那边就派了人过来,让他们不必费事接触绘春了。

    秦含真不解,问奉命过来的葡萄:“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姑娘从别的地方打听到大姐姐到底想做什么了?”

    葡萄抿嘴笑道:“正是。我们姑娘已经知道了,正寻思着要捉个现行,怕绘春知道了两位姑娘已经认出了她,会有所提防,因此特地让我来通知两位姑娘。我们姑娘说,那绘春怕是没那么容易说服,她当年出府后,心里就怨恨着二姑娘不肯为她求情呢,也怨恨着er nai奶。如今有机会报复er nai奶和二姑娘,她是轻易不肯转寰的。若是打草惊蛇,怕是她会向我们大姑娘告密,到时候大姑娘还不知道会使出什么歪门斜道的计策来,反而害了两位姑娘。”

    秦含真挑了挑眉:“四mei mei打算捉个现行?怎么捉?在大姐姐派人去使坏的时候捉?这么说,她已经知道大姐姐的整个计划了?连绘春的想法,她都知道了,谁向你们告密了吗?”

    葡萄笑道:“三姑娘真是聪慧,我什么都没说,您就先猜到了。不过这事儿关系重大,如今除了那人,还有姑娘与我和青梅四个人,再没别人知情了。大姑娘不知道,连那个朱楼也不知道。姑娘说,她不好将实情写在书信里,怕有旁人看了信,会走漏了风声,但若叫我和青梅传口信,又怕我们说不清楚。因此,请两位姑娘寻个理由,给她下个帖子,她好过来当面给两位姑娘解说明白。再者,要如何捉现行,也还得再细细商量呢。这事儿最好在年前就办成的,若是到了新年,怕来不及。”

    这话信息量挺大呀,什么叫到了新年就来不及?难不成……秦锦仪是打算在新年时下手?

    秦含真小声对秦锦华说:“过年吃年酒的时候,二房也会过来吧?大姐姐莫非是打算在那个时候……”

    秦锦华点点头,对葡萄道:“好,我这就给四mei mei下帖子,理由也是现成的。三叔祖这些天一直在指点我书法,我觉得自己写的字大有长进,觉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要请四mei mei也一道来向三叔祖求教。”

    这当然是开玩笑的说法,真正送到二房的书信,写的理由要高大上许多,主要是以学业为借口。二房秦伯复正有意与长房、三房修复关系,又怎会拒绝邀请?秦锦春第二天就被父亲秦伯复派了马车送到三房来了。早就得了信的秦锦华与秦简也赶了过来,兄弟姐妹几个先是去秦柏与牛氏那里尽了礼数,意思意思地向秦柏讨教了书法,待吃过午饭,就全都转移到秦含真的院子里开讨论会去了。

    秦含真将侍候的人全都赶出了正屋,自行与堂兄弟姐妹们一起窝在暖房说话,亲自给每个人倒了茶。秦简刚知道mei mei们的秘密行动不久,因为事关亲mei mei的名声,他最心急,不等秦含真给他上茶,他就忍不住开口了:“四mei mei,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说呀!”

    秦锦春笑道:“大哥哥别急,这事儿还真是巧了。可见上天有眼,看不得坏人藏奸呢,就连坏人身边的心腹,都看不下去了,知道要弃暗投明!”

    她自打知道朱楼的来历之后,就一直派人盯着他,留意他的一举一动。朱楼给秦锦仪的院子送信,还有弄影来仆役房传话,秦锦春全都知道,因此才会带着两个丫头来堵人。

    秦锦春当时只是想确认弄影知情的程度罢了。她并非真的觉得这个秦锦仪的大丫头与朱楼之间真的有私情。葡萄那是跟秦锦仪院子里的人积怨多时,受欺负多了,一旦握住对方的把柄,就忍不住要狠刺几下。事实上,弄影独自到仆役房来跟朱楼见面,虽说有些不合规矩,但她既然是奉了秦锦仪之命前来,逗留的时间又不长,就算闹大了,也没人真能给她定个与有妇之夫的罪名。

    更何况,弄影乃是秦锦仪贴身侍候的大丫头,她的名声若有损,秦锦仪也会受牵连。后者眼下再失势,也依然是二房的嫡出大xiao jie。几位长辈都不可能容许秦锦春为了区区一点“小矛盾”,就败坏长姐名声的。

    因此,当葡萄不怀好意地开口给弄影冠上个难听的罪名之后,秦锦春也只是冷眼坐视,看弄影能想出什么辩驳的理由来。她需要弄影的把柄,然后再借此威胁对方,看对方是否愿意为自己所用,乖乖招出秦锦仪的秘密。倘若弄影不从,那也没关系。秦锦春拿同胞长姐没办法,却不代表她治不了长姐的丫头,连理由都是现成的。

    长房那边秦简屋里的流辉和秦锦华屋里的描夏都因为年纪够了,放出去婚配,跟她们同一批的画楼与弄影又怎会例外?她们早就该配人了,不放人才是主人家苛刻呢,小薛氏断然不会拒绝小女儿提议的。

    秦锦春看得分明,长姐秦锦仪不过是纸做的老虎,仗着祖母薛氏才能耀武扬威。可她再得意,想干坏事的时候,也要有人手帮她去干的。如今朱楼要被撵了,绘春远在庄子上,绿云因为受兄弟牵连,已经失势,再把画楼、弄影这两个老资格的大丫头给支走,秦锦仪身边就只剩下月华一个大丫头,根本就不成气候。爪牙尽被秦锦春跺了,她除了在家ren mian前叫嚣,什么都干不成。而挑选新人手安排到她身边的时候,秦锦春还可以借着帮母亲管家的优势,再做点手脚。

    秦锦春早就盘算好了,接下来事情的发展,似乎也正在她的意料之中。弄影当时先是慌了一下,但很快就醒过神来,解释她是奉命来传话的,因为朱楼夫妻是秦锦仪亲口要来的,朱楼出了差错,秦锦仪觉得没面子,所以让身边的丫头过来问个话。仆役房前后都有人,只需要寻人问一问,就能知道弄影进来的时间并不长。虽说她跟朱楼关着门在屋里避人独处,不合规矩,说起来名声是不大好听,但硬要因此说他俩有奸情,那也太过勉强了。无论是朱楼还是弄影,都是与他人合居,行踪清楚明白,根本就有发展奸情的时间和机会。

    秦锦春并没有追究下去,反而意味深长地提醒了弄影一声:“这个仆从不懂规矩,行事荒唐得很。大姐怎么还要为这样的人出头?弄影姐姐一向聪明,也懂得分寸,闲时还是多劝一劝大姐,让她不要再糊涂下去了。否则,将来若是出了事,大姐固然要吃亏,你们这些身边人,又能有什么好下场?”说完这番话,就带着两个丫头,转身离开了。

    弄影听了她的话后,心中有什么想法,别人也不知道。但事情既然糊弄过去了,她也该回去向秦锦仪复命。谁知道,因为葡萄随手泼的一盆污水,竟然让朱楼生出几分妄想来。

    朱楼进城这些日子,见识过了世间富贵繁华,早就不想回庄子上苦熬了。他虽然不知内情,却也清楚,提携他的二房大xiao jie秦锦仪,恐怕没安好心,是存心要让他们夫妻二人帮着做坏事呢。他媳妇眼下是为了避人耳目,被送回了庄子上。虽然大xiao jie答应过,会把她重新召回来,做个管事娘子,可也就只有他媳妇那样的糊涂人,才会看不清真相。大xiao jie能为了避开四姑娘,将他媳妇送走,事成之后又怎会再将他媳妇叫回来?只怕等她没有用处了,就会被大xiao jie一脚踢开。

    朱楼不想受妻子连累,一起被一脚踢开。他从前挺喜欢他媳妇的,但时间长了,他察觉到妻子对自己的轻视,争吵多了,再多的情意也会被消耗干净的。他希望能留在二房做事,不想被撵走。如今大xiao jie还用得着他,但等到他没有用了,又会是什么下场?大xiao jie会不会为了保密而灭他的口?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朱楼觉得自己有必要成为大xiao jie秦锦仪的心腹,让她再也不会起灭口的心思。本来他没敢把主意打到弄影头上的,可方才葡萄的几句话,却给他带来了灵感。如果他能娶弄影为妻,弄影是大xiao jie的心腹,他不也成为大xiao jie的亲信了么?弄影的份量,比起早年就被撵走的隔房丫头绘春,要重要得多了!

    他自以为一表人材,人又能干,足以匹配大xiao jie身边的大丫头。他如今的媳妇不也是大丫头出身么?论才貌可不差弄影什么。他舔着脸暗示了弄影几句,拿出当初勾搭绘春的手段来,几句话就把弄影羞得满脸通红,转身跑了。

    朱楼还以为自己有希望了,却不知道弄影是气的。绘春失势时,都没少嫌弃朱楼,更何况弄影如今正得势?她一向自负才貌,眼看着有只癞蛤|蟆竟然胆敢肖想天鹅肉,她自然要到秦锦仪面前,狠狠告上一状了。

    谁知,秦锦仪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在她看来,朱楼不过就是她实施计划的工具而已,事后早晚是要撵走的,眼下却需得将他安抚住,才好叫他尽心尽力去办事。她没有安慰弄影,反而怪弄影大惊小怪,还吩咐说:“你就跟他说几句好话,给他点甜头,先把人安抚住了,不要让他起了别的心思。等他把该办的事办成了,随你如何处置他都行。”

    弄影听得心都凉了。她虽是丫头,却也是正经好女儿,不是粉头,大姑娘吩咐她做的都是什么事?!在秦锦仪的心目中,到底把她们这些大丫头看成是什么了?哪怕她事后将朱楼千刀万剐了,她吃过的亏难道就能不算数了么?!

    弄影早有背主之心,如今再受了朱楼一事的刺激,痛定思痛,她便做出了一个连画楼也不知情的决定。

    她向秦锦春投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总裁太坏,娇妻要〕〔总裁的贴身特助〕〔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引凤决〕〔怀了反派的娃[穿书〕〔网游之十倍暴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洪荒之凤族圣皇〕〔诱妻入囚:霸宠重〕〔成为首富〕〔武道战神〕〔重生六零俏媳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