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命神州〕〔巅峰高手〕〔神武玄皇〕〔民国叁柒〕〔我是娱乐圈最美的〕〔至官无上〕〔全职小书生〕〔海贼王之胜利革命〕〔对不起,拖累你十〕〔成为奇幻世界的一〕〔3岁小萌宝:神医娘〕〔穿越从贞观开始〕〔灿然好时光〕〔都市神级少年〕〔嫡女冥妃:魔尊,〕〔惊世医妃,腹黑九〕〔冰帝之心〕〔帝国老公宠上天〕〔爱的铁拳〕〔带着小说闯天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六十七章 撵人
    秦锦春收到了两位堂姐写来的信,心里就有数了。跟秦含真与秦锦华打算盯紧了朱楼与绘春夫妻俩,防备秦锦仪出手不同,她觉得可以用更加直截了当的方式去解决这个问题。

    秦锦仪忽然将朱楼与绘春从那么远的庄子上调进府中做事,为了不让妹妹们发现绘春的身份,又将她送回庄子上,独独留下了朱楼,可见此人在她将来的计划中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拿住了这个人,秦锦仪估计也办不成什么事了。

    秦锦春如今正帮着母亲薛氏管家,大事她做不了主,但要为难一个的车夫,却是问题不大的。正好,她也有一个得过去的理由,朱楼在承恩侯府的失仪,足以让他被撵出二房了。

    那日跟出门的管事也是知情人,秦锦春只需要稍加暗示,那管事就会意地打压起朱楼来了,不但没再让他有机会再次出门,还寻了几件鸡毛蒜皮的事,罚了又罚,把朱楼刚得的一点赏钱给罚没了,又打了他几板子。朱楼接连几日都只能窝在仆役房里养伤,差事也叫另一个会驾车的厮替了去。很快,仆役之中就有风声传出,朱楼要被撵出府去了。

    与此同时,秦锦春为妨万一,还特地在祖母薛氏面前报了备。经过连日侍疾,她又有心讨好,如今薛氏对她这个孙女儿还是挺亲近的。虽然及不上当初对秦锦仪的一半宠爱,却也是秦锦春从前未曾有过的待遇了。因此,有些要求,只要无伤大雅,薛氏是不会拒绝的。

    秦锦春深知这一点,便将朱楼那日在承恩侯府的言行添油加醋了一番,向薛氏告了一状:“那日长房前院里的管事仆人都看着,这朱楼好没规矩,鬼鬼祟祟地四处乱走不,还想往二门里钻,又探头探脑地去看枯荣堂里侍候的丫头媳妇子们。我路过瞧了不象,让青梅去训斥他,他却大言不惭地拿父亲来压我,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我受气事,但这个车夫丢脸丢到长房面前,若不处置了,岂不是让长房的人以为我们二房连规矩礼数都没有了?我当时又气又急,想向父亲告状,偏父亲又喝醉了。况且那个朱楼正是他得用的人,我又怕得太多了,父亲会不高兴……”

    薛氏本来对这事儿有些漫不经心。不就是自家二房的一个车夫在长房表现得粗俗无礼了些么?他又不是长房的人,长房凭什么怪他礼仪不周到?只是孙女儿得也有道理,丢脸丢到长房面前,让长房的人以为二房上下都没了礼数,确实挺让人生气的。但更让薛氏难以接受的是,秦锦春那个出身于自个儿陪嫁庄子的年轻车夫,竟然得到了儿子秦伯复的重用!

    儿子一再忤逆她,不肯帮薛家的忙,明知道她这个母亲伤得严重,卧床不起,他还很少来看自己,只让妻子与女儿到病床前尽孝。他的孝心都到哪里去了?!即使为了自己的将来着想,她选择了儿子,放弃了薛家二房,但心里那股火始终无法熄灭。她如今怨上了儿子,也怨上了娘家兄弟,还怨这苍不公,让她受了这许多的苦楚,却又不肯给她荣华富贵。这股怨气若不想办法发泄出来,她觉得她是一定不能好的了。

    因此,一听朱楼得秦伯复重用,薛氏立刻就产生了被背叛的感觉。既然是她陪嫁庄子上的人,那就该是她的人,却投奔了她的儿子,背弃了自己,这样不忠的下人要他做什么?!

    秦锦春寥寥几句话,轻易地服了薛氏,不再反对自己撵人。等她从薛氏院里离开,她立刻就去寻了母亲薛氏,借着祖母的名义,要赶朱楼回庄子了。

    薛氏不知道来龙去脉,还有些不忍:“这个朱楼,我记得前两日才挨了板子,眼下正在养伤吧?大节下的,就这么把人赶出去,未免不够体恤。不如等他伤势好些了,再让他走吧?”

    秦锦春则道:“他也就是挨了十来板子,伤得又不重,哪里就到这个地步了?祖母都已经发了话,我们怎么好违令?母亲若觉得不忍心,那就让朱楼在家里多养两,年前一定要出府了。否则祖母那里问起来,我们如何交代?她老人家如今卧病在床,无法再管理家务,若是连一个粗使仆从的来去,母亲都要驳她的意思,她定然不依的。”

    薛氏想想也是,才叹道:“也罢,多赏那仆人些银子,让他回家去好生看大夫调养吧。”她又对秦锦春,“我听闻这个人的媳妇原是在你大姐院里侍候的?虽然你如今把人撵走了,但你大姐那里,你可要好好把话清楚,别叫她误会了去。她虽然待你不好,但总归与你是亲姐妹,哪怕是为了你自己的名声着想,也不能再跟她争吵了。你大姐是个糊涂的,你比她懂事多了,就多忍让她几分吧。等她出了嫁,我们就不必再为她操心了。”

    秦锦春心中隐隐有些不以为然,但在母亲面前还是笑眯眯的模样:“他老婆确实是大姐院里的人,但不过是粗使的仆妇,大姐只怕都认不得她呢,有什么好误会的?她才来府里没几,就因为生病,回庄子上休养去了。这般体弱,如何能在咱们家里当差?回头我给大姐院子里补个伶俐能干的仆妇,添上那朱楼家的缺,也就是了。”

    薛氏点头微笑,算是认可了秦锦春的做法。

    命令一下来,朱楼就懵了。他万万没想到,不过是在承恩侯府时错了两句话,四姑娘秦锦春竟然就要对他赶尽杀绝。他从前只听大姐秦锦仪过四姑娘懦弱平庸的话,还以为她好糊弄呢,没想到如此辣手,又兼鸡肚肠。他现在是后悔极了。

    好不容易进了京城,在高门大户里当差,朱楼是绝对不愿意再回到那个偏远的田庄上的。

    他拿出手中仅剩不多的银子,收买了一个婆子,给秦锦仪院子里的大丫头递了口信,求秦锦仪救他一救。本来,就是秦锦仪有用得着他的地方,才会叫他跟着秦伯复与秦逊去承恩侯府的。他在那府里四处打探,还不都是听了她的吩咐,为她日后的计划做准备么?如今他因此遭到了四姑娘秦锦春的厌弃,要被撵出府去了,秦锦仪可不能装作没事人儿,袖手旁观!

    秦锦仪从弄影处得知朱楼的处境,又弄清楚了他被秦锦春厌弃的原因,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蠢货!真真蠢货!我不过是要他去打探清楚承恩侯府的方位格局,不要在人前露出不熟悉的模样来,再多认识两个简哥儿身边的厮,日后也好浑水摸鱼。他照我的话去做就行了,无缘无故招惹四丫头做什么?!四丫头如今正恨我呢,不过是在长辈们面前装大度罢了。这蠢货自个儿送上门去,四丫头不揪住他往死里折腾,才是傻子呢!”

    画楼忙道:“姑娘别生气了,为了一个蠢货生气,不值得。如今时间还不算晚,您早日知道了那朱楼不堪重用,也不是坏事。早些撵了他,也省得日后他行事鲁莽,坏了您的大事!”她心里还是希望能打消秦锦仪害人的主意。

    但秦锦仪却只是白了她一眼:“都到这会子了,眼看着就要过年,正是动手的好时机。我怎能在这时候把人撵了?撵了朱楼,谁替我办事?难道我还能指望你和弄影两个?只怕你们才到许大公子面前,他就知道你们是我派出去的了。”

    画楼噎了一噎,看向弄影。弄影不动声色地道:“姑娘觉得眼下我们该怎么办才好?四姑娘不知道姑娘的盘算,一心想将朱楼撵出府去,只怕不会给他留多少时间想应对之策了。可若朱楼真的出了府,日后我们又要如何安排他去长房?”

    秦锦仪抿了抿唇,沉吟片刻,才道:“也罢,你去教训他一顿,叫他给我老实些。回头我去求一求母亲,也就是了。撵人不撵人的,还不都是一家主母做的主?四丫头也是借了母亲的手,你们真当她话很有份量么?只是这一回就算过了关,那蠢材也不能再出差错了,叫他给我在四丫头面前心点儿!能躲就躲着点儿,别再招惹她。等我吩咐的事办完了,他要作死也由得他去。但在那之前,他必须给我老实待在这个家里!”

    弄影心中其实不大情愿,但还是领命去了仆役院,找到朱楼,将秦锦仪的吩咐一字一句地复述给他听了,末了才冷笑道:“姑娘宽宏大量,才饶了你。你可得仔细些,不许再生事!别以为你姨父是太太陪嫁庄子的庄头,你在这府里就有了脸面,可以连姑娘都不放在眼里了。你不是世仆又如何?进了这宅门,谁不是奴才?若以为你还能象在庄子上那样胡闹,你还是趁早儿离了这宅子,往外头去发财的好!”

    朱楼哪里还敢再有意见?早就老实得象猫儿一样了:“是,请这位姐姐放心,我一定会老实听话。只是我这差使,大姑娘千万要替我保住了才是。只要别把我赶走,大姑娘日后无论吩咐我做什么,我拼了命也会做到!”

    弄影轻蔑地瞥了他一眼,根本就没把他看在眼里,只一句:“且看着吧。”就打算转身走人。

    谁知道这时候,她身后的门却开了。四姑娘秦锦春带着葡萄、青梅两个丫头,似笑非笑地站在门外,盯着她瞧。

    葡萄张嘴就:“弄影姐姐怎么在这里?跟个男人孤男寡女的在屋里待了这半,出去只怕不大好听吧?姐姐也是糊涂了,这个朱楼可是有妇之夫哪!”

    弄影的脸色顿时白了,看向葡萄的目光,好象看到了鬼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一胎二宝:冷血总〕〔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邪王绝宠:医品特〕〔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