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电竞男神是女生:〕〔红楼之武后变黛玉〕〔重生之必然幸福〕〔福贵〕〔异种骑士团〕〔先婚后宠:总裁大〕〔撩你上瘾:国民男〕〔定制婚宠:少帅,〕〔道镇苍穹〕〔三国之王牌大领主〕〔锦衣镇山河〕〔都市狂仙〕〔王的韩娱〕〔道士的无限之旅〕〔女总裁的至尊高手〕〔我在天庭写稿子〕〔妖帝撩人:逆天邪〕〔极品仙尊混都市〕〔疯狗加三〕〔造化之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六十三章 席间
    秦含真想起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日去二房探病时,在秦锦仪院子里遇见的提热水的媳妇子。

    她当时瞧着那媳妇子有几分眼熟,却又想不起对方是谁了,只猜测是秦锦仪从前在承恩侯府桃花轩住时的旧婢。她那时曾经往桃花轩去过好多次,会遇上对方也是常理。但若不是秦锦仪秦锦春跟前的大丫头,她还真未必叫得出对方的名字来。

    不过那媳妇子一见着她,就惊慌失措得把手里的水桶都差点儿给打翻了,叫人好不疑惑。瞧这反应,那媳妇子似乎不但认得她,很可能还跟她有什么瓜葛,兴许是得罪了她,又或是叫她拿住了把柄——反正,秦含真自问没做过什么坏事,也没害过人,无缘无故的,没理由会被人当成了大魔王一般。

    那时因着弄影掀起门帘请她与秦锦春进屋,秦含真就没多问,过后也想不起来了。今日因遇上秦简屋里的流辉要嫁人,秦锦华说她屋里的描夏也到年纪了,秦含真就想起了与描夏同批的绘春来。

    秦锦华屋里的四个大丫头,分别叫绘春、描夏、染秋、画冬。其中绘春与描夏年纪大些,又以前者最为得重用,乃是秦锦华跟前第一得意人。绘春虽然跟其他三个丫头是一批取的名字,但出身却跟她们不一样,乃是王家世仆之女,由王家大夫人赏给秦锦华这位隔房曾外孙女的。

    当年王曹案,王家利用姚氏是自家外孙女的关系,命族人王曹收买姚氏之子秦简身边的小厮,意欲对寄居在承恩侯府清风馆的赵陌下毒手,却被撞破。姚氏由此记恨了外伯祖父一家,觉得他们做坏事害人的时候,根本没考虑过她爱子秦简的立场,从此与王家长房断绝关系,只跟自家亲外祖王二老爷一家往来。就连承恩侯府里从王家送来的男女仆妇,包括她从姚家带来的,母亲姚王氏的陪房儿孙,也都通通撵出府去,或是送归王家,或是送到偏远的庄子上安置。秦锦华屋里的绘春与秦简屋里的流月,都是那时候被送走的,从此之后就下落不明了。

    秦锦华屋里后来又补上了一个丫头,改名叫绘绿,算是填上了绘春留下来的空缺。

    秦含真至今还记得,绘春走的时候,在院子里苦苦跪求秦锦华的模样。虽然很可怜,但王家对承恩侯府的渗透实在是让人惊心,那可不是区区二三人而已,不少人还担任了要紧的职位。倘若王家什么时候想对承恩侯府的人不利,打算下个毒什么的,轻轻松松就能毒倒一大家子。姚氏深觉其中弊端太大,索性一狠心,把所有跟王家沾亲带故的男女仆妇都撵走了。就算绘春是她最心爱的女儿身边的第一人,也不能容情。

    绘春当时被撵,估计也不可能回王家去做事——以王大老爷的老奸巨滑,断不会留下这样的把柄给人。她后来的遭遇,秦含真不得而知,但她忽然出现在秦锦仪院子里,成了个提水的媳妇子,就不得不叫人多想了。

    秦锦仪跟秦锦华乃是堂姐妹,从小一块儿长大,虽然不是住的一个院子,但秦锦华的大丫头,秦锦仪没有不认得的理儿。她为什么要将绘春收留下来?如果是看绘春可怜,要发一发善心,那原本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为什么绘春一见秦含真、秦锦春姐妹,就惊慌失措地跪倒低头,连一句话都不敢多说呢?

    这是怕叫她们认出来?可这又有什么可怕的?

    除非……绘春这是在心虚,因为她打算要做坏事?

    秦含真沉吟不语,等到众人预备开席了,特地请来的戏班子也正式在前方不远处临时搭建起来的戏台上开始唱戏的时候,才寻了个空,悄悄拉了拉秦锦春的袖角。

    秦锦春疑惑地转过头来:“三姐姐怎么了?”

    秦含真压低了声音:“四mei mei,你可记得那天我去探病,我们走进大姐姐的院子时,有个媳妇子看到我们,就害怕得差点儿摔了热水桶?”

    秦锦春歪头想了想:“确实有这么一件事。那媳妇子好没意思,我们又不曾吓唬人,她犯得着摆出一副被欺负的模样来么?问她话,她也不答!”

    秦含真说:“我觉得她有些眼熟,方才二姐姐提起了描夏,我倒是想起她的名字来了。你觉得她象不象二姐姐从前屋里的绘春?”

    秦锦春愣了愣,马上反应过来:“果然是她!她怎会到我大姐的院子里了?看起来还嫁了人?”秦锦春对绘春的印象相当深,先前是没想到她的头上,如今秦含真一提醒,她立刻就把人认出来了。当初为着绘春的名字重了她的“春”字,秦锦仪没少跟秦锦华闹,如今居然把人给留在了身边侍候,这事儿怎么想怎么透着古怪。

    秦锦春皱眉道:“我这几日再没见过那个媳妇子。照理来说,我虽然不见大姐,但每日去祖母跟前侍疾,总要经过大姐院子的门口。一个粗使的媳妇子,只要是在院里做活的,就没有我见不到的理儿。可我是真的没再遇上过她,否则早就认出来了。那日原也是因为弄影催我跟三姐姐进屋,我才没跟那媳妇子计较。如今想来,弄影怕也是知情的,才会为绘春解围。她跟绘春从前同是大丫头,不可能认不出来。”

    秦含真说:“不过是收留了堂妹撵出府去的丫头,况且绘春也嫁了人,做了媳妇子,这种事没什么好瞒的。我就怕大姐姐心里存有怨恨,打算利用绘春做些什么不好的事,于二姐姐和长房有碍呢。”

    秦锦春不解:“绘春能干什么不好的事?她不过是一个被撵出府去的丫头,虽说是王家出身的,但王家如今都回老家去了,留在京城的人都不怎么成气候。况且,就算王家如今还是有权有势,也没有对二姐姐不利的道理。好歹二姐姐还跟王家沾着亲呢,又没碍着他家什么事儿,王家断不可能指使绘春来害二姐姐的。”

    秦含真摆摆手:“这跟王家没关系,如今明摆着她已经是大姐姐的人了,就算真要受指使来害谁,那也是听大姐姐的意思。大姐姐会怎么做,我不知道,不过绘春这个丫头,我记得有一样本领比较特别的。她那时候在二姐姐身边,好象是负责侍候笔墨的,她走之后,描夏才接了她的班。二姐姐曾经提过,绘春仿她的笔迹,仿得极象,有时候二姐姐做功课想偷懒了,就会让绘春代做,曾先生根本认不出来!”

    顿了顿,她又补充一句:“当然,也有可能是曾先生认出来了,但装作不知道。不过,如果笔迹差得太远,曾先生估计也没法睁开眼睛说瞎话。因此我认为,绘春仿的笔迹,是真的跟二姐姐的笔迹极象的。”

    秦锦春咬了咬下唇:“绘春有了这样的本领,倘若大姐指使她,冒认二姐姐的名义,写些什么书信字,内里有些不妥当的词句,叫外人看见了,岂不是会坏了二姐姐的名声?”一想到这一茬,她就有些坐不住了,恨不得立刻回家去,把绘春挖出来,远远地送走,不让其再成为长姐利用的工具。

    秦含真却道:“你先别着急,这事儿还没到这个地步。一来,我们也不知道大姐姐收留绘春,到底想做什么,这事儿我不好打听,于你却是再方便不过的了,你回家后暗地里探查一番,只要有了提防,就很有机会阻止大姐姐害人。二来嘛……绘春出府的时候,二姐姐才八、九岁大,她那时候的笔迹跟现在比,肯定会有很大的不同。她虽然在学业上算不得勤奋,但也是年年月月都在练字的,学里也从没停过功课,书法肯定有了不小的长进。就算绘春旧时仿她笔迹仿得再象,如今也未必仍旧相象了。咱们针对这一点,事先做点防备工作,应该也能避免不小心掉进别人挖的坑里去。”

    秦锦春忙问:“三姐姐打算怎么做?”

    秦含真正要说话,却听得牛氏远远地叫了自己一声,唤自己过去与她和许氏聊天,她只得对秦锦春道:“这事儿我要好好想清楚了,才能回答。四mei mei先回去留意大姐姐院子里的动静,看她们到底想做什么吧?”

    秦锦春郑重点了头。

    秦含真起身离开去了主桌,秦锦春努力摆着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继续听戏,其实两眼空空,思绪早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满脑子都在想自家大姐到底打算叫绘春做什么。

    秦锦华歪过头来微笑着小声问:“你跟三mei mei聊什么呢?聊得这般兴起,连戏也顾不得看了?这可是你最爱看的剧目。”

    秦锦春干笑了一下:“不过是几句闲话。”顿了顿,觉得事关绘春,还是要告知秦锦华一声的好,便又道,“一会儿若得空,我们寻个清静地方说说话吧?我有件要紧事要告诉你的。”

    秦锦华疑惑,点头道:“成,今日祖母与三叔祖母都点了戏。我瞧见后头有一出《安天会》,乃是孙猴子大闹天空的戏,我可受不了那热闹劲儿。到时候咱们借口换衣裳,回院子里歇一歇,有多少话说不得?”

    秦锦春高兴地应下了。不一会儿,秦含真回转,她又悄声把这事儿跟秦含真说了。后者点头:“一会儿我们一起过去说话,二姐姐也能听得更明白些。”

    姐妹三个说定了,便安静下来,认真听戏。她们都没留意到,坐在邻桌一侧,跟秦锦春只隔了不到三尺远的卢悦娘,回过头来,目露深意地看了她们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娇妻生猛:总裁,〕〔一胎二宝:冷血总〕〔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