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军婚第一宠:首席〕〔傲妃狂天下:暴君〕〔总裁大人要闪婚〕〔异界人魔传说〕〔婚不由己:总裁大〕〔神话穿梭〕〔嫡女尚书凤仪传〕〔药神本色:天才炼〕〔快穿法则:腹黑男〕〔一见钟情:亲亲呆〕〔奇闻异录〕〔诡事典当行〕〔天龍传奇〕〔奶爸钢铁侠〕〔数字入侵〕〔一抱成孕:总裁甜〕〔道闯乾坤〕〔往食神之路进发〕〔异界冠位指定系统〕〔魔法师指南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十七章 吓唬
    秦伯复这么气冲冲地走了过来。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秦含真与秦锦春只来得及行个礼,一个唤“大伯父”,一个唤“父亲”,礼都还没行完呢,他已经象一阵风似地过去了,好象压根儿没留意到她们站在边。

    秦含真跟秦锦春面面相觑,心里都觉得有些小丢脸。秦锦春涨红着脸说:“对不住,三姐姐,我父亲大约是正在气头,一时没留意……”

    秦含真笑着摆摆手:“没事,我能理解。跟长辈有什么好计较的?”她也是尴尬了一下,其实并没有太过放在心。她往正屋方向眺望了两眼,压低声音对秦锦春道:“看起来是没谈拢,闹翻了。”

    秦锦春咬了咬唇:“只要我父亲拿定了主意,不肯受祖母摆布,又或是能说服祖母站在他这一边,薛家人怎么闹都没用。有大姑母在呢,我父亲应该不会犯蠢的。”她心里有些遗憾,为什么大姑母秦幼珍随夫在任待了那么多年呢?如果大姑母能提前四五年进京,说不定能说服秦伯复少做几件傻事呢,那他们二房不至于沦落到如今的处境了。

    秦含真往正屋方向又盯了两眼,看不出什么动静来,只能隐隐约约听到薛二太太与薛二奶奶的哭喊声。她可没兴趣在这时候过去凑热闹,便拉了秦锦春一把:“我们快到大姐姐那儿去吧。等这边消停了,再来给二伯祖母请安。”

    秦锦仪的院子是一处标准的一进四合院,地方不大,总共也是七八间房的样子,院子当种了几棵海棠树,摆了石桌石椅,四周有抄手游廊连接四面房屋,廊下摆放着一盆盆的花草。大约是天气太冷的关系,这些花草都有些蔫蔫的,半死不活的模样,显然已经多日无人照料了,顶多是有人时不时洒点水罢了,修剪是没有的。

    院里有几个丫头,秦含真一眼扫过去,还能认出几个眼熟的来,都是从前桃花轩旧人。她还记得秦锦仪从前身边得用的画楼、弄影两个大丫头,还有绿云、月华等等。没想到四五年过去了,她们竟然还在秦锦仪身边侍候,年纪会不会稍大了些?她们应该都快满二十了吧?难不成是打算给秦锦仪做陪嫁的?

    秦含真本来只是扫视一眼,心里吐个嘈罢了。无意她瞥见一个从西耳房出来的媳妇子,手里提着一桶热水,正要往正屋的方向走,抬头看到秦含真与秦锦春姐妹俩走过来,仿佛忽然吓了一大跳似的,差点儿没把那桶水给洒了,但也将桶里的热水给晃了不少出来,湿了一地。她慌里慌张地跪下,低下头去,似乎在赔罪求饶,可她又没出声说什么。

    秦含真只觉得这媳妇子似乎有些眼熟,但记不起来她是谁了,估计也是从前桃花轩用过的旧人吧?可这媳妇子为什么看到自己一脸害怕的样子?

    秦含真好笑地说:“做什么动不动跪下?你先仔细看看自己身,有没有被热水烫着吧。”

    那媳妇子只是低着头,含糊地小声说了一句:“没烫着。”再也没说过别的话了。但她这个姿态,摆明了是把秦含真当成洪水猛兽了,让人觉得好没意思。

    秦锦春有些着恼:“你叫什么名字?是大姐院里的人么?我和三姐姐又不会吃了你,你摆出这副受欺负的模样来做什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跟三姐姐有多不近人情呢!”

    那媳妇子没有回答,只是把头垂得更低了些,还磕起了头,磕得挺扎实的,看得秦含真都替她疼起来。

    秦含真越发觉得没意思了,拉了秦锦春一把:“算了,估计是她平时常挨打骂,所以胆子小些。回头我们劝一劝大姐姐,不要总拿身边的下人发火好。”

    秦锦春还是觉得挺丢脸,不管秦锦仪是怎么管束手下的人,她的丫头媳妇子都还是二房的下人呢。二房几时这样不讲规矩礼仪了?她回头一定要好好跟母亲小薛氏告一状!

    弄影掀起房门处的棉帘,扬声道:“三姑娘,四姑娘,请进。我们姑娘在屋里呢。”

    虽然她掀帘子掀得有点早,但秦含真还是拉着秦锦春迈步了台阶,穿过棉帘的空隙,进了温暖的屋。

    她们没有瞧见,弄影在她们进屋后,没有立刻跟着进去,反而给跪在院子里的那名媳妇子使了个眼色。那媳妇子这才苍白着一张脸,将那半桶热水交给了一旁来接手的粗使婆子,低头迅速离开了。

    弄影看着她往后院那边去了,方才进了屋,接过别的丫头递来的茶盘,前给秦含真姐妹二人了茶,然后又将自家姑娘的茶盅端到了里间,放在秦锦仪手边的炕桌,用极低的声音道:“已经将朱楼家的打发走了。”

    秦锦仪阴沉着脸道:“让她先去庄子避几日,我这里不缺人使唤。四丫头回家来住了,若是遇见她,认出来不好了。”

    弄影点头应了是,但又忍不住多说一句:“姑娘,那事儿……要不还是算了?”

    秦锦仪瞪了她一眼。弄影立刻闭了嘴,收起茶盘,退了出去。

    秦锦仪只让两个来探病的妹妹坐在外间奉茶,一点儿都没有招呼她们进屋说话的意思。秦含真想也知道,她这是不想见到自己和秦锦春了。

    不过,秦含真并没有打算纵容这个不知趣的堂姐的小脾气。她直接转头去问秦锦春:“大姐姐看起来并没有向四妹妹赔礼的意思,四妹妹打算怎么办呢?”

    秦锦春本来没指望长姐会赔礼,只是要做出个姿态来罢了。她淡淡笑道:“我原本是真心想要跟大姐合好的。既然大姐没那个心,我自然不能逼着她做她不愿意做的事。大姐如今有伤在身,我尽到妹妹的本份,问候过了好。”她果真扬声问了一句,“大姐,你腿的伤没有大碍吧?能走路么?”

    秦锦仪在里间已经气得脸都歪了,随手拿起刚刚才送来的茶盅,往地一摔:“你们这是存心来气我的,是吧?这是打量着祖母病倒了,没人给我撑腰,父亲又恼了我,所以落井下石来了?!我告诉你们,别得意得太早!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将来的事还说不准呢。有朝一日我出了头,你们可别怪我不念姐妹之情,是你们先惹我的!”

    秦含真冷下脸道:“大姐姐这颠倒黑白的本事也是越发长进了。明明是你做了对不起四妹妹的事,四妹妹不跟你计较,还愿意看在长辈们的面与你和好,你却连赔个礼都不肯,一见面冲我们发火,这是存心不想跟我们叙姐妹之情了,何必倒打一耙?!你不乐意见我们,我们还不乐意见你呢。你也别说什么以后会出头的话,到今天你还认不清自己的处境,整天只知道做白日梦,将来估计也这样了。我们原也没指望你会聪明起来!”

    她拉了秦锦春一把:“我们走吧,反正我们只是来探病的,这会子已算是问候过,多余的事不必再做了。”

    秦锦春顺着她的意思站起了身,但还是忍不住对长姐多说两句:“大姐,你别再耍小孩子脾气了,你可知道家里都出了什么事?父亲可能随时要丢官,薛家二房还门逼他去得罪人,连祖母也跟父亲过不去。这种时候,你别总想着什么出头不出头了。你和我的婚事,只怕都高攀不了什么大户人家,能是个有官职的人家,已经是万幸。若是不走运,只怕连寒门小户也要低了。你也懂事些吧,别让祖母在病还对你放心不下。”

    “胡说!”里间的秦锦仪反应有些激烈,“别在这里唬人了!父亲怎么可能会丢官?他可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儿!即使官位不高,我们家的身份也摆在那里,我是皇后娘娘的侄孙女儿,怎么可能会嫁入寒门小户?!”

    秦含真翻了个白眼:“说得好象我们不是皇后娘娘的侄孙女似的,谁又谁高贵些?连皇的侄孙女儿,也不是个个都能嫁进高门大户里去的,大姐姐还是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的好!”

    她拉着秦锦春直接出了门,弄影忙前帮着打帘子,一路送出来。

    秦含真没理弄影,只是对秦锦春说:“你是个好心人,到这会子了,还提醒她,只是听她的口气,不象是会明白事理的。现在她什么形势都看不清,只一味自我感觉良好,我们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的。反正现实摆在那里,她早晚要碰壁,到时候她自然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可笑了。”

    秦锦春叹了口气:“大姐姐总是有路可走的,大不了,照母亲从前提议的那样,把她嫁回薛家去好了。至于是长房还是二房,或者是别的房头,那看祖母的意思了。从前祖母和父亲都不赞成这桩婚事,觉得她能嫁进豪门大户去,如今应该也醒悟过来了。大姐若是嫁回薛家,好歹还能有舒心日子可过,不愁婆家会欺负了她。父亲如今应该只盼着她能早点出嫁,不要再拖累家里。只要薛家长房了京,父亲应该会提出这桩婚事来了吧?论理,大姐姐也确实更适合嫁到京外去。”

    秦含真诧异地看向秦锦春,秦锦春却冲着她眨了眨眼,姐妹俩不约而同地悄悄回头看,只见弄影脸色大变,也顾不送客了,转回身往屋里冲去。

    ://..///39/392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重生空间:慕少,〕〔爱上阴间小娇妻〕〔我的微信连三界〕〔权路迷局〕〔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后娘[穿越]〕〔皇后有旨:暴君,〕〔英雄?我早就不当〕〔杀神叶欢〕〔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一欢成瘾:慕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