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倾城:相府二〕〔女总裁的贴身狂兵〕〔逍遥高手混都市〕〔记忆行囊〕〔攻妻成瘾:腹黑老〕〔一品毒妃,邪王心〕〔萌宠貂徒:师傅成〕〔蛮皇武神〕〔梦界解铃人〕〔一剑弑仙〕〔六道魔帝〕〔万道主宰〕〔火星情报局〕〔老子是一条龙〕〔绝色丹药师:夫君〕〔娱乐再成神〕〔大周王侯〕〔乡村透视小神棍〕〔卡牌新世界〕〔浮云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十五章 内宅
    秦家二房的宅子,是一处四进两路的宅院,占地不小,还附带了花园。 (w   .  . )当初分家的时候,薛氏与秦伯复都觉得二房即使分出去了,也依然是皇亲国戚,绝不能失了体面,因此宁可多贴些银子,也要在达官贵人聚居的街区,买下这一处大宅,过跟秦伯复官位不相符的气派日子。

    不过这宅子虽说是四进两路,那两路却不是相互独立的,东路才是主宅,西路不过是附属于每一进院子的侧院。

    如前院是客厅、书房,再带一个小小的车马棚院子,西面的侧院是客房;正院是秦伯复、小薛氏夫妻起居之所,东厢做了小薛氏管家理事的地方,西厢是秦锦春的住处了,正房西面有小门通向一处小跨院,那是芳姨娘与她生的秦逊的住处;第三进院是薛氏的院子,西侧一整个小院都是秦锦仪的闺阁;第四进院西面是花园,东面是仆役们群居之处,还有厨房、库房等等。西路几个院子彼此并不相通,都要通过东路的主宅,才能进入。

    秦含真在秦锦春的带领下,进了二门,很快到了后者所住的正院西厢房。虽说秦锦春到这个年纪了,还要依附父母居住,不象长姐秦锦仪那样独立拥有一个院子,但从实用性来说,她这个住处还是相当方便的,无论哪儿去,都要经过她门前。薛氏也好,秦锦仪也好,又或是那个芳姨娘和她所生的庶子秦逊,在这个家里有什么动作,都很难真正瞒过秦锦春去。

    秦锦春请秦含真进屋歇歇脚。她可以在这里先喝杯热茶,再去探望薛氏。方才薛二太太在前院被秦家长房的丫头婆子强行拉走了,用的是换衣裳的借口。虽说是借口,但还是要把场子圆的,所以丫头婆子们真的会拉她去更衣。在这个宅子里,最适合薛二太太去更衣的,只有第三进院里薛氏的住处了。那院子挺大,屋子也多,随便哪间都可以出借给薛二太太,未必需要惊动躺在正房里的薛氏。只是薛二太太哪里是肯老实听话的人?又不能堵住她的嘴,因此她定会叫嚷着要薛氏为她撑腰。以薛氏对娘家的偏心,这会子还不知道闹成什么样了呢。秦锦春是个聪明的小姑娘,自不会在这种时候将秦含真带过去受气。

    秦幼珍拉着秦伯复说话去了,姚氏听口风是去了探望妯娌小薛氏,大家都是人精子,没一个去薛氏面前自找罪受的。她们两个小辈,自然也不会犯蠢。

    秦含真便仔细打量了一下秦锦春的屋子。虽然也是标准的官家千金闺阁模样,但相她从前在桃花轩的住处,还有她现在在明月坞的房间,这间屋子的家具、摆设、帐幔,都寒酸逊色不少。而且,明明是一明两暗的三间屋,却只有小书房一侧面向院子的窗子是镶玻璃的,小书房的后窗、正间以及卧室那一头的其他窗户却都用了纸糊的。可见二房不是经济状况不佳,是对这个女儿实在不心。在这个玻璃窗已经成为富户标配的城市,以皇亲国戚自居的二房,竟然还会给嫡出的女儿用纸窗。

    秦锦春让人了热茶,茶桌之前,她先掀起茶壶盖瞧了一眼茶叶,眉头顿时一松,心知如今是母亲管家,祖母又病了,估计底下人暂时不敢怠慢自己,不然在三姐姐面前拿出不了台面的茶叶,她脸也无光。

    秦锦春亲自给秦含真倒了茶,见她盯着那些纸窗瞧,小脸便微微一红:“搬过来之后,我在这屋里住的日子也不多,祖母说不必太过费事了,纸窗也一样能用。我倒觉得还好,横竖书房这边用的是玻璃窗,一年四季都足够亮堂。卧室那边用纸窗,太阳晒进来的时候,还没那么晃眼呢。”

    秦含真笑笑,只问了一句:“大姐姐院里的屋子,用的是什么窗?”

    秦锦春顿时语塞了。若她照实说全是用的玻璃窗,岂不是打了自己的脸?她讷讷不能成言,秦含真便无奈地伸出手指轻轻戳了她脑门一记:“在我面前粉饰什么太平呢?”

    秦锦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青梅赶过来请安。她与葡萄轮流前往承恩侯府执役,这两日是她留在了二房。如今秦锦春回了家,她得前向姑娘禀报家的最新情况。

    青梅也说不清楚薛氏与秦伯复到底是因为什么吵起来的。不过薛家今日门闹了一顿,她倒是听到些只字片语。应该是薛家二房不肯拿银子赔钱,要求秦伯复出面求几家皇亲国戚,或是勋贵重臣,让他们给顺天府施压,逼顺天府尹放弃这桩案子。薛家不肯认罪,但愿意与苦主私下和解,只是他们肯拿出来的和解银子,只有三千两,哪个苦主肯答应?秦伯复也觉得薛家所求太过荒唐,不肯答应,可是薛氏竟然还帮着娘家人说话,即使受了伤,只能躺在床不动弹,也要跟儿子争吵,逼他让步。

    青梅愁眉苦脸地说:“姑娘,我们底下人都不知该怎么办好了。从没有听说过这样的荒唐事儿。大爷能认得几个肯出头的皇亲国戚、勋贵重臣?二舅太太连打点用的银子都没说要给大爷呢,叫大爷如何帮忙?太太却只是帮着二舅太太骂大爷。大爷恼怒起来,借口不打搅太太清静,要与二舅太太母子到前头商量细节,这才把人从太太跟前带走了。可是二舅太太听说大爷不肯帮忙,跟他闹起来。太太那边已经知道了,一会儿还不知道会如何发作大爷呢。我在这家里当了那么多年的差,还从没见过太太跟大爷生这么大的气,真真吓死人了!”

    秦锦春面色发白,便听到薛氏所住的三进院那边传来薛二太太的阵阵叫骂声,看来果然是在薛氏屋前闹起来了。她有些无措地看向秦含真。秦含真便道:“你且安心,如今只要大伯父能坚定立场,谁也逼不了他。二伯祖母还要养病呢,管不了什么事。而二伯娘与大姑母都来了,她们难道还能坐视薛家人在这里撒野?”

    秦锦春发愁地道:“话虽如此,可是祖母那般偏着薛家……”她顿了一顿,“三姐姐方才也听见了,薛家二舅太太拿孝道来威胁父亲呢,若是父亲不肯答应帮他们的忙,他们真的跑去官府告父亲忤逆,那可怎么办?”

    秦含真冷笑了一声:“忤逆这种事,总要父母出面确认了,官府才肯听的,否则随便什么亲戚跑出来说哪家的儿子不孝,官府要受理的话,官府也太忙了。这样的大罪,我估计二伯祖母还不至于糊涂到认下来,毁了亲生儿子的前程,甚至要葬送亲生儿子的性命。她不出面,薛家那是一群跳梁小丑。况且,算二伯祖母真的犯了糊涂,官府也要问清楚不孝子忤逆的具体事由,到时候谁会说大伯父遵守国法是错了呢?顶多是让人觉得他不会说话,不能说服母亲,但肯定人人都觉得是二伯祖母这个母亲错得多些,薛家更是错加错。大伯父这所谓的不孝罪名,是不会成立的。”

    当然,罪名不成立,也不意味着名声不会受到影响。秦伯复将来的仕途估计也这样了。但话又说回来了,他本来也不见有升官的希望,眼下都快要回家做闲人了。名声受损什么的,对他又能有多少影响呢?只会让他更清楚地认清自己的身份地位,不要总做白日梦,将来能生活得脚踏实地一点。

    秦含真还对秦锦春说:“薛家这一回简直象是要跟大伯父撕破脸似的,根本不考虑大伯父的处境有多为难。几万两银子,他们都拿不出来吗?我看,不是薛家这几年走下坡路,财力大不如前,是他们已经存了跟你们家疏远的心思了。趁此机会,让大伯父看清薛家的真面目,早日划清界限,也不是坏事。二伯祖母没有薛家人帮忙,也能消停点儿。倒是大伯娘,可能会受一点委屈。”小薛氏的娘家也是薛家呢。

    秦锦春却说:“今日来闹事的是薛家二房的人。他们如今执掌薛家京城分号,有时候行事很不象话。我母亲私下曾说过他们这样做生意,是不能长久的,太过败坏薛家名声了。但祖母与我母亲都是出身薛家长房,家人如今在江南,一向谨守祖训,规矩行商,跟二房并不是一路人。”

    秦含真若有所思。薛家这该不会是要内部分裂的节奏吧?

    姐妹俩说话间,对面东厢房的门打开了,秦伯复与秦幼珍兄妹俩走了出来。原来他们方才是去了那边说话。

    秦伯复的脸色似乎有些阴沉。他听着后一进院子里传来的阵阵叫骂声,当隐隐还能听见母亲薛氏那略显无力的附和之语,面的神情更加难看了。

    秦幼珍低声对他道:“哥哥,这一回你可不能心软。薛家二房如今的做法,分明没将你的名声与前程放在心!他们这一阵闹腾,不知道已经叫周围多少邻居听了去。你眼下正是要紧的时候,他们并不是不知情,却还要为了那几万两银子威胁你,哪里是亲娘舅该做的事?你一定要跟母亲说清楚事情轻重,劝她千万不要犯糊涂。你是她唯一的儿子,她若还想过富贵安乐的日子,不能让你出事。娘家再亲,也亲不过你去。不要担心母亲怪罪你,真会叫你冠不孝子的坏名声。长房与三房的长辈都已经发了话,不会任由外人欺负秦家子弟的。哥哥尽管把腰挺直了,你是秦家子,从来不欠薛家什么!”

    秦伯复深吸一口气,大步迈开,直往三进院走去。

    ://..///39/392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山村透视兵王〕〔沈娴秦如凉〕〔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