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航海系统〕〔许你亿万盛宠〕〔网游之万能外挂〕〔最好的我们〕〔重生之家有宝贝〕〔妖孽狼君别乱来〕〔神武战王〕〔史上最强狗熊系统〕〔超神机械师〕〔史上最强小萝莉〕〔无限升级系统〕〔重生之资本帝国〕〔天才狂医〕〔丑颜倾城:皇上,〕〔奈格里之魂〕〔重生八零锦绣军婚〕〔杀神永生〕〔军夫请自重〕〔霸道小叔,请轻撩〕〔案生情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十九章 双陆
    秦含真跟一众姐妹们在松风堂正屋西次间的大炕上围坐着玩双。

    她刚刚掷骰子,掷出了一个五,一个四,比秦锦容掷出的点数要大,可以先行走棋,却犹豫着是要走两个棋子,一个走五点,一个走四点,还是挪动一个棋子,先走五点,再走四点。不同的走法,带来的结果是不一样的。她心里暗暗算了一番,觉得也许后一种走法会好些,只是万一对手秦锦容中途攻击她的棋子,她的计划就要受挫了,还不如前一种走法稳健。一时间,她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秦锦容等得有些不耐烦:“三姐姐,你怎么拖拖拉拉的?这有什么好犹豫的?你到底会不会玩儿啊?!”

    秦含真当然会玩,双也是如今闺阁中流行的游戏,曾先生特地教过的。只是她并不是很精通,毕竟没什么同伴可以一起玩,她平时又比较宅,除了到长房来时可以偶尔跟姐妹们练练,其他时候,她更多的是把时间花在功课书画上。论起双的本事,她大概比不上长房的几位姐妹吧?兴许连秦锦春都比她强些。

    不过,秦含真有一个外人都不知道的长处,就是赵陌暗中传授了一手掷骰子的决窍。不敢称是好手,也不敢保证次次都能掷出自己想要的点数来,但如果只是想多掷几个四、五、六点,那机率还是挺高的。这个长处对打双而言,虽然不能带给她决定性的优势,但也能给予不小的帮助。

    当然,跟小女孩儿玩游戏而已,不用这么较真。秦含真想了想,又觉得输赢都没什么关系,便哂然一笑,选择了前一种走法,稳健为上。

    秦锦容却觉得大为扫兴。她早就想好了,只要秦含真稍微心急些,很容易就能落入她的圈套,让她打个措手不及,没想到秦含真居然怂了,也坏了她的计划。她撇了撇嘴,随意挪动两个棋子走了几步,便哼哼两声,抓过身后的一只大引枕,揪着它泄起愤来。

    秦含真很淡定地继续掷了骰子。这一回,她没运用赵陌教的决窍,却也十分好运地掷出了比秦锦容多的点数来,再一次抢先行棋,行的点数还很多。秦锦容却仿佛霉神罩顶一般,总是掷出一点、两点、三点来。等到秦含真顺顺利利地把所有棋都走回己方内盘中,又一个个挪出了棋盘,秦锦容还没将所有棋子走回自家内盘,甚至还有一个棋子仍留在分界上。如此一来,秦含真便全取三分,取得了完胜。

    秦锦容气得把引枕给摔了。

    卢悦娘笑着搂住她道:“三mei mei今儿鸿运当头,五mei mei却着实运气不佳,难不成是方才腊八粥吃得少了,佛祖怪罪了不成?赶紧让丫环再取一碗热的腊八粥来,要那在佛前供奉过的,好给五mei mei转运。”

    秦锦容天真地问她:“真的么?卢表姐,我多吃些腊八粥,果然会转运么?”

    卢悦娘笑道:“佛祖会怎么想,我一介凡人如何能知道?只是mei mei手都冻得僵了,掷骰子如何能掷得好?赶紧吃点热粥下去,身体才能暖和起来呢。”

    秦锦容立刻叫丫头去取粥了。

    秦含真却知道她年纪小,输不得,微微一笑,就起身退开了,改将秦锦华按在椅子上:“玩了这半天,算得我脑仁儿疼。我最不擅长玩这些了,二姐姐替我打吧。”

    秦锦华笑嘻嘻地道:“好呀,四mei mei来陪我吧。上回叫你赢了我好些钱去,今儿我定要报仇的!”

    秦锦春也笑嘻嘻地凑上来了。秦锦容埋头吃了半碗粥,觉得身体果然暖和了许多,见秦锦春刚输了一盘,忙将她挤开,却不想跟秦锦华玩,只嚷嚷着让秦含真回来。

    秦含真怎么可能再跟她打?打赢了要叫她埋怨,打输了又要被她奚落,怎么都不会有愉快的结果,索性见好就收算了。她正要开口婉拒,卢悦娘却笑着插言:“三mei mei也打了这许久了,我还没玩过呢,不如三mei mei让给我打吧?”

    秦锦容最喜欢卢家这位表姐了,闻言忙将秦含真抛到一边,高高兴兴地跟卢悦娘玩起来。卢悦娘竟然也是一位双高手,不但玩得好,玩得妙,竟然还能在激烈的对决之后,让秦锦容抢先一步胜出,兴奋得小姑娘满脸通红,早将先前输棋的不愉快通通忘个精光,还特地跑到许氏、姚氏、闵氏那边炫耀半天呢。

    秦含真含笑看着正在整理棋盘棋子的卢悦娘,低声说了一句:“卢表姐真是高手。”

    卢悦娘微笑着看了她一眼:“我跟着父母在任上时,闲来无事,也常跟丫头们玩的。出门做客,也会跟我父亲上司、同僚或下属家的女孩儿一起玩。从小玩到大,早就玩得熟了。”

    秦含真心领神会。这估计就是一般官宦人家千金交际时应该掌握的技巧了。

    秦锦春看着右次间那边秦锦容欢脱炫耀的模样,撇了撇嘴,一边将一颗颗瓜子剥好了放到小碟子里,一边跟姐妹们吐嘈说:“五mei mei真是难哄,不过就是游戏罢了,也不知她打哪里来那么大的气性,在外头还算老实,在家就爱耍小性子。人家输给她,她要嘲笑,人家赢了她,她又不肯了,非要拉着人玩到翻盘为止。只有让她艰难险胜,她才会安静些,改闹别人去。我们每次跟她玩,总比跟别人玩要辛苦许多。若只是在我们姐妹当中如此,也就罢了,如今连卢表姐都要让着她了,让人真不知该说什么好。”

    秦锦华笑着从她面前的碟子里拣了瓜子仁来吃,道:“昨儿三婶娘难得地给了她好脸,还给她做了新衣裳,她欢喜得跟什么似的,今儿一大早就穿着到松风堂来,给祖母请安。谁知到了这里,她才现端哥儿也有一身新衣,出的风毛正好是她喜欢的颜色,比她身上那一件更中她的意,她就开始生闷气了。但这种事说出来,她也不占理,又不能跟端哥儿换衣裳穿,只好拿咱们出气了。不过也没什么,她是最小的一个,还是个孩子呢,谁跟她计较呢?哄哄她就完了。”

    原来大家都有默契,在哄孩子呢。秦含真不由得反省了自己,虽然她没在打双的时候,故意用赵陌教的技巧来赢出游戏,但无奈她今日鸿运当头,还是顺顺利利地完胜了秦锦容。作为姐姐,她是不是太不懂得哄mei mei了?回头她得跟赵陌去信,讨教一下如何能在掷骰子的时候,掷出小的点数来,以后想要哄孩子时,也更方便些……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雪却是越下越大了。秦幼珍生怕女儿回福贵院的时候受寒,特地打丫头送来了大毛斗篷和新的手炉。

    秦含真起身道:“我该回去了,不然一会儿天黑了,路上积了雪,更不好走了。”

    姐妹们忙劝她:“留下来吃了饭再说吧。这会子雪下得这样大,回去也不方便,不如等雪下得小些再说?”

    秦含真犹豫了一下,许氏姚氏等人听说,也劝她道:“吃了晚饭再走。今日厨房有新鲜的鹿肉,你也留下来尝尝?回头我们再叫人送一份给你祖父祖母,你不必担心会吃了独食。”

    秦含真不由得哑然失笑,想想盛情难却,等风雪小些再走,也能少受些罪,就答应了。

    姚氏要打人去西府报信,丰儿却自告奋勇道:“我去吧,我腿脚比旁人快些,也不怕雪大路滑,一会儿的功夫就回来了。”姚氏怎会不答应?笑着答应下来,还让玉兰给了丰儿一个荷包,荷包里塞着两个有点份量的银锞子。

    秦含真见丰儿如此积极,也就由得她去了,只是嘱咐她路上不要贪快,走路小心些,又让她披了自己的大斗篷,再打把油纸伞,穿上木屐,才放心让她去了。

    两刻钟后,丰儿回转,手里还提着个大食盒,送到许氏面前:“这是我们夫人特地嘱咐了,给大夫人送来的,给夫人、奶奶们添个菜。这是我们姑娘在岭南淘换来的方子,胡萝卜甘蔗炖羊肉,比惯常吃的大料炖的羊肉要清淡些,又不上火。我们侯爷很喜欢这个菜,夫人请大夫人与奶奶、姑娘们也尝个鲜儿。”

    秦含真还有些惊讶:“今日府里做了这个菜?早上我可没听说。”

    丰儿笑道:“今儿江南那边的管事上京送年货,正赶上京郊庄子的庄头也来了,送了好些新鲜的羊肉,夫人就嘱咐了厨房要做这个菜,说晚上要陪侯爷喝两杯。姑娘一早就过来了,午饭也是在这边吃的,因此不知道。”

    秦含真点头。那边姚氏就命人将食盒拿下去,将里头的羊肉稍微加热了一下,重新送到桌上来,又舀出一小碗,送到许氏跟前。许氏尝了一口汤,又吃了一块羊肉,笑道:“这汤果然清甜,羊肉也炖得很软烂。我吃着极合口味,就是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大家都尝尝吧。”

    众人都分得了一碗羊肉尝,大部分人都觉得这个吃法挺新鲜,又美味,倒是简哥儿、卢初明他们几个男孩子嫌太甜了一点。卢初亮评价:“略放少些甘蔗就好了,胡萝卜其实已经够甜。”

    酒足饭饱,大家都吃得挺满意的。秦含真对长房秘制的鹿肉也挺喜欢,只是抬头看看窗外,现雪一点儿都没变小不说,反而有越下越大的趋势。早知如此,还不如晚饭前就回家呢,现在恐怕连路都不好走了。

    秦锦华忙拉着她道:“这样大的雪,三mei mei索性别回去了,就在我屋里睡一晚吧?我那边烧了大炕,四mei mei每天过来陪我一块儿睡,足够宽敞,再添三个你都能睡得下。我们还能一边赏雪,一边聊天,岂不快哉?”

    许氏、姚氏,还有秦锦春与秦简,竟然也跟着一块儿劝她。就在秦含真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回绝的时候,姚氏已经迅命人去西府传信了,算是先斩后奏。

    她对于宝贝闺女的愿望,素来都是有求必应的。

    秦含真无奈极了,这是无法拒绝的节奏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乱伦大杂烩〕〔顾轻舟司行霈〕〔引凤决〕〔超神学院:至尊河〕〔总裁的贴身特助〕〔见鬼〕〔乡野春月〕〔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傲娇帝少,宠翻天〕〔你之蜜糖,我之砒〕〔头号新宠:禁欲总〕〔重生渔家有财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