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司,请自重!〕〔奋斗1981〕〔重生之都市天帝〕〔三国之神级皇帝系〕〔盛唐风华路〕〔立宋〕〔地府惊情:绝宠妃〕〔开局一血〕〔乱世之巅峰召唤〕〔盛世暖宠〕〔大宋御赐侦探〕〔情深缘浅:蜜宠娇〕〔新帝谋婚:重生第〕〔溺宠99分,男神宠〕〔最强农民〕〔轮回之大剑圣〕〔关在我魔法书里的〕〔回到明末当帝王〕〔武帝重生〕〔魂帝武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十七章 惶然
    强烈推荐:

    倒不是秦伯复真的无视了太子,实在是他从小到大,跟太子这位表兄弟的关系就说不上密切,正经连面都没见过几回。网值得您收藏 。。他也就是在不知实情的外ren mian前能吹个牛,说太子与他是嫡亲的姑舅表兄弟罢了。

    从前因为太子体弱,甚少有出宫见人的时候,秦伯复听得小道消息多了,母子二人便觉得太子命不久矣,所以没怎么把对方放在心上。那时候他们母子想的,跟长房秦松想的差不多,都觉得皇后早亡,太子又不知什么时候就要死去,连个皇孙都没留,不管将来是皇帝再生一个儿子出来继承皇位,还是过继了宗室子为储君,都跟秦家没什么关系。秦家的富贵,怕是维持不了几年了。

    因此秦松才会想要跟最有可能成为未来储君岳家的王家拉近关系,而秦伯复与薛氏也整天想要将秦锦仪高嫁,好在换了新君后,继续享受富贵荣华,甚至是压倒长房与三房,成为秦家最有权势地位的人。

    时间长了,薛氏与秦伯复便不由得忽略了太子的存在。哪怕是宫里放出消息来,说太子大好了,东宫地位稳固,他们也依旧持怀疑态度,一边暗怨太子痊愈,彻底断绝了秦锦仪成为未来皇后的可能;一边听着太子时不时生一场小病的消息,觉得他早晚会撑不下去,还在暗地里议论着太子至今未有子嗣,也不知将来那把龙椅会便宜了哪家王府的子弟。

    这么一来,薛氏与秦伯复还真是习惯性地忽略了,太子如今还在位,他也会有想法的,只要对谁不高兴了,随便伸出一根手指头,就能将二房碾死了。这个疏忽真真要命!

    秦伯复心下一慌,不由得强自为自己辩解:“我这也是为太子殿下着想呀!他从小就体弱多病,人人都说他活不长了。虽说如今看着是好了许多,可也三天两头小病不断,谁知道他是真的好了,还是早晚会发作?倘若他将来病重无法理政,与其让皇上过继外头来的宗室子弟,还不如有个亲弟弟接位呢。这亲弟弟的生母又是黄家人,还跟咱们秦家有亲,算是自己人了,怎么也比外人生的可靠呀!太子殿下就算不为自己,也要想想妻妾闺女吧?我真的是一片好心!”

    他开始只是胡乱为自己的行为找个借口,没想到越说越觉得这是正理,自己都当了真,说话的声音也大了,仿佛这样,就可以掩饰他双眼闪烁的目光,以及内心的心虚一般。

    秦幼珍却立刻就听出了他的心虚,不由得叹了口气:“哥哥说自己是好心,可你敢不敢在太子殿下面前说这番话?你哄了我,又有什么用?不管你是好心坏心,太子会怎么想才是最要紧的。更何况,当初蜀王有意将幼子入继宫中的时候,哥哥不是还想将仪姐儿嫁过去么?闹得全京皆知,沸沸扬扬,太子不可能没听说过。你还要辩解自己只是为了太子着想,才希望他能添个亲弟弟,而不是让皇上从宗室里过继嗣子么?”

    秦伯复脸都绿了。他与母亲曾经想过要把秦锦仪嫁给蜀王幼子,这是实情,还以为后来蜀王府遇到了麻烦,他们以为蜀王幼子再也无望成为新储君了,便公然拒婚,结果才发现蜀王府从头到尾都没看上过秦锦仪,他们成了天大的笑话,秦锦仪也因此名声大损,至今未能嫁出去。

    倘若太子因为那一回的事,认定他们二房有异心,怀恨在心的话,直到如今有了借口才报复的话……秦伯复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这还不算,秦幼珍又添了一把火:“还有,母亲与哥哥选中那黄忆秋的时候,是不是看到她生得象皇后娘娘,就没追问别的了?那么你大概也不知道,她从前在江宁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下江南求医的太子殿下。当时太子殿下假称是嵘阳王府子弟,黄忆秋一心想攀高枝儿,还曾经引诱过他。只是太子见她生得象皇后娘娘,不忍亵渎,便婉拒了,又召了黄家晋成表弟前去,让他以族中长辈的身份约束黄忆秋,并为她安排婚事。只是黄忆秋父母与宗房的二弟妹一心想要攀龙附凤,拒绝了晋成表弟的好意,偷偷联系了母亲与哥哥,带着黄忆秋北上京城求富贵来了。这件事,太子殿下从头到尾都是知情的!”

    秦伯复如遭雷击:“什么?!这是真的么?!我完全不知道啊!是谁说的?!”

    秦幼珍叹道:“三房的叔叔婶娘还有三侄女当时就在江南,看得分明,连长房的简哥儿也是知情的。黄家嫡支也早就知道了。只是黄忆秋父母与宗房的二弟妹都躲着他们,大概并不知道当初在江南遇到的,就是太子殿下吧?”

    秦伯复头皮都快炸了。如果这是实情,那等于是黄忆秋先se you了太子,又去勾搭皇上。皇上若是知情,怪不得不肯纳她入宫。太子若是知情,怪不得会恼恨二房。换了哪个男人遇到这种事会不生气?!

    他终于相信了mei mei的话,觉得自家近日遭遇的祸事,并不完全是黄家私心报复,而是有宫中的贵人在暗中指使了。

    若是黄家害的他们,他有信心能对付过去。可如果是太子的意思……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早晚他们都要吃大亏,可他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却又太迟了!

    秦伯复内心惶然无措,不由得慌张地向mei mei求助:“那我该怎么办?当初是我疏忽了,没料到黄家那丫头如此不知廉耻,也没料到蜀王府会坏事,更没料到太子殿下的病会好起来。我也是因为那一回没得好处,反招惹了一身腥,还因为分家,吃了大亏,才想着要送美进宫,讨皇上欢喜的。太子一向很和气,我是真的没想到他会着恼啊!可如今再提这个,也来不及了。长房与三房怎的也不提醒我一声?!”

    秦幼珍蹙眉看着他,没想到他至今还不能醒悟,只能耐着性子道:“长房与三房何曾没劝过母亲和你?与太子江南之行相关的事,他们不好明说,但别的话他们早劝了不知多少回了,只是你们都听不进去,还要他们怎么办?二房又已经分家出来了,就算长房要拦要管,母亲也会把他们顶回去。不是我说,母亲的性情,哥哥是知道的,有时候她脾气上来了,便会不管不顾地做些傻事。哥哥是顶门立户的人,又做了这么多年的官,也该有自己的决断,怎能事事听从母亲胡来呢?这事儿却怪不得长房与三房,还有,若不是三房三叔在皇上与太子面前都很有体面,哥哥以为这一回太子着恼,还能对你如此心慈手软?不过是冠带闲住,好歹没叫你沦落成白身,也没有真个抓了薛家什么人,只叫他家出银子就行了。哥哥,这已经是太子高抬贵手的结果了,没有长房与三房,你以为太子对二房又能有多少情份?”

    秦伯复面色一片惨白:“怎会如此……那黄家呢?明明是他们家的女孩儿不要脸面,触怒了皇上与太子,如今凭什么他家能继续飞黄腾达,我却反而要遭殃呢?!”

    秦幼珍眉头皱得更紧了些:“这事儿又与黄家有何干系?是那黄大一家公然违背祖训,私下送女媚上,母亲与哥哥又不顾太子脸面,与他们合谋,才造成了今日的局面。黄家嫡支可是一直都反对送女入宫的。如今黄大一家落到嫡支手中,一定会受罚。无论是皇上,还是太子,都没有怪罪黄家的理由。哥哥怨恨黄家,却有些没道理了。当初若你与母亲不曾一意孤行,也不会有今日之祸。不过,如今再说这些话,追究谁该负责,也没有意义了,还是赶紧想办法度过难关是正经。”

    秦伯复如今六神无主,只能依靠mei mei:“你说我该怎么办?难不成真要去求长房与三房,让他们帮我向东宫递话,求太子饶恕我?!我若真去求了,就能保住官职么?薛家也能不花银子么?”

    秦幼珍忍不住想冷笑,好不容易才掩饰过去:“怕是不容易。太子既是半君,雷霆一怒,怎么可能听你几句求饶,就真个饶了你?不过哥哥也别担心,太子素来温和仁厚,此番也是着实气得狠了,才想要给母亲与你一个教训罢了。到底还是看在秦家血脉面上,不曾严罚,只小惩大诫一番。我劝哥哥这回就认了,且回家歇两年,薛家那边,也叫他们照数赔钱。这不是吃亏,想要让太子消气,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呢?等到太子消了气,你再想办法求长房与三房帮着递几句软话,说不得太子还会再起用你。只是在那之前,哥哥千万不要再出什么夭蛾子了,也要管着母亲,别让她再犯糊涂。还有先前仪姐儿欺负mei mei那种丑事,都不能再有了!只要太子相信你知错能改,能修身齐家了,才会相信你还有治国平天下的本事呢。”

    秦伯复哭丧着脸:“这么说,我这回是一定要丢官了?可是……若我没了官职,薛家又损失了这么大笔钱财,以后二房的日子还怎么过呀?太子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消气,重新起用我……若是他一辈子消不了气,难不成我就一辈子做不得官了?!”

    秦幼珍正色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法子?难不成你还能说动吏部抗旨,硬是保住你的官职?还是让薛家冒着家主入狱的风险,坚决不肯交银子?即便这一回能叫你扛过去了,下一回呢?到时候太子怒上加怒,哥哥才是再也没有将来了呢!倘若你还有第二条路可走,我也犯不上费这许多心思来劝你了。怕就怕哥哥不能明白我的苦心,非要往绝路上走,我想救都救不得!”

    秦伯复脸色灰败,无力地坐倒在椅子上:“你不用再说了,我……我知道该怎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最强军婚:首长,〕〔婚心动魄:神秘人〕〔夫人别跑〕〔重生空间:慕少,〕〔帝仙妖娆:摄政王〕〔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后娘[穿越]〕〔情嫂 (梁甜芬王飞〕〔放纵〕〔斩男色〕〔炊烟起,我等你〕〔狗带吧青春〕〔我的老婆大人〕〔甜妻有毒:腹黑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