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电竞男神是女生:〕〔红楼之武后变黛玉〕〔重生之必然幸福〕〔福贵〕〔异种骑士团〕〔先婚后宠:总裁大〕〔撩你上瘾:国民男〕〔定制婚宠:少帅,〕〔道镇苍穹〕〔三国之王牌大领主〕〔锦衣镇山河〕〔都市狂仙〕〔王的韩娱〕〔道士的无限之旅〕〔女总裁的至尊高手〕〔我在天庭写稿子〕〔妖帝撩人:逆天邪〕〔极品仙尊混都市〕〔疯狗加三〕〔造化之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十三章 相争
    秦含真也就是随口嘀咕几句,并没有较真的意思。她跟赵陌这些年通信多了,信里各种鸡毛蒜皮的事都提,如果字字句句都要仔细问清楚是什么意思,那就没完了。

    她顶多就是在回信的时候怼上一两句,只当是笑而已。

    虽然不明白太子妃怎么就夸起她来,但也许是秦锦春出她建议她一旦生病就主动求退选的事了?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真正做出决定的是秦锦春自己。道理很好懂,人人都明白,却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去做的。秦锦春当机立断退选,她便有资格受到太子妃的夸奖与欣赏。至于秦含真自己,顶多就是动了动嘴皮子,并不觉得自己的建议有多了不起。

    还是太子妃是因为看了她的画,觉得她画得好,才会夸奖的?

    这个可能不是没有,但曾先生拿走她的画才没几天,还没有任何反馈呢,赵陌那么快就能得到消息了?他又不在京城!

    秦含真心中百思不得其解,也懒得多想了,反正回头写信去问,也是一样的。她又不着急。

    她继续看信,后头赵陌只是零碎地起些八卦传闻,有的是他与京中的朋友通信听来的,有的是他在京城的人手打听到的,东家长,西家短,不过是图个乐子罢了。她从前看这些八卦,也就是更新一下自己的资料库,不至于跟人闲聊的时候,连城中权贵人家发生了什么大事都一无所知而已。偶尔,这些八卦还会成为她与祖母牛氏聊天的话题。牛氏不爱跟高门大户的女眷来往,但对于人家的八卦却很有兴趣。

    大约是因为上个月才来过信的缘故,赵陌这回提起的八卦并不多,但秦含真还是挺感兴趣的。因为其中一条提到的,就是有两家郡王府的县主看中了许家的孙子,正在明争暗斗呢。这在宗室内部都成笑话了。不过两位县主都有疼爱纵容她们的父母,那许家孙子最终会落入谁的手里,还是未知之数。

    许家的孙子,指的就是许峥。

    赵陌会把这种宗室里的道消息告诉秦含真,是因为他听她提过,长房那边有可能会跟许家议亲。他知道她与秦锦华交好,让她提醒后者,多提防着些。那边已有两位县主参与了竞争,倘若两人都不肯退让,秦锦华无缘无故插一脚下去,得罪的可不是一家子而已。虽承恩侯府是皇亲国戚,但秦松失宠数年,靠山明显没有秦柏的稳当,真的跟宗室王爷对上了,未必占得了便宜。

    秦含真还挺吃惊的。许峥是少年举人,长得也不错,在京城里名声挺好,算得上是青年才俊,能引得众多家世不错的姑娘倾心,并不稀奇。但如今居然有两位宗室女为了争夺他,起了内斗,她们的家长还是纵容的态度,这就让人觉得出奇了。他真有那么好么?

    秦含真见过许峥几面,并不否认他是个优秀的青年,但他的魅力还没到这个份上吧?

    论长相,他也就是过得去罢了,气质还好,五官清俊,可在秦含真看来,还不如赵陌帅气呢。赵陌宗室贵胄,身份也不差了,怎不见有姑娘为他打生打死?

    至于性情嘛,许峥外表看起来是挺斯文和气的,实际上怎样,谁知道呢?如今官宦人家的子弟跟闺秀们一样,都讲究要在外人面前装模作样。没有深入来往过,谁能知道对方的真实性情如何?

    而到才华,许峥的水平还是不低的,这一点有秦柏亲口认证。但本朝的神童也有几个,许峥还不算是最出挑的。秦含真在学问上最佩服的就是自家祖父秦柏,而许峥也曾经不止一次来向秦柏请教功课。秦柏对许峥的评价,就是个好苗子,好学,有天份,但还没到赞不绝口的地步。就这等评价,恐怕还不如王复中、王复林兄弟俩呢。

    王复中如今是御前的红人,才干尽有,但并没有才子之名。而王复林也考中举人了,他也就比许峥大几岁罢了。王家长年在西北,王复林可没有许峥这样的好条件。横向一对比,许峥这位才子,估计在秦柏指点过的学生里,还排不上前三呢。

    不过,许峥早在少年时,就传出过才名来,经过多年的沉淀,早已得到了全京上下的认可。再配合他的家世、长相,多在人前露个脸,吸引得几个京城高门大户的姑娘们为他春心萌动,也是人之常情。

    秦锦仪靠着那半桶水的学问和才艺,都敢年纪就给自己炒“才女”人设了。许峥是真有才华,家世也好,他的名声,好歹是名副其实的。

    秦含真想了想,觉得秦锦华那边还是要悠着点儿。长房反正也不是非得跟许家联姻不可,人选更不是只有许峥一个。许家的大夫人不是据看不上秦家的女孩儿,一心要在书香名门里挑孙媳妇吗?他家自个儿都还未达成统一意见呢,秦家何苦掺和进去?其实,论年纪,许峥也比秦锦华大太多了。若不是许峥为备考科举而耽搁了婚事,至今未曾定亲,如今秦许两家要讨论的,就该是许嵘跟秦锦华的姻缘了。

    虽秦家也没有多害怕那两家郡王府,但秦锦华又不是非嫁许峥不可,何苦平白招惹这等仇家?

    当然,这种事,秦含真是不可能直接跟秦锦华的。姑娘家一提起自己的婚事,就要害臊了,也不好意思在长辈们面前讨论,即使听她了什么,也不过是白担心罢了。就是在许氏、姚氏她们面前,秦含真也不方便提。前者就是许峥的亲姑祖母,后者又是护犊子的母亲,万一生出什么误会来就不好了。记得许家当年还曾经想让她秦含真嫁给许峥呢,至今还有人没死心。若是因为她一时好意提醒,反叫人误会她想对秦锦华取而代之,那就太恶心人了。

    秦含真趁着秦简过来寻秦柏请教功课的时候,把他请到自己院子里,将赵陌信里的情况悄悄儿透露给他知道。

    秦简听得叹了口气:“这事儿我知道,他给我的信里也提了。我早已去打听过,确实有宗室县主对许表哥有意。他嘴上虽不什么,但听嵘哥儿讲,他如今甚是犯愁,本无心与贵人联姻,却又担心得罪了人家,会连累得许家满门都不好过。”

    秦含真讶然:“这事儿已经传开了?我都没听过!”

    秦简苦笑:“这种事,三妹妹上哪儿打听去?关系到宗室两位贵女,起来也有些丢人。你别看广路他们宗室中人议论这事儿,好象议论得兴起,在外人面前,他们通常提都不提,旁人问起就装傻,怎么也不能丢了宗室的脸面。就是我,若不是死活揪着两个平素最要好的宗室朋友追问,他们也不肯透露消息给我,而且一句准话都不肯提,只有那么两位贵女在争,却没提是哪家的,还虚虚地她们看上的是许家的孙子,没是长孙还是次孙。但这种事,原也不需要他们得太清楚。除了许峥,断不会有旁人了。许嵘比起他哥哥,还差得远呢。”

    秦含真皱眉道:“那怎么办?这种局面,二姐姐若对许大表哥没那意思,还是趁早疏远了吧,否则叫那两位贵女知道她在跟许家议亲,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呢。二姐姐跟我不一样,我是喜欢宅在家里的人,少有出门交际的时候。二姐姐却是惯了随长辈出门,与京城各家闺秀交朋友的,可别在外头叫人给欺负了。”

    秦简道:“我母亲是早就无心跟他家结亲了,从前也就是觉得许大表哥还不错罢了。但瞧他家大夫人那嘴脸,谁还乐意把家里的宝贝闺女嫁过去?虽那只是太婆婆,可做长辈的想要折腾孙媳妇,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如今我母亲是看在祖母份上,没有驳许家的脸面,其实私底下,已经在给二妹妹相看别的人家了。这事儿祖母也是心里有数的,并没有什么。”

    秦含真闻言心中一松:“那就不用担心了。”

    秦简摇了摇头:“没那么简单。就算我们家无意与许家结亲,两家也是常来往的。许表哥更是常过来向三叔祖请教功课。万一有贵女误会了二妹妹怎么办?我们家又不能见着个人,就告诉他,我妹妹没跟许峥议亲吧?除非她的婚事真个定下了,否则什么都没用。可女孩儿家的婚事何其要紧?怎么可能轻率定下呢?拖得久了,又怕那些宗室贵女们会胡思乱想,迁怒到妹妹头上。”

    秦含真哂道:“这怕什么?只要二伯娘露出点跟别家相看的风声来,外人自然就不会再猜疑二姐姐了。谁家相看不是花上几个月的功夫?看不看得上且另算,反正没看上许家就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娇妻生猛:总裁,〕〔一胎二宝:冷血总〕〔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