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女配:冰山王〕〔天狱者〕〔末世之渊〕〔全息网游之暴走女〕〔极品全能狂医〕〔都市之我要吃遍天〕〔诸天狐妖大掠夺〕〔不朽魔心〕〔晚安,参谋长〕〔武断八荒〕〔最强神尊在花都〕〔汉侯〕〔我楼上的女神〕〔韩娱之灿〕〔一不小心苏成国民〕〔职场风云路〕〔至尊神魔〕〔试婚老公强势宠〕〔总裁爹地超给力〕〔美女总裁的纨绔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七章 寿礼
    . ,最快更新秦楼春最新章节!

    赵陌这回是派人到京城来送献给皇帝的寿礼,才顺道给永嘉侯府捎信过来的。

    他虽然在封地肃宁三年半都不曾离开过,但每年的皇帝万寿节、太后千秋以及东宫太子寿辰,都从不忘往京中送礼。他送来的礼也不算十分贵重,多是肃宁的特产,但胜在心意。比如今年他献上的万寿礼,主礼就是一座万寿书法十二扇纸屏风,屏风上头有一万个赵陌亲笔写的寿字,虽然说不上每个寿字都是不同的写法,但一万个寿字里头,一百种写法还是有的。每个字都是他亲笔所写,还从头到尾都没出过一丝儿错,这里头花的心力,可不是说着玩儿的。光是这份用心,就足以称得上难得了。

    屏风本身是黄花梨木制成,雕工也很精美,即使不算赵陌这一万个亲笔写的寿字,屏风本身也足够份量,能摆在皇宫里了。皇帝见了,就龙颜大悦,还夸了赵陌好几句话。

    这还不止,赵陌送来的万寿礼,除去这座屏风是主礼外,其余肃宁特产就不提了,主要是各色毛皮以及绒纺织物等等,还有一样并没有呈到御前,却有专门的奏折提到的礼物,那就是赵陌亲笔抄写的一百本《金刚经》。

    献寿礼的使者从肃宁县出发,一路上遇见一座寺庙,就把一本《金刚经》献到那家寺庙的佛像前,为皇帝祈福。如此一路走到京城,正好献出了八十九本,剩下十一本,全都送到了京城的皇家寺庙供奉。这一路上收到赵陌亲笔抄写佛经的寺庙,那使者都留有清单,全数呈览御前。皇帝想要查问是否属实,只需要打发个人去清单上任何一间寺庙打听,也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皇帝一本佛经都没瞧见,心中就已十分受用了,还对太子说:“广路这孩子,每日也有许多正事要做,还费心思抄什么佛经?光是那万寿字屏风就够他辛苦的了。听说他从正月就开始抄,抄足了九个月才抄得了,日日不停。万一累坏了身体,岂不是叫我们这些长辈心疼?你给他去封信,叫他很不必如此。他的孝心我尽知的,不在这些礼物上头。”

    太子笑道:“他有心孝敬父皇,父皇只管收下就是。我看这两份寿礼都是胜在心意,虽然广路那孩子抄写得辛苦些,花费倒不大。他小小年纪就去了封地上,又没摊上个富庶地方,家里没个人替他打理家业,他还要每年备礼送进京中,也很不容易。父皇若是心疼他,多赏他些实惠东西就好了,也叫他日子过得宽松一点。”

    皇帝大手一挥:“这个好办!”随手就赏赐了赵陌两个皇庄,另有白银一千两,绸缎、文房、官印新书等若干,这些就只能算是搭头了。

    因为心情太好,皇帝看到赵硕的时候,都难得地给了个好脸,还说他近日的差事办得不错,让他以后再努力。

    赵硕的小心肝有些激动。他觉得自己又有了希望。作为距离皇储之位曾经只有一步之谣的皇侄,堂堂亲王世子,赵硕一直觉得,如果不是被王家连累,又被偏心的父亲与狠毒的继母、弟弟们拖后腿,他绝不会混到今日这个田地。哪怕太子无恙,皇帝不需要过继儿子,他也可以成为两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实权世子。可惜,他运气太差了,身边的人只会拖累他,他如今圣眷大减,还敢指望什么?

    不过,如今他的嫡长子赵陌甚得皇帝宠信,虽然不大听话,却也没少给他挣脸。有这个儿子帮衬着,赵硕觉得自己重获圣眷的可能并不是没有的。他也不再奢望能坐上那把椅子了,只要能让他能回复到失势之前那深受皇帝与太子宠信的风光日子,就已足够。他开始觉得,自己对待嫡长子,大概真的太过冷淡了些,还是要好好笼络赵陌一番才是。

    说句心里话,看到赵陌给皇帝送那么用心的寿礼,赵硕心里还有些酸酸的。他生日的时候,赵陌虽然给他也送了礼物,但只能算是中规中矩罢了,甚至稍嫌过于“实惠”了——赵陌送来的都是些什么腌过的野味,肃宁特产的毛皮、药材、宣纸等等,还有些鲜果、干果、盆栽什么的,几大车加起来都不值什么钱,却胜在量多,任谁瞧了都要说他儿子孝顺,其实远远没有那幅万寿纸屏风用心。就算他赵硕不敢跟皇上比,难道这个孩子就不能也抄个几百本佛经来给他祈福么?他如今霉运当头,正需要有人替他祈个佛呢。怎么赵陌对皇帝与太子,就比对自己这个亲爹还要孝顺呢?

    赵陌对自家父亲的想法一无所知,往宫中送万寿礼,那是他此番派人上京的主要理由,但真正被他放在心上的,还是顺道捎给秦含真的那一封信。

    此前因为知道秦含真不在京中,他虽然送了礼物过来,却没有正经写什么书信。如今听说她回京了,自然要把信写得长一些,好叙一叙离情。这么长的时间没法收到秦含真的只字片语,他心里可煎熬呢。

    却不知道秦含真此时此刻看着他写的信,心里更想打人了。

    赵陌的信原也没写什么特别的内容,就象过去他常写的那样,先是问候了秦柏与牛氏,又问秦含真南下广州玩得可开心,有没有给他带礼物回来?是否收集到了有趣的书本或纪念品,等等等等——这原是秦含真每次出门后回家,赵陌都必定要问的问题,算是旧例了。就算他不问,秦含真也要告诉他的。

    等这旧例说完了,赵陌又说起自己在这几个月里都在忙着做什么,主要是忙寿礼那事儿。皇帝与太子心疼他抄写寿字与佛经辛苦,但他本人却不觉得累,反而认为这样的寿礼献上去,既体面,又省钱,还顺道练了字,十分划算。以他的身家,若不是以心意获胜,献上去的寿礼如何能与其他家大业大的郡王们相比?

    说完了寿礼,赵陌又提到自己正在做的农田实验。这几年里,他在肃宁县的土地上进行了洗盐实验,还试种了不少东西,白柳、杨树、枸杞和侧柏都试种成功了,还连种了两年甜菜,收获还不错。他还在封地境内兴修水利,大大改善了肃宁县原本的耕种环境,弄得他这位肃宁郡王在自个儿的封地里声望大涨,百姓一提到他,都夸他好,名声都有些传到京中来了。

    再加上赵陌一年往京中送三次寿礼,过年、中秋之类的重大节日,也会按时上折子给皇帝与太后请安。如此殷勤,在封地上又做得有声有色,哪怕赵陌三年多来没有上过一次京城,存在感也是杠杠的,没人遗忘得了他。

    这些东西当然不是秦含真想打人的理由。问题在于赵陌在写完这些正经内容后,居然笔风一转,说起了他听说的京中传闻,比如许家某位少年举人有心要求娶宗室贵女,却在几家王府之间摇摆不定之类的……

    秦含真不知道他是打哪儿听说的所谓宗室八卦,可她前两天才从牛氏嘴里听说了许峥许嵘兄弟有意与秦家女儿联姻的事,今日就收到赵陌的信里提起了许峥的八卦,而且还略有黑人的嫌疑,她怎会不火大呢?赵陌这小混蛋该不会是在这永嘉侯府里安插了耳目吧?不然怎会消息如此灵通?!

    还有,他安插耳目乱打听消息就算了,跟她提许峥干嘛?就算许峥真个娶了哪位郡主、县主,那又跟她有什么关系?跟他赵陌就更没有关系了!他在信里说这个干什么?难不成她还能被那所谓的少年举人光环所迷,跟别的京城闺秀一般,把许峥当成是白马王子了?!

    真是太小看人了!

    秦含真心中忿忿,很想要把赵陌的信给撕了,只是他的信前面还有比较重要的内容,是涉及到盐碱地治理实验成果的,要是撕掉就不好了,才勉强打消了这个念头,把信认真叠好,放到多宝格上那个装了满满一匣赵陌书信的紫檀木匣子里去。

    她心想,回信的时候,她一定要好好骂赵陌一顿才行。就骂他在信里乱讲什么许峥的绯闻,那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许峥的祖母许大夫人如今跟秦家两房人都闹得有些僵,秦许两家还未必能再次联姻呢,不过是许家一部分人一厢情愿罢了。许峥再出色,秦锦华又不是非他不嫁了,秦简更不可能娶许岫。而他们三房根本就不会考虑跟许家议亲。那些什么八卦传闻、流言蜚语,一点意义都没有!

    相比之下……秦含真更关心的是赵陌在永嘉侯府是不是真的安插了人手。如果是的话,她就定要好好骂他一顿了,有机会还得要当面骂!

    他既然在永嘉侯府里安排了人,怎的她每次给他送信,还得打发李子跑这一趟呢?有时候祖父秦柏吩咐了李子去办什么事,又或是李子正好回了江南探亲,她想派人去肃宁都没法派,别提有多为难了。若是早知道他有人在府里,这个问题不是早就解决了吗?偏他还要装不知情!

    太可恶了!

    秦含真哼哼几声,决定在回信的时候,一个字也不提许峥有可能联姻的对象是秦锦华而不是自己,只说两房长辈很欣赏他的话,叫赵陌着急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阴倌法医〕〔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蜜爱春娇(种田)〕〔顾少的独家挚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