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BOSS级打脸专业户〕〔伏天圣主〕〔世纪暖婚:甜妻,〕〔妖孽娘子:拐个师〕〔魑魅邪王千面妃〕〔九零俏佳人〕〔高冷教官:媳妇,〕〔第一侯〕〔萌宝来袭:爹地,〕〔HELLO,我的甜心小〕〔BOSS凶猛:陆少,〕〔帝国首席的盛婚夫〕〔穿越从青铜开始〕〔花都无敌狂少〕〔修武天帝〕〔阿库玛的预言〕〔皇后在位手册〕〔青晓天笑芄〕〔盛世恶宠之逃嫁九〕〔农门王妃:殿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六章 积怨
    . ,最快更新秦楼春最新章节!

    茶会结束后,秦含真带着莲蕊走小门回家,路上还一边走一边看景儿。深秋时分,晚香阁里种的月季还有开花的,随风送来一阵一阵的香,熏得人心旷神怡。

    秦含真离家久了,如今闲着,就朝莲蕊打听些两府近期的新闻,不过是路上做个消遣而已。因着今日茶会上,她们姐妹几个说起了两位堂姐的亲事,莲蕊就先告诉了秦含真这方面的传闻。

    长房确实在为秦锦华相看人家。因已分了家,秦锦华的婚事不必非得排在堂姐秦锦仪之后。她明年四月就要及笄了,如今也该早点相看起来。等有了合适的人选,明年她及笄礼一过,双方就可以正式订亲。接下来备嫁什么的,总要有一两年功夫,十六七岁过门,正是最好的年纪。

    至于排在她前头还有一位长兄秦简,倒也好办。他虽然快满十八周岁了,但男孩儿成婚晚些,不是什么大事。秦简如今已经考得了秀才功名,明年秋天还要下场试一试乡试,如今正是用功读书的时候。秦仲海与姚氏夫妻都盼着他明年能考中,有了举人功名,日后说亲也能更体面些,说不定未来儿媳妇的家世也能更好一点。因此,他们是打算先把长女的婚事解决了,再考虑儿子的。至于那今年已经十五岁的庶子秦素,姚氏是懒得理会,秦仲海是暂时不作考虑,因此他还在继续用功读书中呢。

    至于秦仲海与姚氏属意说给秦锦华的人家,也有几个,传闻是几天一变的,莲蕊她不过是在丫头婆子堆里听个响儿,倒是说不准。但有几个人家,据说可能性很大的,她倒是知道些。

    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要数许家了。承恩侯夫人许氏的娘家,有两位侄孙都尚未娶妻,人才也好,都是配得上秦锦华的。

    其中年长的许峥,今年十九岁了,婚事拖到今日还未定下,原因跟秦简是一样的。不过他是考取了举人功名,是京城里有名的少年举人、俊俏才子,十分受人尊崇。许家人希望他能在后年会试中一举高中。二十出头的进士,在本朝也是数得上号的人物了,到时候还怕娶不到名门淑女么?因着他的出色,从前对他还有几分嫌弃的姚氏也开始觉得他好了,年岁虽然大了些,但许峥与秦锦华是青梅竹马的表兄妹,相处起来倒比陌生人要融洽些。

    姚氏从前能看得上眼的只有王家和姚家的子弟。可如今王家几乎举家还乡,只留下长房的王四爷与几个旁支的子弟在京中,前者是进了国子监读书,要为二次冲击会试备考,后者是在京中做了低品阶的小官。据说王家原本聚居的那一整条街都快要空了,跟从前兴盛的时候没法比。哪怕王家如今也依旧是世宦人家,有许多子弟出仕为官,在京城还有好几家尊贵的姻亲,也终究是大不如前了。姚氏再也没提过要把女儿嫁回王家的话,而姚家又被秦仲海嫌弃血缘太近了。这两家都不成,许家自然就入了姚氏的眼。

    许峥的出色,那是人人都能看得见的。明明是自家亲戚,又自小看着长大,既然到这会子还未定亲,就没道理眼睁睁看着他便宜了别人。

    还有许嵘,他今年十五岁,只比秦锦华大了一岁,论年纪更合适些,长得也好,人还温柔和气,在姐妹们面前一向是极体贴的,很会疼人。但论及才学,他又比他兄长许峥要差些了,如今还只是个童生,甚至不如秦简已是秀才了呢。因此,虽说许二夫人与许二奶奶都十分热心想要与承恩侯府联姻,姚氏还是觉得不大合意。

    如今许家这对兄弟,许峥太出色了,姚氏看得上,许大夫人却一心要为孙子娶个家世更好人才更出众的妻子;许嵘的父母对秦锦华很满意,可姚氏又嫌他不如许峥出色。两家明面上照旧往来如常,私底下其实早已不知打了多少官司。承恩侯夫人许氏曾经想过要从中牵线搭桥的,可她嫂子许大夫人没同意许峥与秦锦华的亲事,却又提了另一桩婚事作为替代——把许峥嫡亲的妹子许岫定给秦简,仍旧是两家亲上加亲,皆大欢喜。

    姚氏又不乐意了。她觉得自个儿儿子也十分出众,一心想让他娶个四角俱全的媳妇呢。许岫有什么?她能看得上许峥,还是因为许峥自身出色,可不是看中许家的门第。

    如今两家还僵着呢。

    莲蕊告诉秦含真:“其实许家二奶奶后来还特地来见过夫人,听说又提了姑娘,还想把姑娘说给她儿子呢。她才露出点意思来,夫人当场就拒了,许家二奶奶就再也没提起过这件事。过后见了旁人,也都装作没事人儿一般。”

    秦含真讶然:“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听祖母说起过?”

    莲蕊笑道:“这不过是小事,夫人只怕压根儿就没放在心上,何必巴巴儿地对姑娘说起?其实也是那许家二奶奶没眼色,肃宁郡王如今跟姑娘正要好呢,姑娘的前程早就定了,哪里还轮得到他们家的儿子?当年侯爷夫人就回绝过了,她还不肯死心,非要再来问一回,丢了脸也是自找的。”

    秦含真啐了她一口:“胡说什么呢?说许家的事,怎么就绕到了赵表哥身上?我的前程又是什么时候定的?我怎么不知道?!”

    莲蕊掩口吃吃笑道:“姑娘不好意思了,其实我们自家人都知道的,您就不必掩饰了。”

    秦含真又好气又好笑:“你知道什么了?!快闭嘴!”

    莲蕊拿帕子捂着嘴,笑着不再多说了。秦含真瞪她几眼,脸却已经热了起来,想着已经回到了自家园子里,万一叫哪个下人经过瞧见了,倒容易生事,就扭头直接往自己的院子走,一句话也不多说。

    回到房间,秦含真还有些羞恼呢。赵陌自打那年下了江南,就再也没回过京城,莲蕊都那么多年没见过他了,能知道什么?会有她跟赵陌的闲话,还不是因为他每年送来的那些书信礼物?!书信倒罢了,他们也常常讨论正经事,可是礼物……哪怕是对着亲妹妹,也没有这样殷勤的道理,更别说送来的东西,有许多都是价值不菲的,还精致罕见,用了十足的心思。

    就象是现代社会里的高富帅追求妹子,送花送衣服送首饰讨人欢心一样。换了是古代的肃宁郡王赵陌,送的花是一盆一盆的稀罕物种,或是亲手培植的盆栽;送的衣服是秋冬季节里用肃宁特产的毛皮制成的冬衣,或是宫里赐下去的贡品料子,又被他分了一部分过来;至于首饰,都是高级定制,就不定提了。肃宁王府如今不比当初赵陌刚去的时候,已经有了一座气派的大宅子,王府中属官、随从、亲卫一应俱全,还有赵陌特地招揽的私家匠人。定制农具都不在话下,更何况只是几件首饰?

    赵陌就藩足足三年半,从未离开过封地,也未上过京,就这么耐着性子待在封地里种田。但他逢年过节,从未少过给宫里送上孝敬,他父亲辽王世子赵硕那儿,则是按例送礼就算了。倒是永嘉侯府这边,几乎每个月都书信礼物不停。赵陌从来不掩饰这样的行为,宫里没说话,赵硕那边也不吭声,秦柏与牛氏也是默许了。秦含真虽然总觉得这样好象有些违了当初表舅吴少英提醒她注意遵守的规矩,可祖父母都觉得没什么,她又怎会不合时宜地提出异议来?

    结果闹到如今,外头怎么议论的她不知道,可在永嘉侯府范围内,似乎所有人都觉得,她将来是注定要嫁给赵陌,做肃宁王妃的了。

    “狡猾的小混蛋!”秦含真忍不住暗骂一声,脸红红地就有些忍不住想打人。可惜赵陌不在,否则她真的会冲他发个飙。到了这个地步,她哪里还不知道,这是赵陌有意为之?因为他被困在肃宁县出不来了,没法象从前那样时时陪在她身边,所以为防有人捷足先登,他居然故意放出了这样的谣言,叫所有人都误会他们之间已有婚约,这样就不会有人没眼色地上门跟她提亲了。哪怕是没眼色如许家,一旦遭拒,也会爽快地退缩,再不提起。

    这孩子才多大呢?明明也就是高中生的年纪,怎么就浑身都是心眼呢?

    能生出这样的儿子,那做老子的赵硕,怎么就蠢成了如今的模样?明明当年赵陌都跟他的心腹说过兰雪与蓝福生有问题了,结果兰雪至今还好好地活在他的后院中,据闻还是荣宠不衰,生的儿子也依旧得赵硕宠爱。就连那个蓝福生,也有传闻说要从辽东回来了。真不知道这两个人给赵硕灌了什么迷|魂汤,居然能把他哄得服服帖帖的。

    就连赵硕早就有意要休弃的小王氏,竟然也依旧好好待在他正妻的位子上没挪动。赵陌还曾怀疑过他早晚会弄死小王氏,另娶名门淑女呢,结果小王氏至今安然无恙,不过仍旧没有怀身孕。倒是宫里的太后,不知是不是以为她是因为当初救了自己,才会损伤身体,一直对她恩宠有加,时不时就从宫里赏些东西下来。小王氏有这么一个靠山在,也难怪赵硕不敢碰她呢。

    赵硕如今还是辽王世子的身份,当初赵陌得授郡王,他就先后上了两份折子,一份代子谢恩,一份自请回辽东为父贺寿。请罪什么的,那是什么东西?他好象根本不知道。反正皇帝爽快地放他回了辽东,叫他去整顿军务了。

    他丢下妻妾庶子,返回辽东,在那边待了两年,没整出什么成果来,倒是跟几位将军闹得关系有些僵。有父亲继母与两个兄弟拖后腿,他几乎毫无建树地回了京城,从此就老实了许多。他如今身上也没什么正经差使,不过是皇帝什么时候有事需要办了,就让他去搭把手,勉强算是不做闲人罢了。什么地位,什么权柄?根本沾不上!

    他昔日的风光,一是靠圣眷,二是靠王家。如今王家渐散,圣眷不再,赵硕只不过是恢复了本该有的待遇。一手好牌打成这样,又能怪得谁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老子是不周山〕〔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