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铁血强国〕〔我和26岁美女上司〕〔重生之再造未来〕〔天生就会跑〕〔妙医鸿途〕〔阴缘难续:鬼君,〕〔极品阎罗系统〕〔天道很皮〕〔植物崛起〕〔逆世成凰:吾皇万〕〔有花堪折:压寨夫〕〔全职武神〕〔穿越未来之当家做〕〔废材刁妃要翻天〕〔网游之龙神传奇〕〔洪荒之天剑老祖〕〔阴食〕〔仙界赢家〕〔终极小村医〕〔控尸领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六十六章 丰儿
    青杏并没有当天就跟着她叔叔离开,又在秦含真身边多待了几天,把该交接的工作都交接了,方才放心走人。书·kanshu·

    临走前,她又把一个十一二岁大的小丫头领到秦含真面前,道:“姑娘,这个是丰儿。我把她带在身边教导,也有将近一年了。她规矩学得还可以,也认得几个字,会简单的算数儿。灵算不上,但老实忠心是尽有的,还有一把傻力气。姑娘以后就把她带在身边,有什么粗活只管吩咐她去做。她将来若是犯了错,您能教的就教,不能教的,就重重地罚吧,不必看在我面上的。”

    秦含真有些吃惊,仔细看了那个叫丰儿的小丫头几眼。她对这个小丫头并不算陌生。自打青杏决定了要留在江南,就开始有意识地教导其他小丫头们,以及挑选些新来的小丫头培养了。这个丰儿不是底下人送来的,也不是何信找来的,而是李子与青杏某次回家省亲的时候,捎带回来的,据说是青杏在外头买的人。青杏把她带在身边教导,对她比别的小丫头更亲近几分,旁人也没放在心上,并未觉得丰儿会在秦含真院里占上一个名额。

    无他,这种下人的下人,地位比旁人都要稍低一些。由于青杏的叔叔是永嘉侯府的江南产业大总管,她又是早就定了不会跟着秦含真回京的,人都知道她早晚要在江南嫁人,只当这丰儿是她买来预备将来做陪嫁丫头的,不过是暂时带在身边调理着。秦含真也是这么想,哪里知道,这丰儿其实是为自己预备的呢?

    她忙问青杏:“这是怎么说的?丰儿难道不是你留着自己用的人?怎么就给我了呢?”

    青杏微笑道:“我自己要用丫头,什么人不行呢?哪里用得着细细教导规矩礼数?倒是姑娘这里,没个心腹能办事的人可不成。这丰儿我自打买了回来,就一直冷眼瞧着,觉得她还能使唤。姑娘且用着,要是用不好了,把她打发了也成的。”说罢就转头看向丰儿,“我教导你的话,你可都记得了?将来姑娘就是你唯一的主子,无论姑娘吩咐你做什么,你都要尽全力做到最好。若有人欺瞒姑娘,你必须要告诉姑娘知道。有人让姑娘受委屈了,你也要护着姑娘,哪怕是丢了性命,也不能退缩的,知道么?!”

    丰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向秦含真磕头:“姑娘放心,姐姐放心,丰儿一定会誓死护住姑娘的!”

    秦含真吓了一跳,心里有些轻微的不适应,忙把丰儿扶住了,将她拉了起来:“好啦,不用这么动不动就跪倒磕头。壹看书·kanshu·你以后就留下来吧。你在我这里也干了几个月的粗活,知道我这人最好相处不过了。只要你不犯大错,一切都好说。你也不是新人了,我也不必特地嘱咐你什么。青杏走后,百巧会暂时顶上她的位置,给我做大丫头。莲实、莲蕊两个递补上来,你就暂时干着莲蕊的差事吧。有什么不懂的,就去问莲蕊。她若欺负你,你就来告诉我。”

    丰儿直愣愣地说:“莲蕊姐姐不会欺负我的。我是姑娘开口留下来的人。”

    秦含真听得哑然失笑。莲蕊这个丫头,在她的侍女算是十分灵的一个,嘴甜,有眼色,很擅长与人相处,人缘也不错。这样的人,从前知道丰儿是青杏带在身边教导的,自然只会交好,不会为难。如今丰儿被青杏送给了秦含真,莲蕊就更不会做恶人了。丰儿这丫头看着愣头愣脑的,倒是很看得清人心。

    秦含真笑着叫了莲蕊过来,吩咐几句,让她把丰儿带下去了。丰儿新来,又正式定了等丫头的例,哪怕只在六房祖宅住几日,这待遇也是要照着规矩来的。莲蕊虽然心诧异,面上却不露异样,反而高高兴兴、亲亲热热地带着丰儿出去了。

    青杏便把丰儿的身世来历告诉秦含真:“她说来也是个可怜人。她家里原也不是没有根基的人家,耕读传世,到她爹这一代,只剩了她爹这一棵独苗,还读过几年书,给人做了账房,家里也算是有房有地,温饱不愁。前几年,她生母难产死了,留下一个弟弟,她父亲怕儿女没人照顾,就在乡人牵线下,又娶了一个。谁知这个后母不贤,暗将她家里的钱财都卷回娘家去了,照顾她弟弟也不经心,一场风寒,就把她弟弟的性命给葬送了。她父亲气得病倒,她继母反而带了细软跑回娘家去,害得她父亲连药钱都拿不出来,也一病病死了。”

    秦含真听得吃惊,这不是……家破人亡了吗?丰儿竟是这样的身世,真是可怜……

    青杏又继续道:“丰儿那时年纪尚小,还是她父亲生前的东家好心,帮着办了后事。谁知后事才办完,她继母就跑回来抢房子了,还将她卖给了过路的戏班。她陷在那戏班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足足吃了两年的苦头,又不知碾转了多少地方,才遇上我和哥哥。我与哥哥觉得她与我们也算是同病相怜,便把她从戏班里买了下来。可怜她已是没了家的人,心里只记得对后母的恨了。”

    她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递给秦含真:“这上头是我从丰儿嘴里问出来的,她家乡所在,以及她继母的娘家姓氏住址。我让四叔帮我打听过了,确实有这么一家人在。她继母卖掉了她家里的房子,又搬回娘家去了,靠着从她家卷来的钱财,一家子吃香喝辣的,听说还有人给她继母说了一门亲事呢,说的好象还是衙门里的人。我们家是小人物,明知道丰儿仇人在哪里,却帮不上什么忙。姑娘看着办吧,其实您只要待丰儿好些,她也能感激您一辈子。”

    秦含真接过纸,看了几眼,见是在南海县,心道还真是巧了。这事儿不难办,自家父亲秦平可不正在广州为官么?那丰儿的继母改嫁的对象是个县衙里的小小书吏,如今还没过门呢。只需要给父亲秦平去信一封,事情就解决了。丰儿的继母也是个心狠辣的,不过是嫁个鳏夫,就害得人家家破人亡,夺了人家的家产,还要卖了人家的亲骨肉。这种女人,合该没有好下场。

    秦含真把纸收了起来:“行,这事儿我知道了,我会看着办的。你就安心吧。”她顿了一顿,“你也别总惦记着从前的旧人旧事了。如今仇人都死光了,你跟李子都有了新生活,你四叔还给你寻了好人家。李子亲自去打听过,人也当面见过,都说是再可靠不过的人选了。你以后就好好过日子吧。要是有会到京城来,记得去永嘉侯府看我。倘若将来遇到难处了,也只管来找我,千万不要有多余的顾虑。我也是你的娘家人呢,你跟我客气什么呢?”

    青杏抿嘴笑了笑,低头轻声说:“是。姑娘放心吧,我都心里有数的。”

    她又告诉秦含真:“丰儿生来力气比旁人大些,小时候模样儿还未长开,不算清秀,在戏班里学的是刀马旦,只是嗓子不好,因此没少挨打。我与哥哥要买下她,班主也爽快应了。我见她性子虽有些愣,但还算老实,也知道轻重。最要紧的是她有些身,跟在姑娘身边,遇事也能护姑娘一护。她还通水性,认得几种常见的药草。给她换上男装,叫她在人前跑腿,旁人也会当她是个小厮。姑娘往后有什么事想要到外头去打听,或是有东西想私下采买,却又不方便吩咐我哥哥的,只管让丰儿去。她虽老实,嘴巴却紧,不会跟旁人乱说嘴的。”

    秦含真笑道:“这丰儿原来还点亮了不少技能呢,认得字,会算账,身不错,力气大,通水性,认识草药,还能女扮男装?怪不得你把她荐给我呢。我正需要这么一个人在身边。丰儿挺好的,只要她用心为我办事,我绝不会亏待她。”

    青杏放柔了神色:“我只求她能帮上姑娘的忙,就心满意足了。”

    青杏辞别了秦含真与其他姐妹们,带着一大车嫁妆,跟着何信离开了六房的祖宅。此去,她就要开始新的人生,虽然心忐忑,但回头望望秦含真站在门前送别她的身影,她就有了无限的底气。不管前路是花好月圆还是风刀霜剑,她总有一条退路就是了。

    从前那么艰难的日子,她都撑过来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秦含真目送青杏坐的车消失在道路尽头,不由得叹了口气。日夜相伴了这么多年,忽然分开了,她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回过头,她看向一直站在门边的李子,笑了笑:“青杏的婚期是定了什么时候?你不如给妹妹送了嫁,再回京城去也不迟。我连理由都是现成的,表舅那里正缺人呢,你本来就是他底下出来的人,不如过去帮他几个月?我如今反正也没什么事,内宅里有百巧和丰儿呢,外头有事要办时,还可以找赵表哥借阿寿。”

    李子咧嘴一笑:“姑娘也别光想着大方把人借出去了,吴爷难道能放心得下你?若知道你把我借出去了,有事却要向赵小公子借阿寿,只怕要迁怒于我呢。我可不背这个黑锅。姑娘放心,青杏那儿有四叔在,又有祖父祖母。四叔如今可是侯府的总管,谁家敢小看了他的侄女儿?我在姑娘跟前越是得用,越能给青杏撑腰呢。姑娘就别为我们兄妹操心啦!”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全能奶爸[快穿]〕〔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