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司少,别来无恙〕〔言小念萧圣〕〔大争酣歌〕〔文娱大戏精〕〔主神猎手〕〔如影谁行〕〔万武天尊〕〔冷情总裁赖上我〕〔异界第一商人〕〔异魔天降〕〔史上最牛主神〕〔网游版美漫〕〔法武封圣〕〔网游大魔王〕〔权谋仕途〕〔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官程〕〔修仙小农民〕〔白莲六道〕〔重生之仙也是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三十八章 发作
    秦克用回到宗房,暗地里把吴少英的话告诉了母亲,族长太太还一头雾水地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吴少英呢:“昨儿他来我们家时,不是还好好的?有说有笑,待你们也很亲近,怎么今儿就翻脸了呢?”

    这样夹枪带棒的话,可不怎么好听。

    秦克用也是莫名其妙:“儿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出来的时候,寻他身边侍候的人说话,那小厮含含糊糊地说这不过是说出了咱们这边的人的心里话罢了。既然我们这么说了,怎么还嫌他们大人讲得不好听呢?我觉得这话不明不白的,咱们宗房上下,有哪个会跟吴经历过不去,当面说这等难听的话呢?”

    族长太太睨了次子一眼:“该不会是你媳妇又作妖吧?!”

    秦克用忙道:“没有的事!母亲,儿子媳妇如今还病着呢,过年都没出来招呼上门拜年的亲戚,她哪里有见外客的机会?况且,她嘴巴不好,也不是逮着人就骂的。吴经历又没得罪过她,更没见过她,她没理由这般讽刺吴经历,更不可能知道吴经历病后消瘦了许多。这定是旁人乱嚼舌头,又叫吴经历知道了,他才会恼了。”

    族长太太皱眉道:“虽不是亲戚,却是永嘉侯看重的门生,又在咱们金陵府现做着官。俗话说得好,县官不如现管。若他真的恼了咱们,日后可不好打发。侯爷眼下在江宁,倒还罢了。等侯爷夫人开春后回了京城,人家有的是法子来给我们添堵!我们即便是告到侯爷跟前,书信来回一趟,再快也要个把月的功夫,黄花菜都凉了!赶紧弄清楚是谁这么没脸没皮,好好的招惹他做什么?!”

    秦克用应了一声,正要退下去叫下人问话,走出两步,又退了回来,苦笑着说:“如今是大哥大嫂管着家,母亲若想问话,找大哥大嫂更便宜些。”他却是早就无法再沾手家里中馈大权了,方才一时走神,竟没想起这一茬。

    族长太太醒过神来,暗骂自己一声糊涂,忙道:“是我忘了,那你先下去吧,我唤你嫂子来,让她打听去。”

    秦克用告退,不一会儿,冯氏带着丫环应召而至。族长太太才跟她说了个大概,她就心领神会了,暗暗为吴少英的反应叫了一声赞。吴少英跟秦克用说这样的话,既表达了他的不满,又不惊动外人,并不会对宗房在族中的名声有什么影响。可同时,族长太太也不能对他的不满视若无睹,定是要查清真相,给他一个交代的。沈家那边这回定要吃个挂落了。冯氏也不在意婆婆脸面上会如何,横竖不是她惹出来的事,但能把沈家那对不省事的母女远远地打发掉,便算是意外之喜了。

    冯氏给身边的丫环使了个眼色,后者便上前一步,压低声音对族长太太道:“回太太话,这事儿您问我们大奶奶,我们大奶奶还真不知情,倒是我们底下人有些传言,兴许有些关系,却不知道当不当得真。”

    冯氏板起脸道:“知道什么就说吧,在这里吞吞吐吐地做什么?”

    族长太太也说:“好孩子,你只管告诉我。能不能当真,我心里自会斟酌。”

    丫环这才吞吞吐吐地道:“我们也是听底下的丫头婆子们在议论……说是大年初一那日,吴经历跟着侯爷一家与辽王世孙过来拜年,恰好沈家舅爷带着表少爷与二表姑娘过来给您拜年,二表姑娘在屋里说了些瞧不起吴经历的话……仿佛是沈家舅爷觉得吴经历一表人才,有心要把二表姑娘许配给他。二表姑娘嫌弃吴经历官儿做得小了,又病秧秧的,怕嫁过去会守寡……当时话说得不大好听,二表姑娘性子又天真烂漫,不知道提防人,就这么在这屋里大大方方地把话说出了口,沈家表少爷想要拦都没能拦得住,数落她几句,她也不放在心上。那天正是大年初一,族里来了许多人,还有亲戚家的,屋里屋外的人那么多,又有别的房头来拜年时带的丫头婆子……想必是谁听见了,拿这个当趣事说嘴,在外头乱传,就传到吴经历耳朵里去了吧?”

    族长太太的脸已经青了,手指都在发抖:“那丫头竟敢在我屋里说这样的话?!”

    丫环低下头去:“底下人是这么传说的,却不知道是真是假。”

    冯氏嗔道:“快住口!这些流言蜚语如何能当真?想必是以讹传讹的,你在太太面前胡说什么?怎么还说起亲戚家姑娘的闲话来了?还不快下去?!”

    丫环诚惶诚恐地退了出去,冯氏倒了杯茶,捧到族长太太面前:“太太别生气,这不过是底下人胡言乱语罢了。吴经历也是一时误会了,回头让大爷过去跟他说清楚,把误会澄清了就好。大爷跟吴经历一向交好,这点小事,吴经历想必不会计较的。”

    真想计较,今儿就不会只是跟秦克用放话了。

    族长太太看着长媳直叹气:“好孩子,若是人人都象你这般懂事,我也就不必头疼了。”

    冯氏抿着嘴,笑得温婉大方。

    第二日,族长太太就把自己的兄弟叫了过来,冷淡地把这件事告诉了他:“让克用去跟吴经历探口风的人是你吧?你有心要招人家做女婿,怎么也不事先把女儿给安抚住了?!她在我家里胡言乱语,说人家的坏话,叫人家听见了,当面撅回来,我八辈子的脸面都丢尽了!”

    沈二老爷满面愕然:“怎会如此?!”他跟爱妾与女儿说的时候,她们虽然不赞成,但也没说得这样过分呀?只道吴少英才刚婉拒了他长女的婚事,这么快就跟他次女说亲,未免叫人说闲话,道是次女抢了长女的好姻缘。爱女挽着他的手臂撒娇,说不想再担了恶名儿。爱妾也劝他,这事儿还是细想过再说,不必急着办,兴许别处会有更好的亲事等着女儿。

    沈二老爷也觉得她们的话有理,只是回头再见到吴少英,又觉得这般风度的好青年不易寻,难得的是现成的官,女儿嫁过去就是官太太了,又能搭上侯府。错过这个村,就未必还有这个店了。若是怕外头的人说闲话,大可以先探了吴少英的口风,暗中把事情定下,等过几个月长女出嫁了,再宣扬开来,也就不会有什么人嚼舌头了。他清楚茅家那边急着办喜事,长女出嫁不会等太久,不过是几个月的功夫,也不差在一时。早日得了吴少英的准话,他也能安心回家为两个女儿备嫁呀!

    哪里知道就出了这等变故?!

    沈二老爷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二姐儿真的说这样的话了?她素来懂事知礼,讨人喜欢,又怎会……”

    族长太太啐了兄弟一口:“你那庶女也叫懂事知礼?没得笑掉人的大牙!我原是好意请你们过来,为的不过是给大姐儿说一门好亲事,只是怕做得太明显了,叫外人笑话,才把其他几个侄女儿也一并叫来,给大姐儿做个伴。没想到,到了我这里,大姐儿还没动静呢,你那心爱的庶出闺女就开始上窜下跳的,就想着要抢她姐姐的好姻缘。你道我为什么放着侯府二公子不要,改给大姐儿说吴经历?不就是因为你那二闺女行事不着调,惹得侯爷夫人生厌么?人家既然要给儿子挑媳妇,还能给儿子找个这般胡闹的小姨子?与其到时候被人挑剔嫌弃,还不如我们先退一步,大家面上也好看。这几个月里,二姐儿在江宁也没少闹腾。吴经历先时什么也不说,到了江宁后没几日就拒了沈家的亲事,焉知不是在外头听说了什么传闻?人家也不知道大姐儿品性如何,只看二姐儿行事,就喜欢不起来了!”

    沈二老爷哪里肯信:“姐姐胡说些什么呢?难不成连亲侄女都信不过了?!”

    族长太太冷笑:“我倒是想信她们呢,可二姐儿几时把我放在眼里?她既然有大志向,看不上我这个姑母给她说的亲,我又何必吃力不讨好呢?你赶紧给我把人送回松江去,连带你那个爱妾一起!若是不舍得送她们走,你就给我走!湖州那边,有大郎去也就够了,旁的自有沈氏族里出面,很用不着你操心。也省得你糊里糊涂的,被你的爱妾庶女窜唆着,再闹出什么笑话来,连带着我这个秦家宗妇也丢尽了脸面!”

    长姐发了火,沈二老爷便是再不情愿,也不得不照办了。可他心里着实纳闷得很,次女真的说了那些嫌弃吴少英的话,还叫人听见了么?这叫什么事儿呀?吴经历那可真是难得的风度人才,小女孩儿家没有眼光就算了,说话也不知深浅,闹得这般难看,他今后还怎么跟吴经历来往……

    吴少英根本就无心跟沈家人来往,冲着秦克用小小地发作一场,也不过是为了教训沈家二姑娘言行无状罢了,也叫她知道,这世上有些人不是她能肖想的。

    大过年的,沈二老爷到底还是没舍得让爱妾庶女在天寒地冻的日子里独自回乡,自己又舍不得在江宁交际的机会,因怕长姐责怪,就另行花了银子,在镇上的临时居所附近,赁了一处小宅,暂时先把爱妾与次女送了过去,再安排了丫头婆子侍候。他每日过去看她们一回,吃一顿饭,剩下大部分时间,都还在秦庄上混。再过些天,湖州茅家就要来人了,他还得跟未来亲家好好见一面呢。若是湖州有合适的青年才俊,他也可以顺道把次女的婚事解决了。

    如今次女得罪了吴少英,只怕永嘉侯夫妻也对她没什么好印象,想要托侯府在京中谋一门好亲事的盘算就落了空。沈二老爷心里也有些埋怨呢,次女乖巧了十几年,怎么偏在这时候拖了后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