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千年归来〕〔兽性盛宠:帝少疼〕〔极品农妃〕〔大劫主〕〔神医废柴妃:鬼王〕〔无限之万界穿行〕〔凡女逑仙〕〔农女太彪悍:夫君〕〔极品无敌小仙医〕〔宇宙霸业〕〔千尸镇〕〔角天〕〔八零后咸鱼术士〕〔娇妻撩人:军少别〕〔随身空间:独品农〕〔婚色撩人:司少的〕〔道门法则〕〔傅少的亿万甜妻〕〔我的美女主播姐姐〕〔我的男友是帝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三十七章 传话
    . ,最快更新秦楼春最新章节!

    沈二姑娘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避着人,声量还不小。沈大郎没她那么白目,被唬了一大跳:“你胡说些什么?!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他慌张地扫视门外,见外头无人经过,才暗暗松了口气。

    沈二姑娘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这里不是我们姑母的家么?屋里又没有别人,还怕会叫外人知道了不成?”

    他们如今是在族长太太所住的正屋东梢间里,族长夫妻俩如今都在外头招呼来拜年的亲友,并不在场,丫头们也各有各的事情要忙。他们是族长太太的娘家侄儿侄女,是常来常往的,自个儿跑来这边坐着躲清闲,说几句闲话,只要吩咐下去,不叫人近前,就不会有人不长眼地来打搅。至于院子里干活的丫头婆子们,离得这么远,想必也听不见屋里的对话。沈二姑娘来秦家宗房的次数多了,心里有底得很。

    沈大郎对于这个庶妹,简直就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见她冥顽不灵,也懒得跟她多说什么,反正他只要达成目的就好了。她本人既然拒绝与吴少英联姻,父亲的主意自然就会有人去劝阻,沈家人就更不会在亲家家里闹笑话了。

    只是沈大郎放心得太早了些,他们屋里固然是无人,后窗台下却是有人的。一个粗使的丫头在后窗下的花坛边给一丛菊花浇水,听到屋里沈家兄妹俩的对话,悄无声息地走了。

    一刻钟之后,冯氏就得到了这个消息。

    自从秦克良重获宗子之位,他的妻子冯氏没用多少时间,就把宗房大权给掌握到了手里。随着秦克用日渐失势,并且决定要向外发展,而他与小黄氏的夫妻关系又渐渐冷淡下来,这宗房大宅里的仆人们都清楚地知道,谁才是他们应该投靠的对象。如今在这大宅内外,还真没什么事是能瞒得过冯氏的。

    沈家人到江宁来,为的就是要给两个年纪已大的女儿说亲,一住就是几个月,连过年都没回松江去。但因为永嘉侯府二公子秦安的续弦之位,叫冯氏的堂妹小冯氏得了去,沈家姐妹几个都落了空,沈二姑娘便开始对冯氏姐妹二人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说话还夹枪带棒。冯氏看在婆婆面上,一般不与她计较,只是被人嘲讽得多了,她心里也是有火的。

    好歹也是堂堂一族宗妇,难道还真是任人捏的软杮子不成?沈家二姐儿又算是哪个牌面上的人呢?姨娘生的庶女,父亲又不是什么达官贵人,倒也有脸在秦家宗房里耀武扬威?!沈家固然是大族,他们秦家也是出过皇后与公侯的人家!

    冯氏听着下人的禀报,面上止不住地冷笑:“真是叫家里人宠坏了,就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她父亲正经连个举人都不是呢,她倒瞧不上人家八品的官儿了!好歹那也是正经进士出身,有家有业的不比他们沈家二房差多少。一个姨娘养的丫头,也敢看不起人了?!只怕人家还看不上她呢!”

    贴身的丫环示意来报信的下人退下,上前小声问冯氏:“大奶奶,这位二表姑娘,只怕志气大着呢。您还记得先前我告诉过您的,她在暗地里跟人打听永嘉侯府大爷的消息么?不但如此,她还总是哀叹那位大爷路过江南的时候,没能见上一面,也不知他什么时候到江宁来探亲,或是回京述职时路过,可以回族里住些日子。”

    冯氏掩不住面上的讶色:“不会吧?她倒也敢肖想呢?!那可是侯府的世子!”

    丫环冷笑道:“二表姑娘何尝不知道那是侯府的世子?若不是这个身份,只怕她还瞧不上呢。底下人报上来说,她身边侍候的丫头也曾提醒过她,两人身份并不匹配。她却道,就算是侯府的世子又如何?如今又不是初婚,而是要娶填房。庶女给年纪大些的人做填房是常事,况且两家又是亲戚,只要我们太太愿意开口,事情也没什么难的。她还说永嘉侯府的大公子前头娶的那位只是秀才的女儿,按照惯例,这做填房的需得在元配牌位前执妾礼,一般高门大户的千金小姐哪里受得了这个委屈?她这个庶女刚刚好,家世也不算太出众,但可以拿得出手。她也不在乎在元配牌位面前做小伏低,只等她过了门,生下儿子了,就可以站稳脚跟。只要她把家里公婆丈夫都笼络住了,前头留下来的女儿,随便备一份嫁妆打发出门,谁还记得前头的元配呢?到那时候,她自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礼数上的事也不会有人在意了。”

    冯氏一路听,一路笑得嘲讽无比:“真是打了一手如意算盘,只可惜蠢了些,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她以为公侯府第续弦,跟一般富贵人家是同样的规矩么?她们沈家没有规矩,就以为别人家也跟他们一样不讲究了。真真可笑!”

    冯氏心明眼亮,看得分明。永嘉侯府一家给儿子挑选续弦,明显没把家世放在心上,只要是清白人家,门第不算太低,也就可以了,最要紧的还是姑娘的性情人品。若非如此,秦安再怎么不得父母待见,也是堂堂侯府公子,没理由挑上小冯氏这样娘家不显的姑娘做续弦。牛氏看中小冯氏,显然是喜欢她的性情人品了。而沈家也是如此,沈家姐妹几个,除了沈大姑娘还算入得了牛氏的眼,其他人全都没戏。如今沈大姑娘另行说亲,牛氏就不会再把沈家其他姑娘说给自家子侄了。沈二姑娘还在做梦自己能嫁入侯府,盯上的还是人家的嫡长子,真是猪油蒙了心!

    秦柏与牛氏夫妻在江宁物色的姑娘,不是给次子秦安选续弦,就是给学生吴少英挑媳妇,根本没提过长子秦平。可见,秦平的续弦人选,是不会在江宁找了,多半是要在京城的世家高门里挑人。就算是娶填房又如何?元配并没有留下子嗣,后娶的填房只要生下儿子,就是稳稳当当的继承人。永嘉侯府可不是破落户,秦平年纪也不算大,京城那里高门大户怎会嫌弃他?沈二姑娘还以为自己有资格跟那些名门千金争,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冯氏心中冷笑一声,叮嘱丫环道:“吴经历这几日都会在秦庄上住着,挑两个粗使的人,最好面生一些的,想法子把沈二姑娘方才说的那些话传到他耳朵里去,连着她从前跟丫头说的那些狂妄之语也别漏下。咱们就照实说,一个字不增,一个字不减,也省得吴经历不知底里,受了人家的骗!”

    那丫环怔了一怔,旋即会意地笑了。

    根本不必等到第二日,吴少英大年初一傍晚,就“偶遇”了两名宗房的粗使婆子在说闲话,把沈二姑娘的众多发言都了解得一清二楚。他几乎当场就想冷笑了。果然叫赵陌那小子说中了,还真有人打算装得贤良淑德,哄骗老师师母,企图混进永嘉侯府做填房,将来把关蓉娘留下的亲生女儿秦含真踩在脚底,甚至连元配关蓉娘都不放在眼里了。一个小小的松江世家庶女,就敢打这样的主意,那些京城里高官显宦之家的千金呢?老师与师母再英明,也拦不住人家存心欺瞒吧?

    还好他醒悟得早,也重新振作起来,知道要为自己的前程努力了。否则将来外甥女儿与表姐受了委屈,他都无能为力,岂不是太过窝囊?!

    吴少英对沈家生出了几分不喜,越发庆幸自己当初婉拒了这门亲事。沈家二姑娘是这样的人,大姑娘又能好到哪里去?不是长久相处,还真未必能知道各人的本性好坏。象沈家二姑娘这样,连伪装都伪装得不好,那就是心性不佳之外,又添了愚蠢!这样的姑娘,他才不会娶为妻子呢,没得辱没了自己!

    自那以后,吴少英去宗房的次数就减少了,只要沈家有人出现在秦庄,他就会躲着他们与宗房的人走,也私下留意秦家宗房的人与秦柏牛氏夫妻的接触,担心秦家族长太太真个向秦柏与牛氏提出联姻的建议。

    可他留意了几天,却没想到宗房族长太太一直没有动静,沈家人也没有来跟秦柏、牛氏接触,反倒是秦克用先向他开口提及婚事,说的还不是秦家的女儿,而是沈家的姑娘。对方也不提具体是沈家那位千金,只道舅舅沈二老爷与他一见如故,十分欣赏他的人才风度,盼着两家能修秦晋之好,却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婚配,因此托他来问一声。

    竟然是沈家二老爷的意思?

    吴少英清楚这是位出了名糊涂的主儿,心里冷笑了一声,皮笑肉不笑地对秦克用说:“沈二老爷厚爱了,只是我身子不好,年前才大病了一场,如今瘦得这样,人人瞧了都道不是长寿之相。倘若草率联姻,就怕会连累沈二老爷的千金守寡,那就不好了。所以,此话还是休要提起的好。”

    秦克用愕然。这话怎么听着不对劲呢?他原来无意做这等牵线搭桥的事,因被舅舅缠得久了,实在搪塞不过,才勉强过来寻吴少英探口风的,没想到对方会给出如此意味深长的回应。难道吴少英与沈家之间,发生了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沈娴秦如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