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宋有毒〕〔快穿宠男主:我的〕〔萌妻来袭:慕少,〕〔军婚甜蜜蜜:首长〕〔毒断天下〕〔死亡帝君〕〔绝地求生之电竞大〕〔进化之耳〕〔美色如刃:盲少高〕〔神农别闹〕〔墨少蚀骨宠:甜妻〕〔逆天千金之制霸豪〕〔亿万萌妻:hello,〕〔女村长的贴身兵王〕〔慕少宠妻甜蜜蜜〕〔娇宠田园:农门丑〕〔凰妻倾世〕〔孽宠妖后:魔帝,〕〔纯阳第一掌教〕〔邪王盛宠:萌妃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零八章 减震
    秦柏今日在外头淘换来的那幅古画,乃是古时名家真迹,只是保存不当,显得有些破旧了,但是画的主体还在,落款也有。以秦柏的本事,只需要稍加修补,就能焕然一新。这样的好画,他只花了不多的银子,就从一处小书画铺子里买到手了,可以说是捡了漏。

    在今日的书画名家聚会上,秦柏拿出这幅画,说起它的来历,谁不羡慕他?个个都懊悔,他们是苏州本地人,怎的就没发现街头巷尾的小书画铺子里还有这么一幅真迹,竟叫外来的秦柏给得了去呢?众人纷纷起哄,说要秦柏请客。秦柏心情大好,还真的请他们到老字号酒馆里吃了一顿,最张宾主尽欢,尽兴而散。

    秦柏在苏州与这些书画名家相识,还真是相处得很融洽。起初那些人还碍着他是侯爷,十分拘束。不过相处下来后,他们发现秦柏性情温和,毫无架子,又确实在诗词书画方面很有造诣,便都从容起来。这些书画大家,大部分都是真性情,遇见了脾性相合的新朋友,哪里还会管对方是侯爷还是走卒?只管平等论交,再无拘束的。秦柏与他们相处久了,心情也放开了许多,接连画了几幅好画,深觉自己这几十年的功夫没有荒废,他还能再有进步呢。

    秦柏如今可以说在苏州是声名鹊起。虽然他少年时在京城也是名扬一时的才子,但毕竟三十多年过去了,记得他的人都老了,还有几个知晓他真正的才学?不过是看在皇帝的面上,敬他这个国舅爷三分,嘴里夸一句有才,又有几个人真正信他的本事?到了苏州,他接连在本地名家面前画出了好画,作出了好诗,这份才气便算是受到了士林认可。他是国舅爷不假,但谁说国舅爷就不能成为名士了?

    秦柏一家在苏州待了足有二十天,过得十分愉快。不过天气渐冷,他们还要再往好几个地方去呢,得赶在过年之前返回金陵的,实在不能在苏州再滞留下去。

    如今北上的漕船已经过去了大半,但还有一部分仍旧在运河上行驶着,运河顶多也就只有半条河道是可以挤出来给其他船只通行的。秦家的船打着永嘉侯府的旗号,倒也不是没法走运河,但行程肯定会拖慢,不如先时迅捷。牛氏与黄家姑嫂都是北方人,虽说也在船上过了不少日子,但还是更习惯在陆上脚踏实地的生活。得知船只要慢行,意味着她们在船上受罪的日子会更长,她们便有些嫌弃,宁可坐马车到下一个码头去,到运河正常运转的路段再重新上船不迟。

    正好秦柏也有意往松江一行,便决定派出一部分管事与家人,坐船慢慢前往嘉兴,而他则带着自家人与黄家姑嫂先坐马车前往松江。等在松江见过叶氏老夫人的娘家亲戚,游玩两日,便会转道嘉兴,与船队会合。

    其实黄家姑嫂本没有必要一起去松江的,黄晋成夫人却宁可坐几日马车,也不想留在船上,黄清芳近日去了心事,终于可以放心地出门透气了,正恨不得多逛逛呢,自然也不会反对嫂子的决定,姑嫂俩便跟着秦家一道行动了。

    于是,秦含真一家与黄家姑嫂就坐着马车,浩浩荡荡地往松江进发了。周祥年事先派了人出去,沿路打点食宿,他们这一路上也没受太多苦。到了松江后,早已有家人租下了干净清静的客栈院子,里里外外准备周全,秦黄两家住进去,就能立刻安顿下来,大家心里都很满意。

    只有秦含真有些不太满意。倒不是周祥年他们安排得不好,而是这一路过来,足有二百里路左右,她一直都要坐马车,还是头一回坐这么长时间的马车,她被颠得有些难受。

    仔细想想,她以前真没受过这种罪。从秦庄前往石塘竹海别业时,那几十里路也挺远,但他们中途有休息,马车走得也不快,天气也好,所以她没觉得有多辛苦,只是有些累罢了。如今天气冷不说,外头都是寒风,路还不大平整,外界条件已是恶劣了许多。再加上他们此行多了黄家姑嫂两人,牛氏为表客气,把黄晋成夫人请到了她马车上说话,黄清芳就邀了秦含真到自己的马车上去,结果秦含真有些不习惯了,颠了一路,只觉得胸口闷闷的,直犯恶心,腰背酸疼得不行。

    不过她坐的毕竟是人家黄家的马车,她总不能说人家的车不如自家的稳当吧?牛氏因为身体不好的缘故,马车做得十分宽大平稳,还垫了厚厚的褥子减震,坐在这样的车上,自然要舒服些。黄家却不同,他家出武将,素来的生活习惯没那么娇气,连黄清芳这样一看就知道是娇滴滴大家闺秀的女孩儿,都能适应颠簸的马车。她没抱怨,秦含真就更加不好意思说什么了。人家请她上车,也是不想让她在牛氏的马车里跟人挤的缘故,一片好心嘛……

    秦含真只好在安顿下来后,私下跟赵陌诉几句苦。

    赵陌听得着急:“那怎么办?不如跟舅爷爷舅奶奶说,另备一辆小车给你坐就好。表妹也不必害怕,我骑着马跟在你车边陪你说话,不但可以照应你,也能给你解闷。”

    秦含真听了,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不用啦,你跟着我祖父一起骑马,他沿路跟你介绍些风景啊,风土人情啊,你也可以趁机学点东西。以前我就很羡慕我表舅,上京的时候,我祖父一路带着他在教呢。连地里的庄稼是什么习性,祖父都教的,表舅一直说那段日子他受益匪浅。表哥你虽然不用科举,但多长些见识也好。陪着我说话,又能聊什么?更何况,我要是独自坐一辆小车,黄姑姑又怎么办?把她丢下,还是让她到前头祖母的大马车上挤?那马车再大,坐了祖母与黄夫人两个,再添上虎嬷嬷、百合或者百惠,还有黄夫人的大丫头,就已经满满当当的了。我不方便挤上去,黄姑姑自然也是一样的。总不能真让她落了单,那多不好意思呀?”

    赵陌叹道:“那你就只能受苦了?不如我私下叫阿寿去给黄家传个话,叫他们在马车里多添几床褥子,你与黄姑姑两个都能少受些罪。”

    秦含真还真有些心动,不过想了想,还是拒绝了:“算了吧,你让阿寿去传话,跟我们秦家的人去传话有什么不同?怪不好意思的,好象在明说我嫌弃人家的马车似的。其实多添几床褥子,也好不了多少,车子一样会颠的。他们家的马车本来就打成那样,他们一家都习惯了,是我太娇气。”

    说到这个,秦含真就叹息不已了。反正赵陌也听不明白,她就少了顾忌:“现在的马车,家家打出来的都差不多,没有弹簧什么的,车轮也都是木制,顶多是找软一点的木头而已,当然比不上橡胶制品防震。除非能想出效果好的减震装备,否则坐哪辆马车走陆路,都是一样的结果。我还是不折腾了,叫虎嬷嬷帮我多擦点药油,歇两日就好了。”

    赵陌眨了眨眼:“表妹说的这个弹……弹簧是什么?还有,什么是橡胶制品?”

    秦含真给他形容了一下弹簧的样子:“我也是不知在哪里的古书上看到的,那书太旧了,现在也找不回来了,大约就是说有这么一种奇特的金属,拉成丝后盘成弹簧模样,弹性很好,无论是压扁它还是拉长它,都会缩回原样。马车的车板上要是有这么一种装置,车里的人就能稳当很多的。至于橡胶,我听说琼州有橡胶树,割出来的汁液可以塑造成不同形状的物件,防水又有弹性,拿它包裹住车轮,能减少颠簸。当然它拿来做鞋子是最好的,下雨天不怕浸水,走很远的路,鞋底也不会那么容易磨坏。可惜琼州太远了,又隔着海,运送不便,而且我只知道橡胶是割的树汁,却不知道要怎么把它制成成品,只能嘴上说说。”

    其实她以前看小说,知道杜仲树也能出胶,虽然不如橡胶好,也聊胜于无了。杜仲树总比海南岛的橡胶树更容易得。只可惜她不记得怎么从杜仲树上弄胶了,只好随便跟赵陌提上一嘴,并不多言,反正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赵陌听完她的话后,想了想,便道:“杜仲树好办,叫人寻去就是了,只要知道它可以制胶,就找几个匠人,让他们自行琢磨去,总能琢磨出个结果来。琼州太远,我们也没走过,不知道是什么情形。不过平表叔去了广州任职,广州离琼州也不算远,倒是可以托他帮忙打听打听。”

    秦含真听得双眼一亮:“是呀,我怎么把父亲给忘了?!”

    要是在广州打听,不但有机会找到琼州的橡胶树,广州还是通商口岸,与南洋的贸易往来十分频繁。南洋可有的是橡胶树呢,只要有人有门路,托人带些回来又能有多费事?她要的也不多,做几个车轮子,几个鞋底,也就够了。只要她用得好了,别人看在眼里,自然就会打听橡胶的来历。若是他们群起而仿效,她只管等着别人把橡胶运来就好。

    秦含真激动地紧紧握住赵陌的手:“赵表哥,多谢你提醒了,我这就给父亲写信去!”

    她蹦蹦跳跳地回了房间,没有看到赵陌脸色有些怔忡地站在廊下,将手缩进了袖子里,耳根都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贴心萌宝荒唐爹〕〔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