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妇〕〔我是全能大明星〕〔官道巅峰〕〔冒牌高人〕〔重生之资本巨鳄〕〔巅峰官路〕〔重生神皇降临〕〔空间俏医女:猎户〕〔神级升级系统〕〔二号红人〕〔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应许之婚〕〔碎星物语〕〔秦吏〕〔吞天主宰〕〔村长的后院〕〔透视小兵王〕〔凰临天下:至尊魔〕〔万界登陆〕〔军武大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八十六章 姐妹
    隔壁院子传来瓷器碎裂的声音,清晰到隔着墙还能听见,同时伴随着的还有女子的哭闹声,以及周围人的劝解声,听得这边院子的人面面相觑,忍不住偷偷看向屋中端坐的冯玉莲,看她有什么表情。

    冯玉莲脸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表情,她只是淡淡地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便放下茶碗,继续做手中的针线。马上就要入秋了,弟弟的旧衣多数已经短了,不合身,需要添几套新秋装,才好出去见人。她已经做好了两件,这是第三件了。在秦氏宗房里,日子过得还算清静,她才有足够的时间做针线。若还在家里,三不五时就有人上门吵闹,她可静不下心来。

    从家里带来的丫环进屋给她添了热茶,侧耳听了听隔壁院子的动静,便抿嘴笑着对冯玉莲说:“沈二姑娘这脾气真是的,在亲戚家里做客呢,也不收敛收敛。她怎么不想想?别说她在人家侯府宴席上说的那些话有多不得体,光说她是个姨娘生的,人家侯府就不可能娶她进门了。那可是个嫡出的爷呢,虽说是娶填房,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肖想的。她自个儿没有自知之明,非要妄想,如今又在亲戚家里闹,也不怕别人看了笑话!”

    冯玉莲瞥了她一眼:“她闹不闹笑话的,我不知道。但你继续在亲戚家里嚼舌头说人是非,就真要让人看笑话了。”

    丫环唬了一跳,讪笑着赔礼:“是奴婢说错话了,姑娘别生气,奴婢再也不敢了。”

    “知道就好。”冯玉莲淡淡地说,“你也知道这是在亲戚家里,比不得在我们自个儿家中自在,需得时时谨慎,莫出了差错。别人如何,与我们无关,听着看着就是了,别跟人议论。”

    丫环小心应了是,不敢多说什么,就退了下去。

    冯玉莲又拿起了针线活,只是这一回,她也没能清静多久,堂姐冯氏过来了。

    冯氏脸上犹带了几分称心如意的微笑,看向堂妹的目光里也多了几分满意。冯玉莲与她见礼,还未行完礼,就被她一把扶住,拉到桌前坐下:“好妹妹,跟姐姐有什么好外道的?这些繁缛节就不必讲究了。今儿有喜事,姐姐特地来给妹妹道喜!”

    冯玉莲脸微微一红,低下头道:“姐姐,事情尚未定下,是不是别太张扬的好?”

    仿佛是为她这句话作什么旁证似的,隔壁院子又传出一阵瓷器的碎裂声。

    冯氏冷笑着看了墙头一眼:“虽说这个家里还是我们太太当家,但沈二姑娘也不过是太太的庶侄女罢了。沈大姑娘还没说什么呢,她发什么脾气?把别人家的东西摔了又摔,真当人家的好东西是风吹来的不值钱?!”说着她心里都有些肉疼。因着是招待婆婆的娘家侄女,还很有可能会嫁进永嘉侯府的,隔壁院子的几间屋子,她都用心布置过,陈设的瓷器里有不少好东西,还有几件古董呢。听这动静,只怕那些古董没几件能保下来的。沈家庶女这是什么家教?!她都替婆婆害臊!

    冯玉莲问她:“沈大姑娘会如何呢?她原没什么错处,如今却是尴尬。”

    冯氏笑道:“不要紧,侯夫人并不是看不上她,而是觉得她更适合另一桩婚事,已经跟我们太太透过口风了。你没瞧见我们太太脸上还挺高兴的么?并不曾有半点不悦,就是因为知道,另一门婚事也不差的缘故。”

    冯玉莲稍一思索,便猜到了另一门婚事的对象是谁:“可是永嘉侯的门生?”

    冯氏笑着点头:“正是那位吴进士,听闻他已进京谋官了,有永嘉侯府与承恩侯府帮衬,还怕没有好前程么?这位吴进士父母双亡,家有恒产,新娘子嫁进去,直接就当家作主,还是娶的元配。沈家那边,其实更中意这一门亲事,图吴进士是正经科举入仕的读书人,与沈家更为门当户对。侯府的公子不是不好,只是听闻是武官出身,如今又在大同镇守,沈家担心自家女儿嫁过去了会不适应北边的水土。但侯府门第太高,他们又有些舍不得罢了。如今各人都如愿以偿,他们也没什么不满意的了。”

    冯玉莲不由自嘲地笑了笑。这就是有家世背景、父兄护持的好处,同样是年纪老大难嫁的女孩儿,沈大姑娘有家人为她择选更合适的人家,而她却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侯府这门婚事,她若争取不到,极有可能连家产都保不住,哪里还有挑剔的资格?

    她干巴巴地说:“武官也没什么不好的,还不一样是人么?况且永嘉侯也是读书人,他教出来的儿子能粗俗到哪里去?沈家人过虑了。”

    冯氏笑着摆摆手:“他们又不清楚永嘉侯一家的情形,自然要多虑些。我们太太劝了沈家两位老爷两遭,还是那位姨娘把沈四老爷给说服了。他那几个儿子倒是反对的多,可又拗不过亲爹,如今才算是松了口气。”她顿了一顿,“只是有些人痴心妄想,如今可算是出了大丑了。可怜沈大姑娘,摊上那么一个庶母与妹子,还不知要受她们多少连累。幸而侯夫人怜惜,又给她说了另一门好亲事。只盼她自己能放聪明些,别又叫人把亲事给抢了才好。如今说给她的那一位,虽不是侯府公子了,但也是正经官身呢。”

    隔壁院子又传来一阵瓷器摔碎的声音。冯氏沉下了脸,叫过丫头:“去上房跟太太禀一声,客院里的东西今儿坏了不少,只怕屋子也难再住人了,问太太可要派人去库房再取些物件来,重新布置屋子?”

    丫头抿嘴偷笑,答应着退了出去。

    冯氏恨恨地瞥了墙头一眼:“不知礼数的混账东西!真当我们秦家是她自个儿家里了,能随她乱发脾气?!”

    骂过隔壁院子,冯氏才收回视线,柔声对小冯氏道:“如今侯夫人已经发了话,请我们太太出面做媒,把你说给她次子。我过来跟你说一声,让你心里也有个数。接下来,我们太太是要去我们冯氏族里说亲的,有什么条件要提,你就先跟我说,我去给族长递话。我看侯夫人对你喜欢得很,将来你嫁进了侯府,也能站稳脚跟。你正好趁机把嫁妆什么的事提一提,叫族里大方一回。你的陪嫁丰厚些,我们冯氏一族脸上也好看。”

    冯玉莲淡淡一笑:“这倒罢了,也不必族里出什么力,我只求他们能答应我把我们这一房的财物带走,再让我将玉庭带在身边,就心满意足了。哪怕是嫁进了侯府,有了倚仗,我也是不敢将弟弟交到族人手中的。”

    冯氏一口答应下来:“这事儿不难,就交给我吧。”但也劝她,“你也别太好说话了,你叔叔这些年明里暗里不知道谋了你们家多少好处去,怎么也要叫他把吞下去的东西都吐出来才是!还有,若是族里指望将来能借你这个侯府少奶奶的势,如今就不能小气了。不添点陪嫁,日后他们如何去见你?难不成真要与你们姐弟一刀两断不成?别人我不敢说,族长伯父断不可能答应。只怕他这一回就不再是坐壁上观了,用不着你开口,他就先料理了你叔叔,替你们姐弟出一口恶气!”

    冯玉莲扑哧一笑:“若果真如此,我就得先谢过他老人家的好意了。”

    冯氏看着她脸上的笑容,神情不由得柔和下来,拉着她的手道:“好妹妹,这些年,你真是受苦了。好在如今苦尽甘来,今后只有享福的命。”

    冯玉莲一怔,脸上的笑容淡了些:“谈不上什么享福不享福的,我只尽到自己本份就是。无论人身处什么样的处境,都要把自己的日子过好的。我也没什么奢望,只求一份清静太平,弟弟能有出息,我就心满意足了。”

    冯氏叹了口气,劝她:“你也别太沮丧了,侯府这门婚事,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虽说是娶的填房,但前头元配十分不堪,听闻是小三房当初还在西北未发迹时娶进门的。长媳还罢了,是个秀才家的女儿,这次媳竟是个寡妇!侯府二公子当初原是为了照看同僚遗孀,才娶她进门的。西北那边男多女少,提倡寡妇再嫁,不比咱们江南重规矩。那寡妇嫁进门后,也不安份,又放印子钱,还跟别的男人有些不清不白的,侯爷夫人看不过眼,硬是叫次子休了她,连族谱都没有她的名儿。如今那二公子说是续弦,其实跟娶元配是一样的。你不必敬着前头那一位,什么都不做,就已胜过她百倍了!至于她留下的儿女,已是记成了庶出,你只要照规矩对待他们就好,就象今儿那样,人人都只会夸你懂事。真正要提防的,也不过是一个妾罢了。但那个妾是丫环提上去的,成不了气候。你又有侯夫人撑腰,任谁也越不过你去,你只管放心就好。”

    冯氏握紧了堂妹的手,压低了声音:“至于侯府二公子,我打听得他为人品性并不差,只是常年在军营里,没什么功夫照看家中老小,需要妻子多花些心力。他可能耳根子有些软,有谁入了他的心,他就会轻易受那人摆布,但在正经事上,还是懂规矩的,不至于失了分寸。你嫁过去后,只要能收服了他,不管是妾还是孩子,亦或是家下人等,都不在话下。侯爷那边又透了口风,说愿意让你弟弟跟在他身边读书。好妹妹,你是个聪明人,这桩婚事,岂不是再适合你不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全能奶爸[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