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透视高手〕〔殇之哀〕〔极品全能大巫医〕〔窈窕宦官〕〔猎都〕〔穿越之变身绝色女〕〔画魂〕〔都市狂兵〕〔恶魔校草的可心小〕〔道吟〕〔万道无界〕〔平步仙路〕〔最强天赋树〕〔校花的贴身黑猫〕〔杀手萌妻要逆天:〕〔末世胶囊系统〕〔异界邂逅二次元女〕〔美漫之驱魔神探〕〔最强雇佣军〕〔纨绔狂兵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八十四章 宴席
    秦含真把自己让人打听到的情况都告诉了祖父秦柏与祖母牛氏。

    事实上,不但秦含真会去打听,牛氏也会让手下的丫头婆子去寻人打探。她所打探到的消息,与秦含真所打听到的情报结合起来,不难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沈家大姑娘真的是个性情平和柔顺的女孩子,并没有装模作样,也没有内藏心机。

    兴许她母亲还有些小心机,对付妾室与庶女的时候耍了点手段,但那妾室庶女也不是省油的灯,谁也没冤枉了谁。有个偏心的父亲当家作主,小沈氏对于庶妹的种种挑衅与贬低视若无睹,一点反抗的动作也没有,估计也是知道父亲不会站在自己这一边。遇事她都以柔顺为主,只听从长辈们和周围其他人的意见去应对,实在不行了再自己拿主意,估计是想借长辈的面子去堵父亲、庶母与庶妹的嘴。反正她有几个兄弟会帮她,长辈们也都更喜欢她,厌弃她庶妹的行事为人,所以她吃不了真正的亏。

    小沈氏并不是真的一点心计都没有,但本性上来说,还是比较善良的人。牛氏似乎并不需要太过提防人家。

    这个结论一出,牛氏自个儿就先有些不好意思了:“看来是我想多了。”

    秦柏轻笑:“你是觉得沈家姑娘是个斯文柔顺的孩子,担心她也跟何氏一般是装的?”

    牛氏小声嘟囔:“她俩看着那么象……”

    秦含真睁大了双眼:“何氏吗?她跟沈家大姑娘哪里象了?”何氏是鹅蛋脸,柳眉樱唇,小沈氏是瓜子脸,弯眉小嘴,长相差很远吧?虽说她俩都是秀雅类型的长相,但何氏是装的,多说几句话就要露馅了,只一张脸能骗骗人,小沈氏却是真温柔。真要说象,秦含真还觉得小沈氏跟自家亲娘关氏有点象呢,都有尖下巴,细长眼,是古典美人的长相,只不过关氏长了八字眉,给人的感觉偏幽怨哀愁,小沈氏则要大方端庄些,弯眉笑起来的时候,有雍容之气。

    当然,这跟她们的出身背景、际遇经历也有关系。

    秦含真分析给祖母听,牛氏听后,也改了些想法:“是我想左了。先前被何氏骗过,我看着那种看着斯文秀气、又是读书做官的人家出来的姑娘,就总要疑心她是装的,这回却是冤枉了人。”

    秦含真笑道:“祖母这话也太偏颇了些。何氏父亲在扬州做了几年的官,何氏在那边长大,多少学了些南边姑娘的斯文秀气,才能拿去骗骗人。有见识的太太奶奶们一眼就瞧出她底细来了,所以唐家老夫人才看不中她。您大约是这样的姑娘见得少了,否则也不会因为一个山寨货,就对正版有了偏见。”

    牛氏白了孙女儿一眼:“胡说八道些什么?什么山寨不山寨的?谁还上山落草了不成?”

    秦含真干笑着混了过去:“我看冯家姑娘安安静静坐在那里的时候,也挺斯文秀气的,怎的您就没误会了她?”

    牛氏不以为然地道:“冯家姑娘只是看着斯文秀气罢了,一开口说话就知道那孩子心思正,性子也硬朗,这可不是能装出来的,那是真有见识,还有胆气。我瞧着就觉得她爽利,怎会误会呢?”

    秦含真歪歪头:“祖母更喜欢冯家姑娘吗?”

    牛氏顿了一顿:“现在还不好说,等宴席结束了,才知道哪个更适合你叔叔呢。”

    没过几日,就是举行宴席的时候了。

    那一日,秦含真专门负责招待族中未出阁的姐妹、侄女们。这一回她是东道主,自然不可能象从前那样,只是悠闲地微笑坐着喝茶吃点心就行了,不但要四处走动,招呼众人吃喝,还得小心留意各人相处的情形,免得有人起了口角冲突,场面不好看。

    这里还不仅有秦家的女孩儿们,除了沈家与冯家的几位姑娘,还有几家住得近的姻亲、表亲,也有女儿上门来贺,比原先预料的客人数目超出了许多。秦含真看着座位不够了,还得示意婆子们加席。毕竟人家都到门口了,总不能把人赶出去。

    这么两圈下来,她就有些吃不消了,连忙寻个座坐一坐,歇口气。正要喝口水呢,便有别家的姑娘围上来,满面堆笑地巴结讨好,她只能硬着头皮跟人应酬。

    好容易等到开了戏,众人有戏可看,便停下了闲聊。秦含真这才得了些空闲,可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吃点东西,但还不能完全放松,得时刻留意周围的情形,随机应变。

    这时候,相邻的太太奶奶们的席上忽然热闹起来,原来是谦哥儿带着几个兄弟来给祖母牛氏与几位叔伯祖母请安行礼来了。女客们都知道谦哥儿是秦柏与牛氏的独孙,十分得宠,见面自然只有夸的,还纷纷大方地给出见面礼。夏荷拿了托盘一路收下来,一个盘子都装不完,连忙往别的丫头手上一塞,又寻了个空托盘去继续收。

    几个与谦哥儿同来却受了冷落的孩子无事可做,便围着那满满当当的托盘围观。没过多久,谦哥儿领着他们,在虎嬷嬷的引领下,来到秦含真她们这几桌席上,另开一桌坐下。小姑娘们都抿嘴笑着转头去看他们,有性情活泼的,还会上前去逗弄几句。

    虎嬷嬷走上前来对秦含真道:“夫人说,前头男宾席上都是大人,劝酒斗酒闹得厉害,几个孩子就别去凑热闹了,让他们在姑娘们这里吃些茶水点心,一会儿散了席,他们家里自会来领人。”

    秦含真应下了:“嬷嬷放心,只管让弟弟们待在这儿就好了。”又命手下一个性子老实稳重的莲实过去与夏荷作伴,一起侍候好几个孩子。

    谦哥儿是个乖巧性子,坐下来了,便老老实实吃他的点心,与要好的彰哥儿、祺哥儿说话,偶尔也会搭理另外几个比较陌生的族兄弟们几句。夏荷把两托盘的东西拿过来给他们看,谦哥儿也大方地请族兄弟们一起挑,若有喜欢的,只管拿回去。几个孩子都高高兴兴地挑中了自己的心头好。

    当中却有一个年纪最小长得最胖的,是八房的孩子,不知是不是因为在家受宠惯了,性子比较霸道的关系,没有挑托盘里的东西,反而指着谦哥儿身上带的项圈上系着的玉锁片道:“我喜欢哥哥这一个,哥哥给了我吧?”

    谦哥儿惊讶不已,面露难色。这个玉锁片是祖父秦柏给他的,是十分珍贵的和田羊脂白玉,他平日里十分珍惜,因着今天家里设宴请客,场合比较隆重,他才会戴出来。若是别的玉锁片,他就直接给堂弟了,可这一个他实在舍不得。

    他一犹豫,那八房的孩子似乎不满意了,生气地说:“你是哥哥,怎么可以不让着弟弟?!你太坏了!”他大力拍打着桌面,把周围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莲实与夏荷都有些慌乱,她们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形,不知该怎么应对,只能好言相劝着。可八房的孩子却闹起脾气来,竟然装哭。

    然而,哪怕那孩子装哭装得极假,人人都知道他是装的,他父母不在这里,旁人就管不住他。姑娘们全都转头去看他哭,也看到谦哥儿涨红着脸,一脸的手足无措。他在这一席上就是东道主,按理说,他应该出面才是。可他真的不想将那块玉锁片送人啊。

    其他几个孩子也有些懵,个个惊讶地看着八房的孩子,似乎不明白他怎会忽然发难。

    秦含真见状就想起身去制止,却被人按住了肩。她不解地回头一看,竟然是青杏。青杏低下头,竖起食指小声“嘘”了一声:“姑娘稍安勿躁。”秦含真皱起眉头,心想这是在搞什么鬼?

    沈、冯两家姑娘坐的席面离谦哥儿他们并不远,看到几个孩子起了冲突,身边侍候的人都无能为力,几个姑娘的反应各不相同。小沈氏端坐不动,面带微笑,好象什么声音都没听见,什么事情都没看见,很有大家风度。她的堂妹则有些坐立不安,时不时嫌弃地瞥八房的孩子一眼。小沈氏的庶妹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便起身走了过去,站在谦哥儿身边,笑着安慰他:“别害怕,姑姑来替你出气。”又转身指责那八房的孩子道:“你这孩子好不懂事,是谁家的?你怎能这么厚脸皮向别人讨要东西?谦哥儿是侯府小公子,你也敢欺负,就不怕侯爷生气么?!”

    那八房的孩子声音更大了:“侯府的公子就不是我哥哥了么?哥哥怎么能不让着弟弟?!”

    小沈氏的庶妹瞠目结舌,仿佛被他的胡搅蛮缠吓了一跳,随即拧紧了眉头,开口就要骂人了。

    这时候,小冯氏也走了过去,正色对八房的孩子道:“做哥哥的要礼让弟弟,做弟弟的是不是也要礼敬哥哥?你自己失了礼,又怎能强求别人以礼相待?读书可不能只读一半,一知半解才最误人。”说罢就抬头对莲实道:“他身上衣裳沾了茶水果屑,请抱他下去更衣吧。”

    莲实立刻反应过来,应了一声是,便上前把那孩子抱了下去。至于下去后会怎样,那就是后话了,至少如今席面上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小沈氏的庶妹盯着小冯氏,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表情实在不大好看。小冯氏却仿佛没看见似的,一脸平静地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淡定得很,就象从没有离席过一般。

    秦含真看到这里,心里似乎已经明白了,席面上怎会忽然闹了这么一出戏了,心中不由得有些啼笑皆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婚心动魄:神秘人〕〔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白雅顾凌擎〕〔杀神叶欢〕〔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