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王娇宠:小萌妃〕〔漫展的男厕所有异〕〔都市无敌大帝〕〔医路青云〕〔陌失陌忘:追妻路〕〔九龙玄帝〕〔唐悠悠唐雪柔〕〔《星河漂流记》〕〔女仙编号零九九〕〔洛小凡的奇妙冒险〕〔激萌兽世:兽夫,〕〔腹黑总裁,奉子成〕〔易烊千玺,此生唯〕〔无敌的舰娘系统〕〔宝贝迷人,BOSS轻〕〔力道〕〔达塔时袋〕〔房产大玩家〕〔航海与征服〕〔重生之八十年代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七十九章 交换
    秦柏觉得有些为难。这个问题他还真是不大好回答。

    他如今虽有了个永嘉侯的爵位,但不过是无实权的外戚。只要跟宫里报备过了,随时可以离开京城,出外游玩。他出京是为了太子,这是皇帝亲口应允的,也是希望他能帮到太子的忙。但如今他滞留江宁,迟迟不肯回京,却是为了私事。

    先是为了秦氏族学,再是为了长媳入祖坟的事,如今又再添了孙子的缘由。但这些私事,能照实跟皇帝说么?如果是当着皇帝的面,他倒是无意隐瞒,尽可以大大方方说明原委。但如今问他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内侍,秦柏并不打算跟对方多说什么。

    他只是微笑着解释:“劳皇上与太子惦记了。其实是自打殿下回京后,我便无事一身轻,安心在老家过几日清静日子。时间长了,便发现我们夫妻俩的身体好了不少。我在西北多年,西北苦寒,日子过得自然不如京中舒适,以至于我与夫人的身体都落下了不少旧疾。到了江宁后,此处气候温润,又有名医帮忙调理,我们夫妻俩都很少再犯病了,便想着在这里多留些时候,好生养一养身子再回京城去,却不料让皇上与太子担心了,实在是罪过。”

    那内侍闻言忙道:“侯爷言重了。陛下与殿下都不知道是这样的缘故,若知道了,自然也是盼着您与夫人身体能好起来的。小的这就报上去,陛下与殿下知道了原委,也就不会再担心了。”

    秦柏点头:“劳烦公公稍候,待我去写两封信,请你转呈给皇上与太子殿下。”他还是要在信里将真正的原因说清楚的,即使不详说细节,也不好犯欺君的错误。

    内侍自然无有不应。趁着秦柏去写信的空档,他去拜见了牛氏,转达了皇帝与太子对她的问候,还送上太子妃吩咐他捎给牛氏的礼物,却是几匹珍贵的贡品料子,还有一匣子名贵药材,以及一匣子名贵香料——后者大约是听说牛氏娘家从前是做香料生意的缘故。

    牛氏收到礼物,自然是欢喜得很,不过看到香料,她就有些纠结。她对香料虽然还算有一定的了解,但仅限于香料的品种、品相、价钱等等,并不懂得合香什么的。

    牛老太爷对她这个独女宠得厉害,从不勉强她学习经营之道。况且在她满了十二岁之后,牛老太爷就渐渐开始转型,在米脂买房买地,想要转为地主了,也免得女儿担着商人之女的名号,说亲时会被人看不起。牛氏年纪渐长之后,学习的就是打理这些田地产业,基本不怎么沾父亲生意上的事。若非如此,在牛老太爷亡故后,她与秦柏送灵还乡归来,也不至于需要秦柏出面,替她料理那些不安份的掌柜与伙计们,才保住偌大家业了。

    所以,如今太子妃送了她这许多香料,她还有些发愁,不知该如何处置呢。她总不能把它们卖掉吧?

    牛氏只能先让虎嬷嬷把香料小心收起来,打算回头就交给丈夫处置。反正秦柏也懂香道,给他摆弄就好了。

    作为信使前来的这位内侍,是个性情圆滑,说话又风趣的人。他陪着牛氏说话,没花多少时间,就哄得牛氏抛开了拘谨,拿他当个可信任的熟人,说起了家常趣事来,比如孙子孙女日常闹出的一些小笑话之类的。不过,她也透露了自己眼下的一些小烦恼,比如两个儿子都需要续弦,但两个儿子都对此不大上心,她最近正在相看两家姑娘,心里却总觉得差了点什么诸如此类的。

    内侍好奇地问:“夫人怎的不在京中相看?府上二位爷都是年少有为的青年才俊,虽说是续弦,但京中有的是官宦人家的千金愿意高攀。江南闺秀虽好,就怕委屈了两位爷。”

    牛氏摆摆手:“京城里大户人家的太太千金们,我跟她们不大处得来,也懒怠去跟人交际。这回相看的两位姑娘,都是族人的亲戚,彼此知根知底,倒比别人家的强些。况且我也就是相看罢了,能不能成还不知道呢。公公你不晓得,我那两个儿子,真真叫我操碎了心!他们都在外任上,身边也没个知冷知热的人照顾,怎么就不急着娶亲呢?我还想多抱几个孙子呢!”

    内侍干笑几声,话风一转,改而打听起牛氏看中的姑娘是什么样的家世背景。他觉得皇帝与太子兴许会有兴趣关心一下。牛氏这回倒是不露口风:“事情还没成呢,我就不说了,省得到最后没个结果,叫人知道了也是尴尬。大家都是亲戚,日后不好见面。”

    内侍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秦柏那边终于把信写好了,他小心封好了信,交给了内侍。内侍忙小心收入怀中,便要告辞。他得尽快将信送出,自己也要返回叶大夫处继续学医呢。秦柏不曾多留他,只是嘱咐,若在金陵遇到什么难办的事,可以来找自己。

    内侍走后,秦柏一家人又恢复了平静的生活。

    秦含真天天对着许多竹子,画都画得腻了,便想起原先有过的念头,与赵陌一起商量着,砍一两竹子来做些小玩意儿。八月中秋有灯会,九月重阳可以放风筝,他们可以早早备下彩灯风筝什么的,准备的时间充足,花样也能多做几样。

    不过这一回,就不是他们两个半大孩子能靠自己应付得来的了。秦含真只有正月里做走马灯那一回的经验,但不懂得怎么片出细竹篾来。赵陌便去附近村子里打听,请了个老篾匠帮忙,叫两个小厮打下手,勉强做出了几只风筝与灯笼。只可惜村里的篾匠们水平有限,也就会些常见的物件或是日常家居用品,也不懂得什么新鲜花样,秦含真只能从他们那儿学些皮毛,勉强算是学会了做灯笼风筝而已。

    她心里有些遗憾,还小声跟赵陌说:“等回了金陵城,咱们仔细打听一下,看哪儿有好匠人,愿意来咱们家做事就好了。咱们可以雇他个半年,叫他把会的花样都教会我们。以后每年我们就能自己做灯笼风筝去了,不是比外头买的更称心如意吗?”

    赵陌听她说了“咱们家”这三个字,心里只有高兴的,哪里还会说“不”?立刻就答应下来,并且保证一定会找到让她满意的匠人来家供奉。即使秦柏与牛氏不赞同也没关系,他把人收下就好了。不过是多一两个人的嚼用,他还养得起。

    七夕将至,天接连下了几场大雨,九龙湖的水位都上涨了不少。秦含真等人在别业里的生活倒没受太大影响,多亏那全宅游廊相连接的设计,他们还能在宅中活动自如。不过这附近毕竟是山林地,秦含真有些担心雨势大了,会造成山体滑坡什么的,湖水上涨、道路浸水等情况也不利于出行。他们离附近的村镇还有好几里路的距离呢,万一被困在山中,岂不是麻烦?于是她便劝说祖父秦柏,还是早日离开石塘吧。

    这处别业实在是住着舒服,在炎炎夏日里也是一派清凉,但再好也是别人家的房子,避过最热的天气后,还是将别业还归主家的好。

    秦柏早有此念,与妻子牛氏商议一番,便吩咐下人收拾行李。等到某日天空稍稍放晴,雨也停了,就立刻抓紧时间套车,全家人坐车返回了秦庄。

    六房祖宅那边是住惯了的,也早有人得了信,把屋子打扫干净,预备秦柏一行人入住。他们才安顿下来,其他族人就得了消息,纷纷前来问候。

    族长也亲自过来了,给秦柏送来了新宅子的设计图纸。他一心要与这位身份尊贵的族弟交好,将先前因次子夫妻失礼而造成的嫌隙弥补过去,因此在为秦柏设计新宅的时候,格外用心些,不但房屋格局设计得方正规整,附带的花园还专门请了金陵本地一位园林名匠看过,才定下了方案。

    这宅子秦柏原也没预备多住,象征意义大于实际用途。不过如今不一样了,他打算要将长孙梓哥儿留在江宁老家几年,那梓哥儿定是要住进这新宅里的,不会寄居在长房继承的祖宅中,因此秦柏特别仔细地看了图纸,再三确认没有问题了,才挑了两处小小的毛病,将图还给了族长,感谢对方的用心。

    族长见秦柏接受了自己定下的图纸,心情也高兴起来。他犹豫了一下,试探地问:“既然定下了,趁着如今不是农忙时候,我们赶紧动工才好。只不知道侯爷心里是个什么章程?族中稳重能办事的子弟虽有不少,但能担得起这等大事的人却不多,我那孽子倒是有过些经验”并没有明言是哪一个“孽子”。

    秦柏摆摆手:“这个无所谓,族兄办事,我还能不放心么?一切就听族兄安排便是。我还有另一件事想要请托族兄,只是有些不好开口。”

    族长才刚为他话里松口之意而欣喜,忽然听到这句话,忙提起了心:“不知是什么事?”听着象是在交换些什么

    秦柏郑重地说:“就是我那长孙梓哥儿,他该上族谱了。我也知道他的生母是什么身份,因此需得稍作掩饰,还请族兄多多费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老子是不周山〕〔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