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未来老婆召换权〕〔绝美总裁的妖孽保〕〔魔性手游〕〔刀碎星河〕〔我的地产商生涯〕〔水墨田居小日子〕〔我的女人你惹不起〕〔盛唐高歌〕〔道术达人〕〔万界科技系统〕〔暗流之门〕〔穿越未来之当家做〕〔全职选手〕〔清穿之四爷皇妃〕〔追凶者〕〔幻想次元掠夺记〕〔凰动天下:惊世大〕〔屠天神皇〕〔唯一法神〕〔灵域兵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七十二章 竹海
    石塘竹海的别业占地极大,足有几百亩,但别业住宅主体大概也就是一千来平方米左右。它建在一处缓坡上,两侧与后方皆是密密的竹林,前方倒有一片开阔地,种满了花草。站在宅子的前院廊下,可以清楚地看见不远处九龙湖的美景。清风徐来之际,欣赏着湖光竹影,这景致也足可醉人了。

    别业内部院落重重,全部都有宽大的抄手游廊相连接。人走在廊下,不必经过露天的地儿,就能走遍全宅。在下雨下雪的天里,这样的设计犹为实用。这宅子与寻常宅院相比,不但格局方正宽敞,门窗都显得更大些,可以让清风尽可能多地吹进室内,使屋里显得十分凉快。但由于屋子四周有游廊团团围住,倒也不担心风雨来袭时,会透过宽大的窗子,吹进屋里,打湿屋中的物什。

    至于屋外的游廊,秦含真留意到廊檐下、廊柱上都有平整形成一条直线的凹槽,问了别业里侍候的人,才知道后宅库房里放着整整三库房的纸糊的活动窗页,随时可以搬来卡进这凹槽中,把四面透风的游廊变成密封的内廊,冬天下雪的时候,就不必冒着风雪出门,同样绕着游廊便能走遍全宅了,方便得很。这古人的智慧,还真是不可小觑。

    宅子宽敞通风,家具虽然不多,但应该有的都有了。宅前屋后的院子里,也种了不少花草,还意思意思地堆了些湖石,挖了池塘,养了荷花游鱼,虽说景致一般,但光是周围的竹林湖景,已足可怡人,倒也不必强求这设计院落的人品味有多高。

    除了这座主宅,别业范围内还有许多旁的附属建筑,比如湖边有小码头,码头里系着小船,可供住在这里的人泛舟湖上;沿着湖岸也建了一溜儿竹廊,可让人在里头慢慢行走观景;竹林中,附近山坡上,隔着不远便有一处小小的草亭,供人歇脚,等等。这一片地方都是主人家的私家保留地,连蛇虫鼠蚊一类的都经过清除,更别提有其他人家了。别业中男女仆从住在离主宅有百尺远的排房里,最近的邻居家要在三里开外。那里围着别业建有两人高的土墙,将外人挡在了这片清静的山林地之外。要到最近的村镇市集,那至少要走上五里路了。

    这确实是一处清静的避暑好去处。不过在主人家看来,也许还略嫌偏僻了些吧?怪不得主人一家宁可去杭州西湖避暑,也不来这石塘竹海。

    不过秦柏对这里倒十分喜欢。他一看那屋前屋后一望无际的竹林,就立刻喜欢上这个地方了,还忍不住吟了两句诗呢。秦含真离得有些远,没听清楚他吟的到底是什么,只觉得不是平日里听熟的诗,大约是他自个儿作的,吟诵这竹林的景致。吴少英还与他唱和,也吟了几句。

    秦含真自问不是那等雅人,只拉着赵陌去四处转乱,看着宅里宅外的景致。她最喜欢这地方的,就是四周都是主人家的私地,没有外人,她可以放心在附近乱跑乱走,也没人拦她。天知道,除了在秦庄上,象这样能让她自由走动的地方真是少之又少。但秦庄到处都是住宅与族人,在承恩侯府里,也隔着重重叠叠的院落,又有许多丫头婆子在,哪里比得上这处别业视野开阔,人也少?果然是一处散心游玩的好地方!

    秦含真与赵陌四处参观。别业中有主人家留下来侍候的婆子,柔声向他们介绍四处的好景致,有许多外人看不出来的好处,别有一番野趣。若有什么地方不足,那大概就是这里的蚊子也挺多。不过秦含真来前就准备好了驱蚊香药,并不惧它。

    婆子又说起竹林中有竹笋可挖,说比别处的新鲜可口。秦含真被她说得起了兴致,忙问:“我们借住在此,也可以挖笋来吃吗?”

    婆子笑道:“这有什么?这里有几万亩的竹子,贵客还能把林中的竹笋都挖尽了不成?不怕您笑话,只怕您就算是真把竹笋都挖尽了,只要别烧了竹林,过上几个月,林里又有许多新鲜竹笋长出来了。”

    秦含真笑着说:“那还真是方便得很,说得我也想要一处竹林了。”

    赵陌眨了眨眼,道:“我去年去湖州的时候,也在那边见过一大片竹海。因此那边盛产湖笔、湖纸。这里既然也有这么一大片竹林,只挖些笋吃吃,却是可惜了。”

    婆子道:“除了竹笋,我们这里的豆腐也是极有名的,贵客尽可以尝尝。我们比不得湖州那边又是纸又是笔的,但有意思的竹制品也有几样。林中到处都是竹子,贵客若想做些什么,附近村子里和镇上都有篾匠,您只管传了来吩咐他砍竹子做去,包管能令您满意。这些篾匠除了平日里做些小玩意儿,拿去市集上卖,也没别的营生。若贵客一时高兴,打赏他几个子儿,才是他的造化呢。”

    秦含真听说还有这样的配套游戏项目,兴致更浓了,便与赵陌商量着,是不是要提前做几个河灯、灯笼什么的,好预备七夕、中秋时赏玩?

    本来他们一家是预备要回京城去的,但现在梓哥儿刚来,这么快就走太可惜了。况且父亲秦平南下之前提了母亲关氏迁坟之事,他们总要等到关氏的灵柩从西北运过来,择吉日葬入祖坟中,再祭拜一番……怕是要折腾到明年开春,才说回京的事了。不过他们家如今在京中也没什么要紧事务,在外头多玩上半年,也没什么妨碍。

    秦含真与赵陌一边商量着,一边折回正院上房。牛氏也才参观过正院,对这地方的干净程度还算满意,正叫了在此处侍候的婆子来问宅子里的情形,见孙女与赵陌回来了,忙叫他们坐下吃些茶水歇歇:“坐了这半天的马车,广路又是一路顶着大太阳骑马过来的,你们不热、不累、不渴么?一进门就瞎逛去了,连杯水也想不起来要喝。我瞧他们这里的茶倒有些滋味,比咱们在金陵喝的更合口些。这屋里风也凉快,你们快坐下歇歇吧。厨房已经在做午饭了,听说有新鲜的笋和鱼。”

    秦含真探头看了看碧纱橱里竹榻上躺着的梓哥儿:“梓哥儿这是怎么了?难道真中暑了不成?”

    牛氏叹道:“我哪里知道?他刚进来时还挺高兴的,拉着夏荷屋前屋后地乱转,精神还不错。但转完回来,又是这副蔫蔫的模样,我怕他真的是路上热着了,就叫他在里头躺着歇息。一会儿吃过饭,给他吃一丸清心丹,看看情形再说。也不知附近哪里有好大夫,若是有,请来给他诊个脉才好,看是不是真的病了。”

    别业的管事婆子道:“回禀贵客,这附近却没有什么好大夫,镇上有个小药铺,里头的掌柜倒懂些药理,平日里给人抓些治头疼脑热的药还使得,给贵客家的小公子诊脉,只怕他有胆治,我们还没胆请呢。”

    牛氏闻言,不由得发起了愁。

    秦含真便道:“祖父也懂些药理的,方才下车时,他不是给梓哥儿把过脉了?说梓哥儿并没大碍?我看梓哥儿就是想他的小伙伴了。这地方再有趣,没人陪他玩,又有什么意思?早知道是这样,早上他在庄里跟彰哥儿、祺哥儿他们告别的时候,哭得那么惨,我们就索性把彰哥儿一起带来给他做伴好了。反正四房的克文叔克文婶也都是乐意的。”

    牛氏嗔道:“那怎么能行?再过几日就是彰哥儿祖父的大寿了,他做孙子的怎能不留下来给老人贺寿,反跟着咱们出来游玩?”不过她心里到底还是疼孙子的,也不忍见他再情绪低落下去,便道,“等到了你叔祖的寿辰,我们还要打发人去送礼贺寿呢。到那时候,跟彰哥儿父母说一声,等你叔祖寿辰一过,咱们的人就把彰哥儿接过来好了。祺哥儿却是不成的,他是宗房宗孙,轻易离不得庄中。”

    即使只有一个彰哥儿,也足以让梓哥儿高兴起来了。他总算有了精神,脸上也有了笑模样。

    秦含真见着就笑着轻戳他的脑门一记:“什么时候学会了做怪?既然想念你的小伙伴们,明着跟祖父祖母说就是了,在这里装出难过的样子,倒惹得祖母心疼。”

    梓哥儿被她说得满脸通红,低着头小声说:“我不想多事的……只是有些想念哥哥们。其实过两日就好了。”

    秦含真笑道:“你这才分别了半天,就这么想你的小哥哥们了。将来我们回了京城,你可怎么办?难道要把你留下来跟他们在一起吗?”

    梓哥儿竟然也一脸天真地对她说:“那样也挺好的,跟哥哥们在一起读书玩耍很有意思,只是那时我就要想念祖父祖母了。”

    秦含真眨了眨眼,忍不住“啧”了一声。

    秦柏坐在窗外廊下,正背着手与吴少英一边纳凉,一边闲谈,听见孙子在屋里说的这番话,沉默了许久。

    吴少英低声对他道:“老师,学生方才说的,并非无的放矢。梓哥儿虽是小孩子家,却十分聪明,对身边人的善意恶意看得最清了,只是他年纪小,羞于向长辈提及罢了。京中侯府人员繁杂,对他的身世多有议论,即使过了几年,外头流言渐歇,但下人们还是免不了要多议论的。哪怕老师与师母管家严厉,不许家下人等提及,外人的嘴又如何堵得上?况且梓哥儿是个男孩子,日后也不可能就待在内宅不出门了。他要求学、交友、科举考试,哪一样不需要与外人来往?流言险恶,他一个孩子,能受得住么?”

    秦柏轻叹一声,还是没有说话。

    吴少英又继续道:“相比之下,秦庄倒是要单纯得多了。庄上的族人多有仰仗老师的地方,断不敢对他有所怠慢,况且还有交好的族兄弟与他做伴。他在族学里求学读书,将来考童生试,也要在原籍考。等到他需要回京去的时候,已经长大成人,哪里还惧那点流言蜚语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