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世界的东方小镇〕〔复制狂医〕〔情深似浅〕〔次元法典〕〔帝皇在世〕〔善良的恶霸〕〔九层仙莲〕〔红警大领主〕〔木叶之大娱乐家〕〔鬼王的退休生活〕〔行舟万界〕〔我的英灵系统〕〔修行高手在都市〕〔校道渡劫师〕〔冥王绝宠:嫡女狠〕〔市委大秘〕〔都市最强战医〕〔鬼医圣手:嫡女逆〕〔早婚晚宠〕〔透视小邪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七十章 气愤
    吴少英老实地听从老师秦柏的吩咐,还立刻就命身边侍候的人去收拾行李。不过有一点他非常坚持,那就是他要把秦柏一家送到石塘别业安顿下来后,才肯离开。

    秦柏只是要他老实回京去候官而已,倒也不差在这一天两天的时间,也就答应了。

    吴少英便高高兴兴地去与秦庄新认识的一众朋友告别。考虑到同样需要与朋友告别的还有梓哥儿,他就把梓哥儿也一块儿带出去了。

    秦含真见了,就忍不住对赵陌说:“从前也没见表舅跟梓哥儿这么要好,最近这是怎么了?”

    赵陌眨了眨眼,不好说他闻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吴少英毕竟是秦含真十分敬重信任的长辈,他还是别多嘴了,反正吴少英又不会做对秦含真不利的事。

    秦含真却有些小醋,以前一向是她跟吴少英亲近的,如今吴少英整天都逗梓哥儿玩去了,跟她说话的时间都少,她心里有些不自在。不过她到底还是有理智的,没把这丝醋意表现出来,仍旧是每天高高兴兴地读书、练画,与家人朋友说话聊天,同时做好出门度假的准备,只是在看到吴少英与梓哥儿在一块的情景时,心中生出那么一丝失落来。

    下午的时候,秦家出行的准备就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只等明日一早出发。秦氏族人近来与秦柏一家相处得正融洽,得知他们要往石塘去,有熟知道路的、认得熟人亲友的、有意巴结的,都纷纷自荐来做向导。秦柏只挑了宗房旁支的一位侄儿,还有八房的一位侄孙同行,旁人都婉拒了。

    临近傍晚时,黄晋成骑马从城中赶了过来。秦柏事先送过信去,通知他自己一家要去石塘避暑,怕是要到七月才迁回城中,有事就得到石塘去寻自己了,自然得报备一下。黄晋成这是掐好了时间赶来相送的,晚赶不及在城门关闭前回去,倒也无妨,他可以到通济门外的驻军营里住一晚,明儿一早再入城回衙门去。

    秦柏有日子没见黄晋成了,见他神色间有些憔悴,似乎精神不大好,还有些吃惊:“黄大人这是怎么了?”

    黄晋成苦笑了下,含糊地回答:“家里有些事,夜里没睡好。”

    秦柏忙问:“是府家眷到了吧?我前些日子听说了消息,应该就是这几日了。”

    黄晋成点了点头:“三天前刚到的,如今已经安顿下来了。”

    秦柏笑着说:“那就好。我夫人前些天还说呢,等从石塘回来,要设宴款待大人的妻儿姐妹。到时候还望大人一家莫嫌弃才是。”

    黄晋成勉强笑了笑:“多谢夫人好意了,只是……舍妹身子不适,还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好,怕会扫了夫人的兴。”

    秦柏讶然:“可是水土不服?还是路累着了?若是能走动,不如去叶大夫医馆里请个脉吧。当初我夫人初到江宁时,也曾不适了一段日子,多亏叶大夫开的药,才很快好了起来。”

    黄晋成点头:“虽没去叶大夫医馆里瞧,但也请了大夫,如今没有大碍了,只需要静养罢了。”他顿了一顿,又补充一句,“舍妹如今不大乐意出门走动。”

    秦柏先前听妻子牛氏提过一嘴黄家姑娘婚事受阻的事,也不知道对方如今到底怎样了,便安慰说:“黄大人多多劝说令妹吧,有些事过去了就过去了,不要放在心。”

    不知为何,黄晋成脸竟露出几分恨意来:“哪儿有这么容易过去?!他们家要趋炎赴势,只管去就是了,平白无故毁我妹妹名声,又是什么道理?!”

    秦柏大吃一惊:“发生什么事了?”黄家是东宫太子外家,一向深得皇帝与太子宠信,以他家如今的权势背景,竟然还有人敢对他家的女儿做这样的事?难不成是猪油蒙了心?

    黄晋成自打妻儿妹妹到了江宁,说起这些不方便在书信里提起的糟心事,他心里就一直憋着一把火。碍着妹妹心情低落,他不好在家中表现出来,以免又惹她伤心。如今在秦柏面前,屋中又没有别人在,他就有些忍不住了。经过这将近一年的相处,他与秦柏之间已经建立起十分深厚的信任,即使是私事,也不介意向秦柏这位长辈提起了。

    原来黄晋成的妹妹定亲多年,对方与她可以说是门当户对,两家早在老一辈在世时,就有了约定,黄家下从没有人想过要毁约的。近年来,对方家的老人因病去世,家中子侄官位没跟,势头有些不如前了。而黄家因为太子的病情反复,屡屡传出不好的风声,也显得低调了许多。但两家人论门当户对还是没问题的。

    黄姑娘原定今春出嫁,谁知年前对方家里传出消息,说她未婚夫冬日出行时不慎感染了风寒,病情不知为何日渐加重,竟有些不豫之相了。大夫都说他可能撑不了多久了,他家人哭着找黄家,表示不愿意连累了黄姑娘,情愿退婚。黄家人虽然也想守信,但心疼孩子的想法还是占了风,便没有回绝。反倒是黄姑娘自己不乐意,哭着说无论对方是好是歹,她都不会再与别人订亲了,宁可守着这份婚约。

    黄姑娘如此情深意重,她未婚夫那边自然也十分感激,却越发铁了心要把婚退了不可,说是不能对不起未婚妻的这一份深情,连累她日后前程。这一回,对方家里念叨着这是自家儿子的心愿,也态度强硬起来。黄家人只道他们是好意,虽然黄姑娘不肯答应,还是答应了退婚之事。

    谁知道,婚退了没多久,那位前任未婚夫的病竟然就好起来了。过年的时候,甚至还能出来见亲友了。渐渐地,便有流言传出来,说黄姑娘的八字不好,天生带克。当初定亲的时候,因是两家老人一时兴起定下的,合八字也不过是走形式,意思意思而已,并不曾认真寻了有名望的大师去合,因此没发现真相。婚期越近,黄姑娘对夫婿就克得越来越严重,以至于他重病不起。等婚事一退,两人没关系了,男方自然就好了起来。

    这种流言一出,黄姑娘与对方的婚约自然无法再提起了,想改聘别家,也没几户人家乐意的,谁知道她会不会克了自家子侄呢?如此一来,黄姑娘的前程堪忧,黄家长辈们是又气又急。到底是谁说黄姑娘的八字不好了?明明当年定下婚约时,两家都请了有名望的大师去看过的,再匹配不过的好姻缘了,所谓只是走形式意思意思的说法,完全就是乱说!这是见两家老人都不在了,就随便往他们头泼污水不成?

    黄家人也曾找前任亲家,质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对方态度倒还和气,只说这等流言与他们没关系,也不知是谁胡乱传出去的,若是在外头听说,定会义正辞严地帮着澄清。然而,男方家人是否真的这么做了,又有谁知道呢?反正他们没有提重续婚约之事,对黄姑娘不利的谣言也始终没有散去。

    黄家人因此对那前任亲家生出了几分不满与怀疑,也留心对方的动静。果然在年后就听说,黄姑娘那前任未婚夫,正月里就跟另一家的姑娘定亲了,还道开春就要完婚呢,手脚快得叫人猝不及防。

    那姑娘不是别人,正是王家大老爷的嫡长孙女,也就是曾经叫辽王府次子一见钟情,不顾两人辈份有差,纠缠不清的那一位。据说那位闺秀是位才貌双全的佳人,黄姑娘的前任未婚夫偶然与她见了几面,两人便一见倾心,遂成就了这段所谓的天定姻缘。

    黄家人得知真相,气得几乎没吐血,慢慢地也就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新年前后,因为东宫太子不曾于宫宴露面,私下关于他病重难起的传言越发厉害,辽王世子因深受皇帝看重,反而水涨船高,连带的原本已经大不如前的王家,也因为是辽王世子赵硕的岳家而有了东山再起的趋势。至于黄家,没有了太子,也就是寻常官宦门第罢了。也难怪黄姑娘原本的夫家会生出背信弃义的念头来。只是他们自个儿趋炎附势也就罢了,偏偏又想要名声好听,怕叫人说他们闲话,倒给黄姑娘冠一个八字不好克夫的罪名,毁了她的名声。

    这个阴谋本来应该会产生很好的效果才对。可惜,开春后不久,太子平安返朝,所谓他病重难起的谣言自然就不攻自破了。黄家依然还是东宫外家,天子重臣,王家却没有了再出头的希望,反而要担心以往的黑历史会触怒储君,行事收敛了许多,做起了缩头乌龟。然而,婚约都定下了,办喜事的日子也定下了,这回想要再变卦,可就没那么容易了。黄姑娘的前任未婚夫后悔不已,想要重新找门来求她原谅,重拾旧欢,被黄家人给打了出去。

    对方寻了借口将婚期一退再退,妄想摆脱王家,王家却不甘心嫡长孙女的婚事受阻,也在私底下做着手脚。两家人吵闹不休,连带的黄家人那段时间也被折腾得不轻。如今渣男退无可退,心不甘情不愿地完了婚,黄姑娘也身心俱疲了。她在京中过不了清静日子,便随嫂子侄儿到哥哥任来散心。只是经此一事,她不可避免地病倒了。路拖拖拉拉,才会耽搁到如今才抵达金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特品圣医〕〔小奶狗养成日记-朦〕〔知青女配已上线〕〔太古龙神诀〕〔听说你想掰弯我〕〔偷个宝宝:总裁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