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妇〕〔我是全能大明星〕〔官道巅峰〕〔冒牌高人〕〔重生之资本巨鳄〕〔巅峰官路〕〔重生神皇降临〕〔空间俏医女:猎户〕〔神级升级系统〕〔二号红人〕〔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应许之婚〕〔碎星物语〕〔秦吏〕〔吞天主宰〕〔村长的后院〕〔透视小兵王〕〔凰临天下:至尊魔〕〔万界登陆〕〔军武大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六十八章 伙伴
    to2gfsm[”t6waiku8!*8^k^2在秦庄可以说是如鱼得水。\r

    知道他生母情况的人不多,即使是有所耳闻,就冲着他是永嘉侯秦柏如今唯一的孙子,旁人也不可能当面给他什么难堪,顶多是背地里议论两句罢了。合族都有意巴结讨好秦柏这条金大腿,对于他的孙子,只有千方百计讨欢心的,断不会让孩子不痛快。\r

    就连宗房的秦克用,如今也学乖了,为防妻子小黄氏生事,特地嘱咐过她不要再招惹六房的人,还让家中的门房盯好了,别让小黄氏随意出门。\r

    秦庄又与京中的承恩侯府不同,与金陵城里的宅子更不一样。这里地方更大,更开阔,庄上行走的多是秦氏族人或是各房仆从,连女眷都不必避讳,可以自由往来走动,更何况是梓哥儿这样的男孩子?他长了这么大,不是困在大同的宅子里,就是困在清风馆,南下的船上活动地方也有限,这可以说是他头一回来到能任由他乱跑乱窜的地方,只要身边有人跟着,上哪儿去都行。祖父祖母都不会管他,吴家表舅还带着他去认各种庄稼果树花草,让他与族里的兄弟们一起去捉蛐蛐儿,放风筝,到水边抓小鱼儿。天大地大,他可以尽情撒欢,都几乎玩疯了。\r

    秦氏一族各房聚居,每房每户都有孩子,有跟梓哥儿年纪相仿的,能与他玩到一处;也有年纪比他大些的,事先得了父母盯嘱,在玩耍之余,也会小心护着他;还有年纪比他小的,专门由长辈们挑了老实乖巧不爱胡闹的孩子,前来做陪,只需要围着梓哥儿转就可以了。梓哥儿的课业进度比他们所有人都快一些,稍稍背几篇课文,就能轻易获得族中长辈的夸奖,赢来小伙伴们崇拜钦佩的目光。这一切,都是梓哥儿从未经历过的。\r

    若有什么不足之处,那就是小伙伴们当中跟他比较合得来的,都入了族学的启蒙班,每日总要抽出时间去上学,回家后也要做功课,不可能时时陪着他。梓哥儿自己也有功课,从前一个人做不觉得有什么,如今却忽然感到无趣起来,巴巴儿地求了祖母牛氏,跑去跟小伙伴们一起做功课了。为了能在玩伴中间始终保持第一,始终能得到他们的崇拜钦佩,梓哥儿还比从前用功了不少,练字的时候也用心多了。\r

    秦柏对此喜闻乐见,还对牛氏说:“从前竟忘了,应该给梓哥儿寻个伴读的。有人陪他一道读书,也不至于太过寂寞。课业上有了对比,他小孩子家好胜心强,自然会更加用功,争取不叫旁人给比下去。从前我教学生时,学堂里的孩子可不就是这样的么?”\r

    牛氏也想起了过去,不由笑道:“说来咱们也有好长时间没见到王复林他们了。咱们上京的时候,他们就说要去参加县试的,后来只听说是得了秀才功名,却不知道乡试的结果如何?”\r

    秦柏想了想:“只怕还差点儿火候。去岁刘管事上京报账的时候,并没有提起他们几个的事,想必乡试未能得中。他们还年轻,用心读上几年书,早晚能中的。我教了他们这么久,心里有数。”\r

    牛氏叹道:“可惜现在咱们做了外戚,倒不如在京城里再开学堂教学生了,怕叫人说那什么结党营私?依我说,那都是吃饱了撑的!你不过是教几个小学生罢了,等到人有了秀才功名,爱干啥干啥去了,继续留下来向你请教也使得,另寻名师去也无妨,或是象少英那样进府学,去国子监的,你也不会拦着。这算哪门子的结党营私呢?”\r

    秦柏笑道:“即便是皇上许我收学生,我也懒得再收了。如今不比以往,我既然做了这永嘉侯,一旦开口说要收学生,你当真会有良材美玉送上门么?只会有无数的王公权贵送孩子求上门来,还不是他们的嫡长子或是独子,而是家里不大重视的子嗣,只需要借我这个国舅爷名头就好,并非真心求学。我在京中名头不响,倘若把他们的孩子教坏了,他们也不会觉得太可惜。这样送上门来的学生,我还不能都推了,推了就要得罪人。可若是学生天资愚钝,怎么教都不合心意,那还不是给自己添堵么?倒不如一个也不收,更来得清静。况且我年纪也大了,闲时教教含真与广路就够了,何必费那个神?”\r

    牛氏听得直皱眉:“京城就是有这个不好,想收个称心如意的学生都要碍手碍脚的。”又有了新主意,“不如从族里挑几个好孩子,或是在亲戚里选人,你带在身边教导着,旁人总不能说你结党了吧?”\r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只是如今秦柏哪里顾得过来?他笑了笑说:“再看吧。我在族学里暂时还没有发现特别出众的好苗子。”\r

    他们夫妻俩只是闲谈几句罢了,说话时身边除了自家人,也就只有吴少英与赵陌两个,以及几个近身侍候的男女仆妇。也不知是怎么的,这话竟传出去了。只一日功夫,主持族学的四房秦克文,就把六岁的小儿子彰哥儿送了过来。\r

    秦克文笑着对秦柏道:“这孩子在家里也是淘气,仗着有几分小聪明,从小儿背书比别的兄弟们强些,总是不爱在功课上用心。这几天与梓哥儿在一块儿,倒是老实了些,也知道人上有人的道理了,能耐得下心来描红练字。我见他有了长进,心里着实欢喜,只盼着他能一直懂事下去。梓哥儿身边想必也没个称心的玩伴,不如叫彰哥儿给他做个伴读,两个孩子常在一处读书玩耍,也能互相督促,使双方彼此都有进益。”\r

    秦柏见过彰哥儿,知道秦克文这话说得不假,彰哥儿在秦氏家族小一辈的孩子里头,算是比较有天份的了,只是性情稍稍跳脱一些,耐性略差,但近日也有所进步。有彰哥儿在梓哥儿身边陪伴,确实是件好事,只是秦柏却知道自家不会长留族中,就算把彰哥儿留下来了,也就是几天的功夫。等到他们送走秦平与吴少英,出发往石塘去的时候,就该把彰哥儿送还四房了。\r

    秦克文却对此并不在意,反而道:“若是三叔不嫌他聒噪,就让他一直跟着三叔三婶,也叫他见见世面,开开眼界。”\r

    秦柏睁大了双眼,这是直接把孩子往他这里塞了?虽说能理解秦克文的想法,但六岁的孩子他倒也舍得!\r

    秦柏对此没有直接答应,只说先让彰哥儿每日过来与梓哥儿一起读书写字,晚上仍回自个儿家里去,先看看两个孩子相处得怎么样再说。\r

    秦克文对此也没什么不满的,高高兴兴地答应了,留下儿子自回家去。\r

    他妻子对此似乎也没有任何怨言,还时常过来陪牛氏说话,顺便看看儿子是否有什么需要,她好从家里送些东西来。\r

    牛氏从秦柏处听说了秦克文的建议后,曾经私下问他妻子是否知情,他妻子倒是笑得很坦然:“自然是知道的,相公跟我商量过了,才把彰哥儿送过来。这对彰哥儿是好事。我们夫妻几个儿子,只彰哥儿是最小的。留他在家,固然能少些牵挂,但他出息也有限。三叔是有大学问的人,若能跟在三叔身边多长长见识,彰哥儿一辈子都能受用不尽。为了孩子将来的前程,便是与他分离几年,又算得了什么?三叔三婶都是厚道人,家里的兄弟和侄儿侄女们也都和气,断不会叫彰哥儿吃苦头的。他在家里,说不定还不如在三叔三婶这儿过得舒服呢。”\r

    秦克文夫妻俩都十分坦率地承认自己的用意,秦柏与牛氏反倒没了脾气。秦柏事先是试过秦克文的为人品性,才放心将族学交到他手上的。如今将他儿子留在身边,给孙子做个伴读,似乎也不是坏事,只是秦柏自个儿心里有些别扭,总觉得这有些质子的意味了。况且彰哥儿年纪还小,真叫他与父母分离,也不大厚道。他寻思着,在江南时倒罢了,回京之前,还是要将侄孙送还四房的好。\r

    梓哥儿跟彰哥儿却越发要好了,天天形影不离,好的就跟亲兄弟一样。吴少英见他俩都长得讨喜,还叫人给他们做一模一样的好衣裳。两个孩子穿戴得一样,出现在人前,人见了就没有不夸的,还有人打趣秦克文的娘子,什么时候生了一对佳儿,竟瞒着合族的人了?\r

    不久之后,宗房那边也把秦克良与冯氏的儿子送过来与梓哥儿、彰哥儿做伴了。秦克良之子与他俩年岁相仿,性子却更稳重,梓哥儿、彰哥儿都是知礼的,三人相处得很好,常在一处读书写字,做完了功课再一道去玩耍。多了个小哥哥带着,他们从不去做叫人担心的事。秦柏与牛氏见了,更觉欣慰。\r

    牛氏因此还对宗房印象大改,觉得除黄氏,旁人还算是靠谱的。族长夫妻牵线介绍的那两位姑娘,她先见过了住得近的小冯氏,家在松江的小沈氏还需要多等几天,才有理由请到江宁来做客。不过她心里倒是稍稍偏向了小冯氏,觉得这姑娘虽然有主意,可品性正直,不是何氏那等专爱歪门邪道的妇人可比的。以秦安那种耳根子软的脾性,若能有个主意正的媳妇盯着,也能少走些歪路。\r

    秦安再娶的人选还未最后定下,秦平却已经到了不能不走的时候了。秦柏与牛氏带着孙儿孙女,亲自将儿子送到了金陵码头,拉着他的手,想到这一分别,就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他们心中都有万分的不舍。\r

    秦平给父母磕了头,嘱咐了秦含真许多话,又转向了吴少英,从袖中掏出一封信,递给了他:“拿着吧。日后等你回了米脂,说不定能派上用场。”\r

    吴少英怔怔地接过了信,看着上头写的是关家姨母,不由得愣了一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全能奶爸[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