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官场日记〕〔名门惊爱:总裁的〕〔变身之女侠时代〕〔决战白日门〕〔盛华〕〔玩锤子牧师〕〔病娇宠:黑萌嫡医〕〔名门盛宠:军少,〕〔重生之天尸有毒〕〔修真聊天群〕〔蜜爱不限时:娇妻〕〔末世之宠物为王〕〔重生之杀手至尊〕〔时空位面大穿梭〕〔穿越者纵横动漫世〕〔哈利波特与秘密宝〕〔重生白蛇传〕〔重生之权宠病娇王〕〔赛尔号之星河战役〕〔四重分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六十四章 劝抚
    秦含真不知怎么的,总觉得有些难过。

    赵陌轻声问她:“表妹,你这是哭了?”

    秦含真不由得扁了扁嘴:“我觉得我对我娘的了解真是太少了,对她的关心不够。她的这些事我通通不知道。”其实想要知道也难,她跟关蓉娘也就只相处了那么一瞬间。而关蓉娘的那些秘密,在她死后,也无人知道了。吴少英不会跟晚辈提起这些有的没的。也许,如果不是秦平撞破了他酒后认错人时的失态,又当面直接提出了疑问,他甚至不会跟秦平提起那些过往。

    关蓉娘这一辈子,过得挺苦的。遇上个不靠谱的父亲,没能嫁给真正喜欢的人,夫妻分离多年后,又因为何氏的阴谋,还有关家人的私心,被迫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虽然秦含真时常觉得,她太容易放弃了,不该去寻死的,也觉得她着实命苦。关键是,这里头虽然有何氏的原因在,但实在是包含了太多的误会,太多的阴差阳错,总让人觉得她死得很不值。

    想到吴少英方才说的,因为女儿伤重将死,关蓉娘才真正感到了绝望,秦含真心里就沉甸甸的。如果她刚穿过来的时候,不是全身无法动弹的状态,是不是就能及时阻止关蓉娘自尽了呢?然而,人死不能复生,如今再说这些也没有意义了。只是她回头想去,自己似乎对这位生身母亲稍嫌淡漠了些。虽然相处的时间太短,但对于给了她生命的人,她应该多投入一点关心才对。

    然而如今这份关心又该投到哪里去?害死关蓉娘的何氏已经死了,害死原身的章姐儿下落不明,梓哥儿还有不满周岁的小堂妹,那样两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她也下不了手去做些什么。秦含真的心里空落落的,总觉得有些不得劲儿。

    赵陌轻声对她道:“表妹,不要难过了。表叔与吴先生都打算要看开了,你又何必再执着往事呢?表婶是个心地善良的人,此时必定早已投胎转世,下辈子会过得平安康泰的。”

    秦含真抽了抽鼻子:“我觉得有些对不起我娘连仇人都没多折磨几下。”

    “这些是大人的事,我们又能做什么呢?”赵陌低声道,“你的仇人好歹已经死了,落得个凄惨的下场,我的仇人至今还活得好好的呢,我只能低声下气,满脸堆笑地向他们行礼,恭称一句父亲,母亲!”

    秦含真抬头惊讶地看着他。这里头怎么还有他父亲的事?难道

    赵陌扯了扯嘴角:“我母亲原不过是小小的风寒而已,吃两剂药就能好了,你以为她是怎么越病越重,到最后连性命都丢了呢?”

    秦含真想要问他什么,还未开口就被他拦住了:“夜已深了,一会儿表叔就该回正院了,舅爷爷舅奶奶也会发现你不在屋里的,你且快回去,若是旁人问起,就说跟我在院子里聊了几句家常,别让人知道你方才真正去的地方。等到明日,我们再继续说话。”

    秦含真点了点头,返身去院门口观察了一会儿动静,趁着守门婆子打着哈欠转头望向另一个方向时,趁机迅速潜回了正院去。

    正院里的人暂时还没发现秦含真的动静。秦柏回到房间后,还有些生闷气,牛氏问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就安慰他道:“少英素来是个沉稳懂事的孩子,如今又已经考得进士功名了,便是多歇上一年半载的,又有什么妨碍?有咱们在,还怕他轮不上官么?你便是心里生气,也该好声好气地教导着,发什么火?方才你声音大得,连内院都听见了。合家都知道你是在训斥少英,明儿起来,你叫他如何面对家里人?他都是进士老爷了,你多少给他留点脸面。”

    秦柏无奈地道:“方才气头上,哪里顾得了这许多?如今他已经知道错了,也愿意回京去了,我自然不会再骂他。”他叹了口气,“说到底,是我对他管束太过松了,教导得不够,才让他养成了这副懒怠性子。居然在候官这样的大事上,也敢胡来。幸好我们家在京里也有些根基,他也有一两个得力的同窗,否则,他早就误了前程了,还不当一回事呢。”

    牛氏哂道:“你还觉得对他管束太松呢,你总共也只教了他几年。去岁到京城后,你就把他赶到庙里苦读,几天才指点一次文章,非要逼他参加今年的会试。要我说,他还年轻,便是晚一科再考也无妨的。你非要他今年考,他定是备考辛苦,累着了,才不想去做官的。”

    秦柏摇头:“胡说,做官难道就会累了?他若想清闲,有的是清闲的缺。大好年华,怎能荒废了光阴?况且他还不是回家享清闲,而是想随平哥去广州任上,说是给平哥出出主意,实际上与清客幕僚何异?我教导了他这些年,可不是为了让他做这等事的。那是落魄文人的营生,少英才干出众,自有一片宽广天地。整天跟着我们父子转悠,成什么样子?”

    牛氏听得笑道:“你其实就是盼着学生能出人头地,看不得他们不肯上进的没出息样儿罢了,说到底还是心疼他们,也就是嘴上说得凶。”她劝丈夫,“他们年轻人自有主意,你又不是他们亲爹,把人教导成才,明白事理,也就尽了责任了,哪里还管得了人家上哪儿去,爱做什么?少英如今愿意回京去候官了,但你又不能跟着回去,将来他会怎么做,还是得看他自个儿的想法。这种事,骂是骂不来的。依我看,还不如替他寻个懂事的媳妇,让他媳妇劝导他去吧。”

    秦柏一脸无奈:“你做媒还做上瘾了不成?吃饭的时候才说了平哥续弦的事,如今又打起了少英的主意来。”

    牛氏双眼圆睁,一脸的无辜:“难道我不该操心这些?大小伙子二十多岁了,也没个媳妇在身边照顾,我还不能替他们操心了?少英是初娶,他打光棍到这个岁数,本身就是不合情理的,说到底,都是关亲家的不是。若不是她存了私心,想将芸娘那丫头嫁给少英,叫闺女做个官太太,少英早在米脂的时候,就该成家立室了。少英不好对有恩于自己的姨母说什么,才会将终身大事拖到如今。我却是看不下去了,怎么也要替他把这件事解决了才好。关家那个芸娘不懂事,真嫁了少英,是埋汰他呢。关亲家若是不高兴,叫她来找我。反正我是容不得少英这么一个好孩子叫那混账丫头糟蹋了的!”

    秦柏无奈极了:“你高兴就好,只别忘了问少英的意思,不可自作主张。”

    “那是当然。那孩子最懂事不过了,定能明白我的苦心。”牛氏又想起了两个儿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也就是咱们家两个臭小子可恶!平哥是放不下桑姐儿她娘。其实我也心疼那孩子呢,好好的叫何氏那贱人给祸害了,真是死得不值!若是能多撑几个月,也就知道平哥没事的消息了,如今合家享福,岂不是再好不过?平哥惦记着她,不想这么早续娶,我也不是不明白。只是他眼下放了外任,家里人没法跟在他身边,帮着他打理家务,叫我如何放心他独自在外?况且他也没个子嗣,终究还是要再娶的,倒不如早些娶了也罢。如今咱们家不比以往,还有爵位呢,平哥是长子,这爵位将来就是他的,总不能没有儿子继承香火。”

    秦柏看了看她:“你不是总说,还有梓哥儿么?”

    牛氏摆摆手:“那是从前。如今平哥好好的,还提什么过继呢?况且梓哥儿摊上那样一个生母,跟平哥父女俩都有仇”她顿了一顿,“平哥又不是不能生,还是自己的亲骨肉更好些。倒是安哥那边,说是也要续娶,可那孽障又弄出个姨娘来,又没能进京做官去,上哪儿说好亲事?只能将就着寻个差不多的媳妇给他,只要明白事理,不是那爱作妖的就行了。真是好的,给他也是糟蹋!只是有一点,他将来娶了媳妇,再生出儿子来,可叫梓哥儿怎么办呢?好歹也是咱们身边养大的孩子,不能叫他吃了亏。再提过继的话,安哥那边就更不把他当一回事了。所以,该是谁的嫡长子,还得是谁的。这规矩不能错了。”

    秦柏听得笑道:“你既然拿定了主意,就这么办吧。只是平哥那边,你也别逼得太紧,总要他自个儿愿意才好。否则,便是硬撮合了一桩婚事,平哥心中有怨,如花美眷也成了怨偶,岂不是反而耽误了孩子?”

    牛氏不解:“那要怎么办?他摆明了不肯再娶,我劝他,他总是推三阻四的。可他又放了外任,将来隔着几千里,身边没个可靠的人照看,岂不是叫咱们老两口在家里白担心?”

    秦柏想了想,笑道:“先给他派两个可靠的管事,管着外事内务,先将家事打理顺了再说。至于亲事,且得好生看着呢。你既然说了,他将来是要继承爵位的,这婚事就不能马虎。等你挑好了人,也过去一年半载了。若他在任上还不想着娶媳妇,咱们就亲自去广州瞧他,到时候再劝就是。”

    牛氏瞪圆了双眼:“去广州?咱们真要去呀?!”

    秦柏笑眯眯地:“为什么不去?趁着如今咱们身子骨还算硬朗,合该四处多走走才是。从前我在边疆困了三十年,如今有机会了,怎能不多看看这大好河山?”

    牛氏有些发愁。她怕晕船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