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亿万老婆,你好甜〕〔重生丑妻:宫先生〕〔权谋:隐秘情事〕〔张苏静的幸福日常〕〔骑着恐龙在末世〕〔快穿之如梦人生〕〔诸天万域争霸〕〔大明之崛起1646〕〔启禀王爷:王妃,〕〔女总裁的私人神医〕〔网游之贼行天下〕〔怒指苍穹〕〔快穿女王:男神,〕〔毒医悍妃:邪王强〕〔重回下岗时代〕〔天下豪商〕〔桃运神医〕〔偷吻辣妻99次:BO〕〔女子监狱的男狱警〕〔武断八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六十三章 放过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秦楼春最新章节!

    秦含真发誓,当她决定留下来偷听秦平与吴少英的谈话时,真的只是想多知道一些表舅的想法,完全是出于对他的关心,万万没想到,她最终听见的,居然是这样一个……略带点儿悲伤的狗血故事。

    母亲关蓉娘与吴少英是表姐弟。吴少英幼时父母双亡,被族人侵吞家产,只能投奔姨母关老太太,在关家长大。因为读书成绩好,他得以前往秦家的学堂求学。表姐关蓉娘与他相爱,也许两人有过约定,等到吴少英考取功名,就会正式向姨父姨母提亲。而在那之前,一无所有的吴少英不敢向有恩于自己的关老秀才夫妻透露自己的愿望。

    关蓉娘关心吴少英的生活起居,常常到学堂给他送吃食衣物,也因此遇到了秦家长子秦平。秦平被关蓉娘所吸引,请母亲牛氏出面,向关家提亲。关老秀才平生最佩服最推崇的,便是米脂县有名的大儒秦柏,得知秦柏有意与自家结亲,岂有不答应之理?他连家人都没有商量过,就一口应下了婚约。

    等到关蓉娘与吴少英知道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吴少英正在秦家求学,若是破坏了秦家长子的婚事,也许会失去求学的机会,同时也会惹得关老秀才生气。当时吴少英身无长物,又无功名,完全是依附关家生存,又指望着秦家的教导能让他考得功名,改善人生处境。关蓉娘不敢冒险,怕影响吴少英的前程。她在秦平来询问的时候,隐瞒了自己真正的心意,答应嫁给后者。

    吴少英对此无能为力,在心上人表姐出嫁后不久,就考取了秀才功名,离开秦家学堂,前往西安府求学,过后更是多年不曾回归,直到听说关蓉娘“丧偶”的消息为止。

    而关蓉娘这边,在婚后,夫妻共同生活时间长了,有些心思是怎么也瞒不住的。秦平察觉到了关蓉娘另有所爱,质问之下得不到答案,一气之下就离家驻边,与妻子聚少离多。后来榆林关传来他阵亡的消息,关蓉娘还能平静地主持丧事,照顾婆母与女儿,直到何氏带着儿女到来,引起了后来那一场风波……

    这一切都是阴差阳错。如果秦平没有看上关蓉娘,直接向她父亲提了亲;如果关老秀才不是对秦柏尊崇有加,一心要与秦家结亲;如果关蓉娘不是太过担心吴少英的前程,不敢冒险说出自己真正的想法;如果吴少英能多一点勇气,向秦家人坦白真相……

    但世上没有如果,吴少英与关蓉娘已是错过了,秦平与关蓉娘却又成了怨偶。若是没有何氏搅和,兴许他们还会有和好的一日。但如今再说这些也没有了意义,因为关蓉娘已经死去了。

    秦含真的心情变得有些低落。她察觉到赵陌好象悄悄挨近了她,伸出手轻轻拍着她的肩膀,仿佛在安慰她。她苦笑了下,转头凑了过去,在他耳边用气声说:“我们走吧。”她不想再听下去了。

    赵陌似乎呆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窗台里面,又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这次说话的是吴少英。他的声音带了几分苦涩:“我少年时……确实对表姐怀有爱慕之心,但与她一直谨守礼节,不曾有半丝逾距。我身无长物,在考得功名前,也不敢对姨父、姨母坦言自己的想法,只能暗暗发誓,等到我考中了秀才,就向姨母说出自己的心意。不管成不成,姨母总不至于恼了我。只是县试未至,秦家已经先一步提了亲。姨父欣喜若狂,即使我与表姐曾向姨母透露过口风,姨母也不肯劝阻姨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无用的缘故。表姐夫,我不怨你,那时候即使没有你,姨父也已经打算把表姐嫁到另一户有功名的人家去了。他从没考虑过我。相比之下,我更高兴表姐是嫁给了你,因为你……还有老师与师母,都是正派而宽厚仁善的人。表姐嫁给你,不会吃苦。”

    吴少英深吸了一口气,声量又降低了些:“我并不知道表姐曾经跟你说过什么话,离开米脂的时候,我与她见过面。她鼓励我一定要考取功名,出人头地,我也答应了,许诺绝不会让她失望。只是这句话,是身为弟弟向姐姐作出的承诺,无关私情。从表姐嫁进秦家的那一天去,我就再也对她没有过妄想了。抱着那样的念头,既是对表姐的侮辱,也是对老师一家的不敬,我怎么敢呢?”

    秦平叹道:“可她一直没有忘记你,可见……是我做得不够好,没能让她感到快活,她才会……”

    “我相信表姐对我,也是姐弟之情更多。”吴少英打断了他的话,“真的。听闻表姐夫的‘死讯’后,我赶到秦家祭拜,曾亲眼看到表姐的样子,也曾与她说话。她是真的很伤心……那时候她都快崩溃了。不但是因为表姐夫您,还有含真……她会被何氏逼迫而死,我的名声与前程也许曾经对她有所影响,但是姨父、姨母,还有芸娘表妹的误解与责骂,以及含真伤重将死的事实,才是真正让她伤心绝望的原因。”

    吴少英把关家在关蓉娘之死这件事上的种种反应告诉了秦平。过去,出于为老亲家掩饰的想法,秦柏与牛氏并没有将太多内情告诉秦平,毕竟关老秀才早已因愧疚而死,秦家人又迁回了京城,与关家少有见面的机会了,他们又何必让儿子记恨岳家呢?吴少英也是出于同样的想法,如今却觉得这些事没必要再隐瞒下去了。

    他心里有时候也很难相信,为什么关老秀才会对长女那般苛刻,等人死了又悔恨莫及?为什么姨母关老太太会为了一点私心,无视长女心中的伤痛?为什么关芸娘会对同胞长姐生出嫉恨之心,不惜在父亲面前诋毁……他们明明都是关蓉娘的至亲,却捅了她最重的一刀。

    秦平坐在椅子上,脸上满是复杂的表情。

    吴少英平静地对他说:“虽然有这种种原因,但表姐夫也别太怨恨我姨父姨母了。姨父只比表姐晚去了几日,芸娘也被家人厌弃。姨母如今后悔不已,这辈子都免不了伤心难过。总归是含真的外家,他们也不是故意的……况且,我一直觉得,含真的伤才是令表姐真正生出求死之心的原因。她一向把女儿视作命根,怎能眼睁睁看着亲生骨肉断气?可那时候,含真已是出气多,入气少了,随时都可能死去。正赶上那日是你的百日祭,合家人都在下院办法事,上院只有她们母女二人。表姐大约是觉得,那是她寻死的最好时机,错过了,便再难找到那般无人打搅的机会了。说来我也有错,当我听说她们母女二人在上院独处,身边再没有旁人在时,就该生出警惕才是。怪我太过粗心,竟忘了叫人去看一看她们,否则,也许表姐就有救了。”

    “你不必再说了。”秦平沙哑着声音道,“总归是我的错。倘若我不是信错了人,忘了再多托一个人给家里捎信,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吴少英道:“这怎会是表姐夫的责任?归根到底,都是何氏害的。若不是她起了歹心,便是表姐误会你真的出了事,也不过是伤心上几个月。等到秦家长房在京城与你相认,派奴仆找到米脂县去报信,一切自然也就真相大白了。所以,我们要恨,就恨何氏好了,还有令何氏做出这等妄行的赵碤。”

    秦平道:“何氏已死。赵碤也早失势了。他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他看向吴少英,“赵碤庄子上的那把火,其实有些古怪。何氏分明已经伤重,不能动弹,怎么还有力气去点起烛火?她一人独处,点烛火又是想做什么?”

    吴少英笑了笑:“谁知道呢?兴许是她缓过气来,就有力气查看自己伤势了吧?我看是老天有眼,看不过她再嚣张下去了。”他收了笑,郑重对秦平说,“表姐夫,虽然何氏才是罪魁祸首,可若当日不是我要留宿秦家,令何氏有了可趁之机,借我来陷害表姐,兴许表姐还不至于……”

    秦平打断了他的话:“你方才也说了,何氏是罪魁祸首,关家人的言行与含真的重伤才是令蓉娘绝望的真正原因,这里头又有你什么责任呢?你一再往自己身上揽责,未免有自相矛盾的嫌疑。”

    吴少英的表情有些不自在:“总之,我一直很难过,当日不曾救回表姐。我心里时常想,倘若当时我再机灵一些,兴许表姐就不会死去,含真也不会遭受丧母之痛了。表姐一直对我很好,抛开我少年时的那点妄想,她真算得上是关家上下对我最好的人了。她去世了,我只盼着能为她的丈夫女儿多做些什么。否则,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

    秦平叹道:“你时常劝我要看开些,不要总惦记着你表姐的死,其实你又何尝不是如此?今日你我既然把话说开了,我也不妨对你直言。你与蓉娘,从前是我不知情,若我早知情,一定不会向关家提亲的。是我误了你们。如今再说这些话,兴许已经没有了意义,但我无法补偿蓉娘,却希望能补偿你。你不需要为我与含真操心,我会照看好孩子,不叫她受委屈。而你……既然已经做到了对蓉娘的承诺,考中了进士功名,那怎能不继续实现后半句诺言,出人头地呢?你该不会以为,只需要考中进士,又报了大仇,就再也没有别的事可做了吧?蓉娘在天之灵若是知道了,只怕要骂你的。”

    吴少英苦笑着拿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表姐确实会骂我……她最看不得我这副没出息的样子了……”

    秦平站起身来,走到他面前,伸手按向他的肩膀:“少英,我会想开的,你也放过自己吧。”

    秦含真在窗台下轻轻推着赵陌,两人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夹道,离开了外书房。赵陌将秦含真拉进了自己的院子,借着廊下灯笼的光,看见她脸上满是泪痕,不由讶然:“表妹?”

    秦含真伸手抹了一把脸:“我没事。”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