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域之王〕〔七塔之上〕〔御剑仙瑶〕〔大汉的光芒〕〔邪皇宠上瘾:爱妃〕〔武神无限〕〔超级武大郎系统〕〔惊雷〕〔仗剑万里〕〔蜜恋100分:宝贝,〕〔神医兵王在都市〕〔海贼之七大罪〕〔富贵田园:村姑皇〕〔带着仙葫混都市〕〔娇宠梁园:王爷,〕〔征战暗世界〕〔星空武皇〕〔神级大药师〕〔独家霸宠:boss,〕〔魔翼枪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外放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何氏死于大火的消息,第二天就传到了秦平的耳中。他是跟吴少英一起听家人回报的。

    家人道:“据说那妇人不知因为什么事,得罪了赵爷,叫打了个半死,又撵到庄子上去了,连她闺女也一并被王三姑奶奶送走了。庄子的管事都是赵爷的心腹,见那妇人得罪了主人,自然也不会给她什么好脸,只将人安置到了庄中偏僻处的一间空屋里。那间空屋原来的主人也是庄上的佃户,前些年因为时疫,全家都死绝了,房子就抛了荒。庄里的人都说那地方不吉利,平日里没几个人敢去的。那妇人就一个人待在那屋里,没人照看。庄中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见她可怜,给她送了些食水点心过去,还有夜里用的烛火什么的。昨儿半夜里,兴许是她醒过来后,想要点灯,结果因为伤重,行动不便,不小心点燃了铺床的干草,火就烧起来了。她那屋子离庄中人住处都远,她又伤得那样,叫嚷声没人听见,她又挪动不了,就这么烧死了。听说那间空屋连同院子都烧了个干净,只剩下些框架还在,那妇人也被烧成了焦尸。庄头叫人拿席子卷了,抬到山里挖了个坑,埋了。因怕那妇人死得惨,鬼魂会回来闹事,庄头娘子还叫人去请了和尚来念经超度呢。”

    家人报告完了,就退了下去。屋里只剩下了秦平与吴少英师兄弟二人。

    秦平虽然深恨何氏,听到她落得如此下场,也有些唏嘘:“虽然早知道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她死得这么惨,也真是令人意外。她也不是蠢人,大半夜的,她自个儿行动不便,屋里又都是干草被褥等易燃之物,好好的点什么蜡烛呢?平白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吴少英神色淡淡地:“就算没有这场火,以她的伤势,也撑不了多久。既然迟早是要送命的,是何等死法,又有什么关系呢?依我说,这是因为她作恶多端,老天爷有眼,在惩罚她呢。她落得焚身而死的结局,其实也是她的报应了。”

    秦平微笑着点头:“这话也有道理。她既然是自己把自己烧死了,先前又是被赵碤打成重伤的,她的下场际遇便与我们无关了。论理,也是她自己作孽。当初她还在临县时,年纪不过十八、九岁,谁能想到她会胆大包天到那个地步?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已经嫁给了陈校尉,怎的还妄想能为赵碤生下唯一的子嗣,母凭子贵?”

    吴少英结束了殿试后,就没少打听何氏年轻时候的经历,再加上先前从青杏、李子兄妹,以及与唐家有关系,又认得何家人的曾先生处听说的一些事,对何氏的心理也曾有过猜测。

    他认为,何氏少女时代参加选秀,因父亲是唐尚书门生,而太子妃已经内定为唐家女,宫里示意唐家选择一位看得顺眼的太子良娣,好保证东宫妻妾和睦,因此何氏认为自己非常有机会中选。兴许,当时参选的佳丽当中,她论容貌是比较出挑的一个,便不由得产生了舍我其谁的想法。如果当时何家没有出事,她平平安安地被淘汰出局,另行婚配,兴许就不会想得太多了。

    可偏偏在唐家还没发话,太子良娣人选还未定下的时候,何父被参了一本,因贪腐入罪下狱,何家人抄家流放,何氏那选秀资格自然也被取消了。何氏自认为离太子良娣的位置只有一步之遥,却失之交臂,受了几年苦楚。等到她终于遇到朝廷大赦,脱离困境之后,却发现大赦的理由是“取代”她的陈良娣生下了皇长孙,皇帝大喜。她兴许认为,如果当初何家没有出事,她定能顺利成为太子良娣,那今日为太子生下皇长孙的人就是她了。

    陈良娣分明不如她美貌,凭什么就能得这样的福气,而她只能在边城挣扎求存,靠着卖弟妹得来的一点银子,为自己谋来最好的亲事,却仅仅是嫁给一个小小的校尉而已?

    在满腔怨恨与不甘中,她遇到了晋王府的世子赵碤,哪怕明知道自己已是有夫之妇,却仍生出了妄想,觉得自己若成了亲王世子的妾,也一样可以过回富贵安逸的生活。而后皇孙夭折,赵碤进京谋求皇嗣之位,就更加令她惊喜了。因为她发现了,原来自己还有机会能打败当初“取代”她的陈良娣,还有对她家见死不求的太子妃唐氏,母凭子贵,重新成为人上人。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什么手段她都敢使出来。

    何氏给赵碤下的药,也不知是从何处来。但吴少英曾听李子提过,当初在流放地里聚集了不少能人,有许多都是因为夺嫡之争而受牵连被流放过来的,不乏诗书大才,也有太医之类的人物。何氏兴许就是从这些人手里得到了那个方子。

    综上所述,何氏之所以会一再作死,为了向上爬不惜害人,不过是因为心有不甘罢了。她始终觉得,自己曾经离太子良娣之位只有一步之遥,却因为他人的陷害,又或是命运的作弄,失去了荣华富贵。她并没有醒悟到,即使她父亲没有出事,唐家人也不会选择她的。唐家才出了一位太子妃,正需要一个省事好拿捏的太子良娣,才不会给他们自家女儿添堵。何氏眼里明晃晃地写着“野心”二字,举手投足间满是心眼,唐家人又怎会容她进东宫去呢?

    更别说当时为了何氏选秀,她父亲受她母亲窜唆,已经做出了一些背叛恩师的事。唐家再大度,也不会容得下一个叛徒。

    对此,秦平只有一句评语:“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其实何氏是个非常幸运的人,她曾经有过不止一次获得幸福的机会,就连荣华富贵,也曾经唾手可得。但因为她的野心,她的不甘,她的狠绝无情,才导致她落得今日死于非命的结局。会有这个下场,真是她自找的。

    吴少英不想多谈何氏,这个女人对他而言已经过去了。他只问秦平:“这事儿你打算如何处置?老师和师母那里,只需要写信说一声就行。大同那边,估计也是一封信的事,顶多就是二丫头要在襁褓中守孝一年了。但梓哥儿怎么办呢?他人在这里,先前何氏又曾上门闹过两回,有你我前些天在府门前的那番话,知道何氏与梓哥儿关系的大有人在,早晚会有人将话传到梓哥儿耳朵里的。要让梓哥儿为何氏戴孝么?”

    秦平一想就觉得膈应:“我自然不想让梓哥儿知道这些糟心事。”然而规矩放在那里,消息是封锁不住的,为了梓哥儿日后着想,这个孝不守也得守。他想了想:“要不……我就叫他屋里侍候的人给他准备些素色的麻布衣裳,再让厨房每天给他多送些素菜来?他小孩子家又不懂事,叫他照着规矩守上一年就是了。”

    吴少英笑了笑:“这又有什么意义?梓哥儿跟在老师身边读过几个月的书,至少《三字经》是背过的。你我都在老师跟前学过这些东西,难道还能不知道什么叫‘五服’?那孩子又不傻,定能猜得出来。你还不如直接跟他说实话呢。他日后便是要怨恨,也该怨恨赵碤夫妻,我们却不必替这两个罪魁祸首隐瞒,更不必给何氏脸上贴金。”

    秦平犹豫了一下,没有回答,反而提起了另一件事:“我外放的任命下来了,今日一早,我就接到了吏部的调令。”他顿了一顿,“有些出乎我意料之外,皇上居然让我去做广州守备。”

    广州守备是五品的官职。秦平在目前六品侍卫的位置上外放,直接就往上升了两级。广州虽然离京城远,却是个富庶之地。这些年因着当地与外洋通商,官府那边的实缺都成了肥肉。广州守备一职品阶不高,但也算是手掌实权,油水更是丰厚。

    吴少英常年在京城生活,自然明白其中的好处,便笑着说:“这个缺不错。你们家修新府第,花了不少银子。虽然皇上先前赐了不少产业给老师,分家时你们三房又发了一笔大财,但老师才从西北回京,积累定然比不得别家丰厚。你去广州做几年守备,只需要稍用点心思,不必做贪腐之事,就能赚得大笔钱财,贴补家里。皇上这是一心为了你们家着想,你就接受了皇上的好意吧。”

    秦平有些腼腆地笑了笑:“肥缺不肥缺的,我也不在意,能外放为官,独当一面,于我而言是十分难得的机会。我只是觉得,广州离京城太远了,我恐怕要有好几年见不得父母和女儿。再者……我去赴任了,父亲和母亲还没回京,梓哥儿要交给谁呢?虽然长房帮了我们不少忙,但总求着他们,也不是个事儿。”

    吴少英低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笑道:“这有什么难的?你去广州,一定是走水路吧?沿运河南下,必定会途经江南。你就索性把梓哥儿一块儿带上好了。将他送到南边老师和师母手中,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趁此机会,也叫梓哥儿离了京城多事之地,省得外头那些要参奏赵碤的御史,把不相干的他也给卷进来。”

    秦平听得双眼一亮:“好主意!”但又有些犹豫,“梓哥儿的身体能支撑得住长途跋涉么?当初就是因为担心他受不住路上的颠簸,父亲母亲才把他留在京城家里的。我又没有带过孩子……”

    吴少英微微一笑:“表姐夫别担心,我会帮你的。我也跟着你们一块儿南下如何?你去广州任官,身边想必还需要一个幕僚。咱俩师兄弟一场,我就受点累,替你分忧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婚心动魄:神秘人〕〔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