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还看今朝〕〔我修非常道〕〔甜妻撩入怀,神秘〕〔都市修真邪少〕〔网游之锦衣卫〕〔腹黑总裁心尖宠〕〔卖装备的杂货店〕〔末世穿越:霸道军〕〔主神空间:你已被〕〔网游之超极品战士〕〔抗战之最强兵王〕〔木叶之式神召唤〕〔快穿有毒:攻略BO〕〔我妈是剑仙〕〔乡村极品神医〕〔修真零食专家〕〔奇门相师〕〔太极真神〕〔蜜恋甜妻:傲娇帝〕〔武战苍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妇
    .630book.la ,最快更新秦楼春最新章节!

    何氏与嫣红被捆了手脚,堵了嘴,扔进马车,由秦家的人押送回赵碤家中。负责押车的不是别人,正是金象和他老婆。

    金象还是长房的人,仍旧在许氏手下办事。但他曾经在米脂的秦家大宅住过一个冬天,又一直陪着三房的人上京,在大同亲身经历了何氏被休的经过。可以说,他对何氏的底细一清二楚,偏又不是三房的人。由他出面去说话,比起秦平自己出马更容易让人信服。

    等他们一行人走了,承恩侯夫人许氏带着媳妇和孙子孙女们回来,听说了这件事,立刻就命姚氏派出心腹陪房再跑一趟,不过不是为了押送何氏,而是去寻王三姑奶奶。何氏如今若真的成了赵碤的妾,自然是归正室王三姑奶奶管了。有些事情,透露给对方也无妨。

    也合该何氏不走运,她被押送到赵碤家时,赵碤偏不在家,出面的是正室王氏。

    金象夫妻俩礼数周到地拜见了这位姻亲家的姑奶奶,向她说明原委:“这位何奶奶原是我们家五爷早已休弃的妻子,夫妻情份早已断绝。虽然她曾犯下大错,但我们家五爷心慈,念在她生育了一对儿女的份上,依然还供养她在庵里生活。谁知何奶奶吃不得苦,卷了银子逃跑了,还将我们五爷送还本家的旧日同袍遗腹女也给拐了去,上京投奔到府上做了姨娘。本来,她与我们五爷的夫妻情份既已断绝,从此以后,男婚女嫁就各不相干了。何奶奶能得府上赵爷的青睐,也是她的造化,我们秦家是无意多言的。可何奶奶不安心做她的姨奶奶,三番五次跑来我们府上胡说八道,意图败坏我们家永嘉侯和四爷、五爷的名声,连死了的四奶奶都不放过,也太过分了些。我们四爷说了,本来想要把这妇人扭送官府去,只是想着赵爷脸上的体面,才把人送了回来。还请赵爷和赵奶奶多多管教,不要再让这位姨奶奶再去骚扰他人了。”

    赵碤如今已经没了爵位,金象不好再称呼他为将军,只能笼统地叫一声“赵爷”。其实京城里的“赵爷”也多,当街喊一声,怕是能有十个八个人来应。赵碤不在场,但王氏听在耳朵里,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家里人称呼赵碤,还是叫将军呢。如今猛一听到外人的叫法,她才再一次醒悟到,自家已经落到了何等境地。

    无名火燃起,王氏没法冲着金象发,就只能拿何氏出气了:“贱人!你不好好地在庄子上待着,跑回城里做什么?!竟然还敢闹到承恩侯府去,丢尽了爷和我的脸面!这一回,我断不能轻饶了你!”

    何氏在门外听见屋里的声音,涨红了一张脸,只可惜没人帮她把嘴里的帕子给取了,她除了“呜呜”地叫个不停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可在王氏的院子里,谁会把她这几声叫唤当一回事呢?

    金象又给他老婆使了个眼色,他老婆便道:“还有一件事。何奶奶当日卷银子逃走的时候,还把我们家五爷一位已故同袍的闺女给拐走了。那位陈姑娘的族人曾经向我们五爷哭求,要把人找回去呢。从前一直没有消息,无处寻访,如今既然知道何奶奶就在府上,陈姑娘想必也离得不远。若是赵奶奶有了她的消息,还请千万帮忙把陈姑娘送回到我们府里才是。我们五爷已经托了二奶奶,会将陈姑娘重新送回她家中,也免得她家人担心。”

    何氏在门外听到这里,已经整个人呆住了,随即叫唤得更大声了,眦目欲裂。

    屋里王氏听见,冷笑了一声,对金象家的道:“这事儿好办。我知道你说的那女孩儿在哪里,放心,我会把人给你们二奶奶送过去的。你也替我跟你们二奶奶说一声,多谢她帮我把这不省心的贱人送回来。这贱人闹上她家大门,是我管束不严了,回头一定给她一个交代。”

    金象夫妻俩齐齐行了礼,便干脆利落地告退了。王氏还没忘记给他们夫妻各赏了一个荷包,沉甸甸地,是一等封儿,大方得出人意料。

    等金象夫妻走了,姚氏的心腹陪房也到了。这陪房媳妇因是常陪着姚氏回王家二房去的,因此与王三姑奶奶以及她身边的人都还算熟悉,也不讲那许多客套了,就坐在王氏脚边的脚踏上,将何氏的出身经历都说了一遍,当然也没忘记把吴少英方才列举的何氏罪状也给介绍清楚。

    那陪房最后才道:“我们家三房的四爷,是恨毒了这妇人,虽然面上认她是哥儿的生母,实际上在大同那头,已经给她报了产后病亡,这也是给哥儿、姐儿们减少麻烦。三房上下都不想再跟这妇人有什么瓜葛了,侯爷太太也只怕她会连累了哥儿的名声。这妇人却是个厚脸皮的,明知道自己的做法只会害了儿子,还要上门来吵闹,话里话外,都象是想要重新回来做五奶奶的意思。二奶奶说,请三姑奶奶千万约束好了她,不要再让她在外头乱说话了。已经休弃的罪妇,对外都说是早已死了的人,如何能再进门呢?如今秦家三房可不是小门小户,丢不起这个脸!此外,这妇人不是省油的灯,心狠手辣得很,三姑奶奶平日也要多提防些,千万别叫她算计了才好。”

    王氏一边听,一边冷笑道:“你放心,我心里有数呢。往日是我不想搭理她,今日她既然犯在我手里,自然不能轻饶了她去。”也把这陪房给送走了。

    王氏这才命人将何氏押进屋里,冷笑道:“贱人!爷如今因为你这个妾室而遭了难,把新添的其余侍女都给遣散了,却不肯将你送走,只把你送去庄子上,一心维护你。你却辜负了爷的好意,竟然擅自跑去前头的夫家吵闹。你想做什么?想要重新做回秦五奶奶?嫌我们爷不能给你富贵荣华了?!做你的春秋大梦吧!若不是为了你,我们爷何至于丢了爵位?当日你既然敢厚着脸皮勾引爷,让爷不顾礼仪廉耻,与你这有夫之妇私通,如今就休想要大难临头各自飞!”

    她吩咐左右:“把她给我押下去!先丢到柴房里关着,饿一晚上再说。等爷回来了,我跟爷商量过,再把这背主叛夫的贱人处置了!”

    何氏在婆子们的压制下拼命挣扎着,混乱中摆脱了嘴里的那团帕子,忙大声叫嚷道:“放开我!你们不能这么做!我没有背叛世子爷!你们是故意冤枉我,想要找借口把我处理掉,你们才做梦呢!若叫世子爷知道你们对我做了什么事,他定不会饶过你们的!”

    王氏轻蔑地笑了一声:“说什么傻话?他如今还要仰仗我娘家呢。若他是能护住你的,你就不会被送到庄子上去了。别多此一举地在这里喊冤,你有什么可冤的?谁还逼你到承恩侯府闹事了不成?自作孽,不过是你应得的报应!”说完立刻冷着脸吩咐婆子们把她押下去,又叫人去给丈夫新认的义女赵含章收拾行李,回头还要把人连行李一起给姚氏送过去呢。

    何氏疯狂地大力挣扎着,嚷道:“你们不能把章姐儿送走!她才不是王家的女儿呢,她是世子爷的亲骨肉!”

    王氏瞥了婆子们一眼:“赶紧给我把她的嘴给堵上!”婆子们连忙照办了。

    何氏又急又恨,拼命挣扎着,想要摆脱婆子们的压制,忽然听到有男子声在身后院门处响起:“这是在做什么?”她顿时双眼一亮,眨巴眨巴眼,就梨花带雨地转身扑了过去。

    赵碤被她吓了一跳,仔细一瞧,才认出是她来。见她如今又是被捆,又是被婆子们钳制住,满身狼狈的模样,他有些不满了,质问王氏:“你这是要做什么?我把她送去庄子上,你是知道的,当时没反对,如今怎么又出尔反尔了呢?”

    王氏冷笑着说:“爷以为这贱人很老实么?她自个儿从庄子上跑了出来,去承恩侯府闹了一场,逼着人家重新认她回去做秦五奶奶呢!秦二奶奶是我外甥,把人直接给我送过来了。秦四爷还打发管家来跟我说清了原委,我都臊得恨不能在地底下找个洞钻进去!”遂将金象所言,又添油加醋一番,一一说了出来。

    赵碤的脸色有些发黑。他低头看向何氏:“你真的去秦家说这些话了?”

    何氏拼命摇头。她确实想过要重回秦家做秦五奶奶,却也知道可能性不大。她只是希望能借着梓哥儿的名义,在秦家存身下来,哪怕是叫她做个妾也行。赵碤将她送去庄子上,还说等孝期过去就会把她接回来。她哪里敢赌呢?庄子虽然是赵碤的,但他如今离不得王家的助力,便将手头上的产业都交给了妻子打理。她若在庄子上住着,岂不等于是将自己送进了王氏手中,任由她搓圆搓扁?以王氏的心狠手辣,恐怕用不了多久,她就会丢了性命!

    听从赵碤的安排,她只有死路一条。除了重新找上秦家,她还能有什么法子?若她能住进侯府,无论是赵碤还是王氏,都没法对她做什么了,她还能有安稳富足的好日子过。她这么多年来一直追求的,不就是富贵荣华么?

    当然,她这个做法定会触怒赵碤,哪个宗室子弟能容忍自己的女人背叛呢?若不是看在章姐儿份上,她这个嫁了两回的妇人怕是连一个妾室的身份都不可能得到了。但为了活命,何氏也顾不得这许多。如今面对赵碤的责问,她能做的,就只有求饶了。

    可王氏是不会由得她轻松过关的,只轻轻说了两句话:“何氏到人家门前闹事,惹得秦家都不管不顾要撕破脸了。眼下不少人都知道了她的身份,若是传到宫里去,叫宫里知道她原是秦家妇,还为秦家生儿育女,如今却成了爷的妾,也不知道皇上会怎么想呢。”

    赵碤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乱伦大杂烩〕〔引凤决〕〔超神学院:至尊河〕〔总裁的贴身特助〕〔见鬼〕〔乡野春月〕〔重生盛宠:总裁的〕〔人生若能两相忘〕〔傲娇帝少,宠翻天〕〔你之蜜糖,我之砒〕〔重生渔家有财女〕〔头号新宠:禁欲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