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乖乖爱:试婚〕〔钱债情偿:毕先生〕〔帝姬来袭:相爷,〕〔娇华〕〔小妻要逃:帝少的〕〔官路女人香〕〔重生五十年代有空〕〔天下豪商〕〔吞噬世界之龙〕〔都市之大圣重生〕〔女总裁的逆天高手〕〔甜妻辣爱〕〔每秒都在升级〕〔哑姑玉经〕〔修真天王〕〔神话之我是传奇〕〔幻兽进化图鉴〕〔MIRACLE——超越人〕〔重生学霸:玄学大〕〔张苏静的幸福日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三十九章 纳妾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完秦平的信,秦柏、牛氏与秦含真都有些无语了。他即将外放这么大的事,居然只在信中一笔带过,反倒是将何氏上门的经过写得如此详细,仿佛对他来说,何氏给他带来的威胁,更大于他升官的事实。

    牛氏忍不住道:“平哥真是气昏头了,他要骂那贱人,只管骂去,但好歹也要记得告诉我们一声,外放是怎么一回事吧?他几时出发?是外放到哪里去?做的什么官?这些要紧事他通通不提,岂不是叫我们替他担心?!”

    秦柏微笑着说:“不必担心,平哥不会有事的。”虽然眼下稍微早了点,但皇帝早就对秦平的前程有过规划,也都告诉他知道了,他心里有数。

    秦含真也道:“是呀,祖母。这是皇上要升父亲的官。别说我们家刚刚才立下了大功劳,就算是没那功劳,光凭咱们家跟皇上的关系,皇上也不会坑了父亲呀。他给父亲安排的去处,多半是个好地方,对父亲将来的前程大有好处的。”

    牛氏想想也对,笑道:“是我糊涂了。不过,没想到你二叔最终是在大同升了职,没能进京。”她叹了口气,瞥了丈夫一眼,“这可如了你的意了!只是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安哥一面呢?他又什么时候才能再娶一房贤惠的媳妇?”

    秦柏清了清嗓子,没敢直说是自己在给皇帝的信里请求后者这么做的,而且若无意外,秦安估计会有很长的时间都不可能调往京城,直到他把他的老毛病给改正了为止。牛氏原本以为他只是让皇帝给秦安安排一个安稳些的官职而已,并没有发现丈夫真正向皇帝提了什么样的请求。若是她知道了,估计会生秦柏的气吧?

    秦柏转移话题:“何氏确实是个麻烦。还好何氏一家以及青杏兄妹都随我们到南边来了,否则叫何氏认出了他们,纠缠上来,也叫人烦心。如今平哥与梓哥儿都还住在承恩侯府,要等我们回了京城,才正式迁居新府。且叫长房的人帮忙拦人吧。只要何氏不去扰了梓哥儿的平静,我也懒得理会她在京中攀上了哪户人家。”

    牛氏冷哼道:“若不是看在梓哥儿的份上,我真恨不得撕了这贱人!”

    秦含真有些不满地说:“为什么总要顾虑梓哥儿呢?我看梓哥儿未必不知道他的生母是坏人。日后跟他说清楚就好了。何氏干了那么多的坏事,还天天找上门来给我们家添麻烦,祖父祖母和父亲一再容忍,也不是长久之计。我看何氏就是因为知道祖父祖母看重梓哥儿,所以才有恃无恐的。当初她不就是因为仗着生了儿子,才敢挤兑我娘的吗?”

    秦柏与牛氏对望一眼,后者忙搂过秦含真,轻声问:“桑姐儿今日是怎么了?难不成因为何氏那贱人,竟恼了你弟弟不成?”

    秦含真道:“我对梓哥儿没什么好怨恨的,他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也没为了何氏来跟我做对。我只是觉得,祖父祖母不必因为顾虑到他,就总是对何氏从轻发落。本来是为了处罚她,才让二叔休了她,把她送到庵堂里去的。结果如今她没有反省自己的过错,反而带着女儿逃跑了,还在京城傍上了大人物,过上了富贵日子,还有胆子找上我们家来叫板了。她的脸皮固然很厚,但我们家对她太过心慈手软,才是她会如此嚣张的真正原因。她干的那些事,换成是任何一个没有家世背景的女人,就算不流放,牢狱之灾也是免不了的,足够她脱一层皮了。我们家如今是朝廷封的侯府,也该尊重一下朝廷律法,叫她受到应有的惩罚才是。”

    秦柏老脸不由得一红,轻咳一声,低头喝茶。

    牛氏很有耐心地跟秦含真讲道理:“有些事,咱们家不好说出去的。叫外人知道了,难免要说你二叔和梓哥儿的坏话。你二叔是有错,犯了糊涂,可如今他已经明白过来了,总不好让他因为讨错了媳妇,就误了前程。梓哥儿年纪还小呢,叫人知道他母亲是那样一个货色,他今后在外头也抬不起头来。再者,何氏那贱人当初陷害你母亲,要坏她的名声,还在县里传她的闲话。那些话虽然咱们家早就澄清过了,但依然还有人私下念叨两句,什么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你想想,在熟悉你母亲的米脂县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没人认得你母亲的京城呢?那种名声,哪怕是沾上一点,都叫人恶心,没得让你母亲死了也不得安宁。你表舅也要受牵连。我和你祖父都知道,这事儿委屈了你父亲和你,我们也对不住你母亲。可活下来的人,还得要过日子呀。”

    秦含真抿着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那就跟长房的人说实话吧。让他们去拦着何氏。管她在京城傍上了谁家呢,除非是皇上,不然谁家还能逼着我们永嘉侯府做什么不想做的事吗?”

    牛氏听得笑了:“那贱人哪儿来的福气能认得皇上?想必不是晋王世子家,就是哪家官员吧?我看那个晋王世子家更有可能,不是说何子煜从前是晋王妃庄子上的人么?”

    秦含真哂道:“晋王世子已经不是晋王世子了,不过就是个寻常宗室子弟。往日我听他的传闻,都不是什么好话,怎么如今他忽然变成了善心人士,肯收容一个他母亲私房庄子上曾经的工作人员的妹妹和外甥女了?”

    牛氏道:“不过是添两双筷子罢了,能有多费事?天晓得这位前任晋王世子是不是真的知道有何氏这么一个人,不是说何氏跟那家的太太更熟悉些么?”

    秦含真撇撇嘴:“又是王家。这个王家怎么就阴魂不散呢?长房的二伯母早就跟王家长房的人翻脸了,王家的姑奶奶怎么还有脸为一个不相干的妇人撑腰?”

    秦柏摇了摇头:“王家无论如何也没有插手此事的理由。他们如今估计也没功夫去管这等闲事了。”太子平安复出,王家先后支持了两位宗室子弟去争储位都失败了,这时候正该老实些,否则随时都会被东宫一脉的官员盯上的。

    牛氏说:“谁管王家怎么样?我就怕那贱人见到了梓哥儿,哄得梓哥儿跟她走了,又或是哄得梓哥儿跟我们过不去。如今我们夫妻不在家,平哥又要外放,只能指望长房的人照看梓哥儿,叫人如何放心?桑姐儿方才说得有理,还是跟长房的人说清楚吧。他们也多少听说过些秦王那事儿,又都是自家人,就照实说好了。”

    秦含真撇了撇嘴:“梓哥儿如今也大了,这一年多里跟着祖父读书,也明白些粗浅道理。只要好生跟他解释清楚,他应该不会继续盲目信任何氏的。如果他真要犯糊涂了,我们只需要跟何氏说,我父亲和二叔就快要娶亲了,到时候自会有新的子嗣,梓哥儿就不再是唯一的男丁,没那么金贵了。何氏如果真的想把儿子带走,说不定还帮我们家解决了一个难题呢。何氏若是真心关怀梓哥儿,刚到京城就该找上门去了,现在才露面,谁信她是真心想儿子了?定有别的图谋!我看到时候不用我们开口,她就会丢下梓哥儿再次跑了。”

    牛氏嗔怒着拍了她一记:“胡说!无论梓哥儿是不是唯一的男丁,咱们秦家的孩子,也没有交到外姓人手中的道理。你从前也挺疼梓哥儿的,怎么如今明知道他什么都不懂,还要迁怒到他身上?”

    秦含真面色微红,也有些不好意思,嘟囔道:“我这不是觉得咱们家面对何氏的时候太过心慈手软了吗?我娘的一条人命还在那里呢,何氏做了孽却还能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我看了就觉得不顺眼!”

    牛氏叹了口气,看向秦柏。夫妻俩都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太过重视梓哥儿的心情,反倒忽略了孙女的想法?为了一个孙子,伤了儿子与孙女的心,也是得不偿失。

    秦柏写信回京,问儿子到底升了什么官,要外放到哪里去,是否来得及跟他们夫妻再见一面?还有梓哥儿要如何安排,是留在京中还是别的什么,都要问清楚才行。

    他信还未写好,黄晋成就兴冲冲地过来找他了:“侯爷,泄密的人找到了,我果然没有猜错!”

    秦柏愣了一愣:“真是赵碤?!”

    黄晋成笑着点头,接过赵陌递过去的茶,喝了一大口,才歇过气来。方才他一时激动,跑得有些喘了。

    喝过茶,他才对秦柏道:“这是我家里给我来的信,说起要把我妻儿送过来与我团聚的事,提到京中如今也有些乱。那赵碤昔日也结下不少仇人,王家更与他过不去,稍加施为,就打探到了他的秘密,把风声放了出来。赵碤果然是从宫中旧人处听说了太子其实并不在小汤山休养一事,又不知使了什么手段,从涂家那边听说了一些内情,竟叫他推断出太子南下的真相,就故意叫人泄露出去,想要给太子、蜀王府以及辽王世子一个难堪。他根本就没存好心,一心想搅得天下大乱呢。”

    秦柏皱眉问:“那皇上如今可曾处置他了?”

    “自然处置了,不过没有拿他泄密一事做罪名。”黄晋成笑道,“也合该他倒霉。如今他父母新亡,父孝母孝两重孝在身,少说也得守上三年孝才对。可他得了新府第后,不但先搜罗了些容貌姣好、身体康健的少女入府为侍婢,预备收房,还在最近纳了一个生育过的妇人为妾,把那妇人的女儿也认作了义女,竟将那女孩儿当成是正经闺女般教养起来。即使他是因为没有子嗣,又与王家反目,一心跟他妻子呕气,也没有不顾规矩礼数的道理。这么明晃晃的罪名,皇上只要有心罚他,谁还能驳呢?赵碤如今是连那辅国将军的爵位也被一捋到底了,与寻常宗室子弟无异。他如今再悔恨,也已经晚了。”

    秦柏怔了怔,注意到了他其中的一句话:“赵碤纳了生育过的妇人为妾?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老子是不周山〕〔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