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还看今朝〕〔我修非常道〕〔甜妻撩入怀,神秘〕〔都市修真邪少〕〔网游之锦衣卫〕〔腹黑总裁心尖宠〕〔卖装备的杂货店〕〔末世穿越:霸道军〕〔主神空间:你已被〕〔网游之超极品战士〕〔抗战之最强兵王〕〔木叶之式神召唤〕〔快穿有毒:攻略BO〕〔我妈是剑仙〕〔乡村极品神医〕〔修真零食专家〕〔奇门相师〕〔太极真神〕〔蜜恋甜妻:傲娇帝〕〔武战苍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扑空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婆子向黄晋成报告了自己套话的成果:“秋姐儿如今似乎已经不象刚离开咱们家那时一样难过沮丧了,气色也还过得去。老奴说大人似乎消了气,只是一时还下不来台,姑太太那边不肯赔不是,大人便不肯先让步。若是从前,秋姐儿听到这话,定会顺着杆儿爬上来了。即使没法劝着姑太太来求和解,也该多说些姑太太的坏话,再求大人再次接纳她。可秋姐儿没有,不过是说些套话,就直接问衣裳首饰的事儿。听她的语气,似乎日后用得上那些华贵的东西,能省下她一笔银子。但若是拿不回去,她也只是觉得惋惜,并没有强求的意思。”

    还有另一点,黄忆秋应该非常重看黄晋成给她“介绍”的亲事,被送回家的时候,还哭闹得十分厉害,几乎是对小黄氏这个姑姑破口大骂了。但婆子在庙里拿婚事吊她的胃口,她并没有接茬,倒是话里话外透露着,小黄氏似乎给她说了一门很好的亲事,只是还未有准信,因此她不肯透露半分。再结合她提到自己一家即将进京,婆子很顺理成章地推断,她这门亲事估计是在京里。

    小黄氏哪里有京城的人脉,能给黄忆秋做媒?

    黄晋成有些不好的预感。他当初挑拨小黄氏与她娘家人,自问用的法子很巧妙,还拿一门极好的婚事充作诱饵,吊着黄忆秋和她的家人。一旦这门婚事黄了,黄忆秋一家对小黄氏就定会生出怨恨。除非小黄氏能给黄忆秋找到更好的亲事,否则这股怨恨很可能会长长久久地存在下去。

    如今小黄氏与娘家人竟然和解了,黄忆秋言谈间似乎也不再执着于黄晋成介绍的“好婚事”,难不成她有了更好的去处?但以小黄氏的本事,若能给侄女说一门好亲,早就说了,也不至于要把她嫁给宗室子弟为妾。

    那眼下这门京城的亲事,又是怎么来的呢?

    黄晋成想起小黄氏曾经露过口风,说她与京城秦家二房的女眷有书信往来,不由得怀疑起了秦家二房在这件事里的作用。

    他将情况告知永嘉侯秦柏,秦柏也听得眉头大皱,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如今我们三房人已经分了家,二哥的妻儿独立门户,虽然依旧住在承恩侯府,但已经算是三家人了。我虽是长辈,却没法干涉弟妹侄儿的事。除非他们作奸犯科,有违国法,我才能去训诫一顿。否则,他们是不会把我的话放在心上的。”

    他看向黄晋成:“然而……二嫂从来都不是省事的。她一直都想要将长房与三房压下去。伯复侄儿也是志大才疏之人,天天盼着能飞黄腾达,越过长房与三房去。你虽然在天津待了几年,但京中的消息想必也听说过。二房……一直在谋划着要与蜀王府联姻,只是蜀王妃看不上二房的侄孙女儿罢了。蜀王被逐出京后,二房就势利地打消了念头,连蜀王幼子本来就是宗室贵胄的身份也看不上了,可见他们眼界之高。我也不知道二房与克用媳妇联手,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但他们不肯将事情公之于众,反而鬼鬼祟祟的,那就一定不是什么好事。至少,是不能见光的。”

    黄晋成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先前……薛家曾经来过两个婆子,非要见秋姐儿不可。我那时刚听了侯爷的劝说,让丫头婆子们将秋姐儿朝不象皇后娘娘的样子打扮,本来只是为了避免看着闹心而已。两个婆子见了她后,就没有下文了,听说早早就返回了薛家。我那时候就在怀疑,那两个婆子到底是为何而来呢?如果再看到黄家与你们秦家二房扯上了联系,我就想起秋姐儿生得有几分象皇后娘娘这事儿来。侯爷,您说……秦家二房该不会是听说了秋姐儿的长相,才打算接她进京去的吧?先前薛家来人,大约也是差不多的目的,只是看到秋姐儿的容貌,并不怎么象皇后娘娘,就回去了。小黄氏一直声称她能给秋姐儿安排更好的前程,我只当她是胡扯。但若她是搭上了秦家二房,要接秋姐儿进京,送入宫中……”

    秦柏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这种事也不是不可能的。二房母子一心要趋炎附势,妄想把秦锦仪嫁给未来的皇储,好让二房也出一位皇后,婚事不成,就连亲王嫡子的正妻位子都不能让他们满意了,说不定这一回,他们直接盯上了皇帝呢?

    秦柏冷笑一声:“皇上岂是如此肤浅之人?一国之君,富有四海,皇后娘娘去世已近三十年,皇上若只是贪恋皮相,纳几个相貌肖似皇后娘娘的妃子,又有何难?二房也好,黄家也好,以为就凭黄忆秋那几分容貌,便能给他们带来富贵荣华了么?!”

    真是天大的笑话!他一定要把这事儿告诉皇帝一声才行。否则,皇帝哪里会知道姻亲中还有人会用这么恶心的法子来算计他?更不会知道,皇后娘娘的娘家人里,还会有这等厚颜无耻之辈!

    黄晋成见他着恼,有些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小黄氏与黄忆秋皆是黄氏族人,黄氏族人在他眼皮子底下闹出这等笑话,他脸上也无光。

    他向秦柏做出保证:“我这就给家里写信,让家里人帮忙提防着些。秦家二房的人,我管不了,但黄家的旁支上京,却得听我们嫡支的号令。他们想要在京中胡作非为,败坏黄家名声,也要看我们嫡支答不答应!”

    秦柏淡淡地说:“为了以防万一,在信发出之前,还是得弄清楚小黄氏的真正意图才行。”

    黄晋成忙道:“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他再次派出了那名侍候过黄忆秋的婆子,主动找上黄六老爷家的门。这回的理由当然不是上香偶遇了,而是黄二老爷顾虑着弟弟黄六老爷的身体状况,从老家扬州送来了几样补身的药材,托侄儿黄晋成转交。黄晋成虽然心里还在气恼,但恼的其实是小黄氏,而不是黄六老爷这位长辈,因此命家中的婆子跑了一回腿。

    婆子扑了个空。黄家女眷前一日明明还去庙里烧香礼佛,今日竟都走光了。宅子里只剩下一位黄六老爷与数名老仆,黄六老爷还病了,坐在床上骂儿子媳妇呢。原来黄家人早就说好了要上京的事,但定下的出发日子是在几日后。昨日儿媳黄大奶奶带着孙女黄忆秋去上香,一回来就将丈夫黄大爷拉进房中,叽叽咕咕地不知说了些什么,黄大爷立刻就命人给妹妹小黄氏送信。小黄氏连夜赶回娘家,帮着打包行李,今日一大早,就与丈夫秦克用一道,将哥哥嫂子、侄儿侄女送上了渡江的大船,提前出发往京城去了。

    黄六老爷年迈,又一直对京城之行心存顾虑,近日还病了,想要把身体养好再考虑上京的事,没想到黄大爷与黄大奶奶竟然丢下他就走。一向疼爱的孙子孙女,也象是猪油蒙了心一样,弃他这个亲祖父不顾。虽然家里还有几个老仆能侍候,但儿孙都不在近前,女儿小黄氏早已出嫁,还策划了儿子一家上京,他看她一眼都觉得生气。黄六老爷满腔怨愤,见黄晋成打发了婆子来,便冲着婆子说个不停。许多黄大爷与黄大奶奶再三说了,不能叫黄晋成知道的话,他也都直接骂将出来。

    小黄氏确实是跟秦家二房的薛氏搭上了,拿黄忆秋与秦皇后相似的容貌做筹码,让薛氏答应了走门路,将黄忆秋送入宫中承宠。即使事情不成,薛氏也答应会为黄忆秋在京城说一门好亲事,必定是官宦人家里身家丰厚、前程看好的年轻子弟。上京对于黄家人而言,是稳赚不赔的好买卖,连费用都有人包了,他们又怎会不急不可耐呢?只要黄忆秋真能入宫做娘娘,黄晋成先前说的那所谓的好亲事,也就入不了他们家的眼了。

    黄大奶奶带女儿去上香,竟遇上了黄晋成家的婆子。她担心消息走漏,黄晋成会来坏了女儿的好事,忙忙回家告诉了黄大爷,夫妻二人联合小黄氏,齐齐作出了立刻出发的决定。他们这一次上京,是不会跟嫡支那边联系的。黄氏在京城的嫡支,能定下族规,不许黄家女儿与宗室、皇亲联姻,又怎会愿意让黄家女儿进宫做妃子?黄晋成不知道还罢,若知道了,定要来阻拦的。如今的黄晋成,已经不再是黄大爷夫妻眼中的好兄弟、好恩人了,而是黄忆秋锦绣前程中的一块碍脚石。

    婆子将消息回报了黄晋成,还说:“听六老爷的语气,似乎姑太太不但包了他们北上的费用,还连他们在京城的衣食住行也包了,又出银子为秋姐儿做了新衣裳,只是没打新首饰,说是要到京里见了秦家二太太再说。”

    黄晋成冷笑一声:“怪不得呢,秋姐儿明明有了更好的前程,却还是惦记着我给她做的那些衣裳首饰,原来是没有呀!”

    小黄氏为了能送侄女儿进宫,也算是大出血了。她就不怕黄忆秋未能成事,让她血本无归?

    黄晋成又冷笑了一声,沉下脸来:“看来,我还真得给家里写一封信才行了。”又瞥了那婆子一眼,“姑太太这回在娘家人身上使了那么多银子,连她夫婿都拖下水了,那些银子难道全都是他们夫妻的私房?真的没有见不得光的钱么?秦氏族人应该也会有所疑虑吧?”

    他一暗示,婆子就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乱伦大杂烩〕〔引凤决〕〔超神学院:至尊河〕〔总裁的贴身特助〕〔见鬼〕〔乡野春月〕〔重生盛宠:总裁的〕〔人生若能两相忘〕〔傲娇帝少,宠翻天〕〔你之蜜糖,我之砒〕〔重生渔家有财女〕〔头号新宠:禁欲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