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娱乐教父〕〔完美之眼〕〔总裁好坏坏:甜妻〕〔爆米花大导演〕〔妖孽剑仙闯都市〕〔娇妻在上:霸道老〕〔首席的亿万甜妻〕〔大明铁卫〕〔大唐图书馆〕〔我真不是首富〕〔挽明〕〔煮秦〕〔吾皇轻轻宠〕〔孤狼佣兵〕〔腾龙噬空〕〔九转神龙诀〕〔重生之卡片新时代〕〔绝美女神的贴身小〕〔大道归故乡〕〔不出国不许成精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二十四章 回春
    第一百二十四章 回春

    此时此刻的金陵城,秦含真正高高兴兴地迎来自己的生日。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这时候已是二月旬,江南回春,百花齐放。她早已脱下了厚重的棉袄,换了轻薄的夹衣。江南的春装,似乎北方的更多了几分娇嫩明妍。牛氏听了族女眷们的介绍,好之下寻了金陵城里的织绣坊做衣裳,而不是起用自家针线人,不过五六日功夫,得了十来件新衣,件件针脚细密,绣样新鲜,料子更是轻柔鲜亮。女孩儿穿在身,又多几分俏丽可爱。

    牛氏高兴地给自己、丈夫秦柏、赵陌还有尚在京的儿子以及不知在路何处的侄孙秦简都订了几身。织绣坊得了大笔订单,又知道这是京来的贵人,半点不敢轻忽,平日做得更用心了。

    江南似乎直到这时候才露出了真正可爱的一面来。寒冬过去,牛氏的身体也好起来了,每日都很有精神,往年总要犯几回的咳嗽老病也没有了踪影,腿脚仿佛前年大病一场之前还要利索些,也有心情寻思着,是不是要出门玩一玩了。

    她向丈夫秦柏抱怨说:“我们是来的时节不好,一来是冬天,又湿又冷的,整日都窝在家里了。我往日听你说过江南的好处,半点见不着,也是吃食新鲜些,还有戏可看,但那些戏我又不大听得懂。如今春暖花开了,我才觉出你说的那些江南的好处来。偏偏我们又说好了开春要回京城去的,能在这里待的时间也不长了,想玩的地方还没有玩过呢。”

    秦柏便笑道:“这有什么?谁还定死了我们要在哪一日走不成?你想在江南多玩些日子,那多玩些日子。难得来一趟,下回再来,还不知道是几年后呢。正该趁着我们腿脚还硬朗的时候,多出门走走,见识一下天下山水灵秀。”

    牛氏顿时喜道:“真的?那好,只是我有些放不下孩子,也不知道梓哥儿在京城怎么样了。家里人可有把他照顾好?他瘦了没有?长高了没有?又背了多少书?”

    秦柏道:“平哥一向有信来的,大约是先前正月里寻不到好信使,耽搁的功夫久了些,想必过几日会有消息了。你有什么可担心的?京长房的人那么多,他们还能照顾不好一个孩子?再说,还有平哥呢。”

    牛氏其实心里有些担心,秦平对梓哥儿这个侄子,大面还是亲近的,但心里总归有根刺在。先前家书里提到何氏的动静,也不知秦平会不会因此重新生出对何氏的怨恨,迁怒到梓哥儿身。不过这种话她自然不会当着丈夫的面说,心想秦平常年在宫当差,梓哥儿的日常起居都有近身服侍的人,又有长房照拂,应该是不会有问题的,便不再多提了。

    她改而提起了另一件事:“广路说要在淮清桥那边的宅子里设小宴,专门招待我们,算是给他暖宅,也顺便给桑姐儿做生日,你觉得如何?”

    二月二龙抬头那一日,正是赵陌生日。为了将一些小道消息传到金陵官商耳,借他们的口传入京城,秦柏、黄晋成与浙江巡抚合力,借着赵陌的生日,在金陵城里包了个园子,大摆宴席,遍请宾客。那一回生日做得极热闹,还请了两个戏班子来,也达到了他们想要的效果。

    赵陌那天发了一笔小财,收了许多礼物。巡抚衙门有意给他做脸,金陵官商又有几个知道什么宗室、皇嗣的?听说是辽王嫡长孙,自然认他是个贵人了。至于听说过辽王府那笔烂账的人,也只看巡抚衙门的风向便是。不过是一份生辰礼物,又能耗费多少?

    况且,辽王世子本身是在刻薄的后娘手里存活下来的,世子位也没旁落到弟弟们头。他的儿子即使同样有了后娘,将来爵位会是谁的,还难说得很呢。没看赵陌都得了永嘉侯青眼么?那可是国舅爷,皇帝最宠信不过的。有这么一位靠山撑腰,辽王世孙还怕地位不保?

    那些陌生的宾客都出手大方,即使不来赴宴,也都送了一份贺礼。秦柏是长辈,自然也不会小气。他直接将淮清桥的宅子送给了赵陌,另外还附了一个刚刚在元县境内置办下的小田庄,以供赵陌在金陵城里的日常花销。

    沈太医主仆早从宅子里搬了出来,黄晋成也没说什么。意图在金陵对太子殿下不轨的歹人已经暴露了,甄有利等人如今还关在巡抚衙门的深牢大狱,逃走的两个同伙,一个已经确定死了,另一个也逃出了金陵地界,官府只需要继续追捕好。金陵城已经没有需要欺骗提防的人,那宅子自然也归还到房主手了。虽说是太子曾经住过的地方,但秦柏送给赵陌做礼物,也没什么可忌讳的。

    赵陌照着自己的喜好,将宅子稍加修饰了一番,派了仆人进驻。虽然人还是在夫子庙那边与秦家人同住,但有个自己的地盘,心情还是不一样的。他如今也轻松了,便想着要摆一席暖居酒,请秦柏一家来乐一乐。秦含真生日,家里自会给她庆贺,但他也想要表一表自己的心意。

    秦柏对此无可无不可的:“总归是广路的一片心意,咱们只管去受用一日便是。含真的生日,她自己不想大办了,那也照她的意思好了。在广路那边热闹一日,在咱们自个儿家里再吃一顿饭,也差不多了。她若想吃什么、玩什么,你都答应她是。”

    牛氏笑道:“那是自然了。本来答应了她要好好做一回生日的,结果都叫二月二那一天的热闹给吓着了,不想再累那么一回,还是自家人清清静静地吃一顿饭庆贺一下行了。不过她倒是提过想坐画舫游秦淮河来着,却不知道这时节是否合适?若是有,老爷叫她称心如意一回吧。”

    秦柏微笑着点头:“那许了她好了。”又打算给孙女儿多置办些江南的好衣料、脂粉首饰及玩物。这方面牛氏最有兴趣了,立刻包揽下来,寻思着那一日天气好了,与虎嬷嬷一道出门逛去。她早想着要痛快采买一回呢。

    秦含真这边得了祖父祖母的消息,顿时大大松了一口气。

    赵陌从画桌抬起头来看她,见她如此便笑道:“表妹是不是太过夸张了些?大摆宴席真有那么可怕么?我生日那天,你其实也玩得挺开心的吧?”

    秦含真哂道:“玩的时候是挺开心的,有唱戏又有杂耍,还有那么多的宾客,咱们包的园子也很漂亮。但一天下来,真是累得人都散架了。最可怕的是还要应付那么多的陌生人!我一个都不认识,还要以礼相待,既要把该传的消息尽可能委婉地传出去,又要注意人家话里是不是有话,还要以主人家的身份维持席面的平和,免得有哪家彼此有嫌隙的当场打起来。这江南的闺秀也都不是省油的灯,小小年纪一肚子心眼了,在我这里不停地试探你的婚姻消息。略省些油的那些,不是跟我讨论胭脂水粉、刺绣女红,是与我讨论做诗啥啥的,我一想起来头皮要发麻。那次是因为有客观需要,有麻烦我忍忍了。但我自己做生日,为什么还要自找不自在?当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了。”

    赵陌听得不停地笑:“委屈表妹了。这一回,我包管不会有人来打扰表妹。我们先在我那宅子里清清静静地吃一顿饭,然后坐船去游秦淮河,如何?我已经打听好了,要请一班清音小班,在船专给我们奏乐,舅爷爷点什么曲子,叫她们奏什么曲子,戏班子要省心,又好听。我们还可以叫人去把秦淮河两岸最有名的小吃点心都买过来,每样都尝一尝。”

    秦含真听了心生向往:“那太好了!其实……我也有点好,想知道秦淮河是什么样子的。”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赵陌一眼。青楼楚馆聚集的地方,正经闺秀自然是不该去的。但传说听得多了,她心里难免好嘛。在祖父母面前,她不敢提这个,但告诉赵陌没什么要紧了。

    赵陌果然如她想的一般对她纵容,还笑道:“表妹想知道,那去瞧一瞧。我听说白天那边没有晚热闹,但也没那么乱,正是游玩的好时候。若是舅爷爷舅奶奶有兴趣,也可以叫个花魁来说话唱曲儿,还可以靠岸去茶楼戏园子里听听戏。正月里演的几出戏,如今热度渐退,人已经没有那么多了,但戏却修改得更好了,正好可以去听一听,又不必跟人挤。茶楼戏园子里的点心也有些意思。”

    秦含真想了想:“那也不错,现在天气已经暖和很多了,祖父祖母身体也好。我们听完戏,回头还可以去城里有名的饭馆吃一顿晚饭,再回家也不迟。想想都觉得有些小兴奋!”

    赵陌含笑看着她:“我还有礼物要送给表妹呢,表妹猜猜是什么?”

    秦含真睁圆了一双眼:“是什么呀?哎呀你怎么又卖起关子来了?!”

    赵陌笑得更欢了:“既然是礼物,自然要到送的时候,才能揭晓了。表妹别心急,我敢打包票,你一定会喜欢的。”

    ://..///39/392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