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战铁血神卫〕〔惹爱成瘾:老公,〕〔都市下凡之最强师〕〔未婚亲妈要养娃〕〔山沟皇帝〕〔重生之大清逍遥亲〕〔说好的末世呢〕〔造化星辰决〕〔五行剑体〕〔洪荒混沌天尊〕〔重生隐婚:Hi,高〕〔神之迷墙〕〔无上升级系统〕〔快穿:这个女配很〕〔重回17岁:千金归〕〔异界大领主〕〔凌霄之上〕〔穿越者的无名日记〕〔中华灯神〕〔狐妖之羽落凡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一十八章 舆论
    第一百一十八章 舆论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金陵城并没有限制消息传播。 .t.甄有利的涂家管事身份,还有他带着手下的人在内桥珠市一带形迹可疑的事迹,很快由聚集在那一带的人们口耳相传,在金陵城传开了。

    这当还有不少是官宦人家,或是富商大户。即使身处秦淮河畔的只是家的浪荡子,也不代表当没有眼利心明之人,种种猜测都有,也有人从种种蛛丝蚂迹发现甄有利等人似乎是在暗寻找着什么人,还有人推测他们随身带着利器,又伪装身份来此,多半是要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不是要杀人,是要绑人,反正都是坏事对了。

    至于下手的对象是谁?从指挥使公子,到秦淮河的花魁,以及其他来此的官商子弟,猜谁的都有,甚至还有人传言说涂家是想要绑个美人回去,送进宫里做娘娘的。

    这种荒唐的说法自然没有人信他,顶多是几个没脑子的风尘女子私下做做白日梦罢了。消息既然在金陵城传开,自然会有更多的官家子弟从父辈处得到更多细节,兴奋于涂家的背景,私下胡乱议论猜测。

    等到巡抚衙门与金陵卫、知府衙门齐齐往京城送了奏本,他们也忍不住把事情写在书信,给京城里的好朋友送过去了。亦有在京有亲友的官员或家眷,把这件事当成是闲谈八卦的好话题,写在书信里头,顺便还做了许多不靠谱的猜测。虽然他们也注意没在信里明确提到涂家的名号,可也做了足够明显的暗示。

    巡抚衙门送到京的奏折,并没有用什么六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之类的快马来送。毕竟犯人已经束手擒,逃走的两人也在加紧追捕,这又不是什么大案要案,顶多是涉及到太后的娘家而已,不过巡抚衙门还“认为”那多半是冒名顶替的,所以奏折慢些走也没关系。反倒是私人的书信更早被送到了京城,于是小道消息先一步被传开了。

    在奏折确定送到朝廷,让皇帝、内阁重臣们看到为止,关于涂家管事的传闻只能算是小道消息而已。既然是还没有得到确认的小道消息,那谁也拦不住别人闲话。

    人们闲话的可不仅仅是涂家管事在金陵干了什么,还有人闲话甄有利曾经出入元县衙,以及元县衙前任县令被刺,目前的代任县令是谁,以及哪家子弟会接任新县令之位,连新县令与死去的前任县令是嫡亲的表兄弟,也拿出来说一说,还有那至今尚未被捕的凶手,也是人们感兴趣的话题。

    顺延下来的,还有代县令李延朝的家世,其与涂家的关系,他弟弟至今还在涂家小公子身边做狗腿子,等等。李延朝与辽王世孙赵陌的冲突,也有人在书信捅到了京城来。李延朝根本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被判定是为了巴结讨好蜀王妃这位堂姨母,不惜暗对辽王世孙赵陌下毒手,却功败垂成。由此,蜀王府与辽王世子的种种矛盾冲突,也在平息了几个月之后,重新被人牵扯了出来。

    辽王世子赵硕是直到这时候,才知道自己嫡长子曾经在金陵“遇险”的,自然是气愤非常了。他一心要劝这个儿子在金陵安心待几年,等他在朝站稳了脚跟,不必再看王家的脸色时,再考虑要不要叫儿子回来。谁知儿子才去了几个月,竟然有人要对他不利了!万一儿子一时害怕,死活不肯在金陵待下去了,非要回京城,他又要如何说服儿子呢?

    况且,连一个蜀王妃的远房外甥,根本不了台面的小小代县令,都敢对他的儿子不利,真当他是病猫了不成?!

    赵硕立刻进宫哭诉去了,在皇帝面前告了李延朝一状。但李延朝又算得了哪根葱?他不过是个幌子,赵硕实际要告的其实是蜀王妃!涂家被顺带着盖了个教唆犯罪的章,连蜀王幼子,他也没有忘记提一提。

    事情被捅到了宫。

    其实舆论对涂家在这件事所扮演的角色,也是议论纷纷。涂家确实是蜀王妃的娘家没错,偏帮自家女儿和外孙几分,那是正常的。但也该有点分寸吧?他们还是太后的娘家!只要太后无忧,涂家少不了富贵尊荣,如今在京城的地位也是高高在的,谁不敬他们三分?何必为了蜀王幼子争储失败的事,去寻一个小孩子的晦气?

    这实在没有气度得很。蜀王幼子的失败,固然与辽王世子有关,但那也是蜀王陷害人家在先,只是没陷害成功罢了。蜀王妃与蜀王幼子不去怪蜀王,倒怨起苦主来了,未免太不讲理了些。

    况且,赵陌算被他们算计了,又能影响辽王世子赵硕几分?他都能狠下心肠,为了继室将嫡长子送到千里之外的江南去了,还有小道消息称他要儿子别再回来,若是儿子出事,在他看来也是掉两滴泪而已吧?没看他如今听说了李延朝的事,也不问问儿子是否平安,直接进宫告状去了么?而且告的还不是罪魁祸首,而是蜀王府与涂家这两家姻亲。

    明明传闻李延朝是为了讨好蜀王妃才去针对赵陌的,在赵硕的嘴里,成了被教唆被指使着才会对赵陌不利了,连涂家管事在金陵的作为,也被说成是要报复赵陌。他的目的还不是明摆着的么?

    即使赵硕没敢将涂家当成是罪魁祸首,那也是碍着太后娘娘罢了。他以甄有利是涂大夫人陪房为由,指控都朝着涂大夫人去了,其实,目标还是涂大夫人的女儿蜀王妃。

    京城下议论纷纷,各种传闻都有,还有御史风闻奏事,直接本参了涂家家主。

    涂家家主再也坐不住了,他气急败坏地去寻妻子逼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听听,外头的人都在说什么?!我问你甄有利去了何处,你说他出门采买去了,大正月的出门采买?你以为谁会信?!好,既然是去采买了,那去了何处?即使是很多地方,也该有个名儿吧?我让人一路找过去,看他是不是真的到了那些地方,也能给他洗清嫌疑,可你愣是一个字不肯说,或是拿谎话搪塞,以为能瞒得了多久?!传闻他已经落入金陵官府之手了,迟早要把你招出来,到时候你该怎么办?!”

    涂大夫人面色煞白,心下也在暗怨陪房办事不利。她倒是想继续含糊搪塞过去呢,可她的丈夫却不肯配合了。涂大夫人不出门,因此不知道外头的传言有多么激烈,家族又有多少兄弟子侄来找家主打探过消息了,大家都觉得这种事太过荒唐,涂家怎会跟赵陌过不去?赵陌离京前,还与涂家子弟在外头打过照面,彼此都是客客气气的,哪里有什么深仇大恨?一定是赵硕在借题发挥,又或是金陵那歹人冒用了涂家家奴名头。这种事必须尽早澄清才好。

    涂家家主嘴应付着兄弟子侄们,心里却没那么乐观。甄有利离开了京城,他是清楚的。妻子对甄有利的去向含糊以对,可见有问题。先时只是传闻,他还可以在人前辩解一番。但如今,朝消息传来,金陵那边的奏本已经到了,里面的内容跟传闻的大同小异,这事儿再也没法含混过去。他必须要从妻子处得到一个确切的回答。

    涂大夫人最终还是没能瞒过丈夫,只得哭诉道:“我也是没办法。你没瞧得王妃与外孙那凄苦样儿。他们刚到京城时,何其风光!我只盼着能骨肉团圆了,谁知还是要分别!如今只不过是王妃要为外孙说亲,才得了太后恩典,得以留在京城。等亲事一定,王妃又要回蜀地去了。我二十年没见过女儿了,好不容易见一面,又要分离,这辈子也不知道是否有再见的一日。这是在割我心里的肉啊!只要能让孩子留在京城,我什么事不能做呢?!”

    涂家家主没有被她的哭诉蒙住双眼,他直击她话的破绽:“这与辽王世孙有何干系?难不成你真的打算叫甄有利去刺杀一个孩子不成?!他死了,又与辽王世子有何妨碍?只会激怒辽王世子!蜀王府如今正失势,老老实实说亲事是了。先前的种种已经过去,何苦要再起争端?!难不成你以为辽王世子没有了嫡子,外孙能做皇储了不成?!”

    涂大夫人一窒,面对着丈夫严肃的表情,与不问清原委不肯罢休的气势,她终究还是没能守住真正的秘密:“不是……不是辽王世孙……”

    涂家家主眉头一皱:“什么意思?”

    涂大夫人颤着声音道:“甄有利不是冲着那孩子去的。是……是延朝写了秘信给王妃,告诉她……太子殿下微服在金陵求医……”

    涂家家主只觉得晴天霹雳,身体不由得一晃,眼前金星直冒,好不容易,他才定住了神:“你说什么?你……你让甄有利去做什么?!太子……太子在金陵?王妃……王妃要做什么?!”

    涂大夫人见实话都已经说出来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全身都仿佛泄了气一般,软软坐倒在地:“王妃说,本来外孙有了太后娘娘撑腰,那皇嗣之位该是十拿九稳的,也不必蜀王费心思去算计辽王世子。之所以会落得如今的局面,都是因为皇嗣之位迟迟不能定下之故。谁叫太子还在呢?他还去了金陵求医,听闻身体已有起色。倘若……倘若他真的再多活几年,谁知道最后真正得势的会是谁?可王妃已经没办法再等了……”

    涂家家主终于听到了最不愿意听到的回答,他眼前一黑,整个人往前栽倒下去。

    ://..///39/392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萌宝来袭:总裁爹〕〔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