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傲九天:绝色召〕〔腹黑鲜妻:总裁老〕〔纯白之刃〕〔冰棍侠与美工刀少〕〔三线厂子弟〕〔巫师的大灾变之旅〕〔王者荣耀之极限进〕〔逆武丹尊〕〔回到六八去寻宝〕〔王者来袭:男神她〕〔青梅很拽:腹黑竹〕〔草包庶女太逆天〕〔拒爱萌宝贝:大牌〕〔报告总裁,夫人要〕〔凶兽横行〕〔超级驱魔人〕〔后晋霸主〕〔大明1617〕〔遗失在记忆里的爱〕〔拒爱豪门:余太太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一十六章 惊动
    第一百一十六章 惊动

    甄有利带人潜入了内桥珠市的风月聚集之地,六朝金粉繁华之所。 ww.od.

    本来他们只是想要暗查探太子一行的踪影,谁知一进去,他们抓了瞎。

    那一片正值花国盛会,游人如织,灯火通明,日夜颠倒,热闹不已,处处都是衣饰华丽的男女,即使当有几个穿戴简朴的,也没人一身黑衣。他们进去后,连个阴暗躲人的地方都难以找到,一旦遇着人,被人当成是怪胎似地围观。甄有利办事办老了的,一瞧便知道不能用这种方式潜入了。

    他们只好退了出去,等到白天再换日常服饰,卷土再来。那时候,正值青楼楚馆歇息之时,内桥一带清静许多。然而,风月场的人们是休息了,却又轮到前来游乐的普罗大众出现。街道依然处处热闹,各处茶楼酒馆戏园子更是丝竹声声不断,游人络绎不绝。本来正月已近尾声,游人应该减少了,可今年巡抚公子十分有雅兴,要请前来参加花国盛会的戏剧名家们排演新戏,演经典剧目,这热闹便延续了下来,只怕还要延续到开春之后。

    还好,在这样的环境,换正常服饰的甄有利等人不那么显眼,他们也正好打探太子一行的落脚处。只是内桥那一片有许多青楼与客栈,亦有暗门子或是接待客人投宿的民宅,想要找个人,若没有消息灵通的本地人帮着打听,那真是难加难。

    甄有利怎么可能会惊动消息灵通的本地人?万一一个不慎,会叫人记住。日后太子出事,朝廷追查下来,露了行迹,岂不是为涂家带来祸患?甄有利一心要把太子出事办成意外的模样,只打算悄悄儿下手,无意惊动太多人,便只好带着手下的死士悄悄探查,老老实实地一家一家查访了。

    那一片都是人烟繁茂地带,本来住的人多,三教九流皆有,更别说如今游人也多,每日都有大批游客来来往往,想要找个人,哪儿有那么容易?而黄晋成与秦柏更是联合了巡抚衙门,不可能让甄有利有机会安安静静地查访,一日不满,出了“意外”。

    甄有利带来的一名性情阴沉孤僻的死士偶然与金陵本地一位素有风流之名的官员遇了,黄晋成的人暗捣鬼,引起了双方冲突。冲突不大,若是换了甄有利来处理,兴许几句话能解决,可那名死士却不是长袖擅舞之人,竟与对方结下怨来。

    那官员跟前的长随张口说:“小子,你有种!有本事报名儿来,我们家大人好寻你家算账去!”死士目露凶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那长随背后一凉,心下不由得暗惊,若不是甄有利在暗瞧着不好,迅速命人将那死士带走,说不定那死士要对这长随动手了。

    只是这么一来,长随自然对死士了心,回头禀明了那官员,主仆俩都心眼儿不大,认为这等凶人,瞧打扮也不是什么富贵人士,竟敢对他们无礼,定要查清楚对方的底细,好好报复一番,于是,便派出人手去查探了。

    甄有利不得不带着手下的人换了个住处,还不敢再让那名死士出现在内桥,以免真的被盯了。死士们都是黑户,他们来金陵的目的也是见不得人的,即使手带着身份证明、路引之类的东西,也经不起官府细查。甄有利更是埋怨那死士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没好气地把他赶回淮清桥那边盯着沈太医主仆了,以免太子不知什么时候回去了,他们都不知道,又犯了李延朝那蠢货犯过的错误。

    甄有利手下少了一个人,但探查工作还要继续进行。这一回,轮到那名专注情报的手下出事了。他在查访过程,“运气不好”地遇了一位闻讯赶来“捉奸”的大妇。他本来只是路过而已,却因为行迹鬼祟,被对方当成是偷溜报信的龟公一流,一起抓住了。无论他如何辩解着想要脱身,对方都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他与真正的龟公、丫头婆子们一道揍了一顿。

    这人虽然在收集情报颇有才能,但身手平平。身手好的情报人员都是蜀王府重视的人才,没那么容易被甄有利带出来,还不惊动了人。于是他悲剧了,身挨了好几拳,脸被打得鼻青脸肿。虽说后来弄清楚他只是路人,那大妇带来的家仆将他放了,可他却不知被谁一脚踢了腹部,当时没有大碍,过后却隐隐作痛,渐渐地痛得越来越厉害,竟连路都没法走了。

    甄有利见状知道不好,虽说死士的命不值钱,可他还需要人手呢,这人分明是伤到了内腑,若不好生养着,请大夫吃药,恐怕好不了了。如今哪里有功夫给他治伤?甄有利只好让他回住处休养,想要继续让他参与探查工作,却是不能够了。

    又折损了人手,甄有利也不由得暗叹运气不佳。他也察觉到了,在内桥一带查访一个人,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查到了之后,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下手,更是难加难。但事已至此,他头的主人有命令在先,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干下去了。

    幸好,功夫不负有心人,三四天后,他听说了一位三十来岁的贵公子在某时某地与某位风流才子交往愉快,一道琴诗相和的消息。太子传闻对诗书颇感兴趣,亦通晓琴艺,听年纪也跟这位贵公子差不多,甄有利便赶过去打听。虽说他没遇到人,可听到的传闻这位贵公子身边一名侍从的形容,却极象是东宫的一名侍卫,他只道终于找到正主儿了,顿时欣喜若狂。

    他带人顺藤摸瓜地找过去,才靠近了传闻那位贵公子住的宅子,惊动了宅子里守卫的人,当场惊叫起来,惊动了周围一片人家。

    原来这位贵公子不是太子,却是金陵本地一位谁都不敢招惹的贵公子新近结交的友人。而谁都不敢招惹的那位,却是金陵卫指挥使的独子,乃是家的宝贝蛋,深受溺爱,同时也是个浑人,最是不讲理的。金陵本地的官家子弟,例如巡抚公子、知府公子、布政使公子等等,等闲不会去招惹他,是因为知道他没法说理,只要客气一些,给足他面子,他也不是死缠烂打的。甄有利哪里知道这些?只当可以照平日行事那般,轻而易举地脱身,谁知那指挥使公子自觉伤了面子,定要弄清楚是谁潜入他与新交的好朋友的住所。

    这当,又不知是谁在他耳边闲话,指那潜入的人很可能是要对他不利,又或是对指挥使不利,甚至有可能是刺客,等等。指挥使公子越发紧张了,不但要身边的人追查到底,还惊动了其余几位公子,甚至连卫所那边都惊动了。

    内桥珠市一带,气氛立时紧张起来。卫所来人,联合巡抚衙门与无意被卷进来的知府衙门,一道封锁街区,严加盘查,游客迅速减少,金陵城小道消息四处乱飞。

    甄有利一行人虽然悄然溜回了寄宿的客栈,但手下的一名死士却被困在了珠市当,而甄有利等人也不见得脱身了,随着官府盘查的范围扩大,他们所住的客栈很快有官兵门。

    甄有利暗暗着急,他自有身份,倒是不怕查,可他手下的死士却是不经查的。关键是那名被困在珠市的死士,也不知有没有叫人抓住,还有守在淮清桥宅子附近那一位,更不知眼下如何了。在他焦虑之际,官兵找门来,为了让官兵不再深究,他不得不祭出了自己的伪装身份,乃是京城某个官宦世家派来江南采买的管事。

    那查问的官兵听说他是京城来的官家管事,倒也客客气气地,将路引还给甄有利,还道:“城来了歹人,欲行不轨之事,还请贾管事出外小心,别叫那歹人盯了。”甄有利干笑着应下,又问:“那歹人是什么来头?可抓住了?”

    官兵道:“是来意欲行刺咱们指挥使家公子的,也不知是什么来头,已经抓住了一个同伙,正在严加审问呢。”

    甄有利心下一沉,送走了官兵后,便在屋里来回走个不停。他在考虑,是否应该先撤?本来还以为已经找到了太子,结果却闹了乌龙,还惊动了本地卫所。如今事情闹大了,若是露了行迹,怕难以脱身。

    他还不知道,在查问他的官兵离开后,有人在那官兵耳边说起他们一行人的可疑之处,如几日前与某位官员在内桥发生了冲突,据说他同行的人里有人目露凶光,一看知道不是好人,又如他手下一名随从在珠市某家行院门口装作龟公,不知打探什么消息,又如出现在指挥使公子住处附近的歹人,看身形与他手下一人极为相似,又如……他所声称的身份,颇有些疑点,因为他的所谓主家,也有一位公子参加了花国盛会,却不知为何他没有跟在主家的公子身边,而是另行租住客栈昂贵的独|立小院?

    官兵起了疑心,便去问了甄有利声称是主家的那位京城公子,对方否认了自家另派管事来江南采买,因为这是他本人所负责的工作,家里不可能再派管事来。

    官兵得信,不敢大意,立刻报。指挥使连忙下令查探甄有利一行人的真实身份,没多久有人告密,说涂家一行人曾经出入元县衙,而且不止一回。指挥使得了消息,立刻派人去元县衙打听。

    李家家仆与师爷都对甄有利心怀怨恨,而且根本不知道他是来做什么的。在李延朝吐血后昏迷不醒之际,涂家的名号被李家家仆告到了金陵卫指挥使的案台前。

    ://..///39/392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婚心动魄:神秘人〕〔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杀神叶欢〕〔权路迷局〕〔白雅顾凌擎〕〔重生国民男神:九〕〔最强军婚:首长,〕〔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