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烈烈长风〕〔家里蹲超神攻略指〕〔回流大时代〕〔魔头崛起〕〔总裁蜜令:青梅甜〕〔逆天毒妃:傲娇邪〕〔同时穿越了99个世〕〔追妻成瘾:腹黑齐〕〔重生之机甲武神〕〔神武帝尊〕〔神尺〕〔极品女鬼收容所〕〔逆世魔女:强宠天〕〔我在原始世界当神〕〔绝品野医〕〔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恐慌世界〕〔血皇独宠:病娇老〕〔快穿之女配心愿系〕〔懵懂青春2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零九章 画灯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含真从赵陌那里听说了李延朝病倒的消息,心里还觉得挺爽的。她问:“那他现在病得严重吗?有没有安心养病?该不会病了还不死心,非要找到太子殿下的下落吧?”

    赵陌微笑道:“他那日一身狼狈地回到上元县衙后,当晚就病倒了,听说浑身发热,昏迷不醒。他的仆人给他请了大夫去,药吃过了,针也扎过了,都不怎么管用,热还是退不下去。他家师爷担心他烧得久了,会变成傻子,忙忙请了好几位大夫再去给他瞧。合该他走运,前头那位上元县令被刺的时候,有一位大夫发现了他不是得了急病而是中了毒,虽然后来没把人救回来,又让病人的家仆给打了,但名声却传开来了,都说他医术高明呢。李延朝的师爷把他请了过去,总算让李延朝退了烧,人也醒过来了,但醒过来没多久,就再次晕了过去。听说他这回病得不轻,元气大伤,怕是没那么容易好起来。”

    李延朝目前还是昏迷的时候多,一天里也就是短暂地醒过来一两次,每次的时间都不长,听说连药都是勉强灌下去的,还灌了参汤和粥水,没几天的功夫,整个人就迅速消瘦下去。

    他病成这样,身边的人哪里还顾得上别的?只围着他转了。他先前吩咐的那些调查、盯哨之类的任务,家仆们一个都没有完成,只是由其中一人象征性地往五里坡转了一圈,问问是否有可疑的马车经过,自然什么都没调查到,就回来继续给李延朝侍疾了。至于跟踪永嘉侯什么的,他们个个都听得分明,却人人都没打算真的照做。

    开玩笑,永嘉侯是什么人哪?皇上的小舅子,太子的亲舅舅,据闻皇上对他最是信重的。即使分别了三十年,也没能动摇得了永嘉侯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这么一位主儿,无缘无故地,是能说盯哨,就能盯哨的么?永嘉侯老家在江宁县,在金陵城中的住所也在江宁县辖下,李延朝身为上元县的代县令,怎么也有理由去跟永嘉侯打交道呀?

    李家在京城里确实曾经风光过,但那都是从前的事了。虽说如今还有涂家这么一门尊贵的姻亲,但李太太不过是涂家旁支之女,娘家一房在家族中并不突出。涂家家主在永嘉侯面前,尚且要客客气气的,一个旁支的外孙,凭什么敢去盯哨永嘉侯呢?倘若叫人家正主儿知道了,李延朝兴许还有父母替他说情,但他们这些下人却绝对讨不了好!

    家仆们私下寻上师爷,向他和盘托出,请他帮着出主意。师爷也是吓了一大跳,心知东主这是钻了牛角尖了。他也十分赞成家仆们专心为李延朝侍疾的决定,还表示等将来李延朝怪罪下来的时候,自己可以帮他们求求情。毕竟,世上做奴仆的人,无论何时何地,都应该以主人的性命安危为先的。李延朝吩咐任务的时候都神智不清了,家仆们又何必拼了命去完成他那明摆着不合理的所谓任务?

    于是,李延朝身边的人都十分有默契地停止了一切跟踪、盯哨的行动,专心照料病倒的李延朝。李延朝两次从昏迷中醒过来,得到的消息是“一切都好,有人盯着呢,一旦有消息就会报上来”,他便放心了,压根儿就不知道下人们联合了师爷,都在瞒着自己。

    对于这个消息,秦含真表示喜闻乐见,还很有兴趣知道等李延朝病情好转,脑子清醒过来后,知道手下的人根本就没照他的吩咐去做,会是什么反应?想想就觉得有趣。

    赵陌心情也挺好的。他郁闷的时间长了,发现还能耍弄一下坏人,叫对方吃点苦头,就觉得出了一口恶气,真是开心得很。

    两个孩子在书房里对坐,一边扒在大书案上练画,一边小小声聊着天,屋里温暖如春,手边还有香茶美食,这日子简直过得太舒心了!

    不过,秦含真笑话李延朝之余,还有一点担心:“这回算是成功地耍了他一把,也把真相给隐瞒过去了。他还真以为你在中途换下了太子,却不知道你只是跟护卫换穿了斗篷,又叫几名护卫在五里坡附近四散离开,造成中途掉了包的假象而已。不过,他只是得了伤风感冒,再严重,顶多几天功夫也就能好起来了。即使不能再象先前那样活蹦乱跳,至少也能意识清醒地吩咐下人去做事。万一他们真的盯着我们家看,或是去寻找沈太医的下落,我们真的能一直瞒下去吗?说真的,我有点担心。我们至少要把消息瞒到太子殿下回到京城为止吧?”

    赵陌微笑着说:“表妹安心,我与舅爷爷早就商量过了,若没有意外,再瞒上一个月应该也不难。现在就怕蜀王府真的派人来了,而且派来的人还有点本事,能够轻易发现我们只是在唱空城计。”

    秦含真想了想:“记得大堂哥上一封来信提过,他们好象已经过了淮阴,快要到徐州了吧?虽说他们没法走运河,只能坐车骑马走陆路,但因为临近开春,为了能在第一时间坐上运河的船,他们一直沿着运河走官道。对于我们来说,这个行程可能有些慢了,但算算日子,其实也没慢多少。等过了徐州,没多远就是山东地界了,离京城还是挺近的。如果再有一个月的时间,应该足够他们抵达通州了吧?我记得他们不是要进京城,而是要往小汤山行宫去的。不能让黄大人送个急信上京,请皇上派人去接太子殿下吗?如果京中有可靠的人去接,太子的安危肯定会更有保障。”

    赵陌想了想:“殿下离开江宁的时候,黄大人应该已经往京里送过急信了。这一点,他自然是早就想到了的。”

    秦含真想想也对,便不再多说。

    她用手中的画笔在纸上落下最后一笔,便提起笔往笔山上一搁,满意地道:“这一回画得不错,近来我在人物画上的进步不小呀。”又探头去看赵陌的,“赵表哥画好了吗?”

    赵陌也匆匆收了最后几笔,仔细端详着自己的作品:“平平而已,不及表妹画得好。不过,我这两个月以来,确实学习了许多名家笔法,也学会了画不少东西。三个月前,我可从来没想过自己在绘画上,原也有些天份。”

    秦含真笑了:“这不是很好吗?赵表哥该庆幸我拉着你学画、练画,否则你也许要等到将来头发发白,实在无事可做的时候,才会有闲心去研究这个吧?”

    赵陌一笑置之,又把视线投向了屋角那两盏自己与秦含真合力做成的花灯,有些跃跃欲试:“表妹,既然我们已经把画练好了,不如就直接往灯上招呼吧?”

    秦含真点了点头,也有些小兴奋。昨日赵陌命人买了些做花灯的材料回来,表兄妹俩研究折腾了大半日,才做出了这两盏漂亮的宫灯,只是素纱制的灯罩上留了白,没来得及绘图。

    什么都不画,宫灯就显得太过简朴不起眼;但若随便画点东西上去,他们又觉得会糟蹋了自己做的灯。如此他们纠结了好一阵子,那灯始终是干干净净的。

    为了不让自己的作品明珠蒙尘,秦含真与赵陌还是决定要在纱罩上画点什么。不过他们俩都不想让别人碰自己做的灯,商议一番后,决定要自己来,于是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绘画自学教程,如今总算有了成果。

    秦含真与赵陌一人抱着一盏灯,回到书案边,照着先前拟好的图样,提笔在纱罩上下了笔。他们两人合作得很默契,一人画人物,另一人画背景,你一笔我一笔地,几幅可以组合成一个小故事的画便出现在了宫灯纱罩上。

    等到太阳偏西的时候,他们才完成了两盏灯的绘制。灯上的小故事,一个是讲赵陌出游去了常州、苏州、杭州、湖州四地,画上都画了一个穿着不同衣服的赵陌,背景是这四个城市里最有名的名胜古迹——就象是现代常见的旅游纪念照一样。另一个小故事讲的则是秦含真了,不过不是画她去了哪里旅游,而是画她在秦庄看的那几场戏——每一出戏的主角形象都出现在了背景里。

    赵陌对这两盏灯爱不释手,恨不能就这么保存下来,都不太想在灯会上提着走了。万一被火星子烧着了,万一被烟熏黄了,万一被人撞得跌在地上坏了……他自己脑补了一百种花灯可能会遇到的危险,叫秦含真听了都忍不住无语。

    秦含真索性提了灯去给自家祖父祖母欣赏,得到了一致的夸奖。牛氏还一定要她提着灯到灯会上去,自家也好趁机露露脸,叫人看看她的孙女儿做的灯有多漂亮。

    秦含真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忙将话岔了过去。她自然是想要去灯会上看灯的,但露脸什么的就不必了。这一对宫灯,她看着是挺好的,但灯会上定会有无数更好更漂亮的灯。祖母牛氏夸得太夸张了,让人听了都觉得脸红。

    赵陌勉强答应了提着这两盏灯去看灯会,只是又磨着秦含真,把画她的那盏灯送给他,画他的那盏则归她所有。秦含真只觉得莫名其妙:“为什么呀?两盏灯都是我们合作画的,我们一块儿欣赏就好了。将来带回京城去,也给大堂哥好好瞧瞧我们的作品,再给他说说灯会有多么热闹,馋死他才好!”

    赵陌笑了,抿嘴说:“我没看过你画的那些戏,心里好奇呢,只不知道表妹画得象不象,改日有机会一定要去秦庄戏园子里好好瞧一瞧。”

    秦含真只当他说的是真的,便笑道:“那容易,如今李延朝病倒在床,什么事都干不了,我们正清闲呢。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回秦庄走一趟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最强军婚:首长,〕〔夫人别跑〕〔婚心动魄:神秘人〕〔重生空间:慕少,〕〔帝仙妖娆:摄政王〕〔后娘[穿越]〕〔情嫂 (梁甜芬王飞〕〔放纵〕〔我的老婆大人〕〔炊烟起,我等你〕〔春色满村〕〔沈浪苏若雪〕〔闪婚成爱:凶猛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