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俊凯:酷酷的虎〕〔正道潜龙〕〔都市超级狂仙〕〔大唐官〕〔深渊主宰系统〕〔神级火爆兵王〕〔壹号卫〕〔若华的小时空直播〕〔随身带着一只鬼〕〔沧海商田〕〔奇迹的召唤师〕〔重生男神系统:楚〕〔超凡玩家〕〔黑夜进化〕〔雷霆之主〕〔量子意志〕〔成神只是开始〕〔仕者生存〕〔星球博物馆〕〔全职武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零八章 狼狈
    .630book.la ,最快更新秦楼春最新章节!

    金陵知府是受黄晋成的邀请,前来卫所喝茶的。

    其实他二人一文一武,黄晋成又不是卫所主官,平时基本上很少有打交道的机会。虽说两人都是四品,平起平坐,但金陵知府自认为同级的文官地位理当比武官高,而且黄晋成一向跟巡抚衙门来往得密切些,便有些自矜身份。只不过黄晋成是皇亲国戚,黄家深受皇帝宠信,他才没有驳对方这个面子。又因为黄晋成请他来喝茶的原因,是受姻亲永嘉侯秦柏所托,讨论一下辽王世孙赵陌在金陵城里的遭遇,金陵知府自知理亏,才会又多了两分客气。

    结果,黄晋成跟他绕着圈子聊了半天,也只不过是些官场上的套话。金陵知府见对方似乎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心想黄家果然如传闻中一般,十分顾忌与宗室来往,今日大约只是受永嘉侯秦柏所托,推托不得,才只好做一番表面功夫罢了,便也欣然配合地说起了套话来。忽然间,黄晋成就说有事,端茶送客了,金陵知府觉得他唐突,心里正有些不爽呢,出得门来,便遇上了赵陌,赵陌后面还跟了个一身狼狈的李延朝,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黄晋成根本就不是什么装表面功夫,而是跟赵陌合谋,引了李延朝前来,故意让他撞见罢了!金陵知府也是官场上混老了的精明人,怎会连这么粗浅的圈套都没看出来?

    然而就算人家设了圈套,李延朝自己不往下跳,人家也算计不着他。

    这个学生是越发糊涂了,上回那事,金陵知府自己出面解决了,认为这事儿就算翻过篇了,学生也不该再犯才是,再犯就是蠢货,谁知他真的就是个蠢货!如此不依不饶的,他就这么上赶着想要讨好蜀王府么?!可蜀王府是不是愿意让他用这种方式讨好呢?做老师的分明已经跟他分析过其中利弊,让他不要害了蜀王妃,结果他还是坚持要一条道走到黑,敢情自己这个老师说的话,在他心里一点份量都没有是不是?!

    金陵知府只觉得自己从未如此丢脸过,而且还是丢到了虽与自己同级,却令他有些看不起的武官黄晋成面前,他不但脸黑了,还气得浑身发抖。

    赵陌还要在一旁添油加醋:“知府大人,你也看到了,李大人实在是执着得很。即使有知府大人再三劝阻,说明道理,他也不认听从,非要与我过不去。我心里实在是担忧得很。从来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我若有哪一日稍稍懈怠些,他是不是就要对我下毒手了?此事我已经不能轻轻放过了。还请知府大人您见谅,我是一定要写信告知京中长辈的。”

    金陵知府咬牙道:“他自作孽,即使受罚,也是罪有应得。世孙不必顾虑下官。下官……原也不过是做过他几个月的上司罢了。说是师生,其实都是他巴结讨好,才会如此到处宣扬的。下官只是他考乡试时的考官,那一科乡试中举的人数足有一百余,个个都可以说是下官的学生,然而下官却是从来没有教导过他什么的。从前只因瞧他还有几分殷勤,他一片诚心唤下官老师,下官也就应了。万万没想到,他其实要借下官的名头去狐假虎威,胡作非为!下官可收不起这样的学生!”

    赵陌笑了笑:“知府大人您客气了。您的为人,金陵府上下尽知,又怎会因李大人而误会您呢?”

    黄晋成瞥了一眼过来:“只是这位李县令该如何处置,还请知府大人多多费心。我不好干涉地方上的人事,世孙毕竟只是宗室晚辈,到金陵来游玩小住罢了。管束地方官员,还是知府大人的职责。”

    金陵知府勉强挤出一个笑来:“黄大人客气,这是应当的,应当的。”

    他客客气气地告辞了,回身却示意随从们押住李延朝,让他坐着那辆破马车,跟在自己的马车后面走。

    李延朝知道这回定讨不了好,恨恨地回头瞪一眼赵陌,又小声求金陵知府,容他回上元县衙去整理仪容。他如今又冷又痛,正需要好好泡一个热水澡。他脚上都快冻僵了,脚板底不知为何隐隐作痛,也该请大夫来医治一番。

    金陵知府还没说话,赵陌就在后面高声道:“李大人,你瞪我做什么?难不成我害怕你再对我不利,求长辈为我做主,你还怀恨在心了不成?”

    李延朝脸色一白,就看见金陵知府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径自走了,一句话都不提让他回县衙的事。他知道自己是叫赵陌算计了,心中大恨,却不敢回头再瞪,只得乖乖坐在马车上,跟着金陵知府朝知府衙门走去。

    只是,他雇的这辆破马车,原是载货物的,小小车厢里还堆放着半车杂物,他嫌赃乱不肯挨得太近,就只能坐在车边上,如此一来,他如今的尊容就不可避免地出现在所有人面前了。他半身泥泞,头上、身上到处是冷汗,脸色苍白似鬼,狼狈不堪。见到的人,谁不多看他几眼?谁不露出嫌弃或是八卦的目光?然而金陵知府要求他一定要跟着,破马车后头又还有两名仆人押送,李延朝想要溜走都不能。没办法了,他只好将自己缩到车厢里,即使身后满满的都是散发着不知名臭味的杂物,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于是,李延朝下车的时候,身上又添了难闻的臭味。知府衙门里的人见了他,恨不得避开三丈远,个个都诧异地看着他这个传闻中失了势的代县令,这副尊荣到底是做了什么好事回来?怎的看起来象是在泥坑里打了个跟斗?

    金陵知府叫人拿几个钱,把破马车和车夫打发走了,然后便嫌弃地看着李延朝,毫不客气地数落了一顿。这一回,他连给李延朝分说利弊的耐心都没有了,只是骂而已。骂完了,仍旧叫他押送回上元县衙,只是同时又给他派了两个人,声称是听说上元县衙有人手叫巡抚衙门借调过去了,人手吃紧,便由知府衙门拨两个人给上元县,帮着料理县中事务,为李延朝分忧。

    其实,就是派人去看守着他,免得他再出门生出什么夭蛾子来。

    李延朝在那两人的“护送”下,回到上元县衙时,已经有些头脑昏沉了。他浑身冻得快僵了,回后衙后赶紧泡了个热水澡,换上干净衣裳鞋袜,一看脚上,却是不知几时磨出了几个大水泡来,又挤破了,难怪疼得如此厉害。

    他这边忙着叫大夫来诊治,又唤人去问那些派出去跟踪马车的随从可回来了没有。师爷却在这时候跑来报告,说是前衙办公的房间叫知府衙门来的那两人接手过去了,将他赶了出来,让他不必再插手公务了。

    李延朝心下一沉,却是无可奈何。他一个代县令,平日里嘴边总是挂着金陵知府这位老师的名字,一副尊师重教的好学生模样,难道还能驳了老师的命令?也罢,上元县于他只是跳板罢了,反正年后也会有新县令来上任,他手中是否有权,都不要紧了。反正等他立下大功,蜀王府绝不会吝啬于赏他一个七品、甚至是六品的官职!

    师爷在旁边急得直跺脚,他还有许多账目与文书未曾来得及整理干净呢,万一叫知府衙门的人发现了可怎么办?难不成李延朝以为他这几个月真的那么干净?若是从前,金陵知府对他这个学生还算关照,就算发现了什么,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但如今金陵知府明摆着是厌了他,一旦发现了那些证据,绝对不会留情的!李延朝到底是做了什么事,竟然连知府大人都得罪了呢?!

    师爷想要问个明白,李延朝如何肯说?立时借口要看大夫,却让侍候的人把师爷给请了出去,气得师爷脸都青了,索性甩手不理,却回去写信进京,打算要向他父母告上一状,顺便提个醒儿。倘若李延朝日后当真事发,好歹他家里还能求一求好亲戚,帮着打点打点。

    然而师爷心里,却在考虑,自己是不是该换一位东主了?

    李延朝对师爷的想法一无所知,他自觉身体情况不妙,浑身滚烫,大约是冻出病来了,得趁着眼下还算清醒的时候,把太子的行踪弄清楚。他觉得赵陌一定是中途把太子掉了包,就在那里拼命回想,马车周围的护卫是几时少了人的?

    不多时,那些派出去跟踪六辆马车的人纷纷回转,上报结果了。有人说自己跟丢了,有人说跟到最后发现车里是空的,没有人,也有人说看到马车停靠在某地,车上的人下车了,只是迅速隐入人群中,消失不见。

    李延朝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还认定那六辆马车都是烟|雾|弹,真正载了太子的是他跟踪的第七辆,可惜还是跟丢了。

    他吩咐那几名亲信:“五里坡……他们是在五里坡少了护卫的,一定是在那里掉了包!那附近就是秦庄了,正是永嘉侯老家……马车也是他家的,他是皇亲国戚,辽王世孙也是住在他家,这一切都是他搞的鬼!盯住永嘉侯,留意他的行踪……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定能发现他们的踪迹!”

    亲信们听着他神智不清的吩咐,不由得面面相觑。他们并不知内情,只是听令行事罢了,听说这回不但牵扯到辽王世孙这个小孩子,连永嘉侯也被卷进来了,不敢就此应下,便小心地问李延朝:“大爷,您……到底想要找什么人哪?”

    李延朝却没有力气回答他们这个问题了,他眼前一黑,向后倒了下去,彻底失去了意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