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巨星泰瑞克〕〔美漫之最强生物〕〔山里汉的小农妻〕〔逍遥捕快〕〔被遗忘的天穹〕〔超级传奇巨星〕〔邪王独宠:纨绔异〕〔少将在上之娇妻有〕〔她的左眼能见鬼〕〔民国佳媛〕〔我的超神QQ〕〔海贼之雷神降临〕〔龙血武帝〕〔魔法种族大穿越〕〔血狱江湖〕〔自古红楼出才子〕〔都市之少年仙尊〕〔农女倾城〕〔韩娱之请签收〕〔最强武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零七章 调包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延朝没有犹豫多久,就跟上了马车。

    马车走得不算快,只要稍稍小跑一下,就能跟上。对此李延朝也没有起疑心,他觉得自己跟踪的对象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自然用不着赶紧赶慢地离开。况且太子殿下是个病秧子,这一点人尽皆知。从前皇帝带着太后、太子出游的时候,太子的车驾就总是比一般人走得慢些,京中不少世家私下拿这事儿当闲话议论过,说太子的身体大概真的很弱,坐马车时连稍稍快一点的速度、颠簸一点的路况都很难承受。马车走得慢,反而让他更加相信,那车里坐的正是他要找的太子!

    不过,那马车走得再慢,也比走路要快得多。李延朝公子哥儿出身,虽然家世落魄了,但也不是一般的平民百姓可比的,他从小儿过的就是养尊处忧的生活,又不曾习武,身体素质能好到哪里去?跑了一段路,他就有些受不住了,气喘吁吁,双腿沉重,他怀疑自己可能没力气跟太远了。

    难道就真的这么放弃了么?可恨!他方才要是早些发现对方是在使调虎离山之计就好了,只要他当时多留了一个随从在身边,此时也不必如此辛苦。然而,太子的下落关系到他的前程,他怎能轻易放弃?只要双腿还能坚持,他是一定要拼到底的!

    还好,马车里的太子兴许是真的身体太弱了,马车用那种不快不慢的速度行驶了一段后,出了城,反而开始放慢了速度,还曾经一度在路边停下来过,稍等上那么一刻半刻钟的,方才继续向前行驶。

    李延朝庆幸极了,他趁机好好歇了一歇。他猜想太子殿下的病情大概真的不怎么好,虽然那个姓叶的大夫据说医术挺高明,太子殿下在他那里也用了好一阵子的药了,但宫里的太医们都拿太子殿下的病束手无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山野大夫能有什么办法?估计也就是能给太子殿下开个养身方,稍稍给他调理一下身体吧?不过,太子能偶尔出门游玩,病情应该有所好转,看来那姓叶的大夫也有些能耐,只可惜底子太薄弱了,终究还是扛不住。

    李延朝脑补了一番太子眼下的身体状况,人却躲在路旁栽的大树后面,探头探脑地,似乎想要窥视马车中坐着什么人。

    他这番动作,坐在马车里的赵陌自然也察觉到了。他掀起车窗帘子一角,朝李延朝藏身的大树方向偷看了几眼,冷笑一声,吩咐外头的黄晋成亲兵们继续出发。

    李延朝还没歇过气来呢,跟踪的目标又走了。他双腿酸疼不已,好不容易能有休息的机会,简直都舍不得爬起来了。只是想到未来的前程……他终究还是抵制了多休息一阵子的诱|惑,咬着牙爬起身来,继续追了上去。

    兴许是因为他太累的关系,虽然那马车以及随行的骑士们走走停停地,似乎车里的人病情不轻,但李延朝还是很难一直跟着马车,好几回都差点儿跟丢了。还好,李延朝认得马车前进的方向,似乎是朝着金陵城城门的方向去了,猜想大概是太子在镇上住了几日后,病情有所反复,因此决定折回城中寻叶大夫医治吧?李延朝虽然几次跟丢,但他只要沿着进金陵城的大路一直往前走,总会在没多久之后,发现马车一行人在前方不远的地方慢慢行驶着。他立刻跟了上去。

    不过,如此跟丢了三四回之后,他也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怎么马车周围负责护卫的人手好象少了好几个呢?他明明记得,当他们离开宅子的时候,足有七八个骑马的侍卫守护在马车周边,现在却只剩下了四人,其他那些人去了哪里?他们是什么时候走开的?

    当发现不对劲的时候,李延朝就不由得多想一想了。不过,他累得实在受不住了,也没有力气多想。他只觉得双腿沉得象是灌了铅一般,一步一步抬得越来越艰难,自己大概真的没办法坚持下去了。

    他到底走了多远的路?前些天才下过雨雪,他为了避开太子一行人的注意,特地沿着路边走,一旦太子的护卫中有人回头,他就立刻躲到路边的树或者石头后面去。才过了几里路,他就不知道踩中了几个水坑、泥坑。新年第一天才上脚的新官靴早已沾满了泥泞,雪水渗透了靴面,染湿了靴子里的脚,冷得刺骨,他脚板底都快要冻僵了,恨不得下一瞬,面前就会出现一盆恰到好处的热水,给他好好泡一泡脚。

    等到李延朝实在走不动了,他才发现大道上行人增多,在路上行走的人不仅仅是目标马车一行与自己,还有许多坐着马车、驴车出游的行人以久,他忽然觉得自己真是蠢透了!他还没离开镇上的时候,完全可以在路边雇一辆车坐着的,即使要冒风险,让车夫知道自己在跟踪前头的马车,可一个乡野车夫又能知道什么?!总好过他靠两条腿走路吧?!

    还好,李延朝心里明白,太子所坐的马车走得太急,他那时候不知道太子是要进城看病,根本不可能在跟丢后重新追上来,他若是真的停下来雇车,早就失去太子的行踪了。因此,他只是在心里略后悔了一阵,也就不再纠结了。

    他趁着前头的马车再一次停下来歇息的时候,飞快地从路边雇了一辆破马车,也不嫌弃那车厢的脏乱了,毕竟那是他眼下能雇的唯一一辆车。上车后,他就着急地连声催着车夫跟上前头正准备再次出发的目标马车。

    车夫心里纳闷得很,但看在这位雇主出手大方的份上,他照办了。他一路驾着马车,一次都没有跟丢过,直接将李延朝送进了金陵城的聚宝门外。

    谁知前方的马车却没有从聚宝门进城,驶向李延朝所预料的叶家医馆,反而是车头一转,拐上了七里街,直接进了通济门,朝着卫所驻地的方向去了。

    李延朝双眼发亮。是了,卫所那边新来的指挥佥事黄晋成,乃是太子嫡亲的表弟,太子定是寻他去了!

    然而,卫所驻地守卫森严,不可能随便让人出入。李延朝想要继续“神不知鬼不觉”地跟在太子的马车后面走,恐怕是不可能的。

    不过不要紧。李延朝心里想:他只是需要知道太子在哪里落脚罢了,并不是立刻就要对太子做什么。能知道太子去了何处,也就足够了。

    他让车夫将马车停在卫所驻地外头的路边,远远看着那辆马车与一众护卫驶进了驻地,盘算着这地方距离上元县衙也不是很远,他是不是继续让这辆马车送他回去,然后派人来此监视呢?

    正在他寻思的时候,在他的视线范围内,目标马车停了下来,接着有一名护卫翻身下马,上前掀起了车帘,似乎要请车里的人下来。

    李延朝有些紧张地盯住了马车的方向,看着那曾经在镇上太子居住过的宅子门口见过一回的斗篷又一次出现了,他便知道,这人定是他所关注的太子了。

    然而,那人下车后站定,却显得比身边的护卫矮了两头。李延朝不由得心下一顿,拼命回忆着太子的身高,心里正奇怪是怎么回事。那穿斗篷的人便转过身,朝他这边看了一眼。

    李延朝差点儿没跳起来。怎么会是赵陌?!辽王世孙赵陌,不是一直住在金陵城里么?他随永嘉侯秦柏一家居住,怎么会忽然出现在镇上?!况且马车里的人应该是太子才是,怎会变成是赵陌呢?

    李延朝不肯死心,存着几分侥幸心,盯着接下来下车的人是谁,兴许,太子还在车里,只是把斗篷借给赵陌穿呢?

    结果再次让他失望了。跟在赵陌身后下车的,是个高壮男子,看打扮象是一位护卫或家仆。除他之外,再没有第三个人下车了。

    李延朝真的不敢相信太子不在马车里,他明明记得在宅子门口的时候,见过的那名穿斗篷的男子,并没有赵陌这么矮小!那是个正常身高的男子。如今下车的人货不对版,难不成是中途换人了?

    是了,他有好几次跟丢了马车,若是期间有人把太子安排到别的马车上,再拨几个护卫随行,赵陌则换上太子的斗篷上车,骗他继续跟踪……这不是不可能的。

    然而……倘若实情如此,那只能说明一件事:太子早就发现了他在跟踪,因此才会来这么一出调包计,目的就是为了将他引开!

    李延朝顿时出了一身冷汗,连忙命那车夫:“快走,我们赶紧离开这儿!”他可不能让黄晋成有机会来抓他一个现行,只能尽快走人。

    破马车才调过头来,还未来得及跑,数名卫兵便呼啦一声围了上去,喝令车上的人下来。车夫吓得腿都软了,伏在地上求饶。李延朝也是一头的冷汗,面上却还要继续装模作样,板着脸说出自己的身份:“大胆!我是上元县令,你们想做什么?还不快快退开?!”

    他话刚说完,还真有两名士兵退开了,不过不是让出路来让他走,而是在为不知何时走了过来的黄晋成让路。

    黄晋成冷着脸,慢慢踱步走了进来,似笑非大地看着李延朝:“又见面了,李大人,看来……你挺有胆子嘛。”

    李延朝心下一颤,面上却还是那副冷傲模样:“佥事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下官听不明白。下官只是想要游览城中各处名胜,偶然路过卫所罢了。”

    黄晋成冷笑了一声,回头望去。赵陌披着那件令人眼熟的斗篷,微笑着对身边的金陵知府道:“知府大人您瞧。我倒是愿意给您面子,您带他来给我赔罪,我也不曾为难他。结果他就是这样对我的……他竟一路从镇上跟在我马车后头,一路跟着进城来了。他到底还想要做什么?!”

    金陵知府的脸已经烟得跟锅底有得一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