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成神风暴〕〔绝色女总裁的贴身〕〔重生之美食厨神〕〔网游之女帝攻略〕〔天下仙君一般黑:〕〔你是我的色彩(快〕〔重生之暗夜崛起〕〔国民老公追爱攻略〕〔千百轮回终成帝〕〔无限求生〕〔冷王的撩人医妃〕〔捡个总裁做老婆〕〔变身萝莉剑仙〕〔我的合租大小姐〕〔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席卷天下〕〔天空城主〕〔快穿:投喂男主〕〔都市极品医王〕〔女总裁的至尊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零五章 重振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延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师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年后就有新县令来上任了?难道这上元县令的位子,不是给他定下的么?若只是让他来做几个月的代职,何必特地将他从太平府叫过来?他在那头虽只是个县丞,好歹也有些体面,手里还有权。他被调过来,那原本的县丞之位早就叫人占了去,他却只是做几个月的代县令就要让位给别人,那他往后怎么办?!

    老师方才说,会给他安排往后的官职,可还有什么官职比上元县令更合适呢?他这几个月里战战兢兢,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老师先前也没说起过新县令会来的事,怎的如今就忽然变了卦?!

    难不成就因为他雇了地痞去盯太子所住的宅子,却叫赵陌诬告是要对其不利么?!老师又不是辽王世子的人,怎的也偏向他们那头去了?难不成……赵陌的话是真的?蜀王府在京城里真的失势了?!

    李延朝心下冰凉,面上一片煞白。他想要问得清楚些,抬头要寻金陵知府,却发现对方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屋里只剩下他一个人。

    李延朝心里清楚,金陵知府这回大约是真的厌弃自己了。新县令虽说要到年后才到,可眼下正过年呢,县衙里除了要紧公务,以及衙差们受巡抚衙门指派,轮班在城中巡视的差使外,基本处于封笔落衙的状态。他这个代县令眼下正歇年假,闲着呢,哪怕名义上还是代县令,但等到县衙开衙,新县令也就到了,他便什么都不是了。

    金陵知府一句话,虽然看似给他留了脸面,其实是残酷地立刻剥夺了他手中的权柄。只要县衙里的人知道新县令要来的事,便绝不会再老实地受他差遣了!

    一时间,李延朝心中不由得对这位恩师生出了怨恨来。

    有了怨恨,一些想法也就不由自主地出现在他脑海里了。他开始察觉到一点异常之处:金陵知府知道有人会在年后前来金陵任县令,他是怎么知道的呢?这些官职应该是吏部指派下来的吧?在过年官府封笔落衙的时候,金陵知府既然会早早就知道了消息,还清楚新县令什么时候会抵达,说他对此毫不知情,谁会信呢?说不定……本来就是他寻来的新县令人选,至于自己这个学生,不过是替他暂时占着位子的工具罢了,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李延朝心中又悔又恨,悔的是自己放弃了原本家族为自己谋来的官位,却来投奔一位靠不住的所谓恩师,白白让人算计了一回;恨的是金陵知府口口声声说会关照他这个学生,却根本就没把他当一回事,眼里只有利用,一旦他没有了用处,便将他弃之如鄙履!

    他不能就这么算了!他是涂家的外孙,太后娘娘身份再尊贵,他也能叫一声姑祖母,也不算是外人。他的仕途,可不仅仅是依靠金陵知府一个人的!等到他飞黄腾达的那日,他定会给这个凉薄之人一个深刻的教训!还有那个赵陌,竟然胆敢诬蔑自己!他也绝不能放过!

    就在李延朝咬牙切齿地想象着要如何报复金陵知府与赵陌时,他的师爷小心翼翼地在门外探头进来,张望了几眼,小声问:“东家,您怎么还在这儿?知府大人已经走了好一阵子了。”

    李延朝回头看了他一眼,有些不自在地站起身,又重新寻了张椅子坐了,努力装作没事人儿的模样:“知府大人有事交代我去做,我便在这里多想了一会儿。”

    师爷方才分明瞧见他是跪在地上的,大冷的天,谁会跪在地上想事儿?师爷心知东家定是叫知府大人狠狠教训了一顿,才会如此狼狈。但他是个十分贴心有眼色的幕僚,自然不会在东主面前提起这种事。

    他便岔开话题,劝李延朝道:“东家也太过大意了些,即使是有心要孝敬蜀王妃娘娘,想给王妃与小王爷出一口气,也要事先打听清楚京中的局势才是。况且这种事……也不知道王妃会不会反对。东家跟涂家的关系摆在那里,太太又素来与王妃交好,就怕那位世孙真的在金陵城里出了事,朝廷追查下来,会发现东家的来头。如此一来,岂不是平白叫人疑到王妃头上?”

    李延朝不悦地盯着他:“你这话的意思是……我给王妃娘娘添麻烦了?!”蠢货!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为蜀王府立下了何等大功劳!

    师爷还是挺清楚他脾气的,见他有发怒的迹象,连忙再劝:“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东家又是何苦呢?那位小世孙,不过是白顶了一个世孙的虚名,谁都知道他将来是不会有什么好前程的。辽王世子都舍得把儿子往千里之外的江南送,东家即使真的拿小世孙出了气,又能碍着辽王世子什么事?不过是平白招来宫中的猜忌罢了。”

    这老头子知道什么?他根本就不是冲着赵陌去的!

    李延朝烦躁极了,却又不能说实话,只能喝斥对方:“不用再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年后新县令就要来上任了,我却没了着落。你有闲心去管那什么辽王世孙的事,还不如替我好好想想应对之策吧!”

    师爷吃了一惊:“东家的意思是……知府大人恼了您,却把原本许给你的县令之位给了旁人么?这如何使得?!当初可是说好了的呀?!”

    李延朝心中发苦。当初他觉得上元县令之位对自己来说是手到擒来的,已经对身边的人泄露过口风,还在送回家的书信里夸下了海口,如今却是骑虎难下了。但愿这件事不要在族里传播太远,省得他日后遭人笑话。

    他对师爷道:“此事不必再提了,如今再多说又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早早想好应对之法,等到新县令前来履新,我也少些狼狈。我暂时……是离不得金陵的。”

    师爷想了想,道:“这倒也罢了,我记得涂家有一位旁支的姑奶奶,她姑爷好象就在句容做官。只是那位姑奶奶是庶出,家里太太与她往来不多罢了。但都是姓涂的,一家人总有一份情份在。我替东家走一趟,请那位姑爷帮忙,在金陵府里给东家寻个官职好了。再不济,句容县里总会有位置的,那也是金陵府治下。”

    李延朝下意识地就想要否决后面那个去处。他是要留在金陵城,而不是金陵府。他想留下来,也是要继续留意太子的动静。他已经把信分别送给了蜀王和蜀王妃,若是蜀王府处境真个不妙,他们自然不愿意多生事,便不会派人来金陵了。到时候,李延朝也好当作没这回事。但如果蜀王或蜀王妃真的有心要对太子做些什么,派了人来金陵,却发现他溜走了,等待着他的难道还会是什么好下场?!

    蜀王府再失势,蜀王妃想要整治一个出了嫁的堂姐妹,还有小侄儿身边的一个跟班,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李延朝可不敢冒险。

    是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蜀王府再失势,也依然是亲王府第,宫里又有太后娘娘在,谁会真个给蜀王府难堪?他因为赵陌与金陵知府几句话,便对蜀王府的能耐产生了怀疑,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太后娘娘是不会眼睁睁看着亲侄女儿受苦的。她要是出面,皇上也不能驳了太后娘娘的脸。蜀王原本的那点子罪名,很快就会被人遗忘。蜀王幼子再讨好一下太后娘娘,还怕皇上不对他另眼相看?蜀王的罪名又算得了什么呢?反正皇家一旦过继了蜀王的幼子,这亲爹也就不再是爹了。蜀王幼子凭着太后娘娘,登上皇储宝座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李延朝重新鼓起了勇气,决定不能放弃原本的计划。难得抱上了金大腿,怎能在这等要紧时候收手?只要他为蜀王府立下了功劳,别的赏赐倒也罢了,一个县令之位总是能到手的吧?蜀地就是繁华富庶之地,他也不嫌路远,有蜀王护持,他将来定会比做一个附廓附城的上元县令强!

    倘若蜀王幼子未来真有大位之望,就冲着他如今立下的功劳,他绝对会是正儿八经的从龙功臣了,到时候等待着他的,自然是步步高升,富贵至极。

    师爷十分尽责地去了句容,李延朝却丢下了县衙里的事务不管,每日带着几个心腹家人到淮清桥附近一处茶楼坐着,然后命心腹家人轮换着去盯太子居所的梢。虽然金陵知府警告过他,不要再招惹赵陌,但他如今连官职都不保了,还用得着忌讳这位昔日恩师么?

    这一盯梢,李延朝没两天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宅子里似乎少了许多人,早上已经看不见那位沈太医出门买药了。他心下一凉,想起赵陌发现了地痞的存在,告状的同时,未必不会将消息告诉太子,请太子尽快搬走。明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还浑不在意,太子再糊涂,他身边的人也不会犯这个傻!

    李延朝不由得大急,忙命人去打听,才知道,原来就在他与地痞们反目的那一阵,宅子里便驶了几辆马车出来,似乎往城门口去了,想必是出了城。

    李延朝更急了,他绝对不能跟丢了太子!他忽然想起,太子从前曾经在江宁县辖下的一个镇子上住过些时日,自己还曾派人去看过,难不成太子眼下就在那里?

    李延朝立时吩咐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杀神叶欢〕〔快穿:邪性BOSS,〕〔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权路迷局〕〔贴心萌宝荒唐爹〕〔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婚心动魄:神秘人〕〔婚心计,老公轻点〕〔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