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军婚:首长,〕〔都市极品狂兵〕〔极品兵王〕〔孤星刀客〕〔邪皇宠上瘾:爱妃〕〔邪医狂妃:帝尊,〕〔新婚1001夜:吻安〕〔校草是巨星:丫头〕〔三国之天下至尊〕〔夜帝独宠:天才萌〕〔万古金身〕〔最强牛头酋长〕〔农家悍女:撩个将〕〔艾泽拉斯的泰坦之〕〔一衍逆尘〕〔直播捉鬼系统〕〔娇妻甜如蜜:战少〕〔北唐天下〕〔倾世豪门:hello,〕〔治愈系男神[快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零二章 地痞
    .630book.la ,最快更新秦楼春最新章节!

    自打太子一行人平安离开了金陵,无论是秦柏,还是黄晋成,亦或留住在淮清桥宅子里的沈太医,都松了一口气,然后开始专心对付起李延朝以及他身后随时都会抵达金陵的蜀王府人手。

    沈太医每隔两日就要去一趟叶大夫的医馆,借口“赵公子”不慎扭了脚,不方便出门,请了跌打大夫去看伤,说是要静养一段日子,不得下床走动,但还需要按时吃药,因此他就代替“赵公子”从医馆领药回去。叶大夫并没有起疑。因着他从不出诊,所以也没提过要上门去给病人诊脉。得知“赵公子”的伤已经请了附近有名的大夫去正过骨,只需要静养就好,他便将原本开的方子里,一味对跌打骨伤可能有些妨碍的药给换成了另一种。

    有了这一层缘故,李延朝那里就只看见宅子里的贵人继续隔日买药回来吃,宅子里每日都有药味弥漫,因此从没怀疑过,目标已经离开了金陵。

    期间秦柏与赵陌时不时出入淮清桥的宅子,赵陌更是会偶尔在那边过夜。李延朝打听到两人身份后,虽然忍不住对赵陌的身世侧目,却也更加肯定,宅子里住的就是太子殿下了。除了东宫太子,还有谁能受到国舅爷永嘉侯秦柏如此关爱?时不时就要上门去探望。

    只是辽王世子的嫡长子与太子如此亲近,到底意味着什么?莫非太子跟辽王世子之间已经有了默契?还是辽王世子如此狡猾,见太子出外,便把亲生儿子打发来献殷勤了?如此一来,他搭上了太子这条线,若是太子无事,他也能得到太子重用,若是太子有事,他这个亲近的兄弟便是现成的接班人选了。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李延朝急切地想打听更多的消息,只是他手下人手不足。刘捕头本来十分能干,近日却被巡抚衙门借调过去,帮着调查一桩失窃案去了。新年时小偷小摸的案子历年都有不少,今年也不例外,巡抚衙门也不知从哪里听说刘捕头在追捕盯梢上头颇有些能耐,直接就把人调了过去。刘捕头是喜出望外,绝不肯放弃这个出头露脸的机会。李延朝心里再不乐意,也只能答应了。

    而另一名衙差,则因为连日辛苦,又不知怎么的被人泼了一身冷水,再叫冷风一吹,就感染了风寒,病倒了。别说叫他继续去盯梢了,只怕他连头脑清醒都没法保证!

    无奈之下,李延朝只能把自己的心腹奴仆给派出去了。

    他这么做是冒了风险的,因为这些奴仆都是他从京中家里带出来,谁知道当中有没有人曾经见过太子殿下,或是太子身边的人呢?万一有一人认出了宅子里的人是谁,消息就有可能会走漏。可除了自家奴仆,李延朝也找不到别的人了。

    上元县衙,已经被前任县令的人手完全渗透了,目前还不能完全为他所用。近日那前任县令生前重用的师爷回来了,正帮着收拢东家人手,继续追查凶手下落,不怎么把他这个代县令放在眼里。李延朝不敢得罪对方,但也没有与他们交好的意思。若不是顾虑着恩师金陵知府的面子,他早就把这些人给赶出县衙了。对方是世家子弟又如何?他也曾是世家贵胄,还是皇亲国戚呢!

    李延朝在县衙里总共也就拉拢了刘捕头他们两个,既能干又嘴紧,只要给钱就能替他办事,再不会多问一句。如今这两人都没法再替他跑腿了,一时间他也只能拿家仆顶上。家仆们虽不如衙差经验丰富,但胜在比衙差忠心哪!李延朝嘱咐一句,让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许将看到的事情外泄,就觉得应该可以暂时控制住消息了。

    只是家仆们素来不习惯干这种差使,无论是盯哨,还是跟踪,都显得笨拙了些。黄晋成的人很快就发现外头的监视者换了人,见遇上的是生嫩的菜鸟,便与他们开了几个玩笑,暗中出手恶作剧,算计了那些人一把,叫他们吃了一个大亏。没两日的功夫,五六个正值壮年的男子,便有一人拐了脚,一人被泼了冷水感染了风寒病倒,还剩下一个不知为何与过路人吵争起来,叫人一板砖砸在脑袋上,血糊了满头。

    因着还剩了三人平安无事,盯哨的目标也行止如常,似乎并没有发现他们的动作,李延朝便没有怀疑这一切都是有人故意的,只当自己手下真的那么倒霉,或者那么无能。

    不过,李延朝本来人手就有限,如今大多成了伤号,人手还是成问题。他想着信已经送出去了,算算时间,京城里应该快要收到信了。万一京城派了人过来,他却把人盯丢了,那叫他如何向蜀王妃这位姨母交代?本来的大功劳也要大打折扣了。

    一咬牙,李延朝便索性从城里雇了几名闲人,叫他们日夜盯着目标宅子,若有人出来,也要分出人手跟上去,看那人是去了哪里。如此一来,人手也就充足了。

    赵陌今早照例去探望沈太医,与对方交流近日的情报时,发现了这一点,他就觉得有些不大好。

    他对秦含真道:“我在城里逛了几日,阿寿也逛了几日,因此对城里的情况还算有些了解。那几个其实是流氓地痞,从来不做好事的。小偷小摸只是寻常,传闻中还做过打家劫舍的事,只因做得干净,官府没有证据,也拿他们无可奈何。那些人有些身手,又有一股狠劲儿,最是贪财不过。万一他们生出歹心来,要对宅子里的人不利,沈太医一介文弱书生,如何抵挡得过?”

    秦含真也听得皱眉:“这种人比衙差要难对付吧?你们在宅子里做出种种假象,可也就是欺负盯梢的人不会进门,只会在外面远远地盯着罢了。李延朝知道宅子里可能住着什么人,行事也不敢太过张扬。但他绝不会把这个秘密泄露给那几个地痞打手,万一那些人一时好奇,翻墙入内转上一圈,也就知道那宅子里并没有住什么贵人了。”

    赵陌听了也有些担心起来,在屋里来回走了几圈,犹豫着道:“若果真如此……李延朝定会起疑的!”

    秦含真想了想,对他说:“其实你们装不知情,装了这么多天,也差不多了。照常理来说,如果是几个经验丰富的衙差盯梢,太子身边的侍卫还有可能真的没察觉,可如果是一帮形迹可疑的流氓地痞在监视宅子,太子身边的侍卫还一无所知,每天照常出入,那是不是显得太无能了一点?东宫侍卫会这么无能吗?要不要……装作察觉到不妥,开始转移的好?行事隐秘一点,装作几路马车出城,其中一辆去了没人知道的地方,装作殿下是躲起来了……”

    赵陌双眼一亮,笑道:“这话不错。舅爷爷早前也想过,那宅子又不大,骗不了李延朝多久的,顶多等到蜀王府来人,便要换地方。如今只不过是提前换一换罢了。”

    他去跟秦柏商量。没多久,黄晋成也过来了。

    黄晋成也收到了情报,只是他有公务在身,直到这时才有空。

    他冷笑着对秦柏说:“那李延朝就是地底的烂泥上不了台面!他以为那宅子里住的是东宫储君,还要寻这些不三不四的流氓地痞去盯梢,真是昏了头了!他就不怕那些不知情的混账对殿下做出什么事来?!”

    赵陌笑了笑:“黄大人,他本来就对殿下不怀好意,又怎会替殿下操心这些?只怕他还存了嫁祸的心思,等京中或蜀地来了人,对殿下下了手,回头就把罪名安在那些流氓地痞身上,岂不干净利落?”

    黄晋成一听,表情顿时一肃。这绝对是有可能的。

    秦柏道:“这些人绝对不能留下!他们无法无天惯了,万一翻墙入宅,发现宅中的情形,李延朝就可能会怀疑起殿下真正的行踪来。方才广路出了个主意……”

    就在他们商量的同时,淮清桥的宅子外头,几个地痞流氓也在商量事儿。

    他们盯着那宅子几日了,只见过宅里出来过两个人,一老一少,看着象是跟班的,其中一个年纪大些的,作为跟班来说,穿戴太过富贵了。能让奴仆穿得这么好的主人,该有多少身家哪?!

    只是地痞们心里虽蠢蠢欲动,却还没忘了理智。他们之所以能在金陵城中存活至今,这份理智是功不可没的。他们发现常到宅子里来的人中,有一位老人,一个少年,穿戴都不凡。这还罢了,更有一位瞧着极有气势的,虽然身着便服,但一看便知道是军中高官。

    金陵有卫所驻扎,驻地离淮清桥也不远。地痞们平日里混生活,深知军中的人是招惹不得的,更别说是做官的了。他们不过是收代县令几个银子,可别惹祸才好。银子再好,也要有命花才行。

    于是他们便商量好了,推出一人为代表,去跟李延朝谈判,不打算再干这差事了,要求李延朝付钱。

    李延朝正等着人使呢,用得好好的,对方忽然说不干了,那态度怎么看怎么可疑。他疑心对方会不会是发现了宅中人的身份,更不肯放人了。不但不肯放,他心里还寻思着,是不是想个办法灭口算了?

    那地痞代表也是精明人,察颜观色是一把好手,立刻就发现李延朝眼中有了杀气。他暗叫一声不好,给同伴们打了眼色,当机立断要开撤,连银子都不要了。

    这回不肯放人的,就成了李延朝。他立刻变了脸,吆喝着下人把人拦住,又要去叫衙役来拿人,说这些地痞如何如何罪大恶极,必须立刻收监。

    地痞们见状,哪里还不知道他想做什么?自然不肯束手就擒,纷纷反抗起来。双方一时间起了冲突,又有许多衙役闻讯赶来,掺和一份,场面混乱不堪。

    就在这个时候,金陵知府“恰好”来了,见状顿时大吃了一惊,气得胡子直翘:“还不快住手?!李延朝,你这是做什么?!”

    李延朝见是恩师来了,吓了一跳,忙在仆从的护卫下,有些狼狈地跑了过来,正在烦恼要如何遮掩,却意外发现赵陌不知为何,站在恩师的身边,正微笑地看着他。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